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潛紀聞初筆/卷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郎潛紀聞初筆
←上一卷 卷十二 下一卷→


遣官祭告嶽瀆[编辑]

康熙丙子正月,天子為元元祈福,遣大臣分行祭告。二十七日,上御保和殿,頒賜冊文香帛,給禦蓋一、龍纛二、禦仗二,蓋喬嶽翕河之茂典,本朝第一次舉行也。凡四海、五鎮、五嶽、四瀆、闕里、長白山、帝王陵共五十九處。遼東廣寧混同江北海之神,山東萊州府東海之神,山西蒲州府西海之神,廣東廣州府南海之神。遼東廣寧北鎮醫巫閭山之神,山東青州府東鎮沂山之神,陜西鳳翔府西鎮吳山之神,山西平陽府中鎮霍山之神,浙江紹興府南鎮會稽山之神。山東濟南府東嶽泰山之神,陜西西安府西嶽華山之神,河南河南府中嶽嵩山之神,湖廣衡州府南嶽衡山之神,山西大同府北嶽恒山之神。四川成都府江瀆之神,河南南陽府淮瀆之神,河南懷慶府濟瀆之神,山西蒲州府河瀆之神。至聖先師闕里。兀喇地方長白山之神。河南開封府:太昊伏羲氏陵,陳州;商高宗陵,西華;周世宗陵,陳州。河南河南府:漢光武陵,孟津;宋太祖陵,鞏縣;太宗陵,鞏縣;真宗陵,鞏縣;仁宗陵,鞏縣。湖廣衡州府:炎帝神農氏陵,酃縣。湖廣永州府:帝舜有虞氏陵,寧遠九疑山。山西平陽府:女媧氏陵,趙城;商湯王陵,榮河。陜西延安府:黃帝軒轅氏陵,中部。陜西西安府:周文王陵,咸陽;武王陵,咸陽;成王陵,咸陽;康王陵,咸陽;漢高祖陵,涇陽;文帝陵,府城東;宣帝陵,長安;唐高祖陵,三原;太宗陵,九山;憲宗陵,涇陽;後魏文帝陵,富平。山東兗州府:少昊金天氏陵,曲阜;帝堯陶唐氏陵,東平。直隸大名府:顓頊高陽氏陵,滑縣;帝嚳高辛氏陵,滑縣;商中宗陵,內黃。直隸順天府:金太祖陵,世宗陵,明宣宗陵,孝宗陵,世宗陵,俱天壽山塞外起輦谷。元太祖陵、世祖陵,俱在順天府望祭。浙江紹興府夏禹王陵,會稽山。江南江寧府明太祖陵,鐘山。遼東廣寧遼太祖陵,木葉山。

召翰苑諸臣番上應制[编辑]

