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陽雜俎/卷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酉陽雜俎
◀上一卷 卷七 酒食 醫 下一卷▶


酒食[编辑]

魏賈𤨿家累千金,博學善著作。有蒼頭善別水,常令乘小艇於黃河中,以瓠匏接河源水,一日不過七八升。經宿,器中色赤如絳,以釀酒,名崑崙觴。酒之芳味,世中所絕。曾以三十斛上魏莊帝。

歷城北有使君林。魏正始中,鄭公愨三伏之際,每率賓僚避暑於此。取大蓮葉置硯格上,盛酒二升,以簪刺葉,令與柄通,屈莖上輪菌如象鼻,傳吸之,名為碧筩杯。歷下學之,言酒味雜蓮氣,香冷勝於水。

青田核,莫知其樹實之形。核大如六升瓠,註水其中,俄頃水成酒,一名青田壺,亦曰青田酒。蜀後主有桃核兩扇,每扇著仁處,約盛水五升,良久水成酒味醉人。更互貯水,以供其宴。即不知得自何處。

武溪夷田強,遣長子魯居上城,次子玉居中城,小子倉居下城。三壘相次(一作望),以拒王莽。光武二十四年,遣武威將軍劉尚征之。尚未至,倉獲白鼈爲臛,舉烽請兩兄。兄至,無事。及尚軍來,倉舉火,魯等以為不實,倉遂戰而死。

梁劉孝儀食鯖鮓,曰:“五侯九伯,令盡征之。”魏使崔劼、李騫在坐,劼曰:“中丞之任,未應已得分陝?”騫曰:“若然,中丞四履,當至穆陵。”孝儀曰:“鄴中鹿尾,乃酒肴之最。”︱曰:“生魚、熊掌,孟子所稱。雞跖、猩唇,呂氏所尚。鹿尾乃有奇味,竟不載書籍,每用為怪。”孝儀曰:“實自如此,或是古今好尚不同。”梁賀季曰:“青州蟹黃,乃為鄭氏所記,此物不書,未解所以。”騫曰:“鄭亦稱益州鹿,但未是珍味。”

何胤侈於味,食必方丈。後稍欲去其甚者,猶食白魚、䱇腊、糖蟹。使門人議之,學士鍾𡵻(一作岏)議曰:“䱇之就腊,驟於屈伸,而蟹之將糖,躁擾彌甚。仁人用意,深懷如怛。至於車熬母蠣,眉目內闕,慚渾沌之奇;唇吻外緘,非金人之慎。不榮不悴,曾草木之不若;無馨無臭,與瓦礫而何異?故宜長充庖厨,永爲口實。”

後梁韋琳,京兆人,南遷於襄陽。天保中爲舍人,涉獵有才藻,善劇談。嘗爲《䱇表》,以譏刺時人。其詞曰:“臣䱇言:伏見除書,以臣為粽(一作糝)熬將軍、油蒸校尉、臛州刺史,脯腊如故。肅承將命,含灰屏息。憑籠臨鼎,載兢載惕。臣美愧夏鱣,味慚冬鯉,常懷鮐腹之誚,每懼鼈巖之譏。是以嗽流湖底,枕石泥中,不意高賞殊私,曲蒙鈎拔,遂得超升綺席,忝預玉盤。遠厠玳筵,猥頒象筯,澤覃紫䐟(一作腴),恩加黃腹。方當鳴薑動椒,紆蘇佩欓。輕瓢纔動,則樞盤如烟;濃汁暫停,則蘭殽成列。宛轉綠韲之中,逍遙朱唇之內。銜恩噬澤,九殞弗辭。不任屏營之誠,謹到銅鎗門,奉表以聞。”詔答曰:“省表具知,卿池沼搢紳,陂池俊乂,穿蒲入荇,肥滑有聞,允堪茲選,無勞謝也。”

伊尹幹湯,言天子可具三群之蟲,謂水居者腥,肉攫者臊,草食者膻也。

五味、三材、九沸、九變、三臡、七菹、具酸、楚酪、芍藥之醬、秋黃之蘇、楚苗、挫槽、山膚太(一作大)苦。

甘而不噮,酸而不嚛,鹹而不減,辛而不䊮,淡而不薄,肥而不腴。

猩唇、【豸蒦】炙、觾翠、搊腴、縻腱、述蕩之掔、旄象之約、桂蠹、石鰒、河隈之穌、鞏洛之鱒、洞庭之鮒、灌水之鯉(一作鰩)、珠翠之珍、菜黃之鮐、臑鱉、炮羔、臇鳧、蠙臛、御宿青祭(一作粲)、瓜州紅菱、冀野之梁、芳菰、精稗、會稽之菰、不周之稻、玄山之禾、楊山之穄、南海之秬、壽木之華、玄木之葉、夢澤之芹、具區之菁、楊樸之薑、招搖之桂、越酪之菌、長澤之卵、三危之露、崑崙之井、黃頷臛、醒酒鯖、䬾餬餦餭、粔籹、寒具、小螄、熟蜆、炙𥻓、𧊁子、蟹𧌊、葫精、細烏賊、細飄(一作“魚鰾”)、梨𨟹、鱟醬、乾栗、曲阿酒、麻酒、搌酒、新鰌子、石耳、蒲葉崧、西捭、竹根粟、菰首、鰡子𩵻、熊蒸、麻胡麥、藏荔支、綠施筍、紫𩼙、千里蓴、鱠曰萬丈、蟁(一作蟲)足、紅綷精細曰萬、鑿百煉、蠅首如𧊳、張掖九蒸豉、一丈三節蔗、一歲二花梨、行米、丈松、窯鰌、蚶醬、蘇膏、糖頹䗯子、新烏𧍡、𦆝釀法、樂浪酒法、二月二日法酒、醬釀法、綠酃法、豬骸羹、白羹、麻羹、鴿臛、隔冒法、肚銅法、大貊炙、蜀檮炙、路時腊、棋腊、攫天腊、細麪法、飛麪法、薄演法、龍上牢丸、湯中牢丸、櫻桃䭔、蠍餅、阿韓特餅、凡當餅、兜豬肉、懸熟、杏炙、蛙炙、脂血、大扁餳、馬鞍餳、黃醜、白醜、白龍舍、黃龍舍、荊餳、竿炙、羌煑(一作炙)、疏餅、䬾餬餅。

