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玄真經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通玄真經 卷第五
唐 徐靈府 注 張元濟 撰校勘記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六

通玄眞經卷第五

  道德此篇上問道德下反禮智雖前篇具明今更起問以其玄奥故冝精審將成後學道之由

文子問道老子曰學問不精聽道不深非學不知非精不逹凡聽者將

以逹智也將以成行也將以致功名也疑則有問聽則須審亦猶撞鍾聲不虚應

必將有益以致功名也不精不明不深不逹故上學以神聽玄覽无遺中學

以心聽或存或亡下學以耳聽瞥苦風過以耳聽者學在皮膚以心

聽者學在肌肉以神聽者學在骨髓故聽之不深即知之

不明知之不明即不能盡其精不能盡其精即行之不成

道徳髙妙知見明了則功業可就也凡聽之理虚心清靜損氣无盛无思无慮

目无妄視耳无苟聽尊精積稽内意盈并旣以得之必固

守之必長乆之此爲神聽之法悟道之由旣以得之必能守之善聽不忘善抱不脫也夫道者原

産有始欲聽其理必先明夲始於柔弱成於剛強始於短寡成於衆

長十圍之木始於把百仞之臺始於下此天之道也自无生有

從微至著天道常然况於人乎聖人法之卑者所以自下退者所以自後儉

者所以自小損之所以自少卑則尊退則先儉則廣損則

大此天道所成也凡人多自尊而卑人故失人之所尊聖人後巳而先人故得人之所先是知忤物則群情

莫應順天則樂推而不猒也夫道者德之元大之根福之門萬物待之而

生待之而成待之而寧道爲生化之主徳爲畜飬之資群物之根莫不待而生百福之門莫不由而岀

夫道无爲无形无爲而萬物生无形而萬物化内以脩身外以治人功

成事立與天爲鄰无爲而无不為脩身治人无為无形與天爲鄰與道俱SKchar合乎无爲

而无不寧也莫知其情莫知其眞其中有信雖非情可察非真可識然窈SKchar之中信而

天子有道則天下服長有社稷公侯有道則人民和睦

不失其國士庶有道則全其身保其親上至天子下及庶人皆冝守道安國睦民

全身保親強大有道不戰而克小弱有道不爭而得舉事有道

功成得福君臣有道則忠惠父子有道則慈孝士庶有道

則相愛故有道則知无道則苛由是觀之道之於人无所

不冝也夫道者小行之小得福大行之大得福盡行之天

下服服則懐之有其斫得皆厚其福故帝者天下之適也王者天下

之往也天下不適不往不可謂帝王言其无道民不歸往雖處其位何能乆乎

帝王不得人不能成國以人爲夲夲明邦寧也得人失道亦不能守

无道是謂空國夫失道者奢泰驕佚慢倨矜傲見餘自顯自明執

雄堅強作難結怨爲兵主爲亂首小人行之身受大殃大

人行之國家滅亡淺及其身深及子孫夫罪莫大於无道

怨莫深於无德天道然也罪大怨深有國者不得不亡有身者不得不死以其道䘮徳滅天亡

之故

老子曰天行道者使人雖勇刺之不入雖巧擊之不中夫

刺之不入擊之不中而猶辱也未若使人雖勇不能刺雖

巧不能擊夫不敢者非无其意也未若夲无其意夫无其

意者未有受利害之心也夫天行道者勇刺不傷巧擊不中雖曰无害而巳受辱於聾俗則爲

神竒在至道謂之兒戲不若使彼不起刺擊意我无受利害之心忘詭丗之迹道亦全矣若使天下丈夫

女子莫不懽然皆欲愛利之若然者无地而爲君无官而

爲是天下莫不願安利之庚桑尸羽俗孔丘稱素王即其人也故勇於敢則殺