康熙甲戌夏五月,召翰苑諸臣番上應制,計詩題十八、論一、賦一。五月初九日,少詹事李錄予、朱阜,侍講學士顧祖榮、李鎧入直,擬夏日內庭應制七律。初十日,侍讀學士徐嘉炎,侍講學士張廷瓚、史夔、曹鑒倫入直,擬賦得西園翰墨林應制五言律。十一日,左庶子陳倫,右庶子孫嶽頒,侍讀張榕瑞、王思軾入直,擬賦得膏雨潤公田應制五言律。十二日,侍讀陸肯堂,侍講佘誌貞、彭定求,左諭德沈涵入直,擬賦得紫禁朱櫻出上闌應制七律,限五微。十三日,洗馬邱象隨,左中允王思沛,左贊善沈朝初、陸葇入直,擬詠金蓮花應制五律,限八齊。十四日,右中允楊大鶴、彭寧求,右贊善魏希徵,司業彭會淇入直,擬賦得崇文聊駐輦應制五言古,限輦字。十五日,檢討胡作海,編修仇兆鰲、徐元正、汪灝入直,擬賦得衣露凈琴張應制五律,限五微。十六日,編修陳遷鶴,修撰沈廷文、陳元龍,檢討王之樞入直,擬恭讀御製覽貞觀政要詩應制五律,限二蕭。十七日,編修袁佑、王化鶴,檢討潘應賓、方韓入直,擬恭讀御製時巡近郊憫農事有作應制五律,限八齊。十八日,編修張豫章、鄭昆瑛,檢討劉涵,編修張希良入直,擬恭讀御製懋勤殿讀《尚書》至《無逸》篇有作應制五律,限五微。十九日,編修沈辰垣、李孚青、宋敏求、宋大業、沈三曾,檢討劉坤、魯瑗、宋如辰入直,擬恭讀御製觀渾天儀器詩應制五律,限九佳。二十六日,編修吳世燾、湯右曾、郝士鈞、淩紹雯、劉灝、張復,檢討宋朝楠、彭世搏、葉淳入直,擬聖駕夏日閱視河堤應制五律,限六魚。二十七日,修撰戴有祺,編修吳,檢討萬光宗、孫入直,擬恭讀御製宮門聽政示各部諸臣詩應制七律,限十灰。二十八日,編修許賀來,檢討梅之珩、張明先、李朝鼎入直,擬恭讀御製詠史詩應制七律,限十灰。二十九日,檢討鄧咸齊、鄭際泰、竇克勤、徐日暄入直,擬渾天儀應制七律,限十蒸。閏五月初一日,編修楊中訥、姚宏緒、潘從律、張瑗、王奕清入直,擬賦得虛心高節雪霜中應制七律,限十二文。初二日,編修胡潤、戴瑗,檢討冉覲祖、楊名時、王傳入直,擬讀朱子文集應制五律,限十四寒。初三日,檢討王者臣、張曾慶、劉琰、李象元、文誌鯨入直,擬賦得駐輦華林側應制五律,限十三覃。初四日,召集西苑考試學士王、李楠、顧藻及翰林諸臣,擬理學真偽論、豐澤園賦。

京師四時之景物[编辑]

京師正月朔日後,遊白塔寺。望,西苑旃檀寺看跳喇嘛、打莽式、打秋千。元宵節前門燈市,琉璃廠燈市,正陽門摸釘,五龍亭看燈火,唱秧歌,跳鮑老,買粉團。十六夜,女子出遊,謂之走百病;燒金鰲玉蝀石獅牙,以療牙疼。十九日,集邱長春廟,謂之燕九。二十五日,謂之填倉日,大小之家,俱治具飽食。二三月,高粱橋踏青,萬柳堂聽鶯,弄箜篌,涿州嶽廟進香迎駕。四月,西山看李花,海棠院看海棠,豐臺看芍藥,煮豆子結緣,送春賽會。五月,遊金魚池,中頂進香,藥王廟進香。六月,宣武門看洗象,西湖賞荷。七月中元夜,街市放焰口,點蒿子香,燃荷葉燈。八月中秋夜,踏月買兔兒王。九月登高,花兒市訪菊,城墻下觀八旗操演,婦女簪掛金燈,九日歸寧。十月,上墳燒紙,弄叫由子。十一月跳神。十二月賣像生花供佛,打太平鼓。

打莽式[编辑]

本朝歲暮將祭享,選內大臣打莽式,例演習於禮曹,其氣象發揚蹈厲,蓋公廷萬舞之變態也。王公貴戚,於新正競引之,以相戲樂。其態婉孌柔媚,或令婦女為之,此又莽式之一變耳。

打滑撻[编辑]

禁中冬月,打滑撻。先汲水澆成冰山,高三四丈,瑩滑無比。使勇健者著帶毛豬皮履,其滑更甚,從頂上一直挺立而下,以到地不仆者為勝。

聖祖杜漸防微[编辑]

文和尚名果,字園公,衡山先生之後。聖祖南巡適見之,命入京師,居玉泉精舍,寵眷殊厚。和尚一日攜其孫見上,問何事來此。和尚奏曰:『來此應舉。』上曰:『應舉即不應來見。』聖主防微杜漸,安可以非分希望恩澤耶。

三歲誦唐詩百首[编辑]

阮亭先生幼子,小字虎兒,三歲能誦唐詩百首。

於清端築長墻以禦晌馬[编辑]

於清端公撫直隸,於大道築長墻,以禦響馬,實一時良法,後以勞民罷之。趙恒夫有詩曰:『百里長墻攔賊馬,綠林昨夜繞官街。』語含諷刺,似未諒立法之意。

帝王深通內典[编辑]

