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古堂劍掃/卷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醉古堂劍掃
◀上一卷 卷六 集景 下一卷▶


  結廬松竹之間,閑雲封戶;徙倚青林之下,花瓣沾衣。芳草盈階,茶煙幾縷;春光滿眼,黃鳥一聲。此時可以詩,可以畫,而正恐詩不盡言,畫不盡意。而高人韻士,能以片言數語盡之者,則謂之詩可,謂之畫可,謂高人韻士之詩畫亦無不可。集景第六。

  花關曲折,雲來不認灣頭;草徑幽深,落葉但敲門扇。

  細草微風,兩岸晚山迎短桌;垂楊殘月,一江春水送行舟。

  草色伴河橋,錦纜曉牽三竺雨;花陰連野寺,布帆晴掛六橋煙。

  閑步畎畝間,垂柳飄風,新秧翻浪;耕夫荷農器,長歌相應;牧童稚子,倒騎牛背,短笛無腔,吹之不休,大有野趣。

  夜闌人靜,攜一童立於清溪之畔,孤鶴忽唳,魚躍有聲,清入肌骨。

  垂柳小橋,紙窗竹屋,焚香燕坐,手握道書一卷。客來則尋常茶具,本色清言,日暮乃歸,不知馬蹄為何物。

  門內有徑,徑欲曲;徑轉有屏:屏欲小;屏進有階,階欲平;階畔有花,花欲鮮;花外有墻,墻欲低;墻內有松,松欲古:松底有石,石欲怪;石面有亭,亭欲樸;亭後有竹,竹欲疏;竹盡有室,室欲幽;室旁有路,路欲分;路合有橋,橋欲危;橋邊有樹,樹欲高;樹陰有草,草欲青;草上有渠,渠欲細;渠引有泉,泉欲瀑;泉去有山,山欲深:山下有屋,屋欲方;屋角有圃,圃欲寬;圃中有鶴,鶴欲舞;鶴報有客,客不俗;客至有酒,酒欲不卻;酒行有醉,醉欲不歸。

  清晨林鳥爭鳴,喚醒一枕春夢。獨黃鸝百舌,抑揚高下,最可人意。

  高峰入雲,清流見底。兩岸石壁,五色交輝,青林翠竹,四時俱備,曉霧將歇,猿鳥亂嗚;日夕欲頹,池鱗競躍,實欲界之仙都。自唐樂以來,未有能與其奇者。

  曲徑煙深,路接杏花酒舍;澄江日落,門通楊柳漁家。

  長松怪石,去墟落不下一二十里。鳥徑緣崖,涉水於草莽間。數四左右,兩三家相望,雞犬之聲相聞。竹籬草舍,燕處其間,蘭菊藝之,霜月春風,日有餘思。臨水時種桃梅,兒童婢仆皆布衣短褐,以給薪水,釀村酒而飲之。案有詩書、莊周、太玄、楚辭、黃庭、陰符、楞嚴、圓覺,數十卷而已。杖藜躡屐,往來窮谷大川,聽流水,看激湍,鑒澄潭,步危橋,坐茂樹,探幽壑,升高峰,不亦樂乎!

  天氣晴朗,步出南郊野寺,沽酒飲之。半醉半醒,攜僧上雨花臺,看長江一線,風帆搖曳,鐘山紫氣,掩映黃屋,景趣滿前,應接不暇。

  凈掃一室,用博山爐爇沈水香,香煙縷縷,直透心竅,最令人精神凝聚。

  每登高邱,步邃谷,延留燕坐,見懸崖瀑流,壽木垂蘿,閟邃岑寂之處,終日忘返。

  每遇勝日有好懷,袖手哦古人詩足矣。青山秀水,到眼即可舒嘯,何必居籬落下,然後為己物?

