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玄真經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 通玄真經 卷第六
唐 徐靈府 注 張元濟 撰校勘記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七

通玄真經卷第六

   上德上德謂時之君有德者少也夫三代之道廢之霸之徳衰故冝脩德以匡天下有功可見有徳可尊

     故日上徳者也

老子曰主者國之心也心治則百節皆安心擾即百節皆

治國在君明明即萬方樂其業治身在心正正即百節安其所也故其身治者支體相遺也

无疾苦也其國治者君臣相忘也无憂虞也

老子學於常樅老子之師姓常名樅老子自說受教於師師之言如是下文者見舌而守柔

見古道皆守雌柔古字亦作舌字亦柔也仰視屋樹惜光隂不駐也退而囙川歎逝者不息也

影而知持後不先物爲故聖人曰无因循常後而不先譬若

薪燎後者處上後即先不即上物之常然夲即先於人即不能先也

老子曰鳴鐸以聲自毀膏燭以明自煎虎豹之文來

狖之捷來格故勇武以強梁死辯士以智能困能以智而

知不能以智不知此以能自害不能以不能自全以智自賊不能以不智自存也如勇於一

能察於一辭可與曲說不可與廣應持匹夫之勇未能御衆執一隅之說非通途論

老子曰道以无爲有體體道虛无所謂微妙視之不見其形聽之不

聞其聲謂之幽SKcharSKchar者所以論道而非道也猶筌者取魚而非魚

言者論道而非道也夫道者内視而自反反聽内視自得於身也故人不小學不

大迷不小惠不大愚執熒耀而方太陽非迷者若持燕石而比和玉非愚若何也莫鑒於

流潦而鑒於止水以其保之止而不外蕩心豦外蕩則流濁而常昏水性有常

因其止而自鑒月望日奪光隂不可以承陽日岀星可見不能與

之爭光末不可以強於夲枝不可以大於𠏉上重下輕其

覆必易此意言大君有命小人勿用是不以隂奪陽星奪日光冝夲末相用各得當位則无傾危之患顛覆之禍

淵不兩蛟一雌不二雄一即定兩即爭君主一則國安人主一則心泰玉在

山而草木潤珠生淵而岸不枯山川韞珠玉而潤媚君子積道德以光輝也蚯蚓

无筋骨之強爪牙之利上食咘堁下飲黄泉用心一也

飢則食士渴則飲水言无異慮而不假筋骨爪牙之用人一心守道亦何假名利然後稱意也清之爲明杯水

可見眸子濁之爲害河水不見太山清明雖小可以見毫髪昏濁雖大不能見山岳

蘭芷不爲莫服而不芳舟浮江海不爲莫乗而沉君子行

道不爲莫知而愠性之有也蘭芷之芳性道不得不芳君子爲善道不可不行以清入

濁必困辱以濁入清必覆傾賢愚不並立清濁不同器天二𪸓即成虹地

二炁即泄藏人二𪸓即生病三才之道所貴主之隂陽不能常日冬

且夏月不知晝日不知夜冬夏不可SKchar晝夜不相干SKchar2川廣者魚大山髙

者木脩地廣者德厚川不廣不能生巨鱗智不周不能達至理故知非厚德不能深知而遠見故魚

不可以无餌釣獸不可以空器召物不可以端然至道不可以无人弘山有猛

獸林木爲之不斬園有螫蟲葵藿爲之不採國有賢臣折

衝千里猛獸螫蟲猶庇及草木賢人君子自然輔祐君民也通於道者若車之轉於轂

中不運於巳與之致於千里終而復始轉无窮之原也

故舉枉與直何如不得舉直與枉勿與逐往以釋符言篇䖵

鳥將來張羅而待之得鳥者羅之一目今爲一目之羅則

无時得鳥枉一人之才難以御衆一目之羅无由獲鳥故事或不可前規物或不

慮故聖人畜道待時也夫聖人其行也天其動也時未至即守道時之來即修之文王

