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鄲記/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邯鄲記
←上一齣 第五齣 招賢 下一齣→


【霜天曉角】〔外蕭嵩美髯上〕江南雲樹。冷落靑門庶。萋萋芳草似憐予。有路長安怎去。

〖集唐〗千秋萬古共平原。生事蕭條空掩門。試問酒旗歌板地。有誰傾蓋待王孫。小生蘭陵蕭嵩。字一忠。梁武帝蕭衍之苗裔。宋國公蕭瑀之曾孫。只因岸谷遷移。滄桑變改。文武之道頓盡。琴書之興猶存。且是美于鬚髯。儀形偉麗。有人相我。爵壽雙高。這不在話下了。有個異姓兄弟。叫做裴光庭。乃金牙大總管封聞喜縣公裴行儉之晚子。兼是當朝武三思之女壻。古今典故。深所諳知。但此弟長有一點妬心。也是他平生毛病。幾日不見。想待到來。

【前腔】〔末裴光庭袖詔旨上〕插架奇書。將相吾門戶。袖中天子詔賢書。瞞着蕭郞前赴。

自家裴光庭是也。從來飽學未遇。幸逢黃榜招賢。自揣可中狀元。則怕蕭兄奪取。心生一計。將這紙黃榜袖下了。不等他知。一徑辭他前去。〔見介外〕兄弟。我近來情懷耿耿。有失款迎。〔末〕你兄弟心事匆匆。特來吿別。〔外〕呀。有何緊急至此。〔末〕天大事都可說與仁兄。只這些是小弟機密事。不敢吿聞。請了。〔外〕賢弟袖中簌簌之聲。何物也。〔末〕沒有甚的。〔外扯看介〕是黃紙。〔末笑介〕是本疏頭。〔外扯看介〕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天下文士。可於本年三月中旬。赴京殿試。朕親點取。無遲。呀。原來一紙招賢詔書。爲何賢弟袖着。〔末〕實不瞞兄。此榜文御史臺行下本學。學裏先生把與愚弟看。愚弟想來。別的罷了。仁兄才學蓋世。聽的黃榜招賢。定然要去因此悄悄的袖了這詔旨。瞞兄往京。單塡小弟名字銷繳了。〔外笑介〕可有此話。秀才無數。何在我一人。

【皂羅袍】〔末〕提起書生無數。俺三言兩句。壓倒其餘。那蒼生一郡眼無珠。則你春風八面人如玉。哥。你兄弟才學。要中頭名狀元。你去之時。把我綽下第二了。〔外笑介〕原來如此。〔末〕嫦娥所愛。無過兩儒。將來並比。端然一輸。因此上裴航要閃住你蕭郞路。

【前腔】〔外〕不道狀元難事。但一緣二命。未委何如。你把招賢榜作寄私書。遮天袖掩賢門路。別的罷了。賢弟。在場屋中。我筆尖可以饒讓些。俺把筆花高吐。你眞難展舒。俺把筆尖低舉。隨君掃除。便金階對策也好商量做。

〔末〕這等多承了。店中飮一杯狀元紅去。

【尾聲】〔外〕狀元紅吸不盡兩單壺。俺和你雙雙出馬長安路。兄弟呵。則這些時把月宮花談笑取。

王孫公子不豪奢。    雪案螢窗守歲華。
但是學成文武藝。    都堪貨與帝王家。
Arrow l.svg上一齣 下一齣Arrow r.svg
邯鄲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