  柴門不扃,筠簾半卷,梁間紫燕,呢呢喃喃,飛出飛入。山人以嘯詠佐之,皆各適其性。

  風晨月夕,客去後,蒲團可以雙跏;煙島雲林,興來時,竹杖何妨獨往。

  三徑竹間,日華淡淡,固野客之良辰;一編窗下,風雨瀟瀟,亦幽人之好景。

  喬松十數株,修竹千餘竿;青蘿為墻垣,白石為鳥道;流水周於舍下,飛泉落於檐間;綠柳白蓮,羅生池砌:時居其中,無不快心。

  人冷因花寂,湖虛受雨喧。

  有屋數間,有田數畝。用盆為池,以甕為牖,墻高於肩,室大於鬥。布被暖餘,藜藿飽後。氣吐胸中,充塞宇宙,筆落人間,輝映瓊玖。人能知止,以退為茂。我自不出,何退之有?心無妄想,足無妄走,人無妄交,物無妄受。炎炎論之,甘處其陋。綽綽言之,無出其右。羲軒之書,未嘗去手,堯舜之談,未嘗離口。譚中和天,同樂易友,吟自在詩,飲歡喜酒。百年升平,不為不偶,七十康彊,不為不壽。

  中庭蕙草銷雪,小苑梨花夢雲。

  以江湖相期,煙霞相許;付同心之雅會,托意氣之良遊。或閉戶讀書,累月不出;或登山玩水,竟日忘歸。斯賢達之素交,蓋千秋之一遇。

  蔭映巖流之際,偃息琴書之側,寄心松竹,取樂魚鳥,則淡泊之願,於是畢矣。

  庭前幽花時發,披覽既倦,每啜茗對之。香色撩人,吟思忽起,遂歌一古詩,以適清興。

  凡靜室,須前栽碧梧,後種翠竹,前檐放步,北用暗窗,春冬閉之,以避風雨,夏秋可開,以通涼爽。然碧梧之趣,春冬落葉,以舒負暄融和之樂,夏秋交蔭,以蔽炎爍蒸烈之氣,四時得宜,莫此為勝。

  家有三畝園,花木郁郁。客來煮茗,談上都貴遊、人間可喜事,或茗寒酒冷,賓主相忘,其居與山谷相望,暇則步草徑相尋。

  良辰美景,春暖秋涼。負杖躡履,逍遙自樂。臨池觀魚,披林聽鳥;酌酒一杯,彈琴一曲;求數刻之樂,庶幾居常以待終。築室數楹,編槿為籬,結茅為亭。以三畝蔭竹樹栽花果,二畝種蔬菜,四壁清曠,空諸所有,蓄山童灌園剃草,置二三胡床著亭下,挾書劍以伴孤寂,攜琴奕以遲良友,此亦可以娛老。

  一徑陰開,勢隱蛇蟺之致,雲到成迷;半閣孤懸,影回縹緲之觀,星臨可摘。

  幾分春色,全憑狂花疏柳安排;一派秋容,總是紅蓼白蘋妝點。

  南湖水落,妝臺之明月猶懸;西郭煙銷,繡榻之彩雲不散。

  秋竹沙中淡,寒山寺裏深。

  野曠天低樹,江清月近人。

  潭水寒生月,松風夜帶秋。

  春山艷冶如笑,夏山蒼翠如滴,秋山明凈如妝,冬山慘淡如睡。

  眇眇乎春山,淡冶而欲笑,翔翔乎空絲,綽約而自飛。

  盛暑持蒲,榻鋪竹下,臥讀《騷》經,樹影篩風,濃陰蔽日,叢竹蟬聲,遠遠相續,蘧然入夢,醒來命取榐櫛發,汲石澗流泉,烹雲芽一啜,覺兩腋生風。徐步草玄亭,芰荷出水,風送清香,魚戲冷泉,淩波跳擲。因涉東臯之上,四望溪山罨畫,平野蒼翠。激氣發於林瀑,好風送之水涯,手揮麈尾,清興酒然。不待法雨涼雪,使人火宅之念都冷。

  山曲小房,人園窈窕幽徑,綠玉萬竿。中匯澗水為曲池,環池竹樹雲石,其後平岡透迤,古松鱗鬣,松下皆灌叢雜木,蔦蘿駢織,亭榭翼然。夜半鶴唳清遠,恍如宿花塢;間聞哀猿啼嘯,嘹嚦驚霜,初不辨其為城市為山林也。

