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古堂劍掃/卷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醉古堂劍掃
◀上一卷 卷三 集峭 下一卷▶

  松陵陸紹珩湘客父選,兄陸紹璉宗玉父閱。溪于汝調鼎石臣父、武水倪煌令倩父叅。

今天下皆婦人矣,封疆縮其地,而中庭之歌舞猶喧;戰血枯其人,而滿座之貂貚自若。我輩書生,既無誅賊討亂之柄,而一片報國之忱,惟于寸楮尺只字間見之;使天下之鬚眉而婦人者,亦聳然有起色。集峭第三。

  忠孝吾家之寶,經史吾家之田。

  閒到白頭真是拙,醉逢青眼不知狂。

  興之所到,不妨嘔出驚人心,故不然,也須隨場作戲。

  放得俗人心下,方可為丈夫。放得丈夫心下,方名為仙佛。放得仙佛心下,方名為得道。

  吟詩劣於講學,罵座惡於足恭。兩而揆之,寧為薄行狂夫,不作厚顏君子。[1]

  觀人題壁,便識文章。

  寧為真士夫,不為假道學。

  寧為蘭摧玉折,不作蕭敷艾榮。

  隨口利牙,不顧天荒地老;翻腸倒肚,那管鬼哭神愁。

  身世浮名,餘以夢蝶視之,斷不受肉眼相看。

  達人撒手懸崖,俗子沈身苦海。

  銷骨口中,生出蓮花九品,鑠金舌上,容他鸚鵡千言。

  少言語以當貴,多著述以當富,載清名以當車,咀英華以當肉。

  竹外窺鶯,樹外窺水,峰外窺雲,難道我有意無意;鳥來窺人,月來窺酒,雪來窺書,卻看他有情無情。

  體裁如何,出月隱山;情景如何,落日映嶼;氣魄如何,收露斂色;議論如何,回飇拂渚。

  有大通必有大塞,無奇遇必無奇窮。

  霧滿楊溪,玄豹山間偕日月;雲飛翰苑,紫龍天外借風雷。

  西山霽雪,東嶽含煙;駕鳳橋以高飛,登雁塔而遠𥆮。[2]

  一失腳為千古恨,再回頭是百年人。

  居軒冕之中,不可無山林的氣味;處林泉之下,須要懷廊廟的經綸。[3]

  學者要有叚兢業的心思,又要有叚瀟灑的趣味。

  平民肻種德施惠,便是無位之卿相;仕夫徒貪權市寵,竟成有爵的乞人。[4]

  煩惱場空,身住清涼世界;營求念絕,心歸自在乾坤。

  覷破興衰究竟,人我得失冰消;閱盡寂寞繁華,豪傑心腸灰冷。

  名衲談禪,必執經升座,便減三分禪理。

  窮通之境未遭,主持之局已定;老病之勢未催,生死之關先破。求之今世,誰堪語此?

  一紙八行,不遇寒溫之句;魚腹雁足,空有往來之煩。是以嵇康不作,嚴光口傳,豫章擲之水中,陳秦挂之壁上。[5]

  枝頭秋葉將落,猶然戀樹;簷前野鳥除死,方得離籠。人之處世,可憐如此。

  士人有百折不回之真心,纔有萬變不窮之妙用。

  立業建功,事事要從實地著腳;若少慕聲聞,便成偽果。講道修德,念念要從虛處立基;若稍計功效,便落塵情。

  執抝者福輕,而圓融之人,其祿必厚;操切者壽殀,而寬厚之士其年必長;故君子不言命,養性即所以立命;亦不言天,盡人自可以回天。

  才智英敏者,宜以學問攝其𨅶;氣節激昂者,當以德性融其偏。

  蒼蠅附驥,捷則捷矣,難辭處後之羞;蘿蔦依松,高則高矣,未免仰攀之恥。所以君子寧以風霜自挾,毋為魚鳥親人。[6]

  伺察以為明者,常因明而生暗,故君子以恬養智;奮迅以求速者,多因速而致遲,故君子以重持輕。

  有面前之譽易,無背後之毀難;有乍交之歡易,無久處之厭難。

  宇宙內事,要力擔當,又要善擺脫。不擔當,則無經世之事業,不擺脫,則無出世之襟期。

  待人而留有餘不盡之恩,可以維系無歇之人心;御事而留有餘不盡之智,可以隄防不測之事變。[7]