勇於不敢則活勇於敢則死勇於不敢則存也

文子問德向巳知道今更問德兼之仁義次及禮智自非廣問何能大通也老子曰畜之養

之遂之長之兼利无懌與天地合此之謂德畜之成之无爲无私澤滋萬物

合乎天地謂之至徳何謂仁曰爲上不矜其功爲下不羞其病大不

矜小不偷兼愛无私乆而不衰此之謂仁也貴爲天子而不驕賤爲匹夫而

不憂慈惠不遍愽施濟衆所謂仁也何謂義曰爲上則輔弱爲下則守節逹不

肆意窮不易操一度順理不私枉橈此之謂義也扶傾拯弱固窮

守莭隨冝順理所謂義也何謂禮曰爲上則恭嚴爲下則卑敬退讓守

柔爲天下雌立於不敢設於不能此之謂禮也敬尊撫下卑已先物

秉謙柔之德无怠傲之容此之謂礼者也故脩其德則下從令脩其仁則下不爭

脩其義則下平正脩其禮則下尊敬四者旣脩國家安寧

四者有虧以治人即敗囯以脩身則䘮生故物生者道也長者德也愛者仁也正

者義也敬者禮也五者兼脩天下无敵不畜不養不能遂長不慈不

愛不能成遂不正不匡不能乆長不敬不寵不能貴重故

德者民之所貴也仁者民之所懷也義者民之所畏也禮

者民之所敬也此四者文之順也聖人之所以御萬物也

備此四德謂之聖人故能承順天心攝御群𩔖君子无德則下怨无仁則下爭无義

則下暴无禮則下亂四經不立謂之无道无道不亡者未

之有也夫道旣隱四經乗之文子問其夲未老子陳其得失若四者俱廢怨暴所作爭乱必興所謂无道立見亡敗也

老子曰至德之丗賈便其市農樂其野大夫安其職處士

脩其道人民樂其業非夫至德之化豈能各安其分以樂其業是以風雨不毁折

草木不夭无河出圖洛岀書圖謂⻱負八卦書即洪範九疇惟德動天澤沾庶物此聖人至

治所致也及丗之衰也賦斂无度殺戮无止刑諌者殺賢士是

以山崩川涸蠕動不息壄无百蔬季丗之君隳綱敗纪誅賢任侒聚歛不時荒怠无厭

逆氣陵沴上逹于天星辰乖殊不應于地故山崩川竭人无聊生昆蟲草木敗失其所唯爲人主者不可不儆也故丗治

則愚者不得獨亂正不容哀丗亂則賢者不能獨治寡不勝衆聖人

和愉寧靜生也至德道行命也故生遭命而後能行命得

時而後能明必有其丗而後有其人遭時遇命得主有人髙梧自然捿靈鳯尺瀆不

能容巨鱗

文子問聖智問聖與智老子曰聞而知之聖也見而知之智也

聖人甞聞禍福所生而擇其道智者甞見禍福成形而擇

其行見可而爲知難而止聖人知天道𠮷凶故知禍福所生智者先

見成形故知禍福之門聖人知吉凶𠋣伏察其未形故治於未亂智者知禍福相傾監於巳兆故不游

其門聞未生聖也先見成形智也无聞見者愚迷聞未生之事非

聖如何覩巳形之器非智如何无聞无見真謂愚迷也巳矣

老子曰君好義則信時而任已秉智而用惠人主信一時之義不盧將來之

患略大道之要矜巧惠之能非賢君也物博智淺以淺贍博未之有也指杯爲海短綆

汲深何以能濟也獨任其智失必多矣獨任多敗詢衆可允好智窮術也好勇危

亡之道也獨眩所知必致窮屈専勇无料坐見危亡好與則无定分上之分不定

則下之望无息若多斂則與民爲讎少取而多與其數无

有故好與來怨之道也凡有所与必先所取取則有窮與則有竭以有竭之物給无窮之費亦難爲𢘆

也而易彼與此一得一失况取非其道與非其當得者未喜失者為仇是以志人絶取捨之心守至和之分怨何從而生也

是觀之財不足任道術可因明矣觀而與之乃仇怨之府是以財不足以救時唯道可

以輔

文子問曰古之王者以道莅天下爲之奈何問先王之道諷當時之主言分

時之𡚁不及昔者之政將如之何也老子曰執一无爲因天地與之變化天下

大器也夫上古帝王爲治非謂神竒唯法天地執一无爲與時消息大器者謂有天下也不可執也

