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史/卷7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巻七十 遼史
巻七十一 列傳第一
巻七十二 
肅祖昭烈皇后蕭氏 懿祖莊敬皇后蕭氏 玄祖簡獻皇后蕭氏 德祖宣簡皇后蕭氏 太祖淳欽皇后述律氏 太宗靖安皇后蕭氏 世宗懷節皇后蕭氏 世宗妃甄氏 穆宗皇后蕭氏 景宗睿知皇后蕭氏 聖宗仁德皇后蕭氏 聖宗欽哀皇后蕭氏 興宗仁懿皇后蕭氏 興宗貴妃蕭氏 道宗宣懿皇后蕭氏 道宗惠妃蕭氏 天祚皇后蕭氏 天祚德妃蕭氏 天祚文妃蕭氏 天祚元妃蕭氏


[编辑]

《書》始嬪虞,《詩》興《關雎》。國史記載,往往自家而國,以立天下之本。然尊卑之分,不可易也。司馬遷列呂后於《紀》;班固因之,而傳元后於外戚之後;范曄登后妃於《帝紀》。天子紀年以敘事謂之《紀》,後曷爲而紀之?自晉史列諸后以首《傳》,隋、唐以來,莫之能易也。遼因突厥,稱皇后曰「可敦」,國語謂之「脦俚寋」,尊稱曰「耨斡𡡉」,蓋以配后土而母之云。太祖稱帝,尊祖母曰太皇太后,母曰皇太后,嬪曰皇后。等以徽稱,加以美號,質於隋、唐,文於故俗。后族唯乙室、拔裏氏,而世任其國事。太祖慕漢髙皇帝,故耶律兼稱劉氏;以乙室、拔裏比蕭相國,遂爲蕭氏。耶律儼、陳大任《遼史·后妃傳》,大同小異,酌取其當,著於篇。

后妃[编辑]

肅祖昭烈皇后蕭氏[编辑]

肅祖昭烈皇后蕭氏,小字卓眞。歸肅祖,生四子,見《皇子表》。乾統三年,追尊昭烈皇后。

懿祖莊敬皇后蕭氏[编辑]

懿祖莊敬皇后蕭氏,小字牙裏辛。肅祖嘗過其家曰:「同姓可結交,異姓可結婚。」知爲蕭氏,爲懿祖聘焉。生男女七人。乾統三年,追尊莊敬皇后。

玄祖簡獻皇后蕭氏[编辑]

玄祖簡獻皇后蕭氏,小字月裏朶。玄祖爲狠德所害,后嫠居,恐不免,命四子往依鄰家耶律臺押,乃獲安。太祖生,后以骨相異常,懼有陰圖害者,鞠之別帳。重熙二十一年,追尊簡獻皇后。

德祖宣簡皇后蕭氏[编辑]

德祖宣簡皇后蕭氏,小字巖母斤。遙輦氏宰相剔剌之女。男、女六人,太祖長子也。天顯八年崩,祔德陵。重熙二十一年,追尊宣簡皇后。

太祖淳欽皇后述律氏[编辑]

太祖淳欽皇后述律氏,諱平,小字月理朶。其先回鶻人糯思,生魏寧舍利,魏寧生愼思梅裏,愼思生婆姑梅裏,婆姑娶勻德恝王女,生后於契丹右大部。婆姑名月碗,仕遙輦氏爲阿紥割只。后簡重果斷,有雄略。嘗至遼、土二河之會,有女子乘靑牛車,倉卒避路,忽不見。未幾,童謠曰:「靑牛嫗,曾避路。」蓋諺謂地祇爲靑牛嫗雲。太祖即位,群臣上尊號曰地皇后。神冊元年,大冊,加號應天大明地皇后。行兵禦衆,后嘗與謀。太祖嘗渡磧撃党項,黃頭、臭泊二室韋乘虚襲之;后知,勒兵以待,奮撃,大破之,名震諸夷。時晉王李存勗欲結援,以叔母事后。幽州劉守光遣韓延徽求援,不拜,太祖怒,留之,使牧馬。后曰:「守節不屈,賢者也,宜禮用之。」太祖乃召延徽與語,大悅,以爲謀主。呉主李掞獻猛火油,以水沃之愈熾。太祖選三萬騎以攻幽州,后曰:「豈有試油而攻人國者?」指帳前樹曰:「無皮可以生乎?」太祖曰:「不可。」后曰:「幽州之有土有民,亦猶是耳。吾以三千騎掠其四野,不過數年,困而歸我矣,何必爲此?萬一不勝,爲中國笑,吾部落不亦解體乎!」其平渤海,后與有謀。

