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鄲記/2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邯鄲記
←上一齣 第二十齣 死竄 下一齣→


〔堂候官上〕鐵券山河國。金牌將相家。自家定西侯盧老爺府中堂侯官便是。我家老爺掌管天下兵馬數年。同平章軍國事。文武百官。皆出其門。聖恩加禮。一日之內。三次接見。看看日勢向午。將次朝囘。不免伺候。早則夫人到來也。〔旦引老旦貼上〕奴家崔氏是也。俺公相領謝天恩。位兼將相。欽賜府第一區。朱門畫戟。紫閣雕簷。皆因邊功重大。以致朝禮尊隆。休說公相。便是爲妻子的。說來驚天動地。奴家是一品夫人。養下孩兒。但是長的。都與了恩蔭。眞是罕稀也。〔內作瓦裂聲介旦驚介〕老嬷嬷。甚麽響。〔老旦看介〕是堂簷之上一片鴛鴦瓦。碎下來了。〔旦驚介〕呀。鴛鴦瓦爲何而碎。〔貼望介〕哎喲。一個金彈兒抛打烏鴉。因而碎瓦。〔旦嘆介〕聖人云。烏鴉知風。蟲蟻知雨。皮肉跳而橫事來。裙帶解而喜信至。鴛鴦者夫婦之情也。烏鴉者晦黑之聲也。落彈者失圓之象也。碎瓦者分飛之意也。天呵。眼下莫非有十分驚報乎。

【賞花時】俺這裏戶倚三星展碧紗。見了些坐擁三臺立正衙。樹色遶簷牙誰近的鴛鴦翠瓦。金彈打流鴉。

〔內響道介旦〕公相朝囘。看酒伺候。〔生引隊子上〕下官盧生。在聖人跟前平章了幾樁機務。喫了堂飯。囘府去也。

【么】俺這裏路轉東華倚翠華。佩玉鳴金宰相家。新築舊堤沙。難同戲耍。春色御溝花。

〔見介旦〕公相朝囘。奴家開了皇封御酒。與相公把一杯。〔生〕生受了。〔內奏樂介〕俺先與夫人對飮數杯。要連聲叫乾。不乾者多飮一杯。〔旦〕奉令了。〔生飮介〕夫榮妻貴酒。乾。〔旦看介〕公相乾了。到奴家喚。夫貴妻榮酒。乾。〔生笑介〕夫人欠乾。〔旦笑飮介〕這杯到乾了。正是小槽酒滴珍珠紅。〔生笑介〕夫人。你的槽兒也不小了。〔內鼓介〕報報。聽說人馬鎗刀。打東華門出。未知何故也。〔生〕由他。俺與夫人唱乾飮酒。〔旦飮介〕妻貴夫榮酒。乾。〔生〕夫人倒在上面了。這杯乾的緊。待我喚。妻貴夫榮酒。乾。〔旦〕公相有點了。〔生〕夫人。這是酒瀉金莖露涓滴。〔旦笑介〕相公。你的莖長是涓的。〔生笑介內鼓介堂候官上介〕報報。外面人馬自東華門出來。塡街塞巷。好不喧鬧也。〔生〕且由他。俺與夫人叫第三乾。〔兒子走上哭介〕老爺。老夫人。人馬鎗刀。濟濟排排。將近府門來也。〔生驚起介〕

【北醉花陰】這些時直宿朝房夢喧雜。整日假紅圍翠匝。鈴閣遠。靜無譁。是潭潭相府人家。敢邊廂大行踏。〔聽介內呼喝叫拿拿介生〕不住的叫拿拿。敢是地方走了賊。反了獄。旣不呵。怎的響刀鎗人鬨馬。

〔衆扮官校持鎗索上叫衆軍圍住介貼老旦驚走生惱介〕誰敢無禮。

【南畫眉序】〔衆〕聖旨着擒拿。〔生〕是駕上差來的。請了。〔衆〕奏發中書到門下。〔生慌介〕門下爲誰。〔衆〕竟收拿公相。此外無他。〔生怕介〕原來是差拿本爵。所犯何罪。〔衆〕中書丞相奏老爺罪重哩。這犯由不比常科。干係着重情軍法。〔生〕有何負國。而至於斯。〔官〕下官不知。有駕票在此。跪聽宣讀。〔生旦跪官念介〕奉聖旨。前節度使盧生。交通番將。圖謀不軌。卽刻拿赴雲陽市。明正典刑。不許違誤。欽此。〔生旦叩頭起哭天介〕波查。禍起天來大。怎泣奏當今鸞駕。

