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古堂劍掃/卷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醉古堂劍掃
◀上一卷 卷二 集情 下一卷▶

  松陵陸紹珩湘客父選,兄陸紹璉宗玉父閱。溪于汝調鼎石臣父、武水倪㸃曼青父叅閱。

語云,當為情死,不當為情怨。明乎情者,原可死而不可怨者也。雖然,既雲情矣,此身已為情有,又何忍死耶?然不死終不透徹耳。韓翃之柳,崔護之花,漢宮之流葉,蜀女之飄梧,令後世有情之人咨嗟想慕,托之語言,寄之歌詠;而奴無昆崙,客無黃衫,知己無押衙,同志無虞侯,則雖盟在海棠,終是陌路蕭郎耳。湯若士有言:“理之所必無,安知非情之所或有?”又云:“生生死死為情,多情之極,欲生不得,欲死不得。可以生而死,可以死而生。如竟拋卻青娥,厭厭一死,亦非情之至者矣。”[1]集情第二。

家勝陽臺,為懽非夢。人慙蕭史,相偶成仙。輕扇初開,忻看笑靨。長眉始畫,愁對離粧。廣攝金屏,莫令愁擁。恆開錦幔,速望人歸。鏡臺新去,應餘落粉。熏爐未徙,定有餘煙。淚滴芳衾,錦花長溼。愁隨玉軫,琴鶴恆驚。錦水丹鱗,素書稀遠。玉山青鳥,仙使難通。䌽筆試操,香箋遂滿。行雲可托,夢想還勞。九重千日,詎想倡家?單枕一宵,便如蕩子。[2]當令照影雙來,一鸞羞鏡。勿使窺窗獨坐,嫦娥咲人。[3]

  幾條楊柳,沾來多少啼痕;三疊陽關,唱徹古今離恨。

  世無花月美人,不願生此世界。

  荀令君至人家,坐處常三日香。[4]

  罄南山之竹,寫意無窮;決東海之波,流情不盡;愁如雲而長聚,淚若水以難幹。

  弄綠綺之琴,焉得文君之聽;濡彩毫之筆,難描京兆之眉;瞻雲望月,無非悽愴之聲;弄柳拈花,盡是銷魂之處。

  悲火常燒心曲,愁雲頻壓眉尖。

  五更三四㸃,㸃㸃生愁;一日十二時,時時寄恨。

  燕約鶯期,變作鸞悲鳳泣;蜂媒蝶使,翻成綠慘紅愁。

  花柳深藏淑女㞐,何殊弱水三千;雨雲不入襄王夢,空憶巫山十二。[5]

  枕邊夢去心亦去,醒後夢還心不還。

  萬里關河,鴻雁來時悲信斷;滿腔愁緒,子規啼處憶人歸。

  千疊雲山千疊愁,一天明月一天恨。

  豆蔻不消心上恨,丁香空結雨中愁。

  月色懸空,皎皎明明,偏自照人孤另;蛩聲泣露,啾啾唧唧,都來助我愁思。

  慈悲筏,濟人出相思海;恩愛梯,接人下離恨天。

  費長房縮不盡相思地;女媧氏補不完離恨天。

悲火燃心曲,愁霜壓鬢根。[6]

  孤燈夜雨,空把青年誤,樓外青山無數,隔不斷新愁來路。

  黃葉無風自舞,[7]秋雲不雨長陰。天若有情天亦老,搖搖幽恨,難禁惆悵,舊人如夢,覺來無處追尋。

  蛾眉未贖,謾勞桐葉寄相思;潮信難通,空向桃花尋往跡。

  野花艷目,不必牡丹,村酒酣人,何須綠蟻。

  琴罷輒舉酒,酒罷輒吟詩,三友遞相引,循環無已時。

  阮籍隣家少婦有美色,當壚沽酒,籍嘗詣飲,醉便臥其側。

  隔簾聞墮釵聲而不動念者,此人不癡則慧,我幸在不癡不慧中。

與君一夕話,勝讀十年書。[8]

  桃葉題情,柳絲牽恨。胡天胡帝,登徒於焉怡目;為雲為雨,宋玉因而蕩心。輕泉刀若土壤,居然翠袖之朱家,重然諾如丘山,不添紅籹之季布。

  蝴蝶長懸孤枕夢,鳳凰不上斷絃鳴。

  吳妖小玉飛作煙,越艷西施化為土。

  妙唱非關古,多情豈在腰。

  孤鳴翱翔以不去,浮黯䨴[9]而荏苒。

  楚王宮裏,無不推其細腰;魏國佳人,俱言訝其纖手。

  傳鼓瑟於楊家,得吹蕭於秦女。

  春草碧色,春水緑波,送君南浦,傷如之何。

  玉樹以珊瑚作枝,珠簾以玳瑁為柙。[10]

