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鄲記/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邯鄲記
←上一齣 第四齣 入夢 下一齣→


〔丑上〕北地秋深帶早寒。白頭祖籍住邯鄲。開張村務黃粱飯。是客都談處世難。小子在這趙州橋北開一個小小飯店。這店前店後田莊。半是范陽鎭盧家的。他家往來歇脚。在我店中。也有遠方客商。來此打火。目今點心時分。看有甚人來。〔呂背褡袱枕笑上〕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鐺裏煑乾坤。貧道打從岳陽樓上。望見一縷靑氣。竟接邯鄲。迤𨓦尋來。原來此氣落在邯鄲縣趙州橋西盧生之宅。貧道卽從人中觀見盧生。相貌精奇古怪。眞有半仙之分。便待引見而度之。則爲此人沈障久深。心神難定。因他學成文武之藝。未得售於帝王之家。以此落落其人悶悶而已。此非口舌所能動也。〔想介〕則除是如此如此。纔有個醒發之處。俺先到店窩兒候他也。

【鎖南枝】靑蛇氣。碧玉袍。按下了雲頭離碧霄。驀過趙州橋。蹬上這邯鄲道。〔內雞鳴犬吠介呂〕好一座村莊。犬吠雞鳴。頗堪消遣。〔丑見介〕客官請坐。〔呂〕俺把擔囊放。塵榻高。比那岳陽樓近多少。

〔丑〕道丈何來。〔呂〕我乃囘道人。借坐一會。〔背介〕那人騎一匹靑驢駒來也。〔噀訣介〕那驢兒雞兒犬兒和那塵世中一班人物。但是精靈合用的。都要依吾法旨聽用。不得有違。勑。

【前腔】〔生短裘鞭驢上〕風吹帽。裘敝貂。短秃促靑驢鞲斷了稍。〔丑〕盧大官人。〔生〕町疃裏。一週遭。那𨌠軸畔誰相叫。原來邸舍中主人。我且坐一會去。驢繫這樁橛上。喫些草。〔丑〕知道了。〔生見呂介〕輕提手。當折腰。但相逢這面兒好。

〔生〕店主人。這位老翁何處。〔丑〕囘囘國來的。〔生〕老翁容貌。不像囘囘。〔呂〕貧道姓囘。從岳陽樓過此。足下高姓。〔生〕小子盧生是也。久聞的個岳陽樓。景致何如。〔呂〕有岳陽樓記一篇。略表白幾句你聽。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啣遠山。吞長江。浩浩蕩蕩。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氣象萬千。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北近巫峽。南極瀟湘。仙客騷人。多會於此。覽物之情得無異乎。若夫霪雨霏霏。連月不開。陰風怒號。濁浪排空。日星隱曜。山岳潛形。商旅不行。檣傾檝摧。薄暮冥冥。虎嘯猿啼。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鄕。憂讒畏譏。滿目瀟然。感極而悲者矣。至若春和景明。波瀾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沙鷗翔集。錦鱗游泳。岸芷汀蘭。郁郁靑靑。而或長煙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躍金。靜影沈璧。漁歌互答。此樂何極。登斯樓也。則有心曠神怡。寵辱皆忘。把酒臨風。其樂洋洋者矣。〔生〕好景致也。老翁記的恁熟。諷誦如流。可到了幾次。〔呂〕不多。三次了。有詩爲證。朝遊碧落暮蒼梧。袖有靑蛇膽氣粗。三過岳陽人不識。朗吟飛過洞庭湖。〔生〕老翁好吟咏也。則朝遊碧落暮蒼梧。蒼梧在南楚地方。碧落在那裏。〔呂〕若論碧落路程。眼前便是。〔生笑介〕老翁哄弄莊家哩。〔呂〕這等。且說今年莊家如何。〔生〕謝聖人在上。去秋莊家。一畝打七石八斗。今歲整整的打勾了九石九哩。〔呂〕這等你受用哩。〔生笑介〕可是受用了。〔生忽起自看破裘嘆介〕大丈夫生世不諧。而窮困如是乎。〔呂〕觀子肌膚極腧。體胖無恙。談諧方暢。而嘆窮困者何也。