之興周道髙祖之盛漢業也故欲致魚者先通谷欲來鳥者先樹木水積

而魚聚木茂而鳥集爲魚得者非挈而入淵也爲猨得者

負而上木也縱之所利而巳夫君自相爲則也由魚之投水鳥之依林縱其所利不召而來

明君處和而忠賢自至也足所踐者淺然待所不踐而後能行心所知者

徧然待所不知而後能明足其所踐者少其不踐者多所知者寡其不知者衆必不用而能成者而

不知而能全其知也川竭而谷虚丘夷而淵塞脣亡而齒寒河水深而

讓在山此善言君民相𠋣猶山川相通河水深則膏潤石山君厚歛則民貨財匱上有所求下有所竭民力殫而君位危則

脣亡齒寒之義者是也水靜則清清則平平則易易則見物之形形不

可併故可以爲正夫元首旣明猶止水之清深鑒物情善惡之狀无進幽察人廣平和之政斯布之也使

葉落者風揺之也使水濁者物撓之也風不摇而葉自落物常撓而水自清未之

璧鍰之器礛音者賢反之功也莫邪斷割砥礪之力也言良玉寳

劎雖有美質終假砥礪之力方成乎竒噐君子賢人雖有才質終假師匠方成其業也蝱與𩦸致千里而

不飛无裏粮之資而不飢國所託者賢則所存者大坐而无憂物所附者良則所致者逺疾而不勞

狡兎得而獵犬烹必然之𫝑髙鳥盡而良弓藏不見用也名成功遂

身退天道然也審進退之冝盡窮通之數抱道守徳全身保名可謂賢也怒岀於不怒爲

出於不爲視於无有則得所見聽於无聲則得所聞人之性夲

无怒怒岀於有事人之性夲无爲爲岀於有欲知怒之爲過爲之是非故内視見於无形反聽致於无聲者謂却於夲性上无聲无

形无怒无爲所貴見於无射謂見於有也飛鳥反郷兎走歸窟狐死首丘寒螿洋

木各依其所生也物不忘夲人或違道水火相憎鼎鬲在其間五味

以和骨肉相愛也䜛人間之父子相危也言物性有相反雖水火相攻用之有

方則致和父子相愛䜛慝間之則見疑賢者不可不察也犬豕不擇器而食俞肥其體故

近死此明小人苟於名利雖且貴而終否賢者畜道待時雖暫否而終泰也鳯皇翔於千仞莫之

能致推固百内而不能自㭬陟壊反未詳目見百歩之外而不能

見其眥眎大者亡其細見遠者遺其近因髙爲山即安而不危因下爲池

即淵深而魚鼈歸焉因其所勞人不易而自成利其所習人不召而自至溝也澇即

溢旱即枯河海之源淵深而不竭蓄之則不SKchar流之則不竭未聞有枯溢之患者淵深

鼈无耳而目不可以蔽精於明也瞽无目而耳不可以

蔽精於聦也名利一原莫能相假混混之水濁可以濯吾足乎泠泠

之水清可以濯吾纓乎言清濁无遺賢愚並用但量能授任稱物隨機也之爲

縞也或爲冠或爲𥿉音末言斫用不定也冠則戴枝之𥿉則足蹍之

无乖其分各全其要金之𫝑勝木一刃不能殘一林之木土之𫝑勝水

一掬不能塞江河水之𫝑火一酌不能救一車之薪用一人之 直

不能移衆枉任一人之智不能化群迷也冬有雷夏有雹寒暑不變其節霜雪麃

碑休反或儦也日出而流冬雷夏雹寒暑不能全其節太陽囬照霜雪不能固其質也傾易覆

也𠋣易翻也幾易助也濕易雨也賢者親善愚者親惡其𫝑易附其事易染也

蘭芷以芳不得見霜蟾蜍塗兵壽在五月之望斯皆有用而見害SKchar

若无名以全身案萬易術蟾蜍五月中殺之塗五兵入軍陳而不傷精泄者中易殘精華發於内而枝榦

周於外也華非時者不可食物非時而食必病財非義而取必害舌之與齒孰先弊

焉繩之與矢孰先直焉亂者雖堅而致弊柔者雖屈而正物使影曲者形也使

響濁者聲也形端必无曲影言善必无惡響與死同病者難爲良醫與亡

國同道者不可爲忠謀必死之病醫雖良而不救必亡之國臣雖忠而難存使倡吹竽

使工攝竅雖中節以可使決君形亡焉倡樂人也工制器人也盖言倡者吹竽工