不可爲也爲者敗之執者失之神而无形不可執也執者非也㣲而无狀不可爲也爲者

執一者見小也小故能成其大也唯一故能緫衆以御物唯大故能見小而不遺

无爲者守靜也守靜能爲天下正動不逾分靜不滯方此靜之至也故能爲天下正也

處大滿而不溢居髙貴而无驕處大不溢盈而不虧居上

不驕髙而不危盈而不虧所以長守冨也髙而不危所以

長守貴也富貴不離其身禄及子孫古之王道其於此矣

夫理契无爲心符至道處大滿而不溢履髙位而不危澤儒品物徳貽子孫昔者明王皆守此道以化天下也

老子曰民有道所同行有法所同守義不能相固威不能

相必故立君以一之譌僻之俗澆薄之民有道不守有法不一外飾於義以求譽内作其威以伏衆不立

君長何以齊之也君執一即治无常即亂一法不明萬民失據也君道者非

所以有爲也所以无爲也智者不以德爲事勇者不以力

暴仁者不以位爲惠可謂一矣不擇道而妄爲不在位而濟惠能全五者可謂一矣

一也者无適之道也萬物之本也一者法也適者往也言君致法而治則萬物皆歸往

於君故无不適也君數易法國數易君法数變君数易是君无一則民物勞𡚁天下不安君无𢘆

法隨時遷變固无𢘆主亦廢興也人以其位逹其好憎下之任懼不可勝理

凡爲君者冝鎮以道德不妄好憎逹其胷臆逾於賞罰不當則下吏斯懼懼則刑監何可勝理也故君失一其

亂甚於无君也君必執一而後能羣矣天下所以兾君止者以君有道故也今囯

有君而无道是民无主雖存其主使姦臣竊柄賢者受害徴歛无猒民物勞苦故云甚於无君也

文子問曰王道有幾老子曰一而巳矣皇王之號雖殊古今之道唯一也

文子曰古有以道王者有以兵王者何其一也唐虞揖譲湯武征伐

其不一也曰以道王者徳也以兵王者亦德也道无升降時有澆淳理在變通義非

膠柱故適時而舉因資濟物大矣哉其誰知之且結绳而理用道以化者徳也夷暴殄逆用兵而治亦徳也動不逾正靜不乖道雖

曰凶器實爲至徳也用兵有五有義兵有應兵有忿兵有貪兵有驕兵

夫兵者動有危亡用有可否也誅暴救弱謂之義敵來加己不得巳而用之

謂之應爭小故不勝其心謂之忿利人土地欲人財貨謂

之貪恃其國家之大矜其人民之衆欲見賢於敵國者謂

之驕義兵王應兵勝恣兵敗貪兵死驕兵滅此天道也

五兵輕用則死敗身有五賊輕用之則危亡天道賞善懲姦其理不差仁者慎之也

老子曰釋道而任智者危棄數而用才者困捨平夷之道専巧詐之智

遺禍福之數騁譎詭之才抑本趍末得不危亡也故守分循理失之不憂得之不喜

成者非所爲得者非所求不驚得失自无憂喜入者有受而无取岀

者有授而无與受无貪取之心與无矜上之態因春而生因秋而殺所生

不德所殺不怨則幾於道矣春秋无心生殺有時人主无爲賞罰必當遠違其理近失其道

文子問曰王者得其歡心爲之奈何帝王之理何以得百姓歡老子曰

若江海即是也淡兮无味用之不旣先小而後大夫明王之德湛

若江海來者不逆酌者不竭淡然无味五味成焉施之无窮萬物頼焉故得萬姓歡心子孫不絶也夫欲上人者

必以其言下之欲先人者必以其身後之天下必效其歡

愛進其仁義而无苛氣居上而民不重居前而衆不害天

下樂推而不厭雖絶國殊俗蜎飛蠕動莫不親无之而不

通无往而不遂故爲天下貴欲上人者非有欲上之心有欲人之不上矣先人者非有先人

之心則推先而不害若者德惠動天地况於人乎

老子曰執一丗之法籍以非傳代之俗譬猶膠柱調瑟

隅之說非通代之典其猶膠柱調瑟何曲節之能全也聖人者應時權變見形施冝丗

異則事變時移則俗易論丗立法隨時舉事夫聖王救時濟物人仰止

猶飢而待食渴而思飲人誰不願也上古之王法度不同非古相返也時務異