【前腔】你身無恙。生事饒。旅舍裏相逢如故交。暢好的不妝喬。正用歡言笑。因何恨。不自聊。嘆孤窮還待怎生好。

〔生〕老翁說我談諧得意。吾此苟生耳。何得意之有。〔呂〕此而不得意。何等爲得意乎。〔生〕大丈夫當建功樹名。出將入相。列鼎而食。選聲而聽。使宗族茂盛而家用肥饒。然後可以言得意也。

【前腔】俺呵。身遊藝。心計高。試靑紫當年如拾毛。到如今呵。俺三十算齊頭。尙走這田間道。老翁有何暢叫俺心自聊。你道俺未稱窮還待怎生好。

〔生作癡介〕我一時困倦起來了。〔丑〕想是饑乏了。小人炊黃粱爲君一飯。〔生〕待我榻上打個盹。〔睡介〕少個枕兒。〔呂〕盧生盧生。你待要一生得意。我解囊中贈君一枕。〔開囊取枕與生介〕

【尾聲】看你困中人無智把精神倒。你枕此枕呵。敢着你萬事如期意氣高。店主人。你去煮黃粱要他美甘甘淸睡個飽。〔呂下生作睡不穩介看枕介〕

【懶畫眉】這枕呵。不是藤穿刺繡錦編牙。好則是玉切香雕體勢佳。呀。原來是𥔵州燒出的瑩無瑕。卻怎生兩頭漏出通明罅。〔抹眼介〕莫不是睡起𥌋瞪眼挫花。

〔瞧介〕有光透着房子裏。可是日光所照。

【前腔】則這半間茅屋甚光華。敢則是落日橫穿一線斜。須不是俺神光錯摸眼麻查。待我起來瞧着。〔起向鬼門驚介〕緣何卽留卽漸的光明大。待俺跳入壺中細看他。

〔做跳入枕中枕落去生轉行介〕呀。怎生有這一條齊整的官道。〔行介〕好座紅粉高牆。

【朝天子】一徑香風軟碧沙。粉牆低轉處有人家。門開在這裏。待我驀將進去。閃銅環。呀的轉簷牙。滿庭花。重重簾幙鎖煙霞。甚公侯貴衙。甚公侯貴衙。

門簾以內。深院大宅了。門兒外瞧着。前面太湖石山子。堂上古畫古琴。寶鼎銅雀。碧珊瑚。紅地衣。

【前腔】堂院淸幽擺設的佳。似有人朱戶裏。小牕紗。〔內叫介〕什麽閒人行走。快拿快拿。〔生慌介〕急迴廊怕的惹波查。〔內叫介〕掩上門。快拿快拿。〔生慌介〕怎生好。門又閉了。且喜旁邊有芙蓉一架。可以躱藏。省喧譁。如魚失水旱蓮花。且低回首自家。且低回首自家。

〔老旦上叫介〕那人何處也。小姐早上。

【不是路】〔旦引貼上〕浪影空花。陌上香魂不住家。仙靈化。差排門戶粉胭搽。〔旦〕奴家淸河崔氏之女是也。這兩個一個是老媽。一個是梅香。住這深院重門。未有夫君。誰到簾櫳之下。走藏何處也。〔老〕影交加。那人呵多應躱在芙蓉架。〔叫介〕那漢子還不出來。拿去官司打折了他。〔生作怕慌上介〕休要拿。小生在此。〔老〕甚麽寒酸。還不低頭。〔捉生低頭跪介老〕俺這朱門下。窮酸恁的無高下。敢來行踏。敢來行踏。

〔旦〕問漢子何方人氏?姓甚名誰?

