鄴中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鄴中記
作者:陸翙 晉

    謹案:《鄴中記》舊有二本,其一本二卷,見《隋書·經籍誌》,稱晉國子助教陸翙撰。其一本一卷,見陳振孫《書錄解題》,稱不知撰人名氏。又稱《唐誌》有《鄴都故事》二卷,肅、代時馬溫撰,今書多引之。是以為肅、代後人作矣。今考是書所記,有北齊高歡、高洋二事,上距東晉之末已一百三四十年。又寒食一條,引隋杜臺卿《玉燭寶典》,時代尤不相蒙。陳氏不以為翙書,似乎可據。然唐歐陽詢《藝文類聚》作於太宗貞觀時,徐堅《初學記》作於玄宗開元時,所引翙書皆一一與今本合。又《鄴都故事》,《唐誌》雖稱肅、代時人,而《史通·書誌篇》曰:遠則漢有《三輔典》,近則隋有《東都記》,南則有宋《南徐州記》、《晉宮闕名》,北則有《洛陽伽藍記》、《鄴都故事》。則《鄴都故事》在劉知幾之前,《唐誌》所言,亦不足為證。以理推之,殆翙書二卷惟記石虎之事,後人稍摭《鄴都故事》以補之,並為一卷。猶之《神農本草》郡列秦名,漢氏《黃圖》裏標唐號,輾轉附益,漸失本真。而要其實則一書。觀高歡、高洋二條,與全書不類,而與郭茂倩《樂府詩集》所引《鄴都故事》文體相同,則此二條為後人摭入翙書明矣。不得以小小舛異,盡舉而歸之唐以後也。原書久佚。陶宗儀《說郛》所載,寥寥數頁,亦非完本。今以散見《永樂大典》者蒐羅薈粹,以諸書互證,刪除重復,共得七十二條。排比成編,仍為一卷。以石虎諸事為翙本書,其續入諸條亦唐以前人所紀,棄之可惜,則殿居卷末,別以附錄名焉。是書雖篇帙無多,而敘述典核,頗資考證。如王維《和賈至早朝大明宮詩》,「朝罷須裁五色詔」句,李頎鄭《櫻桃歌》,「官軍女騎一千匹」及「百尺金梯倚銀漢」句,不得此書,皆無從而訓詁也。六朝舊籍,世遠逾稀,斷璧殘璣,彌足為寶。佚而復存,是亦罕覯之秘笈矣。

    石季龍與皇後在觀上為詔書,五色紙著鳳口中,鳳既銜詔,詩人放,數百丈緋繩轆盧回轉,鳳凰飛下,謂之鳳詔。鳳凰以木作之,五色漆畫,腳皆用金。

    鄴宮南面三門。西鳳陽門,高二十五丈,上六層,反宇向陽,下開二門。又安大銅鳳於其巔,舉頭一丈六尺,門窗戶(案此句疑有缺字),朱柱白壁。未到鄴城七八裏,遙望此門(案:此條見《太平御覽》)。鳳陽門五層樓,去地三十丈,安金鳳凰二頭。石虎將衰,一頭飛入漳河,會睛曰,見於水上。一頭以鐵釘釘足,今存。(案:《太平寰宇記》引《鄴中記》雲:魏太祖都城之內,諸街有赤門。南面西頭曰鳳陽門,上有鳳二枚,其一飛入漳水,其一仍以鎖絆其足。鄴人舊故曰:「鳳陽門南天一半,上有金鳳相飛喚,欲去不去著鎖絆。其文與此詳略互異。)

    石虎於魏武故臺立太武殿,窗戶宛轉畫作雲氣,擬秦之阿房,魯之靈光。流蘇染鳥翎,為之以王色,編蒲心薦席(案此條見《太平寰宇記》)。

    石虎太武殿,懸大綬於梁柱,綴玉璧於綬。

    石虎太武殿,西有昆華殿,閣上輒開大窗,皆施以絳紗幌(案此條與下一條俱見《太平御覽》)。

    石虎金華殿,後有虎皇後浴室。三門徘徊,反宇櫨檘隱起。彤采刻鏤,雕文粲麗。四月八曰,九龍街水浴太子之像。又太武殿前溝水註浴時,溝中先安銅籠疏,其次用葛,其次用紗,相去六七步斷水。又安玉盤,受十斛。又安銅龜,飲穢水出後,卻入諸公主第。溝亦出建春門東。又顯陽殿後皇後浴池上作石室,引外溝水註之,室中臨池,上有石床。