  無事如有事時隄防,可以弭意外之變;有事如無事時鎮定,可以銷局中之危。

  愛是萬緣之根,當知割舍;識是眾欲之本,要力掃除。

  舌存,常見齒亡,剛強終不勝柔弱;戶朽,未聞樞蠹,偏執豈及圓融。

  榮寵旁邊辱等待,不必揚揚;困窮背後福跟隨,何須戚戚。

  看破有盡身軀,萬境之塵緑自息;悟入無懷境界,一輪之心月獨明。

  霜天聞鶴唳,雪夜聽雞鳴,得乾坤清絕之氣;晴空看鳥飛,活水觀魚戲,識宇宙活潑之機。

  斜陽樹下,閒隨老衲清談;深雪堂中,戲與騷人白戰。

  山月江煙,鐵笛數聲,便成清賞;天風海濤,扁舟一葉,大是奇觀。

  秋風閉戶,夜雨挑燈,臥讀離騷淚下;霽日尋芳,春宵載酒,閒歌樂府神怡。

  雲水中載酒,松篁裡煎茶,豈必鑾坡侍宴;山林下著書,花鳥閒得句,何須鳳沼揮毫。

  人生不好古,象鼎犧樽,變為瓦缶;世道不憐才,鳳毛麟角,化作灰塵。

  要做男子,須負剛腸,欲學古人,當堅苦志。

  風塵善病,伏枕處一片青山;歲月長吟,操觚時千篇白雪。

  親兄弟析箸,壁合翻作瓜分;士大夫愛錢,書香化為銅臭。

  心為形役,塵世馬牛;身被名牽,樊籠雞騖。

  嬾見俗人,權辭托病;怕逢塵事,詭跡逃禪。

  人不通古今,襟裾馬牛;士不曉廉恥,衣冠狗彘。

  道院吹笙,松風裊裊;空門洗缽,花雨紛紛。

  囊無阿堵物,豈便求人;盤有水晶鹽,猶堪留客。

  種兩傾負郭田,量晴校雨;尋幾箇知心友,弄月嘲風。

  著屐登山,翠微中獨逢老衲;乘桴浮海,雪浪裏群傍閒鷗。

  才士不妨泛駕,轅下駒吾弗願也;諍臣豈合摸棱,殿上虎君無尤焉。

  荷錢榆莢,飛來都作青蚨;柔玉溫香,觀想可成白骨。[8]

  旅館題蕉,一路留來魂夢譜;客途驚雁,半天寄落別離書。

  歌兒帶煙霞之致,舞女具丘壑之資;生成世外風姿,不慣塵中物色。

  今古文章,只在蘇東坡鼻端定優劣;一時人品,卻從阮嗣宗眼內別雌黃。

  魑魅滿前,咲著阮家無鬼論;炎囂閱世,愁披劉氏北風圖。

  氣奪山川,色結煙霞。

  詩思在灞凌橋上,微吟處,林岫便已浩然;野趣在鏡湖曲邊,獨往時,山川自相映發。

  至音不合眾聽,故伯牙絕弦;至寶不同眾好,故卞和泣玉。

  看文字,須如猛將用兵,直是鏖戰一陣;亦如酷吏治獄,直是推勘到底,決不恕他。

  名山乏侶,不解壁上芒鞋;好景無詩,虛攜囊中錦字。

  遼水無極,雁山參雲,閨中風暖,陌上草薰。

  秋露如珠,秋月如圭;明月白露,光陰往來;與子之別,思心徘徊。

  聲應氣求之夫,決不在于尋行數墨之士;風行水上之文,決不在于一字一句之奇。

  奪他人之酒杯,澆自己之礧磈.[9]

  春至不知湘水深,日暮忘卻巴陵道。

  奇曲雅樂,所以禁淫也;錦繡黼黻,所以禦暴也。縟則太過,是以檀卿刺鄭聲,周人傷北里。

  靜若清夜之列宿,動若流彗之互奔。

  振駿氣以擺雷,飛雄光以倒電。

  停之如棲鵠,揮之如驚鴻,飄纓蕤於軒幌,發暉曜於群龍。

  始緣甍而冒棟,終開簾而入隙;初便娟於墀廡,未縈盈於帷席。

  雲氣蔭於叢蓍,金精養於秋菊;落葉半床,狂花滿屋。

  雨送添硯之水,竹供掃榻之風。

  血三年而藏碧,魂一變而成紅。

  舉黃花而乘月艷,籠黛葉而卷雲翹。

  垂綸簾外,疑鉤勢之重懸;透影窗中,若鏡光之開照。

  疊輕蕊而矜暖,布重泥而訝濕;跡似連珠,形如聚粒。

  霄光分曉,出虛竇以雙飛;微陰合瞑,舞低簷而並入。

  任他極有見識,看得假認不得真;隨你極有聰明,賣得巧藏不得拙。

  傷心之事,即懦夫亦動怒發;快心之舉,雖愁人亦開笑顏。

  論官府不如論帝王,以佐史臣之不逮;談閨閫不如談艷麗,以補風人之見遺。

  是技皆可成名天下,唯無技之人最苦;片技即足自立天下,唯多技之人最勞。

  傲骨、俠骨、媚骨,即枯骨可致千金;冷語、雋語、韻語,即片語亦重九鼎。

  議生草莽無輕重,論到家庭無是非。

  聖賢不白之衷,托之日月;天地不平之氣,托之風雷。

  風流易蕩,佯狂近顛。

  書載茂先三十乘,便可移家;囊無子美一文錢,盡堪結客。

  有作用者,器宇定是不凡;有受用者,才情決然不露。夫人有短,所以見長。

  松枝自是幽人筆,竹葉常浮野客杯。且與少年飲美酒,往來射獵西山頭。

  好山當戶天呈畫,古寺為鄰僧報鐘。

  瑤草與芳蘭而並茂,蒼松齊古柏以增齡。

  群鴻戲海,野鶴游天。

校勘記[编辑]

  1. 問心齋本作“薄倖”
  2. 此處常足齋本誤作“遠睡”,蓋“遠𥆮”之𥆮,字形與睡相近,遂訛矣。其行側有小字曰“睡疑眺”,是也。然其人固不知𥆮之為眺之異形爾。古人得書不易,能于小字間存疑俟考,亦篤實之士也。
  3. 此條問心齋本作“要有山林的氣味”、“常懷廊廟的經綸”
  4. 此條問心齋本無“肻”、“便”二字,下復改作“仕夫貪財好貨,是有爵的乞丐”
  5. 此條問心齋本作“不過”
  6. 問心齋本作“蔦蘿”
  7. 問心齋本“無歇”作“無厭”
  8. 嘉永常足齋本榆訛作“輸”
  9. 問心齋本奪作“借”,礧磈作“磈礧”
◀上一卷 下一卷▶
醉古堂劍掃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