章皇帝萬幾之暇,時召木陳、玉林諸禪僧,講究宗旨。聖祖南巡,亦嘗與諸老宿相印證,所幸名剎,輒灑宸翰。兩朝深通內典,獨無修齋造像之事,真乃具大神識,洞澈空相。木陳和尚名道忞,曾主天童法席,後封宏覺國師,有《北遊集》。

嘉禾一莖三穗[编辑]

康熙中朝廷祀泰山之次年,齊東道中,產嘉禾,一莖三穗。

葉金城暢春園之布置[编辑]

葉洮,字金城,青浦人。胸有丘壑,暢春園一樹一石,皆其布置。洮告歸後,復入都,卒於旅舍,朝廷特給內帑賻之。

杜文端恩遇[编辑]

寶坻杜文端公立德,屢疏乞歸,上慰留至再。其後請益力,乃頒宸翰云:『內閣大學士杜立德,弼亮老臣,綸扉久重,引年請歸,陳乞至再,遐心既固,未可勉留,詩以送之:十載資賢佐,勞深致太平,︳謨留紫闥,風度重丹楹;方倚鹽梅略,難違丘壑情,餐芝黃綺伴,軒冕有餘清。康熙二十一年八月初九日,御筆。』又賜『洛社怡情』圖書一方,御書唐詩三軸,墨刻二冊,恩遇過他相遠已。

湘淮軍誌[编辑]

湘軍始於咸豐二年,淮軍始於同治元年,其營制為曾文正手定,而李伯相遵守之,蕭、曹繼興,斟若畫一。每五百人為一營,設營官一。每營分立前後左右四哨,每哨設哨官一。營官有親兵,有什長。其親兵分六隊,每隊設什長一名,率親兵十名、夥勇一名,計六隊凡七十二人。哨官有哨長一名,有護勇五名;其外有什長,有正勇,有夥勇。其正勇一哨分八隊,每隊什長一名,夥勇一名。其擡槍隊正勇十二名,合什長、夥勇為十四名。其刀矛小槍隊正勇十名,合什長、夥勇為十二名。每哨合哨官、哨長、護勇,為一百八人。四哨共四百三十二人,合之營官、親兵,為五百四人,隊官在外。其聯伍之制,親兵六隊,則一隊劈山炮,二隊刀矛,三隊劈山炮,四隊刀矛,五隊小槍,六隊刀矛。每哨八隊,則擡槍為第一隊,刀矛為第二隊,小槍為第三隊,刀矛為第四隊,擡槍為第五隊,刀矛為第六隊,小槍為第七隊,刀矛為第八隊。總計一營劈山炮兩隊,擡槍八隊,小槍九隊,刀矛十九隊,共為三十八隊。其搬運一切,猶有長夫。每營營官及幫辦人員共用長夫四十八名,搬運子藥、火繩及一切軍裝等項共用長夫三十名。營官親兵隊每劈山炮隊用長夫三名,刀矛小槍隊用長夫二名,計六隊用長夫十四名。如拔營遠行,營官另撥公夫幫擡劈山炮,哨官、哨長及護勇五人共用長夫四名,四哨共夫十六名。其哨隊每擡槍隊用長夫三名,每刀矛小槍隊用長夫二名,計四哨擡槍八隊,用長夫二十四名,刀矛小槍隊用長夫二十四名,共長夫四十八名。總計一營用長夫一百八十名。大率百人用長夫三十六名,合之營哨官員各勇人等,共六百八十五人,是為正額。或十營設統領一員,或數十營設統領一員,或數營設一統領,無定制。至同治四年北征撚逆,於是又添練馬隊營。其制則每營營官一員,幫辦一員,字識一名。一營立前後左右中五哨,其前後左右四哨各設正哨官一員、副哨官一員,中哨即以營官為正哨官,外立副哨官二員。每哨馬勇五十名;散勇五棚,每十人為一棚,每棚什長一名,散勇九名。一營共營官一員,正哨官四員、副哨官六員,馬勇二百五十名,什長二十五名,散勇二百二十五名。營官及副哨、幫辦、字識等,共用夥夫二名,四哨之正、副哨官共用夥夫四名;每棚用夥夫一名,共二十五棚為二十五人;又一營長夫五十名,通計用夫八十一名。合之營哨官員、幫辦、字識、各勇人等,共五百九十二人。其馬數則營官四匹,幫辦一匹,字識一匹,正、副哨各二匹,什長及馬勇各一匹,共為馬二百七十六匹。搬運鍋帳、子藥,則每哨雇用大車一輛,共車五輛。其每營百馬之內,準報倒斃三十六匹,如數換領,以資彌補。此其大較也。自李伯相奏設鐵廠機器局,一切軍械,皆仿西洋制造,遂改劈山炮隊為開花炮隊,擡槍小槍隊為洋槍隊,從此火器之利,與西人共之。自閩省奏設船政局,創造輪船,從此江海之利,亦與西人共之。論今日時政,必欲事事效法泰西,用夷變夏,此武靈胡服、伊川野祭之兆,誠為無識。若謂輪船、洋槍,徒耗貲費,則不識時務,誤人家國之談也。

