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鄲記/2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邯鄲記
←上一齣 第二十九齣 生寤 下一齣→


【金蕉葉】〔旦愁容上〕愁長恨長。天樣大門庭怎放。就其間有話難詳。天天天怎的我老相公一時無恙。

事不三思。終有後悔。我老相公夫婦齊眉。極富極貴。年過八十。五子十孫。此亦人間至樂矣。以前止是幾個丫鬟勸酒。老身時時照管。不致疎虞。近因皇帝老兒沒緣沒故送下幾個教坊中人。歌舞吹彈。則道他老人家飮酒作樂而已。誰想聽了個官兒。他希求進用。獻了個採戰之術。三月以前。偶然一失。因而一病蹺蹊。所仗聖眷轉深。分遣禮部官于各宮觀建醮祈禱。王公國戚以次上香。可謂得君之至矣。只恐福過災生。未肯天從人願。天呵。不敢望他百歲。活到九十九也罷了。〔兒子走上報介〕老夫人。老夫人。老爺不好了。分付請他出堂而坐。〔兒子梅香扶生病上〕

【小蓬萊】八十身爲將相。如今幾刻時光。猛然惆悵。丹靑易老。舟楫難藏。

〔集唐〕將相兼權似武侯。誰人肯向死前休。臨堦一盞悲春酒。野草閒花滿地愁。夫人。我病勢沈沈。精魂散亂。多因罷了。思想當初。孤苦一身。與夫人相遇。登科及第。掌握絲綸。出典大州。入參機務。一竄嶺表。再登台輔。出入中外。迴旋臺閣。五十餘年。前後恩賜。子孫官蔭。甲第田園。佳人名馬。不可勝數。貴盛赫然。舉朝無比。聖恩未報。一病郞當。夫人。我和你以前歷過酸辛。兒子都不知道。豈知我八十而終。皆天賜也。

【勝如花】寒窗苦。滯選場。瘦田中蹇驢來往。猛然間撞入卿門。平白地天門看榜。命直着簸箕無狀。手爬沙去開河運糧。手提刀去胡沙戰場。險些兒劍死雲陽。貶炎方受瘴。又富貴八旬之上。〔旦〕算從前勞役驚傷。到如今疾病災殃。

〔旦〕老相公。你此病雖然天數。也是自取其然。八十歲老人家。怎生採戰那。〔生惱介〕採戰採戰。我也則是圖些壽算。看護子孫。難道是瞞着你取樂。

【前腔】〔旦〕你年過邁。自忖量。說採戰混元修養。爲朝廷燮理陰陽。自體上不知消長。這一病可能停當。老相公平安罷了。有些差池。就要那二十四個丫頭償命。〔生惱介〕少道少道。〔衆子〕老夫人言詞太搶。老相公尊性兒廝强。俺孝順兒郞。爹爹揀口兒咱盡情供養。〔生〕不想喫呵。〔衆子〕這等有湯藥在此。〔跪進藥介〕嘗了藥進些無恙。

〔生惱介〕還喫甚藥。〔合前內報介〕報報報。閣下裴老爺蕭老爺問安到堂。〔旦〕怎好相待。〔生〕長兒子答應去。你說有勞蕭叔叔裴叔叔。晚些下朝。請來有話。〔長子應下內介〕公侯駙馬伯各位老皇親問安到堂。〔生〕次兒子答應去。這都是四門親家。說有勞了。容病起叩謝。〔次應介內介〕五府六部都通大堂上官共八十員名稟帖問安到堂。〔生〕三的兒答應去。你說有勞了。〔三子應下內介〕小九卿堂上官共一百八十員名脚色問安到堂。〔生〕第四的答應去。你說知道了。〔小應下內介〕合京大小各衙門官三千七百員名連名手本問安。門外伺候。〔生〕堂候官分付都知道了。〔官應下內介〕報報報。萬歲爺欽差高公公。領了御醫來到。〔旦慌介生〕快取冠帶加身。夫人接旨。〔高領御醫上〕

【滴溜子】驃騎的。驃騎的駕前排當。領聖旨。御醫前往。直到平章宅上。他病患有干係。無虛誑。俺比他富貴無聊。他百寮之上。

〔到介〕聖旨到。跪聽宣讀。詔曰。卿以俊德。作朕元輔出雄藩垣。入贊緝熙昇平二紀。實卿是賴。比因疾累。日謂痊除。豈遽沈頓良深憫默。今遣驃騎大將軍高力士就第省候。卿其勉加針灸。爲朕自愛。深冀無妄。期於有喜。謝恩。〔旦謝恩起介生〕老公公。學生多蒙聖恩。有勞貴步。何以爲報。〔高〕宮監事煩。不得頻來看望老先生。萬歲爺甚是懸掛。以前雖遣中使時常問安。還不放心。以此特差本監。領這御醫視藥調膳。叫你千萬寬養。以付眷懷。且着御醫診視。〔診脈介〕