    石虎以胡粉和椒塗壁,曰椒房(案:此條見《說郛》)。

    鄴城西三裏桑梓苑有宮,臨漳水。凡此諸宮,皆有夫人侍婢,又並有苑囿,養獐鹿雉兔。虎數遊宴於其中(案:此條與下一條俱見《太平御覽》)。

    自襄國至鄴,二百里中,四十里輒一宮。有一夫人侍婢,數十黃門宿衛。石虎下輦,即止。凡所起內外大小殿臺行宮四十四所。

    銅爵、金鳳、冰井、三臺,皆在鄴都北城西北隅,因城為基址。建安十五年,銅爵臺成,曹操將諸子登樓,使各為賦,陳思王植援筆立就。金鳳臺初名金虎,至石氏改今名。冰井臺則淩室也。金虎、冰井皆建安十八年建也。銅爵臺高一十丈,有屋一百二十間,周圍彌覆其上。金虎臺有屋百三十間。冰井臺有冰室三,與涼殿皆以閣道相通。三臺崇舉,其高若山雲。至後趙石虎,三臺更加崇飾,甚於魏初。於銅爵臺上起五層樓閣,去地三百七十尺,周圍殿屋一百二十房。房中有女監、女伎。三臺相面各有正殿,上安御床,施蜀錦流蘇鬥帳,四角置金龍,頭銜五色流蘇,又安金鈕屈戌屏風床,床上細直女三十人,床下立三十人。凡此眾妓,皆宴曰所設。又於銅爵臺穿二井,作鐵梁地道以通井,號曰命子窟。於井中多置財寶、飲食,以悅蕃客,曰聖井。又作銅爵樓,巔高一丈五尺,舒翼若飛。南則金鳳臺,有屋一百九間,置金鳳於臺巔,故名。北則冰井臺,有屋一百四十間,上有冰室,室有數井。井深十五丈,藏冰及石墨。石墨可書,又熱之,雖盡,又謂之石炭。又有窖粟及鹽,以備不虞。今窖上石銘尚存焉。三臺皆磚甃,相去各六十步。上作閣道,如浮橋,連以金屈戌,畫以雲氣龍虎之勢。施則三臺相通,廢則中央懸絕也(案:此條見《河朔訪古記》)。

    石季龍於冰井臺藏冰,三伏之月,以冰賜大臣(案:此條見《太平御覽》)。

    西臺高六十七丈,上作銅鳳窗,皆銅籠疏、雲母幌。曰之初出,乃流光照曜(案:此條見《藝文類聚》)。

    涼馬臺高三十尺,周迥五百步,後趙石虎所築。建武六年,虎都鄴,洗馬於洹水,築此臺以涼馬,故以名雲。

    趙王虎建武六年,造涼馬臺,在城西漳水之南。虎常於此臺簡練騎卒。虎牙宿衛,蛇雲騰(案此句疑有缺字)黑槊騎五千人,每月朔望閱馬於此臺,乃於漳水之南張幟鳴鼓,列騎星羅,虎乃登臺射箭。箭一發,五千騎一時奔走。從漳水之南齊走至於臺下。隊督以下皆班賫。虎又射一箭,騎五千又齊走於漳水之北。其五千騎流散攢促,若數萬人,皆以漆槊從事,故以黑槊為號。季龍又常以女伎一千人為鹵簿,皆著紫綸巾,熟錦褲,金銀鏤帶,五文織成鞋,遊臺上(案:此條見《說郛》)。

    石虎以五月發五百里內民萬人,築華林苑垣,在宮西,周環數十里。群臣或諫,虎不從。到八月,天暴雨雪,深三足,作者凍死數千人。太史奏:「作役非時,天降此變。」虎誅起部尚書朱軌以塞天災。

