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陽雜俎/續集/卷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酉陽雜俎/續集
◀上一卷 卷八 支動 下一卷▶


北海有木兔,類<焦頁>留

鼠食鹽則身輕。

烏賊魚骨如通草,可以刻為戲物。

章舉每月三八則多。

蝦姑狀若蜈蚣,管蝦。

南海有水族,前左腳長,前右腳短,口在脅傍背上。常以左腳捉物,置於右腳,右腳中有齒嚼之,方內於口。大三尺余。其聲術術,南人呼為海術。

獵者不殺豺,以財為同聲。又南方惡豺向人作聲。

衛公幼時,常於明州見一水族,有兩足,觜似雞,身如魚。

衛公年十一,過瞿塘,波中睹一物,狀如嬰兒,有翼,翼如鸚鵡。公知其怪,即時不言。晚風大起,方說。

句容赤沙湖,食朱砂鯉,帶微紅,味極美。

負朱魚亦絕美,每鱗一點朱。

向北有濮固羊,大而美。

丙穴魚,食乳水,食之甚溫。

蜃身一半已下鱗盡逆。

太和七年,河陰忽有蠅蔽天如蝗,止三日,河陽界經旬方散。有李,時為尉,向予三從兄說。

南中毒瑁,斑點盡模糊,唯振州毒瑁如舶上者。嘗見衛公先白書,上作此冒字。

衛公言鵝警鬼,壓火,孔雀辟惡。

洪州有牛尾貍,肉甚美。

威遠軍子將臧平者,好鬥雞。高於常雞數寸,無敢敵者。威遠監軍與物十匹強買之,因寒食乃進。十宅諸王皆好鬥雞,此雞凡敵十數,猶擅場怙氣。穆宗大悅,因賜威遠監軍帛百匹。主雞者想其距,奏曰:“此雞實有弟,長趾善鳴,前歲賣之河北軍將,獲錢二百萬。”

韋絢雲:“巴州兔作貍班。”

凡鷙鳥,雄小雌大,庶鳥皆雄大雌小。

予同院宇文獻雲:“吉州有異蟲,長三寸余,六足,見蚓必嚙為兩段,才斷各化為異蟲,相似無別。”

又有赤腰蜂,養子於蜘蛛腹下。

夷魚,肝與子俱毒。食此魚必食艾,艾能已其毒。江淮人食此魚,必和艾。

夔州刺史李貽孫雲:“嘗見水枝化為蚓。”

道書以鯉魚多為龍,故不欲食,非緣反藥。庶子張文規又曰:“醫方中畏食鯉魚,謂若魚中豬肉也。”

衛公畫得峽中異蝶,翅闊四寸余,深褐色,每翅上有二金眼。

公又說:“道書中言獐鹿無魂,故可食。”

予幼時,嘗見說郎巾,謂狼之筋也。武宗四年,官市郎巾。予夜會客,悉不知郎巾何物,亦有疑是狼筋者。坐老僧泰賢雲:“涇帥段宅在昭國坊,嘗失銀器十余事。貧道時為沙彌,每隨師出入段公宅,段因令貧道以錢一千詣西市賈胡求郎巾。出至修竹南街金吾鋪,偶問官健朱秀,秀答曰:‘甚易得,但人不識耳。’遂於古培摘出三枚,如巨蟲,兩頭光,帶黃色。得,即令集奴婢環庭炙之。蟲忄栗蠕動,有一女奴臉唇動,詰之,果竊器而欲逃者。”

象管,環王國野象成群,一牡管牝三十余。牝牙才二尺,叠供牡者水草,臥則環守。牝象死,共挖地埋之,號吼移時方散。又國人養馴,可令代樵。

熊膽,春在首,夏在腹,秋在左足,冬在右足。

南安蠻江蛇,至五六月,有巨蛇泛江岸,首如張帽,萬萬蛇隨之入越王城。

野牛,高丈余,其頭似鹿,其角丫戾,長一丈,白毛,尾似鹿,出西域。

潛牛,勾漏縣大江中有潛牛,形似水牛。每上岸鬥,角軟還入江水,角堅復出。

貓,目睛暮圓,及午豎斂如糸延。其鼻端常冷,唯夏至一日暖。其毛不容蚤,虱黑者暗中逆循其毛,即若火星。俗言貓洗面過耳則客至。楚州謝陽出貓,有褐花者。靈武有紅叱撥及青驄色者。貓一名蒙貴,一名烏員。平陵城,古譚國也,城中有一貓,常帶金鎖,有錢飛若蛺蝶,士人往往見之。

鼠,舊說鼠王其溺精一滴成鼠。一說鼠母頭腳似鼠,尾蒼口銳,大如水中者,性畏狗,溺一滴成一鼠。時鼠災多起於鼠母,鼠母所至處,動成萬萬鼠。其肉極美。凡鼠食死人目睛,則為鼠王。俗雲鼠嚙上服有喜,凡嚙衣欲得有蓋,無蓋兇。