【榴花泣】〔御〕貴人擡手。指下細端詳。手背上汗亡陽。呀。魚遊雀啄去佯佯。喜心經有脈絃長。老爺。下官太素最精。老爺心脈洪大。眼下有加官蔭子之喜。下官不勝欣賀。〔生笑介〕難道難道。〔御背高介〕盧老爺脈息欠好了。魂飛散揚。爭些兒要得身亡喪。〔高哭介〕可憐盧老先。幾十載裏外同心。霎兒間形影分張。

〔御〕老爺容下官處方呈上。可憐醫國手。空費藥籠心。〔下生〕老公公。俺高年重病。醫療多難。頂戴皇恩。沒身無報。

【前腔】書生何德。毫髮聖恩光。垂老病。賜仙方。微臣要掙挫做姜公望。八旬外恁的郞當。老公公。老臣不能下牀。只在枕頭上叩首謝恩了。〔三叩首介〕萬歲萬歲萬萬歲。天恩敢忘。願來生做鬼也向丹墀傍。老公公。蕭裴二公雖係同年同官。還仗老公公靑目。〔高〕這是交情在前了。〔生〕要緊一事。俺六十年勤勞功績。老公公所知。怕身後蕭裴二公總裁國史。編載不全。〔高〕這個朝家自有功勞簿。逐一比對。誰敢遺漏。〔生〕保家門全仗高公。紀功勞借重同堂。

〔生〕請問老公公。身後加官贈謚何如。〔高〕自有聖眷。不必掛心。咱去也。〔生哭介〕哎喲。還有話。老夫有個孼生之子盧倚年小。叫來拜了公公。〔扮小公子出拜介〕好個公公好個公公。公公靑目你孫子些兒。〔生笑介〕孩子到賊哩。〔高〕小哥注選尙寶中書了。〔生〕本爵止敍邊功。還有河功未敍。意欲和這小的兒再討個小小蔭襲。望公公主持。〔高〕謹記在心。不敢久停了。〔生叩頭哭介〕千萬奏知聖上。老臣再不能勾瞻天仰聖了。〔哭介高〕要知忍死求恩澤。且盡餘生答聖明。〔下生〕哎喲。哎喲。我汗珠兒滾下來了。絲筋寸骨都是疼的。好冷好冷哩。是了。這叫做風刀解體。誰替的我呵。叫大兒子。將文房四寶。掃席焚香。待我寫下遺表。謝了朝廷。便死瞑目矣。〔旦〕公相不煩自寫。〔生〕你不知俺的字是鍾繇法帖。皇上最所愛重。俺寫下一通。也留與大唐家作鎭世之寶。〔長兒上〕老得文園病。還留封禪書。焚香在此。老爺草表。〔生叩頭旦扶頭正衣冠寫介〕

【急板令】儘餘生丹心注香。盼堦前斜陽寸光。呀。手戰寫不得。罷了。起個草。兒子代書。待親題奏章。待親題奏章。俺戰戰兢兢寫不成行。你整整齊齊記了休忘。〔長嘆落筆介合〕從今後大古裏分張。窮富貴在何方

〔生短氣介〕不要聒噪。大兒子念表文俺聽。〔長念介〕臣本山東書生。以田圃爲娛。偶逢聖運。得列官序。過蒙榮奬。特受鴻私。出擁旄鉞。入升鼎輔。周旋中外。綿歷歲年。有忝恩造。無裨聖化。負乘致寇。履薄臨兢。日極一日。不知老之將至。今年八十餘。位歷三公。鐘漏並歇。筋骸俱敝。彌留沈困。殆將溘盡。顧無誠效上答休明。空負深恩。永辭聖代。臣無任感戀之至。謹奉表稱謝以聞。〔生〕是了。俺氣盡之後。端正寫了奏上。夫人。你和俺解了朝衣朝冠。收在容堂之上。永遠與子孫觀看。〔換舊衣巾嘆介〕人生到此足矣。呀。怎生俺眼光都落了。俺去了也。〔死向舊睡處倒介衆哭介〕

【前腔】老天天把相公命亡。老爺爺俺天公壽喪。且立起容堂。且立起容堂。把一品夫人哭在中央。列位官生哭在邊傍。

〔合前衆哭介旦暗去生鬚拍生背哭介〕盧郞好醒呵。〔下生作驚醒看介〕哎喲。好一身冷汗。夫人那裏。〔丑扮前店主上〕甚麽夫人。〔生叫介〕盧僔。盧倜。盧儉。盧位。小的盧倚呢。咳。都在那裏去了。〔丑〕叫誰那。〔生〕我的兒子。〔丑〕你有幾個兒子那。〔生〕五個哩。咳。都往前面勑書閣寶翰樓耍子。〔丑〕便只是小店。〔內驢鳴介生〕三十疋御賜的名馬。可餵些料。〔丑〕只一個蹇驢在放屁。〔生〕啊。我脫下了朝衣朝冠。〔丑〕破羊裘在身上。〔生〕嗄。好怪好怪。連我白鬚鬍子那裏去了。〔看介〕你是誰。不是崔家院公麽。〔丑〕甚麽崔家院公。趙州橋店小二。煑黃粱飯你喫哩。〔生想介〕是哩。飯熟了麽。〔丑〕還饒一把火兒。〔生起介〕有這等事。

