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阳杂俎/续集/卷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酉阳杂俎/续集
◀上一卷 卷八 支动 下一卷▶


北海有木兔,类<焦页>留

鼠食盐则身轻。

乌贼鱼骨如通草,可以刻为戏物。

章举每月三八则多。

虾姑状若蜈蚣,管虾。

南海有水族,前左脚长,前右脚短,口在胁傍背上。常以左脚捉物,置于右脚,右脚中有齿嚼之,方内于口。大三尺余。其声术术,南人呼为海术。

猎者不杀豺,以财为同声。又南方恶豺向人作声。

卫公幼时,常于明州见一水族,有两足,觜似鸡,身如鱼。

卫公年十一,过瞿塘,波中睹一物,状如婴儿,有翼,翼如鹦鹉。公知其怪,即时不言。晚风大起,方说。

句容赤沙湖,食朱砂鲤,带微红,味极美。

负朱鱼亦绝美,每鳞一点朱。

向北有濮固羊,大而美。

丙穴鱼,食乳水,食之甚温。

蜃身一半已下鳞尽逆。

太和七年,河阴忽有蝇蔽天如蝗,止三日,河阳界经旬方散。有李,时为尉,向予三从兄说。

南中毒瑁,斑点尽模糊,唯振州毒瑁如舶上者。尝见卫公先白书,上作此冒字。

卫公言鹅警鬼,压火,孔雀辟恶。

洪州有牛尾狸,肉甚美。

威远军子将臧平者,好斗鸡。高于常鸡数寸,无敢敌者。威远监军与物十匹强买之,因寒食乃进。十宅诸王皆好斗鸡,此鸡凡敌十数,犹擅场怙气。穆宗大悦,因赐威远监军帛百匹。主鸡者想其距,奏曰:“此鸡实有弟,长趾善鸣,前岁卖之河北军将,获钱二百万。”

韦绚云:“巴州兔作狸班。”

凡鸷鸟,雄小雌大,庶鸟皆雄大雌小。

予同院宇文献云:“吉州有异虫,长三寸余,六足,见蚓必啮为两段,才断各化为异虫,相似无别。”

又有赤腰蜂,养子于蜘蛛腹下。

夷鱼,肝与子俱毒。食此鱼必食艾,艾能已其毒。江淮人食此鱼,必和艾。

夔州刺史李贻孙云:“尝见水枝化为蚓。”

道书以鲤鱼多为龙,故不欲食,非缘反药。庶子张文规又曰:“医方中畏食鲤鱼,谓若鱼中猪肉也。”

卫公画得峡中异蝶,翅阔四寸余,深褐色,每翅上有二金眼。

公又说:“道书中言獐鹿无魂,故可食。”

予幼时,尝见说郎巾,谓狼之筋也。武宗四年,官市郎巾。予夜会客,悉不知郎巾何物,亦有疑是狼筋者。坐老僧泰贤云:“泾帅段宅在昭国坊,尝失银器十余事。贫道时为沙弥,每随师出入段公宅,段因令贫道以钱一千诣西市贾胡求郎巾。出至修竹南街金吾铺,偶问官健朱秀,秀答曰:‘甚易得,但人不识耳。’遂于古培摘出三枚,如巨虫,两头光,带黄色。得,即令集奴婢环庭炙之。虫忄栗蠕动,有一女奴脸唇动,诘之,果窃器而欲逃者。”

象管,环王国野象成群,一牡管牝三十余。牝牙才二尺,叠供牡者水草,卧则环守。牝象死,共挖地埋之,号吼移时方散。又国人养驯,可令代樵。

熊胆,春在首,夏在腹,秋在左足,冬在右足。

南安蛮江蛇,至五六月,有巨蛇泛江岸,首如张帽,万万蛇随之入越王城。

野牛,高丈余,其头似鹿,其角丫戾,长一丈,白毛,尾似鹿,出西域。

潜牛,勾漏县大江中有潜牛,形似水牛。每上岸斗,角软还入江水,角坚复出。

猫,目睛暮圆,及午竖敛如糸延。其鼻端常冷,唯夏至一日暖。其毛不容蚤,虱黑者暗中逆循其毛,即若火星。俗言猫洗面过耳则客至。楚州谢阳出猫,有褐花者。灵武有红叱拨及青骢色者。猫一名蒙贵,一名乌员。平陵城,古谭国也,城中有一猫,常带金锁,有钱飞若蛱蝶,士人往往见之。

鼠,旧说鼠王其溺精一滴成鼠。一说鼠母头脚似鼠,尾苍口锐,大如水中者,性畏狗,溺一滴成一鼠。时鼠灾多起于鼠母,鼠母所至处,动成万万鼠。其肉极美。凡鼠食死人目睛,则为鼠王。俗云鼠啮上服有喜,凡啮衣欲得有盖,无盖凶。