者攝竅曲節雖中使終不以爲違心手莫應何能所决言其主也君主也聾者不歌无以自樂盲

者不觀无以接物声不通於目絶想其樂色不見其目息觀於心歩於林者不得直

道行於險者不得履繩出林不求阡陌務於通足履險不循規矩事在濟危也海内其

所岀故能大生而不絶用而无窮故爲大也日不竝岀狐不二雄神龍不

匹猛獸不群鷙鳥不𩀱斯皆獨立不群故能爲百獸衆禽之長也蓋非橑不蔽日

輪非輻不追疾橑輪未足恃也言事物相假不可偏任也弧弓能射而

非弦不發發矢之爲射十分之一弓雖勁无弦不能中的君雖聖非臣无以濟於業及

爲射者甚衆至於求中者十分无一猶干禄者不少至於求賢者萬分无二飢馬在廐漠然无聲投

芻其旁爭心乃生乏芻豢者投之乃爭渴名位者居之必競故君子護其禄小人競其位也三寸之

管无當天下不能滿十石而有塞百竹而足喻貪者无猒而莫足由器之无

底而難滿循繩而斷即不過懸衡而量即不差懸古法以𩔖有

時而遂杖格之属有時而施是而行之謂之亂循繩而動物不能越

懸衡而制事无不當古今旣殊法度亦異適時而治滯方則亂農夫勞而君子養愚者言而

智者擇耕也勞在其中學也禄在其中見之明白處之如玉石見之黯

必留其謀事理明白居然可分固无疑焉聞見鹵莾自難情曉冝留謀矣百星之明不

如一月之光十牖畢開不如一户之明小人雖多不足可任賢士雖寡得一有餘

文王得吕望髙祖得子房其在多乎蝮虵不可爲足虎不可爲翼人无全能物不𩀱美

今有六尺之廣卧而越之下才不難立而踰之上才不易

勢施異也明人才不等也於彼則通於此則塞所能有異故也助祭者得甞救闘者

得傷見善蒙惠遇惡有傷而况躬行蔽於不祥之木爲雷霆所撲蔽不作之木而

天威難逭匿不善之人而囯法必誅也日月欲明濁雲盖之河水欲清沙土穢

之叢蘭欲脩秋風敗之人性欲平SKchar欲害之蒙塵而欲无

眯不可得絜處昏致之間何以見明居SKchar欲之場必從所夲霜霰交下蘭蕙難以保其芳沙壤汩流河源无以全

黄金⻱紐賢者以爲佩土壤布地能者以爲冨不識所用雖金

玉以爲糞士苟知所施雖土壤以爲珠玉故與弱者金玉不如與之尺素弱謂愚弱也與

之尺素或可保與之金玉則爲害猶小人不可處大位必置危亡也轂虚而中立三十輻各盡

其力使一輻獨入衆輻皆弃何近逺之能至爲車者必假衆輻求致逺

之用治囯者亦藉羣才保乆安之業橘柚有郷萑葦有叢獸同足者相從游鳥

同翼者相從翔同氣相召同𩔖相求欲觀九州之地足无千里之行

无政教之原而欲爲萬民上者難矣觀乎九域豈不行而至御萬機豈无道而居之

兇兇者獲提提者射兇兇惡也提提者群也言群惡相聚被中傷爲人誅獲也提音時也

大白若辱廣德若不足明唯白著故似屈辱徳不外掦有若屈少君子有酒言其樂也

小人鞭𦈢雖不可好亦可以醜言君子飲酒之過小人鞭缶爲誠在小人由不可好君子

固可爲醜也人之性便衣緜帛或射之即被甲爲所不便以得

其便也御寒即假繒纊臨兵即被甲胃相時而動以取其便人之情也三十輻共一轂各直

一鑿不得相入猶人臣各守其職也此意不殊前解善用人者若

之足衆而不相害若舌之與齒堅柔相磨而不相敗

蚈百足蟲也言人善用衆者其由蚈乎舌之與齒剛柔並任愚智咸収使各循其分不失其才也石生而堅茝

生而芳少而有之長而逾明此原其性也石堅茝芳由賢者明愚者闇是知堅芳不可奪愚

闇亦莫移少而有之長而弥篤者故也扶之與提謝之與讓得之與失諾之與

巳相去千里此言邈然縣殊孰云一致者也再生者不獲華太早者不須

霜而落再葉不實陽極自零汙其凖粉其顙凖鼻也鼻有汗而粉其顙猶乎有疾而治其足事非

腐䑕在阼燒薫於堂入水而増濡懐臭而求芳雖善者

不能爲工腐䑕猶姦佞也言君暱近佞人而求囯之治猶入水致溺挾臭求芳薫䑕燒堂其禍不小也冬冰