〔生〕這事情怎的起呵。

【北喜遷鶯】走的來風馳雷發。半空中沒個根芽。待我面奏訴寃。〔衆〕閉上朝門了。〔生〕爭也麼差。着俺當朝闌駕。你省可的慢打。商量咱到晚衙。〔衆〕有旨不容退衙。〔生哭介〕夫人。夫人。吾家本山東。有良田數頃。足以禦寒餒。何苦求祿。而今及此。思復衣短裘。乘靑駒。行邯鄲道中不可得矣。取佩刀來。顚不喇自裁刮。〔生作刎旦救介衆〕聖旨不准自裁。要明正典刑哩。〔生〕是了是了。大臣生也明白。死也明白。夫人。牽這些業畜。午門前叫寃。俺市曹去也。遲和疾剛刀一下。便違聖旨。除死無加。

〔下高力士上〕吾爲高力士。誰救老尙書。今日爲斬功臣。閉了正殿。看有甚麽官員奏事來。〔旦同兒上〕相公市曹去了。俺牽兒子午門叫寃去。十步當一步。前面正陽門了。〔叫介〕萬歲爺爺。寃苦哪。〔高〕萬歲爺爲斬功臣。掩了正殿。誰敢囉唣。〔旦〕奴家是盧生之妻。誥封一品夫人崔氏。領這一班兒子。來此叫寃呵。〔高背嘆介〕滿朝文武。要他妻兒叫寃。可憐人也。〔囘介〕盧夫人麽。有何寃枉。就此鋪宣。〔旦叩頭介〕萬歲萬歲。臣妾崔氏伸寃。

【南畫眉序】宿世舊寃家。當把盧生活坑煞。有甚駕前所犯。喫幾個金瓜。把通番罪名暗加。謀叛事關天當耍。〔合〕波查。禍起天來大。怎泣奏當今鸞駕。

〔高哭介〕可憐可憐。你在此候旨。俺爲你奏去。〔旦〕在此搦土爲香。禱吿天地。〔拜介〕崔氏在此叫寃。天天。撥轉聖人龍威。超拔兒夫狗命呵。這許多時。還未見傳旨。〔高同裴光庭上〕聖旨到。旣盧生有寃。着裴光庭領赦。往雲陽市。免其一死。遠竄廣南崖州鬼門關安置。卽刻起程。謝恩。〔高哭介〕可憐可憐。唳鶴無情聽。啼烏有赦來。〔下內鼓介衆綁押生囚服裹頭上〕

【北出隊子】〔生〕排列着飛天羅刹。〔□劊子尖刀向前叩頭介生〕甚麽人。〔劊〕是伏事老爺的劊子手。〔生怕介〕嚇煞俺也。看了他捧刀尖勢不佳。〔劊〕有個一字旗兒。稟老爺插上。〔生看介〕是個甚麽字。〔衆〕是個斬字。〔生〕恭謝天恩了。盧生只道是千刀萬剮。卻只賜一個斬字兒。領戴領戴。〔下鑼下鼓插旗介生〕蓬席之下。酒筵爲何而設。〔衆〕光祿寺擺有御賜囚筵。一樣插花茶飯。〔生〕是了。這旗呵。當了引魂旛。帽插宮花。鑼鼓呵。他當了引路笙歌赴晚衙。這席面呵。當了個施豔口的功臣筵上鮓。

〔衆〕趁早受用些。是時候了。〔生〕朝家茶飯。罪臣也喫勾了。則黃泉無酒店。沽酒向誰人。罪臣跪領聖恩一杯酒。〔跪飮介〕怎咽下也。

【么】暫時間酒淋喉下。還望你祭功臣澆奠茶。〔衆〕相公領了壽酒行罷。〔生叩頭介〕罪臣謝酒了。〔衆〕咦。看的人一邊些。誤了時候。〔生綁行介〕一任他前遮後擁鬧嚌喳。擠的俺前合後偃走踢踏。難道他有甚麼劫場的人。也則看着耍。

〔衆叫鑼鼓介生問介〕前面旛竿何處。〔衆〕西角頭了。

【南滴溜子】旛竿下。旛竿下立標爲罰。是雲陽市。雲陽市風流洒角。〔衆〕休說老爺一位。少甚麼朝宰功臣這答。套頭兒不稱孤便道寡。用些膠水摩髮。滯了俺一手吹毛。到頭也沒髮。〔生惱介掙斷綁索介〕

【北刮地風】呀。討不的怒髮衝冠兩鬢花〔劊做摩生頸介〕老爺頸子嫩。不受苦。〔生〕咳。把似你試刀痕俺頸玉無瑕。雲陽市好一抺凌烟畫。〔衆〕老爺也曾殺人來。〔生〕哎也。俺曾施軍令斬首如麻。領頭軍該到咱。〔衆〕這是落魂橋了。〔生〕幾年間囘首京華。到了這落魂橋下。〔內吹喇叭介劊子搖旗介〕時候了。請老爺生天。〔生笑介〕則你這狠夜叉也閒吊牙。刀過處生天直下。哎也央及你斷頭話須詳察。一時刻莫得要爭差。把俺虎頭燕頷高提下。怕血淋浸展汚了俺袍花。