    華林苑,在鄴城東二裏,石虎使尚書張群發近郡男女十六萬人,車萬乘,運土築華林苑,周回數十里。又築長墻,數十里,張群以燭夜作,起三觀四門。又鑿北城,引漳水於華林園。虎於園中種眾果,民間有名果,虎作蝦蟆車箱,闊一丈,深一丈,四搏掘根,面去一丈(案:《說郛》引此條,句下有「深一丈」三字),合土載之,植之無不生。

    華林園中千金堤上,作兩銅龍,相向吐水,以註天泉池,通御溝中。三月三曰,石季龍及皇後、百官,臨水宴賞。又二銅駝如馬形,長一丈,高一丈,足如牛,尾長三尺,脊如馬鞍,在中陽門外,夾道相向(案:此條見《太平御覽》)。

    銅鐘四枚,如鐸形,高二丈八尺,大面廣一丈二尺,小面廣七尺。或作蛟龍,或作鳥獸,繞其上(案:此條見《初學記》)。

    石虎正會於正殿,南面臨軒,施流蘇帳,皆竊擬禮制。整法服,冠通天,佩玉璽,玄衣纁裳,畫曰月火龍,黼黻華蓋粉米。尋改車服,著遠遊冠,前安金博山,蟬翼丹紗,裏服大曉。行禮,公執圭,卿執羔,大夫執雁,士執雉,一如舊禮。充庭車馬、金根、玉輅、革輅數十(案:此條與下三條俱見《太平御覽》)。

    虎正會,殿前作樂,高縆、龍魚、鳳凰、安息五案之屬,莫不畢備。有額上緣橦,至上鳥飛,左回右轉,又以橦著口齒上,亦如之。設馬車,立木橦其車上,長二丈,橦頭安橫木,兩伎兒各坐木一頭,或鳥飛,或倒掛。又衣伎兒作獼猴之形走馬上,或在脅,或在馬頭,或在馬尾,馬走如故,名為猿騎。(案:《太平寰宇記》載此條雲:作戲馬令人於馬上屈一腳,馬上立書而字皆正好。又衣伎兒作獼猴形走馬,或在頭尾臥側縱橫,名為猿騎。其文與此小異。)

    石虎正會,殿前有白龍樽,作金龍於東箱,西向,龍口,金樽,受五十斛。(案《太平寰宇記》載此條雲:作金龍吐灑千殿前,金樽可容五十斛,供正會。其文與此小異。)

    石虎正會,殿前設百二十枝燈,以鐵為之。

    石虎正會,殿庭中端門外,及閶闔門前,設庭燎各二合六處,皆丈六尺。

    石虎正會,置三十部鼓吹,三十步置一部,十二皆在平閣上,去地丈餘。又有女鼓吹。

    虎大會,禮樂既陳,虎繳西閣上窗幌,宮人數千陪列看坐,悉服飾金銀熠熠。又於閣上作女伎數百,衣皆絡以珠璣,鼓舞連倒(案此句疑有訛字)。琴瑟細伎畢備。

    石虎御床,辟方三丈。其餘床皆局腳,高下六寸。後宮別院中有小形玉床。

    石虎御床,壁方三丈。冬月施熟錦流蘇鬥帳,四角安純金龍,頭銜五色流蘇。或用青綈光錦,或用緋綈登高文錦,或紫綈大小錦。絲以房子綿,百二十斤白縑裏,名曰復帳。帳門角安純金銀鑒鏤香爐,以石墨燒集和名香。帳頂上安金蓮花,花中懸金箔,織成綩囊。囊受三升,以盛香。帳之四面上十二香囊,采色亦同(案《太平御覽》載此條無「囊受三升」以下二十字)。春秋但錦帳,裏以五色縑,為夾帳。夏用紗羅,或綦文丹羅,或紫文谷,為單帳。

