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鄲記/標引/行田/度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 邯鄲記‎ | 標引‎ | 行田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二齣 行田 邯鄲記
第二齣 行田
作者:湯顯祖
第四齣 入夢

(扮呂仙褡袱葫蘆枕上) 〔集唐〕蓬島何曾見一人,披星帶月斬麒麟。無緣邀得乘風去,迴向瀛洲看日輪。自家呂巖,字洞賓,京兆人也,忝中文科進士。素性飮酒任俠,曾於咸陽市上,酒中殺人,因而亡命。久之貧落,道遇正陽子鍾離權先生,能使飛昇黃白之術,見貧道行旅消乏,將石子半斤,點成黃金一十八兩,分付貧道仔細收用。貧道心中有疑,叩了一頭,稟問師父師父:師父,此乃點石爲金,後來仍變爲石乎?師父說:五百年後,仍化爲石。貧道立取黃金抛散,雖然一時濟我緩急,可惜悞了五百年後遇金人。師父啞然大笑:呂巖,呂巖,一點好心。可登仙界。遂將六一飛昇之術,心心密證,口口相傳。行之三十餘年,忝登了上八洞神仙之位。只因前生道緣深重,此生功行纏綿。性頗混塵,心存度世。近奉東華帝旨,新修一座蓬萊山門。門外蟠桃一株,三百年其花纔放。時有皓劫剛風,等閒吹落花片,塞礙天門。先是貧道度了一位何仙姑來此,逐日掃花。近奉東華帝旨,何姑證入仙班。因此張果老仙尊又着貧道駕雲騰霧,於赤縣神州再覓一人,來供掃花之役。道猶未了,何姑笑舞而來也。(何仙姑持箒上) 好風吹起落花也!

【賞花時】翠鳳毛翎札箒叉,閒踏天門掃落花。你看風起玉塵砂,猛可的那一層雲下,抵多少門外卽天涯。

(見介) 洞賓先生何往?(吕) 恭喜你領了東華帝旨,證了仙班。果老仙翁誠恐你高班已上,掃花無人,着我再往塵寰,度取一位。敢支分殺人也!(何) 洞賓先生大功行了,只此去未知何處度人?蟠桃宴可趕的上也?

【么】你休再劍斬黃龍一線差,再休向東老貧窮賣酒家,你與俺高眼向雲霞。洞賓呵,你得了人早些兒回話。遲呵,錯敎人留恨碧桃花。

(下呂) 仙姑別去,不免將此磁枕褡袱駕雲而去也。枕是頭邊枕,磁爲心上慈。(下) (丑上) 我這南湖秋水夜無煙,奈可乘流直上天。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雲邊。(內笑介) 小二哥發誓不賒,又賒了。(丑) 賒的賒一月,買的買一船。小子在這岳陽樓前開張個大酒店,因這洞庭湖水多,酒都扯淡了,這幾日賒也沒人來。好笑,好笑。(內叫介) 小二哥,那不是兩個賒的來了。(丑) 請進,請進。(扮二客上)一生湖海客,半醉洞庭秋。小二哥。買酒。(丑應介客看壺介) 酒壺上怎生寫着洞庭二字?(丑) 盛水哩。(客笑介) 也罷,拚我們海量,呑你幾個洞庭湖。(丑) 二位較量飮。(一客) 小子鄱陽湖生意,飮八百杯罷。(一客) 小子廬江客,飮三百杯。(丑) 這等消我酒不去,八百鄱陽三百焦,到不得我這把壺一個腰。(丑) 好大壺嘴哩。(做飮唱隨意介)(丑)又一個帶牛鼻子的來了。

【中呂粉蝶兒】(呂上)秋色蕭疎, 下的來幾重雲樹,卷滄桑半葉蓬壺。踐朝霞,乘暮靄,一步一步。剛則背上葫蘆。淡黃生可人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