太祖崩,后稱制,攝軍國事。及葬,欲以身殉,親戚百官力諫,因斷右腕納於柩。太宗即位,尊爲皇太后。會同初,上尊號曰廣德至仁昭烈崇簡應天皇太后。初,太祖嘗謂太宗必興我家,后欲令皇太子倍避之,太祖冊倍爲東丹王。太祖崩,太宗立,東丹王避之唐。太后常屬意於少子李胡。太宗崩,世宗即位於鎭陽,太后怒,遣李胡以兵逆撃。李胡敗,太后親率師遇於潢河之橫渡。賴耶律屋質諫,罷兵。遷太后於祖州。應歴三年崩,年七十五,祔祖陵,謚曰貞烈。重熙二十一年,更今謚。

太宗靖安皇后蕭氏[编辑]

太宗靖安皇后蕭氏,小字温,淳欽皇后弟室魯之女。帝爲大元帥,納爲妃,生穆宗。及即位,立爲皇后。性聰慧潔素,尤被寵顧,雖軍旅、田獵必與。天顯十年崩,謚彰德,葬奉陵。重熙二十一年,更今謚。

世宗懷節皇后蕭氏[编辑]

世宗懷節皇后蕭氏,小字撒葛只,淳欽皇后弟阿古只之女。帝爲永康王,納之,生景宗。天祿末,立爲皇后。明年秋,生萌古公主。在蓐,察割作亂,弒太后及帝。后乘歩輦,直詣察割,請畢收殮。明日遇害。謚曰孝烈皇后。重熙二十一年,更今謚。

世宗妃甄氏[编辑]

世宗妃甄氏,後唐宮人,有姿色。帝從太宗南征得之,寵遇甚厚,生寧王只沒。及即位,立爲皇后。嚴明端重,風神閑雅。内治有法,莫干以私。劉知遠、郭威稱帝,世宗承強盛之資,奄奄歳時。后與參帷幄,密贊大謀,不果用。察割作亂,遇害。景宗立,葬二后於醫巫閭山,建廟陵寢側。

穆宗皇后蕭氏[编辑]

穆宗皇后蕭氏,父知璠,内供奉翰林承旨。后生,有雲氣馥鬱久之。幼有儀則。帝居藩,納爲妃。及正位中宮,性柔婉,不能規正。無子。

景宗睿知皇后蕭氏[编辑]

景宗睿智皇后蕭氏,諱綽,小字燕燕,北府宰相思温女。早慧。思温嘗觀諸女掃地,惟后潔除,喜曰:「此女必能成家。」帝即位,選爲貴妃。尋冊爲皇后,生聖宗。景宗崩,尊爲皇太后,攝國政。后泣曰:「母寡子弱,族屬雄強,邊防未靖,奈何?」耶律斜軫、韓德讓進曰:「信任臣等,何慮之有!」於是后與斜軫、德讓參決大政,委於越休哥以南邊事。統和元年,上尊號曰承天皇太后。二十四年,加上尊號曰睿德神略應運啓化承天皇太后。二十七年崩,謚曰聖神宣獻皇后。重熙二十一年,更今謚。后明達治道,聞善必從,故群臣咸竭其忠。習知軍政,澶淵之役,親禦戎軍,指麾三軍,賞罰信明,將士用命。聖宗稱遼盛主,后教訓爲多。

聖宗仁德皇后蕭氏[编辑]