餅謂之托,或謂之餦餛。飴謂之𩜽(一作𩜑)、飽𩜌謂之𩜼(一作䬼)、餥飵𩚩(𩚩本二字,皆從魚),茹、嘰,食也。膜(一作餤)、膎、𣍾、脹、膰,肉也。䐼、䐞,膜也。臇、𦢒(一作膭)、䐣,臛也。【米各】、糈、粰、𥹷,饊也。䭞(一作饆)、䭣、𦞤、𩟩、䬧,餌也。醦、醶、䣳、䤕,醋也。酪、胾、醇,漿也。䴛、𪉮、𪊊、𪉱,鹽也。䤉、𨣧、䤅、𨣅、𨡭,醬也。

折粟米法:取簡勝粟一石,加粟奴五鬥舂之。粟奴能令馨香。乳煮羊胯利法:檳榔詹闊一寸,長一寸半,胡飯皮。

鯉鮒法:次第以竹枝賫頭置日中,書復為記賫字。五色餅法:刻木蓮花,藉禽獸形按成之,合中累積五色豎作道,名為鬥釘。色作一合者,皆糖蜜。副起反法:湯玄法、沙棋法、甘口法。蔓菁蔌菹法:飽霜柄者,合眼掘取作ヅ薄形。蒸餅法:用大例面一升,煉豬膏三合。梨濫法、奧肉法、宰肉法、瀹鮎法。治犢頭,去月骨,舌本近喉,有骨如月。木耳:漢瓜菹切用骨刀,豆牙菹。肺餅法、覆肝法,起起肝如起魚菹。菹族並乙去法(一曰升)。又法:鯉一尺,鯽八寸,去排泥之羽。鯽員天肉,腮後髻前,用腹腴拭刀,亦用魚腦,皆能令縷不著刀。魚肉凍正法:淥肉酸正,用鯽魚、白鯉、魴侯、鱖、夾,煮驢馬肉,用助底郁。驢肉,驢作鱸貯反。炙肉,賓魚第一,白其次,已前日味。

今衣冠家名食,有蕭家餛飩,漉去湯肥,可以瀹茗;庚家棕子,白瑩如玉;韓約能作櫻桃饣畢饣羅,其色不變;有能造冷胡突、鱧魚臆、連蒸詐草、草皮索餅;將軍曲良翰,能為駿鬃駝峰炙。

貞元中,有一將軍家出飯食,每說物無不堪吃,唯在火候,善均五味。嘗取敗障泥胡(一曰鹿),修理食之,其味極佳。道流陳景思說,敕使齊日升養櫻桃,至五月中,皮皺如鴻柿不落,其味數倍。人不測其法。

[编辑]

盧城之東有扁鵲冢,雲魏時針藥之士,以卮臘禱之,所謂盧醫也。

魏時有句驪客,善用針。取寸髮,斬為十餘段,以針貫取之,言髮中虛也。其妙如此。

王玄榮俘中天竺王阿羅那順以詣闕,兼得術士那羅邇(一有“娑”字)婆,言壽二百歲。太宗奇之,館於金飈門內。造延年藥,令兵部尚書崔敦禮監主之。言婆羅門國有藥名畔茶佉水,出大山中石臼內,有七種色,或熱或冷,能消草木金鐵,人手入則消爛。若欲取水,以駱駝髑髏沉於石臼,取水轉註瓠蘆中。每有此水,則有石柱似人形守之。若彼山人傳道此水者則死。又有藥名沮賴羅,在高山石崖下。山腹中有石孔,孔前有樹,狀如桑樹。孔中有大毒蛇守之。取以大方箭射枝葉,葉下便有烏鳥御之飛去,則眾箭射烏而取其葉也。後死於長安。

荊人道士王彥伯,天性善醫,尤別脈斷人生死壽夭,百不差一。裴胄尚書子,忽暴中病,眾醫拱手。或說彥伯,遽迎使視。脈之,良久曰:“都無疾。”乃煮散數味,入口而愈。裴問其狀,彥伯曰:“中無腮鯉魚毒也。”其子因鱠得病。裴初不信,乃膾鯉魚無腮者,令左右食之,其候悉同,始大驚異焉。

柳芳為郎中,子登疾重。時名醫張方福初除泗州,與芳故舊,芳賀之,具言子病,唯恃故人一顧也。張詰旦候芳,芳遽引視登。遙見登頂曰:“有此頂骨,何憂也。”因按脈五息,復曰:“不錯,壽且逾八十。”乃留芳數十字,謂登曰:“不服此亦得。”登後為庶子,年至九十而卒。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