【前腔】〔生〕黃卷生涯。盧姓山東也是舊家。閒停踏。偶然迷悞到尊衙。〔旦〕家中有甚麽人。〔生〕自嗟呀。也無妻小無爹媽。長則是向孤燈守歲華。〔老〕你沒有妻子。在這裏狗頭狗腦。〔生〕小生怎敢。須詳察。書生老實知刑法。敢行調達。敢行調達。

〔旦〕叫那漢子擡頭。〔生〕不敢。〔老〕小姐恕你擡頭。〔生瞧介〕原來是個女郞。〔老〕咄。

【前腔】〔旦〕俺世代榮華。不是尋常百姓家。你行奸詐。無端窺竊上陽花。〔生〕不敢。〔旦〕梅香和俺快行拿。〔貼〕沒有索子。〔旦〕鞦韆索子上高懸掛。〔貼〕沒甚麽行杖。〔旦〕搊杖鼓的鞭兒和俺着實的撾。〔生〕苦也苦也。〔老〕要饒麽。〔生〕可知道要饒。〔老〕這等。漢子叩頭吿饒。〔旦〕非奸卽盜。天條一些去不的。老媽媽則問他私休官休。私休不許他家去。收他在俺門下。成其夫妻。官休送他淸河縣去。〔老對生介〕替你吿饒了。小姐分付。官休私休。私休不許你家去。收留你在這裏。與小姐成其夫妻。官休送你淸河縣去。〔生〕情願私休。〔老〕一讓一個肯。〔囘介〕稟小姐。秀才情願私休。〔旦〕這等。恕他起來。〔老〕小姐放你起來。〔生起笑旦看羞介〕老媽快下了簾兒。俺好看他不上。酸寒煞。你引他去。迴廊洗浴更衣罷。再來回話。再來回話。

〔老〕秀才。小姐分付。迴廊外香水堂洗澡去。〔生笑介〕好不掯人。旣在矮簷下。怎敢不低頭。〔下〕

【前腔】〔老引生上〕這香水渾家。把俺滌爪修眉刷淨了牙。〔老〕便道是你渾家。還早哩。相擡刮。這階前跪下手兒叉。〔生拱立老囘話介〕稟小姐。那漢子洗浴更衣了。〔旦〕那人怎麽。〔老〕儘風華。衣冠濟楚多文雅。〔旦低問介〕內才怎的。〔老低笑介〕便是那話兒郞當。你可也逗着他。〔旦笑介〕休胡哈。梅香捲簾。〔貼捲簾介旦〕俺盈盈暮雨。快把這湘簾掛。〔生跪旦扶起介〕男兒膝下。男兒膝下。

〔旦〕盧生盧生。奴家憐君之貧。收留你爲伴。無媒奈何。〔老〕老身當媒。佳期休誤。〔內鼓樂老贊拜介貼〕新人新郞進合歡之酒。〔旦把酒介〕

【賀新郞】羞殺兒家。早蓮腮映來杯斝。驟生春滿堂如畫。人瀟灑。爲甚麼閒步天台看晚霞。拾的個阮郞門下。低低笑。輕輕哈。逗着文君寡。〔合〕雲雨事休驚怕。

【前腔】〔生〕三十無家。邯鄲縣偶然存劄。坐酸寒衣衫䖃苴。粧聾啞。誰承望顚倒英雄在絳紗。無財帛。單鎗入馬。能粗細。知高下。你穩着心兒把。〔合前老旦〕

好夫妻進洞房花燭。〔行介〕

【節節高】崔盧舊世家。兩韶華。偶逢狹路通情話。敎洗刮。沒爭差。無喇塌。帽兒抺的光光乍。燈兒照的嬌嬌姹。崔家原有舊根牙。盧郞也不年高大。

【前腔】天河犯客槎。猛擒拿。無媒織女容招嫁。休計掛。沒嗟呀。多喜洽。檀郞蘸眼驚紅乍。美人帶笑吹銀蠟。今宵同睡碧牕紗。明朝看取香羅帕。

【尾聲】果然是春無價。盼暮雨爲雲初下榻。〔旦〕盧郞呵。這是俺和你五百歲因緣到了家。

偶然高築望夫臺。    倀倀書生走入來。
今夜不須𥔵作枕。    輕抽玉臂枕郞腮。
Arrow l.svg上一齣 下一齣Arrow r.svg
邯鄲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