也是故不法其巳成之法而法其所以爲法者與化推移

道无隆替而俗有變革是以五帝不同治三王不共法非欲相返因時冝者也聖人法之可觀也其所

以作法不可原也法未然人不可知政巳洽衆有可觀其言可聽也其所以言

不可形也言可聽者當時用也不可形者不可以當時之言爲後時之用三皇五帝輕天下

細萬物齊死生同變化輕天下者非鄙薄也细萬物者非簡賤也言非有欲取天下而天下歸无心利

萬物萬物自附者也齊死生則憂懼不能入同變化則詭異不能移也抱道推誠以鏡萬物之

神而爲鏡照无不得上與道爲友下與化爲人上與道交下與化游今欲學

其道不得清明𤣥聖守其法籍行其憲令必不能以爲治

夫存其典籍行其法制實頼玄聖發揚導達使後之學者知貴其道内以治身外以治國也

文子問政政者政教也老子曰御之以道養之以德无示以賢

无加以力教之以道无見其智能臨之以徳无矜其威𫝑損而執一无處可利无

見可欲清虚爲躰欲利自亡也方而不割廉而不劌正不割物廉不傷義无矜无

伐御之以道則民附養之以徳則民服无示以賢則民足

无加以力則民朴无示以賢者儉也无加以力不敢也下

以聚之賂以取之儉以自全不敢自安不下則離散弗養

則背叛示以賢則民爭加以力則民怨離散則國𫝑貨民

背叛則上无威人爭則輕爲非下怨其上則位危四者誠

脩正道幾矣儉而自全養以親衆賢而不恃威而不暴四者兼脩正道存矣

老子曰上言者下用也下言者上用也上言者常用也下

言者權用也唯聖人爲能知權言而必信期而必當人言謂道

下言謂權唯聖人能知用之不失其道義用權也小人用之則䘮其軀不知權也唯權不言而信不期而當也天下之髙

行直而證父信而死女孰能貴之丗知所謂證父爲賢死女爲信而天下莫不高之斯

不然其矯性而求直飾行以存誠乃末丗之詭法非至徳之真意則故不足信貴也故聖人論事之曲直

與之屈伸无常儀表理在稱機事无定躰祝則名君溺則捽父𫝑使

然也捽祚骨反名君非礼在祝即當捽父非法於溺即可事在適時誰云適礼也夫權者聖人所

以獨見夫先迕而後合者之謂權先合而後迕者不知權

不知權者善反醜矣善用權者先譎而後通不善用者始吉而終凶也

文子問曰夫子之言非道德无以治天下上丗之王繼嗣

因業亦有无道各没其丗而无禍敗者何道以然設問之意

子曰自天子以下至于庶人各自生活然活有厚薄天下

時有亡國破家无道德之故也非有佗殃在於失道夙夜不懈戰戰

兢兢常恐危亡縱欲怠惰其亡无時居存若亡固无餘殃安而忘危身死无時使

桀紂循道行德湯武雖賢无所建其功也有道即王无道即亡因知善𢙣无主

興亡在人皇天輔德自然之理豈云昧也哉夫道德者所以相生養也所以相畜

長也所以相親愛也所以相敬貴也夫聾蟲鼈聾无耳雖愚

不害其所愛誠使天下之民皆懐仁愛之心禍災何由生

夫道者廣覆厚載生之畜之親之愛之一不異物盡申諸巳使萬物皆然則雖聾蟲之愚尚感仁澤何憂禍災之生也

夫无道而无禍害者仁未絶義未滅也仁雖未絶義雖未

滅諸侯以輕其上矣諸侯輕上則朝廷不恭縱令不順

者无道有位継業未滅者以仁義猶存故也而禍福之釁巳萌於兹陵慢之情以輕其上矣則夷王下堂而見諸侯文公要盟而㑹

踐土此衰丗之謂也仁絶義滅諸侯背叛衆人力政以成力爲政也強者陵弱

大者侵小民人以攻擊爲業災害生禍亂作其亡无日何

期无禍也道䘮德亡仁絶義滅有君非君爲臣非臣尊卑失位强弱相陵故即秦之二丗漢之季主此囯毀亡

之時

老子曰法煩刑峻即民生詐法煩難夲奉之不逮則峻之以刑刑之不正則罪及无辜遂使