〔衆〕老爺跪下。〔生跪受綁劊磨刀介內風起介劊〕好風也。刮的這黃沙。哎喲。老爺的頸子在那裏。〔摩介〕有了。老爺挺着。〔生低頭劊子輪刀介內急叫介〕聖旨到。留人留人。〔裴領旨同旦急上〕

【南雙聲子】天恩大。天恩大。鳴寃鼓由人打。皇宣下。皇宣下。雲陽市吿了假。省刑罰。省刑罰。躭驚嚇。躭驚嚇。一刻絲兒。故人刀下。

聖旨到。盧生罪當萬死。朕體上天好生之德。量免一刀。謫去廣南鬼門關安置。不許頃刻停留。謝恩。〔放綁介生倒地叩頭萬歲介〕生受聖人大恩了。來者是誰。〔裴〕是小弟裴光庭。〔生〕賢弟賢弟。俺的頭可有也。〔裴〕待我瞧瞧了。〔拍介〕老兄好一個壽星頭。

【北四門子】〔生〕猛魂靈寄在刀頭下荷荷荷還把俺嶮頭顱手自抺。裴年兄。俺閒口相問。奏本秉筆者宇文公也要蕭年兄肯畫知。〔嘆介〕要題知斬字下連名。他相伴着中書怎押花。〔裴〕敢蕭年兄也不知。〔生〕難道難道。則怕老蕭何也放的下這淮陰胯。〔風起嘆介〕看了些法場上的沙。血場上的花。可憐煞將軍戰馬。

〔裴〕老兄與嫂嫂在此敍別。小弟囘聖上話去。小心煙瘴地。囘頭雨露天。請了。〔下旦哭介〕怎生來話兒都說不出來。奴家有一壺酒。一來和你壓驚。二來餞行。〔生〕卑人見過那些御囚茶飯。早醉飽也。〔旦〕兒子都在午門叩頭去了。等他來瞧一瞧去。〔生〕由他由他。他來徒亂人意。夫人。不要他來相見罷了。〔旦哭介〕俺的天呵。也把一杯酒略盡妻子之情。

【南鮑老催】唏唏嚇嚇。〔酒杯驚跌介旦哎喲介〕戰兢兢把不住臺盤滑。撲生生遍體上寒毛乍。吸廝廝也哭的聲乾啞。〔內鼓介內〕盧爺快行快行。有旨着五城催促。不可久停。〔末小旦扮兒子哭上〕我的爹呵。〔旦〕這都是你兒子。怎下的去也。〔生〕是你婦人家。不知朝廷說我圖謀不軌。如今安置我在鬼門關外。罪配之人。限時限刻。天呵。人非土木。誰忍骨肉生離。則怕累了賢妻。害了這幾個業種。到爲不便。〔兒扯要同去介生〕去不得也。兒。〔同哭介〕眼中兒女空鉤搭。腳頭夫婦難安劄。同死去做一榻。〔旦悶倒生扯介〕

【北水仙子】呀呀呀哭壞了他。扯扯扯扯起他。且休把望夫山立着化。〔衆兒哭介生〕苦苦苦苦的這男女煎喳。痛痛痛痛的俺肝腸激刮。我我我瘴江邊死沒了渣。你你你做夫人權守着生寡。〔旦〕你再瞧瞧兒子麽。〔生〕罷罷罷。兒女場中替不的咱。好好好。這三言半語吿了君王假。我去。請了。〔旦哭介〕相公那里去。〔生〕去去去去那無雁處。海天涯。

〔虛下旦哭介〕兒子囘去罷。難道爲妻子的不送上他一程。

【南雙鬭雞】君恩免殺。奴心似剮。沒個人兒和他和他把包袱打。大臣身價。說的來長業煞。

〔生上見介〕夫人。你怎生又趕上來。〔旦〕爲你沒個伴當。放心不下。我袖了半截銀錁子。你路上顧覓。〔生〕罪人誰敢相近。我獨自覓食而行。你還拿這半截錁子囘去。買柴糴米。休的苦了兒女呵。

【北尾】罪人家顧不出個人兒罷。我還怕的有別樣施行咱。夫人夫人。你則索小心兒守着我萬里生還也朝上馬。

十大功勞誤宰臣。    鬼門關外一孤身。
流淚眼觀流淚眼。    斷腸人送斷腸人。
Arrow l.svg上一齣 下一齣Arrow r.svg
邯鄲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