庚申和戰之紛議[编辑]

庚申西人擾天津,臺省意見齟齬,一日之間,遞封奏者六次。顯皇帝特降朱批,交團防王大臣偕巡防王大臣傳集科道,會議於朝,議戰議和,紛如聚訟,閱兩時許無定議。至第三日,臺諫諸君始在直隸會館公議覆奏稿,送澱園王大臣閱看。則雲,前日已面奏,蓋和議成矣。時科道中主稿者,陸眉生侍御秉樞也。

都門花事[编辑]

都門花事,以極樂寺之海棠(大十圍者,有八九十本)。棗花寺之牡丹,豐臺之芍藥,十剎海之荷花,寶藏寺之桂花,天寧寺之菊花為最盛。春秋佳日,挈榼攜賓,遊騎不絕於道(花之寺中海棠,相傳為董文恭公誥手植)。

戊午北闈之獄[编辑]

戊午北闈之獄,外簾實先肇端。先是府丞蔣達,以場中供給草率,擅自出闈,赴園奏事,奉旨革職。府尹梁同新亦降調,以吳鼎昌、毛昶熙代之。臺長並磚門御史,分傳各行戶,查究草率之由,移咨刑部定案,治中及大、宛二縣皆鐫級去。比題名錄出,士論嘩然,孟傳金遂首發大難矣。譬彼雨雪,先集惟霰,信然。

竹垞先生風趣[编辑]

竹垞先生年五十,舉鴻博,與同郡高念祖佑钅己同舟入都。每日暮停橈,輒失所在,高往跡之,已闌入酒肆中,醉臥壚下矣。

雅賺美貶[编辑]

竹垞先生嗜書若命,典試江左時,絳雲已,聞牧齋族孫錢遵王撰《讀書敏求記》,載宋板元鈔次第完闕甚備。撤棘,求一見之,秘不肯出。乃置酒召諸名士高宴,遵王與焉。私以黃金及青鼠裘賂其侍史,啟篋得之,招藩署廊吏數十人於密室,夜半寫畢,並錄得《絕妙好詞》,時人謂之『雅賺』。又先生直史館日,私以楷書手王綸自隨,錄四方經進書。掌院牛鈕,劾其漏泄,吏議鐫一級,時人謂之『美貶』。噫!翰林官以是左遷,視今之廢書不觀,濫躋華要者,榮辱何如!

朱竹垞上纂修明史總裁書[编辑]

竹垞檢討充《明史》纂修官時,有上總裁七書。第一書請定體例。謂班書無世家,範書無表誌,已與前史不同。史遷封禪,魏齊符瑞,此誌之不同。人表、宰相、世系,此表之不同。滑稽、日者、家人、義兒、伶官、道學,此傳之不同。明三百年如革除、靖難、奪門、躋廟,事多創見;漕運、禦倭、廠衛、廷杖,制亦異前,先宜審量。第二書請聚書籍。謂一代之史,不宜止據實錄,宜搜葺奏議、文集、圖經、碑誌之屬,以備采擇。第三書請寬期限,專責成。以《晉書》長編之分授為法,以《元史》之速成為戒。第四書謂革除年事,多不足信。燕王來朝,建文出亡,皆非實。第五書謂道學不必別立傳。第六書謂東林不必皆君子,異乎東林不必皆小人,不宜以門戶分邪正。第七書謂崇禎無實錄,未可專據邸報,宜取史館四方所上之書,一一聯綴,並分年書死事諸臣。其言辨而核,後多從之。