百姓輕生冒禁以死抵法天下之危莫不由此也上多事下多態求多即得寡禁多

即勝少以事生事又以事止事譬猶揚火而使无焚也以

智生患以智備之譬猶撓水而欲求清也人多事即心亂國多禁則民勞

猶火不可頻楊水不可數撓也

老子曰人主好仁即无功者賞有罪者釋好刑即有功者

廢无罪者及无好憎者誅而无怨施而不德人主无好憎之心則臣无頗僻

之刑則賞者不避誅者不怨放凖循繩身无與事若若地何不覆載合

而和之君也别而誅之法也民以受誅无所怨憾謂之道

動循法度德合天地君明即理无不鑒法平則民不遭其辜

老子曰天下是非无所定丗各是其所善而非其所惡夫

求是者非求道理也合於己非去邪也去迕於心者今吾

欲擇是而居之擇非而去之不知丗所謂是非也丗人善已所是

惡人所非彼亦惡吾所善非吾所見是旣非是善亦非善即善𢙣无定見非安在然愜其情者雖𢙣以爲善善其所善非去衰也迕

其意者雖是以爲非其所非違其心也則无是矣不非其所非者則无非矣則无是无非无善无𢙣故明不出善𢙣而无是非者也

故治大國若烹小鮮勿撓而巳大國不勝乱政小鮮何堪數撓夫趣合者即

言中而益親身踈而謀當即見疑趣合謂偶合於其所言且當而身踈則事未深信必

見疑今吾欲正身而待物何知丗之所從規我者乎若

俗遽走猶逃雨无之而不濡今我欲爲人規矩人亦爲我師匠猶速走避雨身巳勞倦不免

欲在於虚則不能虚若夫不爲虚而自虚者此所欲而

无不致夫虚者无欲有欲非虚无心无所不至也故通於道者如車軸不運於

巳而與轂致于千里轉於无窮之原達道之士身由轂也神由軸也身混丗而甞適

心居中而常寂不地方外不勞諸已故能轉於无窮之路游于絶SKchar之實故聖人體道反至不化

以待化動而无爲聖人内以反真外能應化則情不深動用无爲也

老子曰夫亟戰而數勝者即國亡亟戰即民罷數勝即主

驕以驕主使罷民而國不亡者即寡矣主驕即恣恣即極

物民罷即怨怨即極慮上下俱極而不亡者未之有也故

功遂身退天之道也戰不欲頻主不欲驕民不欲罷物不欲極極則返極而不亡未之有也

平王問文子曰吾聞子得道於老耼今賢人雖有道而遭

淫亂之丗以一人之權而欲化乆亂之民其庸能乎平王周平

王也言一人者王自况也賢人指文子也言今雖權在一人不能化之子有何道而能治之也文子曰夫道德

者匡衰以爲正振亂以爲治化淫敗以爲樸淳德復生天

下安寧要在一人夫衺正在心治乱由君心衺則衺君治則治故興亡匪天成敗在我不係於物貴在諸道

被一人則物可變醇德復興何憂乎不治者也人主者民之師也上者下之儀也

上美之則下食之上有道德則下有仁義下有仁義則无

淫亂之丗矣故知天下顒顒莫不上師於君望爲儀表其由决水於千仞之谿无不歸往也積德成

王積怨成亡積石成山積水成海不積而能成者未之有

德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毀身故王者順所積也積道德者天與之地助之

鬼神輔之鳯皇藉其庭麒麟遊其郊蛟龍宿其沼故積道德以感

天地四靈呈其祥萬物樂其業者也故以道莅天下天下之德也无道治天下

天下之賊也以一人與天下爲讎雖欲長乆不可得也

也人君以道莅天下天下共戴之而不重无道處天下天下怨之而不乆也堯舜以是昌桀紂以是

觀乎善否以察存亡平王曰寡人聞命矣平王周之賢王傷時道衰故問文子求於治道文子

云要在一人匪由於佗故平王脩政周道復興而春秋美之後謚爲平王


通玄眞經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