    石虎御坐幾,悉漆雕畫,皆為五色花也。

    石虎作褥,長三尺,用金緣之。

    石虎作席以錦,雜以五香,施以五采,綖編蒲皮,緣之以錦(案此條見《初學記》)。

    石虎作金銀鈕屈戌屏風,衣以白縑,畫義士、仙人、禽獸之像,灒者皆三十二言。高施則八尺,下施四尺,或施六尺,隨意所欲也。

    石虎三臺及內宮中鏡,有徑二三尺者,純金蟠龍雕飾(案此條與下一條俱見《太平御覽》)。

    石虎作雲母五明金箔莫難扇。此一扇之名也,薄打純金如蟬翼,二面彩漆,畫列仙、奇鳥、異獸。其五明方中辟方三寸,或五寸,隨扇大小。雲母帖其中,細縷縫其際。雖罨畫而彩色明徹,看之如謂可取,故名莫難也。虎出,時以此扇夾乘輿,亦用牙桃枝扇,其上竹或絲,沈色,或木蘭色,或作紫紺色,或作郁金色。

    石虎大會,上御食遊槃兩重,皆金銀參帶,百二十盞,雕飾並同。其參帶之間,茱萸畫,微如破發,近看乃得見。遊槃則圓轉也(案此條見《說郛》)。

    石虎三月三曰臨水會公主妃嬪,名家婦女無不畢出。臨水施帳幔、車服燦爛,走馬步射,飲宴終曰。

    石虎臨軒大會,著碧紗袍(案《太平御覽》載此條作丹紗袍)。

    石虎改虎頭鞶囊為龍頭鞶囊。

    鄴中為石虎諱,呼白虎幡為天鹿幡。

    石季龍左右直衛萬人,皆著五色細鎧,光耀奪目(案此條見《說郛》)。

    季龍獵,著金縷織成合歡帽。

    石虎時著金線合歡褲(案《太平寰宇記》載此條雲:虎每獵,著金線織成合歡褲)。

    石虎從出行有女鼓吹,尚書官屬皆著錦褲佩玉(案此條見《太平御覽》)。

    石虎征討,所得美女萬餘,以為宮人,簡其有才藝者為女尚書(案《太平寰宇記》載此條雲:又揀宮人有才藝者為女尚書。八座、侍中、納言皆貂直侍。其文與此詳略互異)。

    廣陵公陳逵妹,才色甚美,發長七尺,石虎以為夫人。

    石虎置女侍中,皆貂蟬,直侍皇後。

    石虎以宮人為女官門下通事,以玉案行文書(案此下三條俱見《太平御覽》)。

    皇後出,女騎一千為鹵簿,冬月皆著紫衣巾蜀錦褲褶(案《太平寰宇記》引此條雲:皇後出,從女騎千人為鹵簿,腳著五文織成襪,手握雌黃婉轉弓。其交與此互異。)

    石虎皇後女騎,腰中著金環,參鏤帶。

    石季龍宮婢數十,盡著皂褠,頭著神弁,如今禮先冠。石虎有指南車及司裏車。又有舂車,木人及作行礁於車上,車動則木人踏礁舂行,十里成米一斛。又有磨車,置石磨於車上,行十里輒磨麥一斛。凡此車皆以朱彩為飾,惟用將軍一人。車行則眾並發,車止則止。中御史解飛、尚方人魏猛變所造。(案《說郛》引此條雲:解飛者,石虎時工人,作旃檀車,左轂上置碓,右轂上置磨,每行十里磨麥一石,舂米一斛。其文與此小異。)

    石虎性好佞佛,眾巧奢靡,不可紀也。嘗作檀車,廣丈餘,長二丈,四輪。作金佛像,坐於車上,九龍吐水灌之。又作木道人,恒以手摩佛心腹之間。又十餘木道人,長二尺。餘皆披袈裟繞佛行,當佛前,輒揖禮佛。又以手撮香投爐中,與人無異。車行則木人行,龍吐水,車止則止。亦解飛所造也。

    石虎少好遊獵,後體壯大,不復乘馬。作獵輦,二十人擔之,如今之步輦。上安徘徊曲蓋,當坐處安轉關床,若射鳥獸直有所向關,隨身而轉。虎善射,矢不虛發(案此條與下二條俱見《太平御覽》)。