【二郞神】難酬想。眼根前不盡的繁華相。當初是打從這枕兒裏去。〔提枕介〕枕兒內有路。分明留去向。向其間打滾。影兒歷歷端詳。難道這一星星都是謊。怎敎人不護着這枕兒心怏〔嘆介〕忽突帳。六十年光景。熟不的半箸黃粱。

〔呂上笑介〕山靜似太古。日長如小年。盧生睡的可得意麽。〔生〕老翁。太奇太奇。俺一徑的搶中了唐家狀元。替唐天子開了三百里河路。打過了一千里邊關哩。〔呂笑介〕咦。多少功勞。〔生〕老翁不知。小生也不敢訴聞。恁大功勞。還聽個讒臣宇文丞相之言。賜斬咸陽都市。喜得妻兒哭救。遠竄嶺南。直走到崖州鬼門關外。〔呂〕僥倖僥倖。後來。〔生〕後來有得蕭裴二位年兄辯救。欽取還朝。依舊拜爲首相。金屋名園。歌兒舞女。不記其數。親戚俱是王侯。子孫無非恩蔭。仕宦五十餘年。整整的活到八十多歲。〔呂〕你說大丈夫當建功樹名。出將入相。列鼎而食。選聲而聽。使宗族茂盛而家用肥饒。然後可言得意。如子所遇。豈不然乎。此際尋思。得意何在。〔生想介〕便是呢。黃粱飯好香也。〔呂〕子方列鼎而食。希罕此黃粱飯乎。

【玉鶯啼】你堂餐多飽。鼻尖頭還新厨飯香。〔生〕黃粱恁般難熟。〔呂〕這黃粱是水火勾當。好枕兒邊問你那崔氏糟糠。可還挑黃粱半箸。與你那兒郞豢養。〔生想介〕好多時候哩。〔呂笑介〕終不然水米無交。蚤滾熟了山河半餉你希迷想。怎不把來時路玉眞重訪。

〔生笑介〕老翁教我把玉眞重訪。難道來時路還在這枕根裏。〔再看枕嘆介〕咳。枕兒枕兒。你把我盧生有家難奔。有國難投。別的罷了。則可惜俺那幾個官生兒子呵〔呂笑介〕你那兒子難道是你養的。〔生〕誰養的。〔呂〕是那店中雞兒狗兒變的。〔生〕咳。明明的有妻。淸河崔氏坐堂招夫。〔呂〕便是崔氏也是你那胯下靑驢變的。盧配馬爲驢。〔生想介〕這等。一輩兒君王臣宰。從何而來。〔呂〕都是妄想遊魂。參成世界。〔生嘆介〕老翁老翁。盧生如今惺悟了。人生眷屬。亦猶是耳。豈有眞實相乎。其間寵辱之數。得喪之理。生死之情。盡知之矣。

【簇御林】風流帳。難算場。死生情。空跳浪。埋頭午夢人胡撞。剛等得花陰過窗雞聲過牆。說甚麼張燈喫飯纔停當。罷了。功名身外事。俺都不去料理他。只拜了師父罷。〔拜介〕似黃粱。浮生稊米。都付與滾鍋湯。

【啄木兒】〔呂〕成驚怳。忒遽忙。敲破了枕函。我也無伎倆。你拜了我。便要跟我雲遊了。〔生〕便跟師父雲遊去。〔呂〕求道之人。草衣木食。露宿風餐。你做功臣的人怎生享用的。〔生〕師父又取笑了。〔呂〕還一件。徒弟有參差的所在。師父當頭拄杖就打死了。眉也不許皺一皺。〔生〕弟子雲陽市上都不曾矁個眉。怎怕的師父打。〔呂笑介〕你雖然寐語星星。怕猛然間舊夢遊揚。〔生〕白日靑天。還做甚麽夢也。師父。〔呂〕你果然比黃虀苦辣能供養。比餐刀痛澁能回向。也還要請個盟證先生和你議久長。

〔生〕便隨師父尋個證盟師去。

【滴溜子】跟師父。跟師父。山悠水長。那證盟的。證盟的。他何人那方。不離了邯鄲道上。一匝眼煮黃粱鍋未響。六十載光陰唱好是忙。

【尾聲】〔生〕俺識破了去求仙日夜忙。師父。證盟師在那裏。〔呂〕有個小庵兒喚做蓬萊方丈。〔生〕這等快行快行。〔丑〕黃粱飯熟。可喫了去。〔生〕罷了罷了。待你熟黃粱。又把俺那一枕遊仙擔誤的廣。

〔下丑〕好笑好笑。一個活神仙度了盧秀才去了。
生死長安道。    邯鄲正午炊。
蚤知燈是火。    飯熟幾多時。
Arrow l.svg上一齣 下一齣Arrow r.svg
邯鄲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