聖宗仁德皇后蕭氏,小字菩薩哥,睿知皇后弟隗因之女。年十二,美而才,選入掖庭。統和十九年,冊爲齊天皇后。嘗以草莛爲殿式,密付有司,令造淸風、天祥、八方三殿。既成,益寵異。所乘車置龍首鴟尾,飾以黃金。又造九龍輅、諸子車,以白金爲浮圖,各有巧思。夏秋從行山谷間,花木如繡,車服相錯,人望之以爲神仙。生皇子二,皆早卒。開泰五年,宮人耨斤生興宗,后養爲子。帝大漸,耨斤詈后曰:「老物寵亦有既耶!」左右扶后出。帝崩,耨斤自立爲皇太后,是爲欽哀皇后。護衞馮家奴、喜孫等希旨,誣告北府宰相蕭浞卜、國舅蕭匹敵謀逆。詔令鞫治,連及后。興宗聞之曰:「皇后侍先帝四十年,撫育眇躬,當爲太后;今不果,反罪之,可乎?」欽哀曰:「此人若在,恐爲後患。」帝曰:「皇后無子而老,雖在,無能爲也。」欽哀不從,遷后於上京。車駕春蒐,欽哀慮帝懷鞠育恩,馳遣人加害。使至,后曰:「我實無辜,天下共知。卿待我浴而後就死,可乎?」使者退。比反,后已崩,年五十。是日,若有見后於木葉山陰者,乘靑蓋車,衞從甚嚴。追尊仁德皇后。與欽哀並祔慶陵。

聖宗欽哀皇后蕭氏[编辑]

聖宗欽哀皇后蕭氏,小字耨斤,淳欽皇后弟阿古只五世孫。黝面狠視。母嘗夢金柱擎天,諸子欲上不能;後后至,與僕從皆升,異之。久之,入宮。嘗拂承天太后榻,獲金鷄,呑之,膚色光澤勝常。太后曰:「是必有奇子!」已而生興宗。仁德皇后無子,取而養之如己出。后以興宗侍仁德皇后謹,不悅。聖宗崩,令馮家奴等誣仁德皇后與蕭浞卜、蕭匹敵等謀亂,徙上京,害之。自立爲皇太后,攝政,以生辰爲應聖節。重熙元年,尊爲仁慈聖善欽孝廣德安靖貞純寬厚崇覺儀天皇太后。三年,后陰召諸弟議,欲立少子重元。重元以所謀白帝,帝收太后符璽,遷於慶州七括宮。六年秋,帝悔之,親馭奉迎,侍養益孝謹。后常不懌。帝崩,殊無戚容。見崇聖皇后悲泣如禮,謂曰:「汝年尚幼,何哀痛如是!」淸寧初,尊爲太皇太后。崩,謚曰欽哀皇后。后初攝政,追封曾祖爲蘭陵郡王,父爲齊國王,諸弟皆王之,雖漢五侯無以過。

興宗仁懿皇后蕭氏[编辑]

興宗仁懿皇后蕭氏,小字撻裏,欽哀皇后弟孝穆之長女。性寬容,姿貌端麗。帝即位,入宮,生道宗。重熙四年,立爲皇后。二十三年,號貞懿慈和文惠孝敬廣愛崇聖皇后。道宗即位,尊爲皇太后。淸寧二年,上尊號曰慈懿仁和文惠孝敬廣愛宗天皇太后。九年秋,敦睦宮使耶律良以重元與其子涅魯古反狀密告太后,乃言於帝。帝疑之,太后曰:「此社稷大事,宜早爲計。」帝始戒嚴。及戰,太后親督衞士,破逆黨。大康二年崩,謚仁懿皇后。仁慈淑謹,中外感德。凡正旦、生辰諸國貢幣,悉賜貧瘠。嘗夢重元曰:「臣骨在太子山北,不勝寒栗。」寤,即命屋之,慈憫類此。

興宗貴妃蕭氏[编辑]

興宗貴妃蕭氏,小字三蒨,駙馬都尉匹裏之女。選入東宮。帝即位,立爲皇后。重熙初,以罪降貴妃。

道宗宣懿皇后蕭氏[编辑]