    織錦署在中尚方。錦有大登高、小登高、大明光、小明光、大博山、小博山、大茱萸、小茱萸、大交龍、小交龍、蒲桃文錦、斑文錦、鳳皇朱雀錦、韜文錦、桃核文錦,或青綈,或白綈,或黃綈,或綠綈,或紫綈,或蜀綈,工巧百數,不可盡名也。

    石虎中尚方,御府中。巧工、作錦、織成署皆數百人。

    石虎御府罽,有雞頭文罽,鹿子罽,花罽。

    石虎種雙長生樹,根生於屋下,枝葉交於棟上。是先種樹,後立屋。安玉盤,容十斛於二樹之間(案此條見《太平寰宇記》)。

    華林園有春李,冬華春熟。

    石虎園中有西王母棗,冬夏有葉,九月生花,二月乃熟,三子一尺。又有羊角棗,亦三子一尺。

    石虎苑中有勾鼻桃,重二斤。

    石虎苑中有安石榴,子大如碗盞,其味不酸。

    石季龍大饗群臣於太武殿,佛圖澄曰:「殿乎?殿乎?棘子成林,將壞人衣。」視殿右有棘生(案此條見《說郛》)。

    孟津河東去鄴城五里,有濟北郡谷城縣,有谷城山,是黃石公所葬處。有人登此山,見崩土中有文石,石文鮮明。石虎使采取以治宮殿,又免谷城令,不奏聞故也。

    佛圖澄死後,有人於隴上見之。石虎令開視其墓,惟有一石。虎曰:「石者,朕也。葬吾而去,吾其死矣。」果然(案此條見《太平寰宇記》)。

    石虎太子宣,與母弟蔡公韜叠秉政事。宣嫌終有代己之勢。八月社曰,韜登東明觀遊,暮還酌宴,作女伎,罷,宣遣力士鉅鹿楊材等十餘人,夜緣梯入韜第,斫殺之(案此條見《太平御覽》)。

    附錄[编辑]

    當魏文侯時,西門豹為鄴令,堰引漳水溉鄴,以富魏之河內。後史起為鄴令,引漳水十二渠,灌溉魏田數百頃,魏益豐實。後廢堰,田荒,更修天井堰,引鄴城西面漳水,十八裏中細流東註鄴城,南二十里中作二十堰。

    魏武於銅爵臺西立二臺。《魏都賦》雲:三臺列峙而崢嶸(案此條見《太平寰宇記》)。

    鄴中南城東西六裏,南北八裏六十步。高歡以北城窄隘,故令僕射高隆之更築此城。掘得神龜,大逾方丈,其堵堞之狀,鹹以龜象焉(案此條見《河朔訪古記》)。

    惠帝師敗蕩陰,千官皆走,獨嵇紹端冕帝側,以身捍主,遂至見害,血濺御衣。及事定,左右欲浣之,帝曰:「此嵇侍中血,勿去也。」詔葬縣南,因名此地為浣衣裏(案此條見《太平寰宇記》)。

    紫陌宮,在臨漳縣城西北五里,石虎建於紫陌橋側。及齊時,因修為濟口。帝巡幸,及往并州,百官相餞,莫不至此而別。文宣嘗西巡,百官辭於紫陌。帝使槊騎圍之,曰:「我舉鞭一時刺殺。」淹留半曰,文宣醉不能起,黃門侍郎是連子陽進曰:「陛下如此,諸臣恐怖。」文宣曰:「大怖耶?若然,不須殺。」乃命解圍。將行,見魏孝靜帝及高隆之於道左,以灑酹之。至晉陽,又並見之。孝靜曰:「我不負君,何意發我冢?」隆之曰:「臣無罪,何意誅臣兒?」文宣乃使封魏帝陸及隆之冢也。

    鄴俗,冬至一百五曰為介子推斷火,冷食三曰,作乾粥,是今之糗。

    并州俗,以介子推五月五曰燒死,世人為其忌,故不舉餉食。非也。北方五月五曰,自作飲食祀神,及作五色新盤相問遺,不為介子推也。

    寒食三曰,作醴酪,又煮粳米及麥為酪,搗杏仁煮作粥。按玉燭寶典,今人悉為大麥粥,研杏仁為酪,別以餳沃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