千岁燕,齐鲁之间谓燕为乙,作巢避戊巳。《玄中记》云:“千岁之燕,户北向。”《述异要》云:“五百岁燕,生胡髯。”

鹧鸪飞数逐月,如正月一飞而止于窠中,不复起矣。十二月十二起,最难采,南人设网取之。

鹊窠,鹊构窠取在树杪枝,不取堕地者,又缠枝受卵。端午日午时,焚其窠灸病堵,疾立愈。

勾足鸲鹆,交时以足相勾,促鸣鼓翼如斗状,往往堕地。俗取其勾足为媚药。

壁镜,一日江枫亭会,众说单方,成式记治壁镜用白矾。重访许君,用桑柴灰汁,三度沸,取汁白矾为膏,涂疮口即差,兼治蛇毒。自商、邓、襄州多壁镜,毒人必死。坐客或云巳年不宜杀蛇。

大蝎,安邑县北门县人云:“有一蝎如琵琶大,每出来,不毒人,人犹是恐。其灵积年矣。”

红蝙蝠,刘君云:“南中红蕉花时,有红蝙蝠集花中,南人呼为红蝙蝠。”

青蚨,似蝉而状稍大,其味辛可食。每生子,必依草叶,大如蚕子。人将子归,其母亦飞来。不以近。远,其母必知处。然后各致小钱于巾,埋东行阴墙下。三日开之,即以母血涂之如前。每市物,先用子即子归母,用母者即母归子,如此轮还,不知休息。若买金银珍宝,即钱不还。青蚨,一名鱼伯。

寄居之虫,如螺而有脚,形似蜘蛛,本无壳,入空螺壳中载以行。触之缩足,如螺闭户也。火炙之,乃出走,始知其寄居也。

蜾羸,今谓之翁也。其为物纯雄无雌,不交不产。取桑虫之子祝之,则皆化为己子。蜂亦如此耳。

鲫鱼,东南海中有祖州,鲫鱼出焉,长八尺,食之宜暑而避风。此鱼状,即与江河小鲫鱼相类耳。浔阳有青林湖,鲫鱼大者二尺余,小者满尺,食之肥美,亦可止寒热也。

工鱼,色黄无鳞,头尖,身似大槲叶。口在颔下,眼后有耳,窍通于脑。尾长一尺,末三刺甚毒(工音烘)。

会,傍海大鱼,脊上有石十二时,一名篱头溺,一名螃会。其溺甚毒。

郸县侯生者,于沤麻池侧得单鱼,大可尺围,烹而食之,发白复黑,齿落更生,自此轻健。

剑鱼,海鱼千岁为剑鱼。一名琵琶鱼,形似琵琶而喜鸣,因以为名。虎鱼,老则为蛟。江中小鱼化为蝗而食五谷者,百岁为鼠。

金驴,晋僧朗住金榆山,及卒,所乘驴上山失之。时有人见者,乃金驴矣。樵者往往听其鸣响。土人言:“金驴一鸣,天下太平。”

圣龟,福州贞元末,有村人卖一笼龟,其数十三,贩药人徐仲以五锾获之。村人云:“此圣龟,不可杀。”徐置庭中,一龟藉龟而行,八龟为导,悉大六寸。徐遂放于乾元寺后林中,一夕而失。

运粮驴,西域厌达国有寺户,以数头驴运粮上山,无人驱逐,自能往返。寅发午至,不差晷刻。

邓州卜者,有书生住邓州,尝游郡南,数月不返。其家诣卜者占之,卜者视卦曰:“甚异,吾未能了。可重祝。”祝毕,拂龟改灼,复曰:“君所卜行人,兆中如病非病,如死非死,逾年自至矣。”果半年书生归,云:“游某山深洞,入值物蛰如中疾,四支不能动,昏昏若半醉。见一物自明入穴中,却返。良久,又至,直附身引颈临口鼻,细视之,乃巨龟也。十息顷方去。”书生酌其时日,其家卜吉时焉。

五时鸡,影鹅池北有鸣琴苑,伺夜鸡鸣,随鼓节而鸣,从夜至晓,一更为一声,五更为五声,亦曰五时鸡。

鹧鸪似雌雉,飞但南不向北。杨孚《交州异物志》云:“鸟像雌雉,名鹧鸪。其志怀南,不向北徂。”

猬见虎,则跳入虎耳。

鹞子两翅各有复翎,左名撩风,右名掠草。带两翎出猎,必多获。

世俗相传云,鸱不饮泉及井水,惟遇雨濡翮,方得水饮。

开元二十一年,富平县产一角神羊,肉角当顶,白毛上捧。议者以为獬豸。

獬豸见斗不直者触之,穷奇见斗不直者煦之,均是兽也,其好恶不同。故君子以獬チ为冠,小人以穷奇为名。

鼠胆在肝,活取则有。

 上一卷 ↑返回顶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