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鄲記/1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邯鄲記
←上一齣 第十九齣 飛語 下一齣→


【秋夜月】〔淨引衆上〕四馬車纔下的這東華路。但是官僚多俯伏。有一班兒不睹事難容恕。〔笑介〕敢今番可圖。敢今番可圖。

〔淨〕深喜吾皇聽不聰。一朝偏信宇文融。今生不要尋寃業。無奈前生作耗蟲。自家宇文融。當朝首相。數年前。狀元盧生不肯拜我門下。心常恨之。尋了一個開河的題目處置他。他到奏了功。開河三百里。俺只得又尋個西番征戰的題目處置他。他又奏了功。開邊一千里。聖上封爲定西侯。加太子太保。兼兵部尙書。還朝同平章軍國事。到如今再沒有第三個題目了。沈吟數日。潛遣腹心之人。訪緝他陰事。說他賄賂番將。佯輸賣陣。虛作軍功。到得天山地方。雁足之上。開了番將私書。自言自語。卽刻收兵。不行追趕。〔笑介〕此非通番賣國之明驗乎。把這一個題目下落他。再動不得手了。我已草下奏稿在此。只爲近日蕭嵩同平章事。本上要連他簽押。恐有異同。我已排下機謀。知他可到。

【西地錦】〔蕭上〕同在中書相府。平章兩字何如。〔笑介〕喜盧生歸到握兵符。和咱雙成玉柱。

〔蕭〕平明登紫閣。〔淨〕日晏下彤圍。〔蕭〕擾擾朝中子。〔淨〕徒勞歌是非。〔蕭〕老平章。是非從何而起。〔淨〕你不知滿朝說盧生通番賣國。大逆當誅。若不奏知。干連政府。〔蕭〕怎見得。〔淨〕你說他爲何到得天山。竟然轉馬。原來與番將熱龍莽交通賄賂。接受私書。〔蕭〕盧生是有功之臣。未可造次。

【八聲甘州】〔淨笑介〕他欺君賣主。勾連外國。漏洩機謨。〔蕭〕怕沒有此事。此乃番將聞風遠遁。成此大功也。〔淨笑介〕那龍莽呵佯輸詐敗。就裏都難料取。旣不呵。兵臨虜穴乘勝取。爲甚天山看帛書。〔合〕躊躇。這事體非小可之圖。

【前腔】〔蕭〕有無。這中間情事。隔邊庭弔遠。要審個眞虛。〔淨〕千眞萬眞。旣不呵。得了番書。合當奏上。〔蕭〕那將在軍中呵。隨機進止。況收復了千里邊隅。〔淨怒介〕你朋黨欺君。〔蕭〕我甘爲朋黨相勸阻。肯坐看忠臣受枉誅。

〔合前淨笑介〕原來你爲同年。不爲朝廷。這事我已做下了。有本稿在此。你看。〔蕭看念介〕中書省平章軍國大事臣宇文融。同平章事門下侍郞臣蕭嵩一本。爲誅除奸將事。有前征西節度使今封定西侯兼兵部尙書同平章軍國事盧生。與吐番將熱龍莽交通獻賄。龍莽佯敗而歸。盧生假張功伐。到於天山地方。擅接龍莽私書。不行追勦。通番賣國。其罪當誅。臣融臣嵩頓首頓首謹奏。呀。這等重大事情。老平章不先通聞畫知。朦朧具奏。雖然如此。也要下官肯押花字。〔淨怒介〕蕭嵩。你敢敎三聲不押花字麽。〔蕭叫三聲不押介淨笑介〕好膽量。敎中書科取過筆來。添你一個通同賣國四字。待你伸訴去。〔蕭背嘆介〕同刃相推。俱入禍門。此事非可以口舌爭之。下官表字一忠。平時奏本花押。草作一忠二字。今日使些智術。於花押上一字之下。加他兩點。做個不忠二字。向後可以相機而行。〔囘介〕老平章息怒。下官情願押花。〔押介淨笑介〕我說你沒有這大膽。明日蚤朝。齊班奏去。
功臣不可誣。    奸黨必須誅。
有恨非君子。    無毒不丈夫。
Arrow l.svg上一齣 下一齣Arrow r.svg
邯鄲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