萬季野少未知名[编辑]

季野先生為萬氏八龍之殿,少未知名,父以為癡,閉之空室中。窺架上書,有雜綴明代事者,題曰明史料,凡數十大冊,先抽讀之,數日而畢。伯兄斯年察知之,驚曰:『名士近在吾家耶?』遽白諸父,為易衣履,使從余姚黃太沖學,遂成名儒。

萬季野父子之狷介[编辑]

《明史稿》本實出吾鄉季野先生,而華亭王氏攘之,承學之士,無不知其源委矣。先生在史局時,周旋諸貴人間,不肯稍自貶抑。其題刺則曰『布衣萬斯同』,其會坐則攝衣登首席,岸然以賓師自居。故督師之姻人,方居要津,請先生少寬假,先生噤不答。有運餉官遇賊,走死山谷,其孫懷白金請附忠義傳後,先生曰:『將陳壽我乎?』斥去之。後先生兄子言,與修明史,獨成崇禎長編。故國輔相家子弟,多以賄入京,求減其先人之罪,言峻拒曰:『若知吾季父事乎?』其父子狷介如此。萬氏一門,經學史才,冠絕當代,其操行之奇卓,亦復不愧古人。此則蕺山、南雷道學之緒余,不僅以文章藻耀振起門第者也。

馬三代[编辑]

鄒平馬骕宛斯,知靈壁縣,有異跡。著《繹史》百六十卷,自開闢訖秦亡,事跡略備。後又著有《左傳事緯》十二卷。亭林先生見二書,亟稱之,時人號為『馬三代』。

趙秋谷私淑馮氏之論詩[编辑]

常熟馮班鈍吟,論詩不取嚴滄浪妙悟之說。趙秋谷宮贊見其遺書,至具朝服下拜,以私淑門人刺焚班墓前。蓋秋谷方掊擊漁洋,引以自助也(按:漁洋平日論詩,實以嚴氏為宗旨,極取其香象渡河、羚羊掛角之說)。秋谷不滿漁洋,故與異同,見馮氏書亦復屏棄神韻,遂不覺五體投地。其實《談龍錄》一書,非不博辯,究非風雅之公。

再到亭[编辑]

安溪李文貞公孫穆亭少宗伯清植,嘗視浙學,閱三十餘年,宗伯子郁齋少司空宗文繼之。太夫人晉江黃氏,就養官齋,棖觸舊事,因命少司空建『再到亭』於學署廳事之西偏。奇石修竹,花木蓊蔚,清流涓涓,環亭如帶,遊者以為勝觀,今不可復問矣。

秀水朱十以七品官歸田[编辑]

朱檢討休官後,著書自娛,收藏日富。長洲韓文懿公嘗語門人張大受曰:『吾貴為尚書,何如秀水朱十,以七品官歸田,飯疏飲水,多讀萬卷書也。』

施愚山造詣之精粹[编辑]

吾鄉全太史嘗云:『愚山造詣,殆與魏敏果、湯文正、陸清獻同道同德。魏、湯二尚書揚歷槐棘,多所發舒;清獻摧折而愈顯。愚山於其中最為暗淡,又以工於詩古文詞,反掩其學問之大原。世有合作韓、範、文、富、歐、馬六公年譜者,其必班而齊之。』康祺以為知言。按:宣城施先生提學山東時,取士先行後文,敦重儒術。過鄒平,拜伏生墓,以經學日微,授受宜亟,至於垂涕而示諸生。分守湖西,作《勸民急公歌》。歷山谷間,悉窮民狀,作《彈子嶺》、《大坑嘆》、《竹源坑》諸篇,以獻上官,時比之元結《舂陵行》。先生少孤露,事叔如父。已貴,叔少不悅,猶冠服長跪。母馬,夙失歡於大母,抑郁而卒。先生請大母命,循例乞褒封,據地哀陳,始獲焚黃廟。順孫孝子,循吏通儒,實兼有之。謝山之言,信而有征已。