道宗宣懿皇后蕭氏,小字觀音,欽哀皇后弟樞密使惠之女。姿容冠絶,工詩,善談論。自制歌詞,尤善琵琶。重熙中,帝王燕趙,納爲妃。淸寧初,立爲懿德皇后。皇太叔重元妻,以艷冶自矜,后見之,戒曰:「爲貴家婦,何必如此!」后生太子浚,有專房寵。好音樂,伶官趙惟一得侍左右。大康初,宮婢單登、教坊朱頂鶴誣后與惟一私,樞密使耶律乙辛以聞。詔乙辛與張孝傑劾狀,因而實之。族誅惟一,賜后自盡,歸其屍於家。乾統初,追謚宣懿皇后,合葬慶陵。

道宗惠妃蕭氏[编辑]

道宗惠妃蕭氏,小字坦思,駙馬都尉霞抹之妹。大康二年,乙辛譽之,選入掖庭,立爲皇后。居數歳,未見皇嗣。后妹斡特懶先嫁乙辛子綏也,后以宜子言於帝,離婚,納宮中。八年,皇孫延禧封梁王,降爲惠妃,徙乾陵;斡特懶還其家。頃之,其母燕國夫人厭魅梁王,伏誅。貶妃爲庶人,幽於宜州,諸弟沒入興聖宮。天慶六年,召還,封太皇太妃。後二年,奔黑頂山,卒,葬太子山。

天祚皇后蕭氏[编辑]

天祚皇后蕭氏,小字奪裏懶,宰相繼先五世孫。大安三年入宮。明年,封燕國王妃。乾統初,冊爲皇后。性閑淑,有儀則。兄弟奉先、保先等縁后寵柄任。女直亂,從天祚西狩,以疾崩。

天祚德妃蕭氏[编辑]

天祚德妃蕭氏,小字師姑,北府宰相常哥之女。壽隆二年入宮,封燕國妃,生子撻魯。乾統三年,改德妃,以柴冊禮,封撻魯爲燕國王,加妃號贊翼。王薨,以哀戚卒。

天祚文妃蕭氏[编辑]

天祚文妃蕭氏,小字瑟瑟,國舅大父房之女。乾統初,帝幸耶律撻葛第,見而悅之,匿宮中數月。皇太叔和魯斡勸帝以禮選納,三年冬,立爲文妃。生蜀國公主、晉王敖盧斡,尤被寵幸。以柴冊,加號承翼。善歌詩。女直亂作,日見侵迫。帝畋遊不恤,忠臣多被疎斥。妃作歌諷諫,其詞曰:「勿嗟塞上兮暗紅塵,勿傷多難兮畏夷人。不如塞奸邪之路兮,選取賢臣。直須臥薪嘗膽兮,激壯士之捐身。可以朝淸漠北兮,夕枕燕雲。」又歌曰:「丞相來朝兮劍佩鳴,千官側目兮寂無聲。養成外患兮嗟何及,禍盡忠臣兮罰不明。親戚並居兮藩屛位,私門潛畜兮爪牙兵。可憐往代兮秦天子,猶向宮中兮望太平!」天祚見而銜之。播遷以來,郡縣所失幾半,上頗有倦勤之意。諸皇子敖盧斡最賢,素有人望。元后兄蕭奉先深忌之,誣南軍都統余睹謀立晉王,以妃與聞,賜死。

天祚元妃蕭氏[编辑]

天祚元妃蕭氏,小字貴哥,燕國妃之妹。年十七,冊爲元妃。性沈靜。嘗晝寢,近侍盜貂裀,妃覺而不言,宮掖稱其寬厚。從天祚西狩,以疾薨。

[编辑]

論曰:遼以鞍馬爲家,后妃往往長於射禦,軍旅田獵,未嘗不從。如應天之奮撃室韋,承天之禦戎澶淵,仁懿之親破重元,古所未有,亦其俗也。靖安無毀無譽;齊天巧思,乃奢侈之漸;宣懿度曲知音,豈致誣蔑之階乎?文妃能歌詩諷諫,而謂謀私其子,非矣。若簡憲之艱危保孤,懷節之從容就義,雖烈丈夫何以過之。欽哀狠桀,賊殺嫡後,而興宗不能防閑其母,惜哉!

 巻七十 ↑返回頂部 巻七十二 


PD-icon.svg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