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鄲記/2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邯鄲記
←上一齣 第二十一齣 讒快 下一齣→


【縷縷金】〔宇文笑上〕口裏蜜。腹中刀。奸雄誰似我逞英豪。來的遵吾道。那般癡老。一萬重烟瘴怎生逃。家門盡休了。

學生讒臣宇文融便是。一不做。二不休。盧生那廝開河三百里。開邊一千里。可謂扶天翊聖大功臣矣。被我奏他通番謀叛。押斬市曹。可恨他妻子淸河崔氏奏免其死。竄居海南煙瘴地方。那里有個鬼門關。怎生活的去。中吾計也。中吾計也。則那崔氏雖一婦人。留在外間。還怕有他蕭裴同年撥置生事。我昨密奏一本。崔氏乃叛臣之妻。當沒爲官婢。其子叛臣之種。俱應竄去遠方。聖旨准奏。其子隨便居住。崔氏沒入外機坊織作。得了此旨我卽刻差京城巡捉使。星夜將崔氏囚之機坊。將他兒子撚出京城去。好來囘話也。〔大使上〕兼充五城使。未入九流官。稟老爺。囘話。〔宇〕拿崔氏到局坊去了。〔使〕容稟。

【黃鶯兒】半老尙多嬌。聽拘拿。粉淚漂。我穿通駕上人驚倒。家私盡抄。兒女盡逃。則一名犯婦今收到。〔合〕好輕敲。把寃家散了。長是樂陶陶。

〔宇〕你這個官兒到能事。記你一功。送吏部紀錄去。〔使叩頭謝介〕
殺人須見血。    立功須要徹。
都是會中人。    不勞言下說。
Arrow l.svg上一齣 下一齣Arrow r.svg
邯鄲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