李侍御有海忠介之風[编辑]

掖縣李侍御森先,巡按江南,誅鉏豪右,有海忠介之風。中讒被逮(按:李自選御史,兩經革職,俱起原官。後又以言事謫戍尚陽堡,尋赦還,至是已四黜矣),吳民號泣,攀送者數萬人。既登舟,僚屬相顧揮涕。松江知府李正華最後至,攜一酒瓢,滿酌送侍御曰:『吾曹期不愧天日,不愧朝廷,不愧百姓耳。成敗利鈍,造物司之。今日之行,榮於登仙,諸君何至作楚囚相對耶?』侍御為掀髯大笑。正華,獻縣人,守松多惠政,王漁洋稱為近日廉吏之冠,宜其與侍御臭味相孚與。

韓文懿公不阿流俗[编辑]

韓文懿公菼當廷試日,吳三桂逆釁已萌,公對策力言三藩當撤,無少顧忌。祭酒阿理瑚請以故相達海從祀兩廡,公謂海造國書,一藝耳,未合從祀之典。御史鄭惟孜請令國子生回籍應試,公疏言:太學一空,非京師首善之義。此三事,皆建白侃侃,不阿流俗。公立朝數十年,讜言直節,尚不止此。世徒以經義相推尚,即《有懷堂文集》,亦在若顯若隱之間。籲!可慨已。

翁叔元劾湯文正[编辑]

康熙朝,翁尚書叔元受枋臣指,劾睢州湯文正公。長洲何義門上書請削門生籍,吾鄉姜西溟亦移文責之,一日傳遍京師。按:是時叔元方隆隆炎炎,何、姜皆沈閼未遇,非讀書養氣,那得如許風骨。

本朝諫官以楊以齋為第一[编辑]

康熙初元,上在諒闇,百官奏事者,見顧命輔臣皆長跪。時少司馬楊雍建方為言官,獨立談不屈。輔臣目送曰:『此南苑上書諫獵者也。』蓋指公順治間官兵科時事。公諤諤敢言,嘗上疏請慎起居,請弭天變,請除廣東八害,兩聖人皆優旨答之。王文簡公嘗云:『本朝諫官,以以齋為第一。』以齋,公別字也。

本朝科場各案[编辑]

咸豐戊午科場大獄,中外皆歸咎刑部長肅順,以為用刑過嚴,余既詳之前卷矣。蓋肅順素惡科目,又與柏相國有隙,此舉固借以行私。其實慎重制科,法律嚴峻,亦本朝家法然也。考順治二年乙酉,河南鄉試錄內稱皇叔父為王叔父,主考歐陽蒸、呂雲藻俱革職,交刑部治罪。四年丁亥會試,同考官袁如擅改朱卷,革職。九年壬辰會試,以第一名程可則悖戾經旨,特旨除名,試官秘書院學士武陵胡統虞降三級,宏文院學士大名成克鞏降一級,同考左敬祖等奪俸有差。十一年甲午,禮部參奏順天主考編修吳縣範周、編修江夏吳正治,評閱試卷,止有姓名,全無次第;給諫宋牧民,亦稱試錄程文種種乖謬,並奉旨交刑部。最可畏者,尤莫如十四年丁酉順天、江南兩省科場大獄。順天則刑科給事中任克溥奏:同考官李振鄴、張我璞(時有『張千李萬』之謠),受科臣陸貽吉及博士蔡元禧、進士項紹芳賄,中田耕、鄔作霖舉人。俱奉旨:七人立斬,家產籍沒,父母、兄弟、妻子流徙尚陽堡,余被流徙者二十五人;正考官庶子黃岡曹本榮、副考官中允溧陽宋之繩失察,各降五級。江南則江寧書肆刊《萬金記傳奇》,不知出誰手,傳聞禁中(以方除一點、錢去二戈,指兩主考姓)。世祖大怒,命將主考侍講遂安方猶、檢討仁和錢開宗,房考李上林、商顯仁、葉楚槐、錢文燦、周霖、張晉、朱、李祥光、田俊民、李大升、龔勛、郝維訓、朱建寅、王國禎、盧鑄鼎(一作錢升)、雷震生,俱駢戮於市。厥後衡文獲咎者,尚難枚舉。聖諭煌煌,從未比附輕典。然則戊午一案,同官不聞連坐,家屬亦未長流,聖意哀矜,豈部臣所能持柄哉。

