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的辯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觀鬥 逃的辯護
作者:魯迅
1933年1月30日
崇實
本作品收錄於:《偽自由書》和《申報

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三三年一月三十日《申報·自由談》,原題為《「逃」的合理化》,署名何家幹

古時候,做女人大晦氣,一舉一動,都是錯的,這個也罵,那個也罵。現在這晦氣落在學生頭上了,進也挨罵,退也挨罵。

我們還記得,自前年冬天以來,學生是怎麼鬧的,有的要南來,有的要北上,南來北上,都不給開車。待到到得首都,頓首請願,卻不料「為反動派所利用」,許多頭都恰巧「碰」在刺刀和槍柄上,有的竟「自行失足落水」而死了。驗屍之后,報告書上說道,「身上五色」。我實在不懂。

誰發一句質問,誰提一句抗議呢?有些人還笑罵他們。

還要開除,還要告訴家長,還要勸進研究室。一年以來,好了,總算安靜了。但不料榆關失了守,上海還遠,北平卻不行了,因為連研究室也有了危險。住在上海的人們想必記得的,去年二月的暨南大學,勞動大學,同濟大學……,研究室里還坐得住麼?北平的大學生是知道的,并且有記性,這回不再用頭來「碰」刺刀和槍柄了,也不再想「自行失足落水」,弄得「身上五色」了,卻發明了一種新方法,是:大家走散,各自回家。

這正是這幾年來的教育顯了成效。

然而又有人來罵了。童子軍還在烈士們的挽聯上,說他們「遺臭萬年」。

但我們想一想罷:不是連語言歷史研究所里的沒有性命的古董都在搬家了麼?不是學生都不能每人有一架自備的飛機麼?能用本國的刺刀和槍柄「碰」得瘟頭瘟腦,躲進研究室裏去的,倒能并不瘟頭瘟腦,不被外國的飛機大炮,炸出研究室外去麼?

阿彌陀佛!

一月二十四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