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鄲記/2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邯鄲記
←上一齣 第二十八齣 友歎 下一齣→


【掛眞兒】〔蕭上〕生意盡憑黃閣下。嘆元寮病染霜華紫禁烟花。玉堂風月。長好是精神如畫。

故交君獨在。又欲與君離。我有新愁淚。非關秋氣悲。下官蕭嵩忝同平章事。有首相盧老先生。乃同年至交。年今八十有餘。忽然一病三月。重大事機。詔就牀前請決。皇上恩禮異常。至遣禮部官各宮觀建醮禳保。那禮部堂上是裴年兄。上香而囘。必然到此。〔裴上〕

【番卜算】元老病能瘥。聖主心縈掛。〔見介蕭〕年兄。這一番祈禱是如何。要作從長話。

年兄。盧老先生平日精神甚好。因何一病纏緜。

【風入松】〔裴〕略知元老病根芽。說起一場新話。〔蕭〕是閣中機務所勞。〔裴〕非關閣下傷勞雜。是房中有些兒兜荅。〔蕭〕呀。難道盧老先生此時還有餘話。〔裴〕好採戰說長生事大。皇恩賜女嬌娃。

〔蕭〕有這等的事。老夫人怎不阻他。〔裴〕都道彭祖年高八百。也用採女之術。

【前腔】〔蕭〕老年人似紙烘殘蠟。能禁幾陣風花。千年彭祖今亡化。顚倒着折本生涯。〔裴〕盧年兄富貴已極。止想長生一路了。〔蕭〕便是。論吾儕都是八旬上下。遲和蚤幾爭差。

盧老先旣有此失。勢必蹺蹊。且喜年兄大拜在卽了。〔裴〕不敢。
病到調元老。    朝家少國醫。
惟餘一枝樹。    留與後來棲。
Arrow l.svg上一齣 下一齣Arrow r.svg
邯鄲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