可折夏木可結時難得而易失光隂可惜時命難遭諭君子俟時而動不可失之也

方盛終日采之而復生秋風下霜一夕而零言人建功成業不可後時

的張而矢射集林木茂而斧斤入非或召之也形𫝑之所

質的不求中而矢射集材榦不祈用而剪伐至自然之𫝑乳犬之噬虎伏雞之搏狸恩

之所加不量其力顧恩育者所以不覺忘生夫待利而登溺者亦必以

將溺之矣舟能浮能沈愚者不知足焉舟因水而浮亦能沉之人馮利而生亦能

溺之唯審止足之分庶免沉溺之禍𩦸驅之不進引之不止人君不以取道里

民疲巳拯君歛无猒𩦸困更驅難規逺路水雖平必有波衡雖正必有差尺雖齊

必有危非規矩不能定方員非凖繩无以正曲直用規矩

者亦有規矩之心上立平正之端下生乖越之分者是由波生平水正起差心兆乎愛憎迹生禍乱非君上

无法制而臣下失其規矩者也太山之髙倍而不見秋毫之末視之可察

所向正秋毫雖小可察所行背太山雖大不可見也竹木有火不鑚不熏土中有水不

掘不出木藏於火士藏於水不鑚不掘必不能岀道在於人不學不知矢之疾不過二里跬

步不休跛鼈千里累土不止丘山從成凡爲學者非貴疾初心所美乆於

其道則千里可至丘山必成也臨河欲魚不如歸而織網河之有魚取之在網人之有道取之在心

弓先調而後求勁馬先順而後求良人先信而後求能

三者之由可察萬機之要也巧治不能消木良匠不能斲冰物有不可如

之何君子不留意非可治之物不能成其器雖有良匠无所施其功非可道之人不能回其操雖有聖人无

由諭其意也使人无渡河可使河无波不可言河必有波丗必有禍使人不犯禍則易

使河无波即難无月不辜甑終不墮井矣辜罪也言人所以戻非謂无辜甑終不墮井安得无

刺我行者欲我交呰我貨者欲我市欲動於中見形於外行一棊

不足以見知彈一弦不足以爲悲一事裁通未能盡理一弦始張何足偁妙今有

一炭然掇之爛指相近萬石俱熏去之十歩而死同氣而

異積有榮華者必有愁悴榮枯迭興哀樂相反上有羅紈下必有麻

浮費反君上驕侈以輕綺羅下民凍餒不思於衣食爲人君可不察焉木大者根瞿山髙者

基扶君以民爲本髙以下爲基

老子曰鼔不藏聲故能有聲鏡不没形故能有形鼓不藏聲鏡不

藏形故能有聲有形也金石有聲不動不鳴管簫有音不吹无聲

簫管不能自鳴皆因吹擊乃能有聲由人皆禀道徳不學終不成者也是以聖人内藏不爲物

唱事來而制物至而應聖人言不妄發事不虚應天行不巳終而復始

故能長乆輪復其所轉故能致逺天行者神而莫測運乎无窮故也天行

一不差故无過矣天氣下地氣上隂陽交通萬物齊同

一而不差君守政而无失故得天地交地庻物咸遂君臣說睦上下康乂也君子用事小人消亡天

地之道也去衺任賢合于天地道也天氣不下地氣不上隂陽不通萬

物不昌小人得勢君子消亡五榖不植道德内藏天地之氣不交

隂陽之氣不通由丗主道德不用姦佞並行小人居位君子在野使萬物不昌而五榖不也天之道損盈益

寡地之道損髙益下天地之道鬼神之道驕溢與下時驕益之往與謙下

人之道多者不與不増有者聖人之道SKchar而莫能上也終不爲上

故人尊也天明日明而後能照四方君明臣明域中乃安有四

明乃能長乆明其施明者明其化也四明无備萬姓俱化天道爲文

日月星辰地道爲理山澤江海一爲之和融乎冲氣時爲之使應而不乱以成

萬物命之曰道生畜萬物不自爲宰故名曰道者也大道坦坦去身不逺脩

之於身其徳乃眞脩之於物其德不絶内脩其真謂之真外育於物謂之德

天覆萬物施其德而飬之與而不取故精神歸焉與而不

取者上德也是以有德髙莫髙於天也下莫下於澤也天

髙澤下聖人法之尊卑有敘天下定矣卑髙以陳貴賤位矣地載萬