千歲燕,齊魯之間謂燕為乙,作巢避戊巳。《玄中記》雲:“千歲之燕,戶北向。”《述異要》雲:“五百歲燕,生胡髯。”

鷓鴣飛數逐月,如正月一飛而止於窠中,不復起矣。十二月十二起,最難采,南人設網取之。

鵲窠,鵲構窠取在樹杪枝,不取墮地者,又纏枝受卵。端午日午時,焚其窠灸病堵,疾立愈。

勾足鴝鵒,交時以足相勾,促鳴鼓翼如鬥狀,往往墮地。俗取其勾足為媚藥。

壁鏡,一日江楓亭會,眾說單方,成式記治壁鏡用白礬。重訪許君,用桑柴灰汁,三度沸,取汁白礬為膏,塗瘡口即差,兼治蛇毒。自商、鄧、襄州多壁鏡,毒人必死。坐客或雲巳年不宜殺蛇。

大蠍,安邑縣北門縣人雲:“有一蠍如琵琶大,每出來,不毒人,人猶是恐。其靈積年矣。”

紅蝙蝠,劉君雲:“南中紅蕉花時,有紅蝙蝠集花中,南人呼為紅蝙蝠。”

青蚨,似蟬而狀稍大,其味辛可食。每生子,必依草葉,大如蠶子。人將子歸,其母亦飛來。不以近。遠,其母必知處。然後各致小錢於巾,埋東行陰墻下。三日開之,即以母血塗之如前。每市物,先用子即子歸母,用母者即母歸子,如此輪還,不知休息。若買金銀珍寶,即錢不還。青蚨,一名魚伯。

寄居之蟲,如螺而有腳,形似蜘蛛,本無殼,入空螺殼中載以行。觸之縮足,如螺閉戶也。火炙之,乃出走,始知其寄居也。

蜾羸,今謂之翁也。其為物純雄無雌,不交不產。取桑蟲之子祝之,則皆化為己子。蜂亦如此耳。

鯽魚,東南海中有祖州,鯽魚出焉,長八尺,食之宜暑而避風。此魚狀,即與江河小鯽魚相類耳。潯陽有青林湖,鯽魚大者二尺余,小者滿尺,食之肥美,亦可止寒熱也。

工魚,色黃無鱗,頭尖,身似大槲葉。口在頷下,眼後有耳,竅通於腦。尾長一尺,末三刺甚毒(工音烘)。

會,傍海大魚,脊上有石十二時,一名籬頭溺,一名螃會。其溺甚毒。

鄲縣侯生者,於漚麻池側得單魚,大可尺圍,烹而食之,發白復黑,齒落更生,自此輕健。

劍魚,海魚千歲為劍魚。一名琵琶魚,形似琵琶而喜鳴,因以為名。虎魚,老則為蛟。江中小魚化為蝗而食五谷者,百歲為鼠。

金驢,晉僧朗住金榆山,及卒,所乘驢上山失之。時有人見者,乃金驢矣。樵者往往聽其鳴響。土人言:“金驢一鳴,天下太平。”

聖龜,福州貞元末,有村人賣一籠龜,其數十三,販藥人徐仲以五鍰獲之。村人雲:“此聖龜,不可殺。”徐置庭中,一龜藉龜而行,八龜為導,悉大六寸。徐遂放於乾元寺後林中,一夕而失。

運糧驢,西域厭達國有寺戶,以數頭驢運糧上山,無人驅逐,自能往返。寅發午至,不差晷刻。

鄧州卜者,有書生住鄧州,嘗遊郡南,數月不返。其家詣卜者占之,卜者視卦曰:“甚異,吾未能了。可重祝。”祝畢,拂龜改灼,復曰:“君所卜行人,兆中如病非病,如死非死,逾年自至矣。”果半年書生歸,雲:“遊某山深洞,入值物蟄如中疾,四支不能動,昏昏若半醉。見一物自明入穴中,卻返。良久,又至,直附身引頸臨口鼻,細視之,乃巨龜也。十息頃方去。”書生酌其時日,其家卜吉時焉。

五時雞,影鵝池北有鳴琴苑,伺夜雞鳴,隨鼓節而鳴,從夜至曉,一更為一聲,五更為五聲,亦曰五時雞。

鷓鴣似雌雉,飛但南不向北。楊孚《交州異物誌》雲:“鳥像雌雉,名鷓鴣。其誌懷南,不向北徂。”

猬見虎,則跳入虎耳。

鷂子兩翅各有復翎,左名撩風,右名掠草。帶兩翎出獵,必多獲。

世俗相傳雲,鴟不飲泉及井水,惟遇雨濡翮,方得水飲。

開元二十一年,富平縣產一角神羊,肉角當頂,白毛上捧。議者以為獬豸。

獬豸見鬥不直者觸之,窮奇見鬥不直者煦之,均是獸也,其好惡不同。故君子以獬チ為冠,小人以窮奇為名。

鼠膽在肝,活取則有。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