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叟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醉叟傳
作者:袁宏道 明
本作品收錄於《瓶花齋集/卷07

醉叟者,不知何地人,亦不言其姓字,以其常醉,呼曰「醉叟」。歲一遊荊、澧間,冠七梁冠,衣繡衣,高權闊輔,修髯便腹,望之如悍將軍。年可五十餘,無伴侶弟子,手提一黃竹籃。盡日酣沉,白晝如寐,百步之外,糟風逆鼻。遍巷陌索酒,頃刻飲十餘家,醉態如初。不穀食,唯啖蜈蚣、蜘蛛、癩蝦蟆及一切蟲蟻之類,市兒驚駭,爭握諸毒以供。每遊行時,隨而觀者,常百餘人。人有侮之者,漫作數語,多中其陰事,其人駭而反走。籃中嘗畜乾蜈蚣數十條,問之,則曰:「天寒酒可得,此物不可得也。」伯修予告時,初聞以為傳言者過,召而飲之,童子覓毒蟲十餘種進,皆生啖之,諸小蟲浸漬杯中,如雞在醯,與酒俱盡,蜈蚣長五六寸者,夾以柏葉,去其鉗,生置口中,赤爪獰獰,屈伸唇髭間,見者肌栗,叟方得意大嚼,如食熊白豚乳也。問諸味孰佳,叟曰:「蠍味大佳,惜南中不可得。蜈蚣次之。蜘蛛小者勝。獨蟻不可多食,多食則悶。」問食之有何益,曰:「無益,直戲耳。」

後與余往來漸熟,每來,踞坐砌間,呼酒痛飲,或以客禮禮之,即不樂。信口浪譚,事多怪誕,每數十語必有一二語入微者,詰之不答,再詰之,即佯以他辭對。一日偕諸舅出遊,談及金、焦之勝,道值叟。二舅言某年曾登金山,叟笑曰:「得非某參戎置酒,某幕客相從乎?」二舅驚愕,詰其故,不答。後有人竊窺其籃,見有若告身者。或云曾為彼中萬戶,理亦有之。

叟蹤跡怪異,居止無所,晚宿古廟或闤闠簷下。口中常提「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凡行住坐眠及對談之時,皆呼此二語,有詢其故者,叟終不對。往余赴部時,猶見之沙市,今不知在何所矣。

石公曰:「余於市肆間,每見異人,恨不得其踪跡。因嘆山林巖壑,異人之所窟宅,見於市肆者,十一耳。至於史冊所記,稗官所書,又不過市肆之十一。其人既無自見之心,所與遊又皆屠沽市販遊僧乞食之輩,賢士大夫知而傳之者幾何?余往聞澧州有冠仙姑及一瓢道人。近日武、漢之間,有數人行事亦怪,有一人類知道者。噫,豈所謂龍德而隱者哉?」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