順治丁酉科舉人在瀛臺覆試[编辑]

順治丁酉科,命南北中式者,在瀛臺覆試,題即為瀛臺賦。是時每舉人一名,命護軍二員,持刀夾兩旁,與試者咸栗栗危懼。常熟陳溯潢亦在列,其父貢生式,嘗作《燕都賦》,溯潢夙誦習,因點綴成篇,欽定第一。

程可則並未終身擯棄[编辑]

程可則之除名也,梁上國《史館綴聞》、黃崇簡《國朝貢舉考略》皆載之;然沈德潛《國朝詩別裁》小傳云:『可則,字周量,廣東南海人。順治壬辰會試第一,官兵部職方郎中。』汪琬《周量像贊序》云:『被黜後,閣試擢中書舍人。』又進士題名碑載:順治壬辰會元張星瑞。可見國朝舊制,榜首因磨勘斥革,許擇人另補,其被革者,亦不必終身擯棄也。

兄弟叠掌文衡[编辑]

雍正朝,張文和公廷玉,屢掌文柄,諸弟繼起,旌節翩連,世稱榮遇。尤莫奇於癸卯年之春秋鄉會,數月之間,公與介弟侍郎廷璐,均兩膺簡命,洵未有之盛也。蓋是年四月,公主順天鄉試,侍郎適典試閩嶠,公紀恩詩所謂『傳家愧二難』也。九月,公主禮闈,侍郎適預分校,公紀恩詩所謂『一室掄才弟與兄』也。

賈國維[编辑]

康熙間,高郵賈國維中鄉榜時,以籍貫被劾,特旨賜復舉人。會試落第,又蒙特賜殿試,以一甲第三人及第。賈紀恩詩云:『忽聞禦宴探花客,即是孫山下第人。』

廓爾喀賀教匪蕩平[编辑]

嘉慶八年八月十二日,廓爾喀國以教匪蕩平,奉表稱賀。其略曰:『小臣廓爾喀額爾德尼王吉爾巴納足塔畢噶爾瑪薩,九叩跪奉如天覆育、如日月照臨、撫育萬國、壽如須彌山堅固、至大至尊文殊菩薩大皇帝寶座前:切小臣聞湖南教匪滋事,致天威震怒,遣兵剿除,今已平定,從此永享升平之福,小臣聞之欣慰。小臣受恩深重,虔修土產微物表文,叩賀天喜。小臣屢蒙天恩,視如子民,惟有一心歸順,和睦鄰封。小臣陽布離京甚遠,小臣年幼,懇將小臣當作奴輩,常時施恩教導,沾恩不淺』云云。其貢物計十二事,有左插刀、灣刀、雙眼槍、鍍金鍍銀鳥槍等名。語質意恭,誠心賓服,宜其長承寵賚,至今猶恪備藩封也。

攝行郊壇大禮[编辑]

康熙己丑冬十一月,命李光地攝行郊壇大禮。

澄懷園賦詩書扇[编辑]

道光戊戌四月二十四日,宣許乃普、龍瑛、龔文煥、徐經、朱蘭、戴熙,在澄懷園軍機處賦詩書扇,各賜內紗一端。

圖像紫光閣[编辑]

道光戊子,平回疆張格爾之亂,特詔繪軍機大臣曹振鏞以下四人、功臣長齡以下四十人像於紫光閣,像各有贊,踵乾隆故事也。

毛西河逸事(三則)[编辑]