  東隣巧笑,來侍寢於更衣;西子微顰,將橫陳於甲帳。

  騁纖腰於結風,奏新聲於度曲,妝鳴蟬之薄鬢,照墮馬之垂鬟。金星與婺女爭華,麝月共嫦娥竸爽。驚鸞冶袖,時飄韓椽之香;飛燕長裾,宜結陳王之佩。輕身無力,怯南陽之搗衣;生長深宮,笑扶風之織錦。

  青牛帳裏,餘曲既終,朱鳥窗前,新妝已竟。

  山河綿邈,粉黛若新。椒華承彩,竟虛待月之簾;夸骨埋香,誰作雙鸞之霧。

  蜀紙麝煤添筆媚,越甌犀液發茶香,風飄亂㸃更籌轉,拍送繁絃曲破長。

  教移蘭燼頻羞影,自拭香湯更怕深,初似染花難抑按,終憂沃雪不勝任,豈知侍女簾幃外,賸取君王數餅金。

  靜中樓閣深春雨,遠處簾攏半夜燈。

  綠屏無睡秋分簟,紅葉傷時月午樓。

  但覺夜深花有露,不知人靜月當樓,何郎燭暗誰能詠,韓壽香薰亦任偷。

  閬苑有書多附鶴,女牆無樹不棲鸞,星沈海底當窻見,雨過河源隔座看。

  風堦拾葉,山人茶竈勞薪;月逕聚花,素士吟壇綺席。

  當場咲語,盡如形骸外之好人;背地風波,誰是意氣中之烈士。

  山翠撲簾,卷不起青蔥一片,樹陰流徑,掃不開芳影幾重。

  珠簾蔽月,翻窺窈窕之花;綺幔藏雲,恐碍扶疏之柳。

  幽堂晝深,清風忽來好伴,虛窻夜朗,明月不減故人。

縱使女媧煉石,補不就離恨天。雖令司馬操觚,寫不盡相思字。[11]

  多恨賦花,風瓣亂侵筆墨,含情問柳,雨絲牽惹衣裾。

  亭前楊柳,送盡到處游人;山下蘼蕪,知是何時歸路。

  天涯浩緲,風飄四海之魂;塵土流離,灰染半生之劫。

  蝶憩香風,尚多芳夢;鳥沾紅雨,不任嬌啼。

  幽情化而石立,怨風結而塚青,千古空閨之感,頓令薄幸驚魂。

  一片秋山,能療病容,半聲春鳥,偏喚愁人。

  李太白酒聖,蔡文姬書仙,置之一時,絕妙佳耦。[12]

  華堂今日綺筵開,誰喚分司御史來,忽發狂言驚滿座,兩行紅粉一時回。

  緑之所寄,一往而深。故人恩重,來燕子於雕梁;逸士情深,托鳧雛於春水。好夢難通,吹散巫山雲氣;仙緑未合,空探游女珠光。

  桃花水泛,曉妝宮裡膩胭脂;楊柳風多,墮馬結中搖翡翠。

  對粧則色殊,比蘭則香越,泛明彩於宵波,飛澄華於曉月。

  紛弱葉而凝照,競新藻而抽英。

  手巾還欲燥,愁眉即使開,逆想行人至,迎前含笑來。

  逶迤洞房,半入宵夢,窈窕閒館,方增客愁。

  懸媚子於搔頭,拭釵梁於粉絮。

  臨風弄笛欄桿上,桂影一輪;掃雪烹茶籬落邊,梅花數點。

  銀燭輕彈,紅粧咲倚,人堪惜,情更堪惜;困雨花心,垂陰柳耳,客堪憐,春亦堪憐。

  肝膽誰憐,形影自為管鮑;唇齒相濟,天涯孰是窮交。興言及此,輒欲再廣絕交之論,重作署門之句。

  燕市之醉泣,楚帳之悲歌,岐路之涕零,窮途之慟哭。每一退念及此,雖在千載以後,亦感慨而興嗟。

  陌上繁華,兩岸春風輕柳絮;閨中寂寞,一窻夜雨瘦梨花。

  芳草歸遲,青驄別易,多情成戀,薄命何嗟;要亦人各有心,非關女德善怨。

  山水花月之際,看美人更覺多韻。非美人借韻於山水花月也,山水花月直借美人生韻耳。

  深花枝,淺花枝,深淺花枝相間時,花枝難似伊;巫山高,巫山低,莫雨瀟瀟郎不歸,空房獨守時。

  青娥皓齒別吳倡,梅粉粧成半額黃;羅屏繡幔圍寒玉,帳裏吹笙學鳳凰。

  初彈如珠後如縷,一聲兩聲落花雨,訴盡平生雲水心,盡是春花秋月語。

  春嬌滿眼睡紅綃,掠削雲鬟旋粧束,飛上九天歌一聲,二十五郎吹管逐。[13]

