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阳杂俎/卷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酉阳杂俎
◀上一卷 卷七 酒食 医 下一卷▶


酒食[编辑]

魏贾𤨿家累千金,博学善著作。有苍头善别水,常令乘小艇于黄河中,以瓠匏接河源水,一日不过七八升。经宿,器中色赤如绛,以酿酒,名昆仑觞。酒之芳味,世中所绝。曾以三十斛上魏庄帝。

历城北有使君林。魏正始中,郑公悫三伏之际,每率宾僚避暑于此。取大莲叶置砚格上,盛酒二升,以簪刺叶,令与柄通,屈茎上轮菌如象鼻,传吸之,名为碧筒杯。历下学之,言酒味杂莲气,香冷胜于水。

青田核,莫知其树实之形。核大如六升瓠,注水其中,俄顷水成酒,一名青田壶,亦曰青田酒。蜀后主有桃核两扇,每扇著仁处,约盛水五升,良久水成酒味醉人。更互贮水,以供其宴。即不知得自何处。

武溪夷田强,遣长子鲁居上城,次子玉居中城,小子仓居下城。三垒相次(一作望),以拒王莽。光武二十四年,遣武威将军刘尚征之。尚未至,仓获白鳖为臛,举烽请两兄。兄至,无事。及尚军来,仓举火,鲁等以为不实,仓遂战而死。

梁刘孝仪食鲭鲊,曰:“五侯九伯,令尽征之。”魏使崔劼、李骞在坐,劼曰:“中丞之任,未应已得分陕?”骞曰:“若然,中丞四履,当至穆陵。”孝仪曰:“邺中鹿尾,乃酒肴之最。”︱曰:“生鱼、熊掌,孟子所称。鸡跖、猩唇,吕氏所尚。鹿尾乃有奇味,竟不载书籍,每用为怪。”孝仪曰:“实自如此,或是古今好尚不同。”梁贺季曰:“青州蟹黄,乃为郑氏所记,此物不书,未解所以。”骞曰:“郑亦称益州鹿,但未是珍味。”

何胤侈于味,食必方丈。后稍欲去其甚者,犹食白鱼、䱇腊、糖蟹。使门人议之,学士锺𡵻(一作岏)议曰:“䱇之就腊,骤于屈伸,而蟹之将糖,躁扰弥甚。仁人用意,深怀如怛。至于车熬母蛎,眉目内阙,惭浑沌之奇;唇吻外缄,非金人之慎。不荣不悴,曾草木之不若;无馨无臭,与瓦砾而何异?故宜长充庖厨,永为口实。”

后梁韦琳,京兆人,南迁于襄阳。天保中为舍人,涉猎有才藻,善剧谈。尝为《䱇表》,以讥刺时人。其词曰:“臣䱇言:伏见除书,以臣为粽(一作糁)熬将军、油蒸校尉、臛州刺史,脯腊如故。肃承将命,含灰屏息。凭笼临鼎,载兢载惕。臣美愧夏鳣,味惭冬鲤,常怀鲐腹之诮,每惧鳖岩之讥。是以嗽流湖底,枕石泥中,不意高赏殊私,曲蒙钩拔,遂得超升绮席,忝预玉盘。远厕玳筵,猥颁象箸,泽覃紫䐟(一作腴),恩加黄腹。方当鸣姜动椒,纡苏佩𣗋。轻瓢才动,则枢盘如烟;浓汁暂停,则兰殽成列。宛转绿韲之中,逍遥朱唇之内。衔恩噬泽,九殒弗辞。不任屏营之诚,谨到铜枪门,奉表以闻。”诏答曰:“省表具知,卿池沼搢绅,陂池俊乂,穿蒲入荇,肥滑有闻,允堪兹选,无劳谢也。”

伊尹干汤,言天子可具三群之虫,谓水居者腥,肉攫者臊,草食者膻也。

五味、三材、九沸、九变、三臡、七菹、具酸、楚酪、芍药之酱、秋黄之苏、楚苗、挫槽、山肤太(一作大)苦。

甘而不噮,酸而不嚛,咸而不减,辛而不䊮,淡而不薄,肥而不腴。

猩唇、【豸蒦】炙、觾翠、搊腴、縻腱、述荡之掔、旄象之约、桂蠹、石鳆、河隈之稣、巩洛之鳟、洞庭之鲋、灌水之鲤(一作鳐)、珠翠之珍、菜黄之鲐、臑鳖、炮羔、臇凫、蠙臛、御宿青祭(一作粲)、瓜州红菱、冀野之梁、芳菰、精稗、会稽之菰、不周之稻、玄山之禾、杨山之穄、南海之秬、寿木之华、玄木之叶、梦泽之芹、具区之菁、杨朴之姜、招摇之桂、越酪之菌、长泽之卵、三危之露、昆仑之井、黄颔臛、醒酒鲭、䬾糊𫗠𫗮、粔籹、寒具、小蛳、熟蚬、炙𥻓、𧊁子、蟹𧌊、葫精、细乌贼、细飘(一作“鱼鳔”)、梨𨟹、鲎酱、干栗、曲阿酒、麻酒、搌酒、新鳅子、石耳、蒲叶嵩、西捭、竹根粟、菰首、鰡子𩵻、熊蒸、麻胡麦、藏荔支、绿施笋、紫𩼙、千里莼、鲙曰万丈、蚊(一作虫)足、红綷精细曰万、凿百炼、蝇首如𧊳、张掖九蒸豉、一丈三节蔗、一岁二花梨、行米、丈松、窑鳅、蚶酱、苏膏、糖颓䗯子、新乌𧍡、𦆝酿法、乐浪酒法、二月二日法酒、酱酿法、绿酃法、猪骸羹、白羹、麻羹、鸽臛、隔冒法、肚铜法、大貊炙、蜀梼炙、路时腊、棋腊、攫天腊、细面法、飞面法、薄演法、龙上牢丸、汤中牢丸、樱桃䭔、蝎饼、阿韩特饼、凡当饼、兜猪肉、悬熟、杏炙、蛙炙、脂血、大扁饧、马鞍饧、黄丑、白丑、白龙舍、黄龙舍、荆饧、竿炙、羌煮(一作炙)、疏饼、䬾糊饼。