西河檢討晚年自署楹帖云:『千秋經術留天地,萬里蠻荒識姓名。』蓋時有琉球使者過杭,覓《瀨中集》訪見先生也。 汪蛟門比部懋麟,嘗誦東坡『春江水暖鴨先知』句。西河在座,怫然曰:『鵝詎後知耶?』人遂謂西河不知詩。余謂是句之妙,西河何嘗不知,特其崛強本色,不辯不快。此老生平著述,全是一時火氣,不許今人低首古人,何嘗為解經講學起見。 西河納妾曼殊,矜寵特至。夫人陳頗不平之,嘗詆之於客座曰:『爾輩以毛大可為博學耶?渠作七言八句,亦須獺祭乃成。』康祺記近人有論詩絕句云:『曼殊不擅專房寵,誰識君詩獺祭成。』可稱雅謔。

湯貞湣舍生取義[编辑]

道光壬寅,西人陷京口,金陵戒嚴,朝命以在籍紳士蔡友石太僕世松、周石生方伯開麒、湯貞湣公貽汾,協力守禦。蔡、周皆耆臣宿望,湯尤說禮敦詩,洞諳韜略。敵知有備,始退去。貞湣被命日,有寄二公詩云:『同是深思難報答,寸心早把死生除。』其後粵匪之變,上書大府,進守江之策,不用。城破,挈孫投水死。舍生取義,卒踐前言,嗚呼偉矣。

吳梅村有難言之隱[编辑]

《池北偶談》載吳梅村祭酒病革時,有絕命詩云:『忍死偷生廿載余,而今罪孽怎消除,受恩欠債須填補,縱比鴻毛也不如。』康祺按:祭酒詞集,載其病中賦賀新涼一闋云:『萬事催華發,論龔生天年竟夭,高名難沒。吾病難將醫藥治,耿耿胸中熱血,待灑向西風殘月。剖卻心肝今置地,問華陀解我腸千結。追往恨,倍淒咽。 故人慷慨多奇節,為當年沈吟不斷,草間偷活。艾灸眉頭瓜噴鼻,今日須難決絕。早患苦重來千疊。脫屣妻孥非易事,竟一錢不值何須說。人世事,幾完缺。』至其詩集中,如吊侯朝宗、寄房師周芮公諸作,淒酸激楚,自悔偷生,隱痛沈悲,殆難言喻。蓋甲申而後,堂上健存,柴車屢征,忍恥一出,自與虞山、合肥輩貪戀富貴者,心事略有不同。後人追考生平,慕其才、悲其遇可也。

孫承恩不肯欺君賣弟[编辑]

順治戊戌狀元孫承恩,常熟人也。先是,承恩弟場,舉丁酉北闈,以事遣戍。臚傳前一夕,章皇帝閱承恩卷,其頌語有云:『克寬克仁,止孝止慈。』玉音稱賞。拆卷見其籍貫,疑與孫一家,遣學士王熙疾馳出禁城,至承恩寓面詢。學士故與承恩善,因語之故,且曰:『今升天沈淵,決於一言,回奏當云何?』承恩良久慨然曰:『禍福命耳,不可以欺君賣弟。』學士嘆息,既上馬,復回顧云:『得毋悔乎?』承恩曰:『雖死無悔。』學士疾馳去,章皇帝秉燭以待,既得奏,尤喜其不欺,遂定為一甲第一。

國初狀元多補應殿試[编辑]

本朝狀元,康熙以前多補應殿試者,如壬辰鄒忠倚,己丑進士;甲辰嚴我斯,辛丑進士;庚辰汪繹,丁丑進士。又甲辰榜眼李元振,亦辛丑進士。今補試者,久不得鼎甲矣。

汪杜林未官庶子[编辑]

法祭酒梧門詩話云:『汪杜林先生未散館,即擢庶子。』康祺按:杜林名應銓,康熙戊戌科狀元,江南常熟人。其同鄉陶貞一先生傳略,稱應銓以宮贊致仕。常昭合誌,亦稱應銓以修撰直南書房,擢左春坊贊善,辛丑分校禮闈。是應銓未官庶子也,詩話恐誤。

來文端力保舒文襄[编辑]

舒文襄在新疆獲譴,有旨即行正法。來文端公保以人才難得,伏闕泣求,高宗亦心動。諭云:『旨已郵發三日矣,奈何?』公曰:『上果恩宥,當令臣子飛騎往追。』始蒙俞允。公子能日行八百里,馳抵新疆,前旨猶未到也。文襄遂得寬釋。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