  琵琶新曲,無待石崇;箜篌雜引,非因曹植。

  休文腰瘦,羞驚羅帶之頻寬;賈女容銷,懶照蛾眉之常鎖。

  琉璃硯匣,終日隨身;翡翠筆牀,無時離手。

  清文滿篋,非惟芍藥之花;新製連篇,寧止葡萄之樹?

  西蜀豪家,託情窮於魯殿;東臺甲館,流詠止于洞蕭。

  醉把盃酒,可以吞江南吳越之清風;拂劍長嘯,可以吸燕趙秦隴之勁氣。

  林花翻灑,乍飄颺於蘭皋;山禽囀響,時弄聲於喬木。

  長將姊妹叢中避,多愛湖山僻處行。

  未知枕上曾逢女,可認眉尖與畫郎。

  蘋風未冷催鴛別,沈檀合子留雙結;千縷愁絲只數圍,一片香痕纔半節。

  那忍重看娃鬢綠,終期一遇客衫黃。

  金錢賜侍兒,暗囑教休話。

  薄霧幾層推月出,好山無數渡江來;輪將秋動蟲先覺,換得更深鳥越催。[14]

  花飛簾外憑牋訊,雨到窻前滴夢寒。

  檣標遠漢,昔時魯氏之戈;帆影寒沙,此夜姜家之被。

  填愁不滿吳娃井,剪紙空題蜀女祠。

  良緑易合,紅葉亦可為媒;知己難投,白璧未能獲主。

  填平湘㟁都栽竹,截住巫山不放雲。

  鴨為憐香死,鴛因泥睡癡。

  紅印山痕春色微,珊瑚枕上見花飛,煙鬟潦亂香雲溼,疑向襄王夢裡歸。

  零亂如珠為㸃粧,素輝乘月溼衣裳,只愁天酒傾如斗,醉卻環姿傍玉牀。

  有魂隨紅葉,無骨鎖連鬟。[15]

  書題蜀紙愁難浣,雨歇巴山話亦陳。

  盈盈相隔愁追隨,誰為解語來香帷。

  斜看兩鬟垂,儼似行雲嫁。

  欲與梅花鬭寶籹,先開嬌艷逼寒香,只愁冰骨藏珠屋,不似紅衣待玉郎。

  從教弄酒春衫涴,別有風流上眼波。

  聽風聲以興思,聞鶴唳以動懷,企莊生之逍遙,慕尚子之清曠。

  燈結細花成穗落,淚題愁字帶痕紅。[16]

  無端飲卻相思水,不信相思想殺人。

  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

  杏子輕紗初脫暖,梨花深院自多風。

校勘記[编辑]

  1. 湯若士所言二句,問心齋本無。若士即顯祖。
  2. 問心齋本作“浪子”
  3. 問心齋本作“推窗獨坐”
  4. 此條問心齋本訛作“香三日”。語出《襄陽記》。令君即荀彧。
  5. 問心齋本作“十二巫山”,不駢。
  6. 此條問心齋本無。
  7. 齋本作“自落”
  8. 此條齋本無。
  9. 黯䨴,《說文》黮䨴,雲黑貌。《宋高僧傳·第七卷》黯䨴之雲蔽日。齋本作黯䨴。嘉永本黯字上雨下黯。黯䨴之黯又作“霮”、“䨢”。
  10. 嘉永本作“押”,文義不通,抄本訛作“柳”。今從問心齋本。
  11. 此條問心齋本無。
  12. 齋本作“偶”
  13. 此處嘉永本衍“傳鼓瑟於楊家,得吹蕭於秦女。”,此聯前已有之,抄本、齋本皆刪去。
  14. 此七言絕句一首,湯賓尹《睡庵稿》卷之六有之。
  15. 問心齋本作“有魂落紅葉,無骨鎖青鬟”
  16. 常足齋本作“秋字”問心齋本、抄本、平安書鋪刊本皆作“愁字”
◀上一卷 下一卷▶
醉古堂劍掃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