送安南裴中丞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送安南裴中丞序
作者:權德輿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90

士君子循道致用,感恩宣力,則萬里如咫步,溟波猶康莊。況金印照路,熊車伏軾,提封甚闊,命賜甚厚,此裴侯所以抃笑就道,視交州如衡軛之前,則天時之癉熱,地裏之迥遠,皆細故也。初裴侯夷退燕息,未嚐角逐於有司,且曰:「不試則已,豈能自售?」其後累以惠文法冠為戎輅上介。甫登中台,旋鎮南服,蓋純鉤百汰,不得自閉於匣中明矣。今天子惠茲元元,邁唐虞之風,鄙夫司言九年,玷辱清近,顧不能裁成謩訓,著一代典法,耗竭蚩鄙,為明時羞,思得上分憂歎,下布條職,使四封之內,列郡和洽,斯亦大丈夫之事也。因君是行,聊復起予,追思往歲,攜手相樂,與蘭陵蕭元植、范陽盧載初宦遊出處,多在江介,索然物故,何可勝言?又想夫楊柳古灣,秣陵仁祠,寒夜促膝,歡言舉酒,晦明飆馳,忽二十年,各乘風波,時一會合。今日出祖話別,在加餐自愛而已。至若馬文泉之功略,士威彥之教化,憬俗裔人,納諸掌握。明珠文犀,視同涕唾,皆裴侯彀中所畜也。不復煩言。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