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環圖畫瑣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連環圖畫瑣談
作者:魯迅
1934年5月9日
儒術
收入《且介亭雜文》。

「連環圖畫」的擁護者,看現在的議論,是「啟蒙」之意居多的。

古人「左圖右史」,現在只剩下一句話,看不見真相了,宋元小說,有的是每頁上圖下說,卻至今還有存留,就是所謂「出相」;明清以來,有卷頭只畫書中人物的,稱為「繡像」。有畫每回故事的,稱為「全圖」。那目的,大概是在誘引未 讀者的購讀,增加閱讀者的興趣和理解。

但民間另有一種《智燈難字》或《日用雜字》,是一字一像,兩相對照,雖可看圖,主意卻在幫助識字的東西,略加變通,便是現在的《看圖識字》。文字較多的是《聖諭像解》,《二十四孝圖》等,都是借圖畫以啟蒙,又因中國文字太難,只得用圖畫來濟文字之窮的產物。

「連環圖畫」便是取「出相」的格式,收《智燈難字》的功效的,倘要啟蒙,實在也是一種利器。

但要啟蒙,即必須能懂。懂的標準,當然不能俯就低能兒或白癡,但應該著眼於一般的大眾,譬如罷,中國畫是一向沒有陰影的,我所遇見的農民,十之九不讚成西洋畫及照相,他們說:人臉那有兩邊顏色不同的呢?西洋人的看畫,是觀者作為站在一定之處的,但中國的觀者,卻向不站在定點上,所以他說的話也是真實。 那麼,作「連環圖畫」而沒有陰影,我以為是可以的;人物旁邊寫上名字,也可以的,甚至於表示做夢從人頭上放出一道毫光來,也無所不可。觀者懂得了內容之後, 他就會自己刪去幫助理解的記號。這也不能謂之失真,因為觀者既經會得了內容,便是有了藝術上的真,倘必如實物之真,則人物只有二三寸,就不真了,而沒有和地球一樣大小的紙張,地球便無法繪畫。

艾思奇先生說:「若能夠觸到大眾真正的切身問題,那恐怕愈是新的,才愈能流行。」這話也並不錯。不過要商量的是怎樣才能夠觸到,觸到之法,「懂」是最要緊的,而且能懂的圖畫,也可以仍然是藝術。

五月九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