物而長之與而取之故骨骸歸焉與而取者下徳也下德

不失徳是以无德不取者謂天生萬物但養畜之不取其材故精神歸于上終有德而取者謂地生萬物雖

成熟之而復其質故骨骸歸于下是爲无徳也地承天故定寧地定寧萬物形地廣

厚萬物聚定寧无不載廣厚无不容地勢深厚水泉入聚

地道方廣故能乆長聖人法之德无不容言天地相承以致廣厚君臣相信故

能治隂難陽萬物昌陽服隂萬物湛物昌无不贍也物湛

无不樂也物樂无不治矣隂害物陽自屈隂進陽退小人

得勢君子避害天道然也陽制於隂則天下和治臣勝於君則小人在位也陽氣動

萬物緩而得其所是以聖人順陽道夫順物者物亦順之

逆物者物亦逆之故不失物之情性洿澤盈萬物節成

洿澤枯萬物无節養也故雨澤不行天下荒亡陽上而復

下故爲萬物主不長有故能終而復始終而復始故能長

乆能長乆故爲天下母聖人順天之道无爲長乆逆物之情有位莫守陽氣畜而復

能施隂氣積而復能化未有不畜積而能化者也故聖人

慎所積積徳來慶積惡致亡陽滅隂萬物肥隂滅陽萬物衰故王公

尚陽道則萬物昌尚隂道則天下亡陽者正也生也故物肥肥者則昌隂者衰也死

也故物衰衰者即亡陽不下隂則萬物不成君不下臣德化不行故君

下臣則聦明不下臣則闇聾君非至聖不能下臣臣非至賢不能弼君虞舜屈伯成文王師

尚父可謂聦明日出於地萬物蕃息公王居民上以明道德日入

於地萬物休息小人居民上萬物逃匿謂陽不下隂則萬物不昌君不下臣則萬

物藏雷之動也萬物啓雨之潤也萬物解大人施行有似

於此隂陽之動有常節大人之動不極物大人之威也如春之雷其發令也如

暄之風皆聲和氣順故不拯物雷動地萬物緩風揺樹草木敗大人去惡就

善民不逺徙故民有去就也去无甚就少愈多且大人有善百姓交

若太王之去邠人何逺哉風不動火不出大人不言小人无𫐠火之岀

也必待薪大人之言必有信有信而真何往不成火岀而薪傳言

發而信行故知大人之言其行也往而不追其信也有若四時河水深壤在山丘陵髙下入

淵陽氣盛變爲隂隂氣盛變爲陽故欲不可盈樂不可極

天之道抑髙舉下唯節欲全和以順天理不使至極忿无惡言怒无作色是謂計得忿

怒未忘而惡言悖色不形於外是計得於中鎮之以道也火上炎水下流聖人之道以𩔖

相求聖人偯陽天下和同偯隂天下溺沉偯陽者親忠良故和同偯隂者

親姦侫故沈溺

老子曰積薄成厚積卑成髙君子日汲汲以成煇小人日

快快以至辱君子勤身以修道日益暉光小人乗閑以快意終致困辱其消息也雖未能

見故見善如不及宿不善如不祥苟向善雖過无怨苟不

向善雖忠來惡故怨人不如自怨勉求諸人不如求諸巳

聲自召也𩔖自求也名自命也人自官也无非巳者操銳

以刺操刃以擊何怨於人故君子慎微慎微言不在大也茍向善則福不因人勉

求諸巳苟不向善則禍歸於身何怨於人不善猶操刃自割積火自燒又誰咎之者也萬物負隂而抱陽

冲氣以爲和和居中央是以木實生於心草實生於英卯

胎生於中央不卯不胎生而湏時物殊𩔖異言其所生皆自中和而成質其非胎卯而

因変化所爲者即湏時而有也地平則水不流輕重均則衝不傾地平水无奔馳之𫝑

衡均則物无輕重之偏物之生化也有感以然萬物之生各有所感非徒然也

老子曰山致其髙而雲雨起焉水致其深而蛟龍生焉君

子致其道而德澤流焉夫有隂德者必有陽報有隱行者

必有昭名山之霊者必降雲雨道之高者必施德澤未有不先行其事而後致其報樹黍者不

穫稷樹怨者无報德樹黍穫稷以怨報德


通玄眞經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