饼谓之托,或谓之𫗠馄。饴谓之𩜽(一作𩜑)、饱𩜌谓之𩜼(一作䬼)、餥飵𩚩(𩚩本二字,皆从鱼),茹、叽,食也。膜(一作餤)、膎、𣍾、胀、膰,肉也。䐼、䐞,膜也。臇、𦢒(一作膭)、䐣,臛也。【米各】、糈、粰、𥹷,馓也。䭞(一作饆)、䭣、𦞤、𩟩、䬧,饵也。醦、醶、䣳、䤕,醋也。酪、胾、醇,浆也。䴛、𪉮、𪊊、𪉱,盐也。䤉、𨣧、䤅、𨣅、𨡭,酱也。

折粟米法:取简胜粟一石,加粟奴五斗舂之。粟奴能令馨香。乳煮羊胯利法:槟榔詹阔一寸,长一寸半,胡饭皮。

鲤鲋法:次第以竹枝赍头置日中,书复为记赍字。五色饼法:刻木莲花,藉禽兽形按成之,合中累积五色竖作道,名为斗钉。色作一合者,皆糖蜜。副起反法:汤玄法、沙棋法、甘口法。蔓菁蔌菹法:饱霜柄者,合眼掘取作ヅ薄形。蒸饼法:用大例面一升,炼猪膏三合。梨滥法、奥肉法、宰肉法、瀹鲇法。治犊头,去月骨,舌本近喉,有骨如月。木耳:汉瓜菹切用骨刀,豆牙菹。肺饼法、覆肝法,起起肝如起鱼菹。菹族并乙去法(一曰升)。又法:鲤一尺,鲫八寸,去排泥之羽。鲫员天肉,腮后髻前,用腹腴拭刀,亦用鱼脑,皆能令缕不著刀。鱼肉冻正法:渌肉酸正,用鲫鱼、白鲤、鲂侯、鳜、夹,煮驴马肉,用助底郁。驴肉,驴作鲈贮反。炙肉,宾鱼第一,白其次,已前日味。

今衣冠家名食,有萧家馄饨,漉去汤肥,可以瀹茗;庚家棕子,白莹如玉;韩约能作樱桃饣毕饣罗,其色不变;有能造冷胡突、鳢鱼臆、连蒸诈草、草皮索饼;将军曲良翰,能为骏鬃驼峰炙。

贞元中,有一将军家出饭食,每说物无不堪吃,唯在火候,善均五味。尝取败障泥胡(一曰鹿),修理食之,其味极佳。道流陈景思说,敕使齐日升养樱桃,至五月中,皮皱如鸿柿不落,其味数倍。人不测其法。

[编辑]

卢城之东有扁鹊冢,云魏时针药之士,以卮腊祷之,所谓卢医也。

魏时有句骊客,善用针。取寸发,斩为十馀段,以针贯取之,言发中虚也。其妙如此。

王玄荣俘中天竺王阿罗那顺以诣阙,兼得术士那罗迩(一有“娑”字)婆,言寿二百岁。太宗奇之,馆于金飙门内。造延年药,令兵部尚书崔敦礼监主之。言婆罗门国有药名畔茶佉水,出大山中石臼内,有七种色,或热或冷,能消草木金铁,人手入则消烂。若欲取水,以骆驼髑髅沉于石臼,取水转注瓠芦中。每有此水,则有石柱似人形守之。若彼山人传道此水者则死。又有药名沮赖罗,在高山石崖下。山腹中有石孔,孔前有树,状如桑树。孔中有大毒蛇守之。取以大方箭射枝叶,叶下便有乌鸟御之飞去,则众箭射乌而取其叶也。后死于长安。

荆人道士王彦伯,天性善医,尤别脉断人生死寿夭,百不差一。裴胄尚书子,忽暴中病,众医拱手。或说彦伯,遽迎使视。脉之,良久曰:“都无疾。”乃煮散数味,入口而愈。裴问其状,彦伯曰:“中无腮鲤鱼毒也。”其子因鲙得病。裴初不信,乃脍鲤鱼无腮者,令左右食之,其候悉同,始大惊异焉。

柳芳为郎中,子登疾重。时名医张方福初除泗州,与芳故旧,芳贺之,具言子病,唯恃故人一顾也。张诘旦候芳,芳遽引视登。遥见登顶曰:“有此顶骨,何忧也。”因按脉五息,复曰:“不错,寿且逾八十。”乃留芳数十字,谓登曰:“不服此亦得。”登后为庶子,年至九十而卒。

 上一卷 ↑返回顶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