  一抹萬家,煙橫樹色,翠樹欲流,淺深間布,心目競觀,神情爽滌。

  萬里澄空,千峰開霽,山色如黛,風氣如秋,濃陰如幕,煙光如縷,笛響如鶴唳,經唄如咿唔,溫言如春絮,冷語如寒冰,此景不應虛擲。

  山房置古琴一張,質雖非紫瓊綠玉,響不在焦尾號鐘,置之石床,快作數弄。深山無人,水流花開,清絕冷絕。

  密竹軼雲,長林蔽日,淺翠嬌青,籠煙惹濕,構數椽其間,竹樹為籬,不復葺垣。中有一泓流水,清可漱齒,曲可流觴,放歌其間,離披蒨郁,神滌意閑。

  抱影寒窗,霜夜不寐,徘徊松竹下。四山月白露墜,冰柯相與,詠李白《靜夜思》,便覺冷然寒風。就寢復坐蒲團,從松端看月,煮茗佐談,竟此夜樂。

  雲晴叆叆,石楚流滋,狂飆忽卷,珠雨淋漓。黃昏孤燈明滅,山房清曠,意自悠然。夜半松濤驚颶,蕉園鳴瑯,窾坎之聲,疏密間發,愁樂交集,足寫幽懷。

  四林皆雪,登眺時見絮起風中,千峰堆玉,鴉翻城角,萬壑鋪銀。無樹飄花,片片繪子瞻之壁;不妝散粉,點點糝原憲之羹。飛霰入林,回風折竹,徘徊凝覽,以發奇思。畫冒雪出雲之勢,呼松醪茗飲之景。擁爐煨芋,欣然一飽,隨作雪景一幅,以寄僧賞。

  孤帆落照中,見青山映帶,征鴻回渚,爭棲競啄,宿水鳴雲,聲淒夜月,秋飆蕭瑟,聽之黯然,遂使一夜西風,寒生露白。萬山深處,一泓澗水,四周削壁,石磴嶄巖,叢木蓊郁,老猿穴其中,古松屈曲,高拂雲顛,鶴來時棲其頂。每晴初霜旦,林寒澗肅,高猿長嘯,屬引淒異,風聲鶴唳,隙嚦驚霜,聞之令人淒絕。

  春雨初霽,園林如洗,開扉閑望,見綠疇麥浪層層,與湖頭煙水相映帶,一派蒼翠之色,或從樹杪流來,或自溪邊吐出。支笻散步,覺數十年塵土肺腸,俱為洗凈。

  四月有新筍、新茶、新寒豆、新含桃,綠陰一片,黃鳥數聲,乍晴乍雨,不暖不寒,坐間非雅非俗,半醉半醒,爾時如從鶴背飛下耳。

  名從刻竹,源分渭畝之雲;倦以據梧,清夢郁林之石。

  夕陽林際,蕉葉墮地而鹿眠;點雪爐頭,茶煙飄而鶴避。

  高堂客散,虛戶風來,門設不關,簾鉤欲下。橫軒有狻猊之鼎,隱几皆龍馬之文,流覽雲端,寓觀濠上。

  山經秋而轉淡,秋入山而倍清。

  山居有四法:樹無行次,石無位置,屋無宏肆,心無機事。

  花有喜、怒、寤、寐、曉、夕,浴花者得其候,乃為膏雨。淡雲薄日,夕陽佳月,花之曉也;狂號連雨,烈焰濃寒,花之夕也;檀唇烘日,媚體藏風,花之喜也;暈酣神斂,煙色迷離,花之愁也;欹枝困檻,如不勝風,花之夢也;嫣然流盼,光華溢目,花之醒也。

  海山微茫而隱見,江山嚴厲而峭卓,溪山窈窕而幽深,塞山童赤而堆阜,桂林之山綿衍龐傅,江南之山峻峭巧麗。山之形色,不同如此。

  杜門避影出山,一事不到,夢寐間春晝花陰,猿鶴飽臥,亦五雲之餘蔭。

  白雲徘徊,終日不去。巖泉一支,潺湲齋中。春之晝,秋之夕,既清且幽,大得隱者之樂,惟恐一日移去。

  與衲子輩坐林石上,談因果,說公案。久之,松際月來,振衣而起,踏樹影而歸,此日便是虛度。

  結廬人徑,植杖山阿,林壑地之所豐,煙霞性之所適,蔭丹桂,藉白茅,濁酒一杯,清琴數弄,誠足樂也。

  輞水淪漣,與月上下;寒山遠火,明滅林外,深巷小犬,吠聲如豹。村虛夜舂,復與疏鐘相間,此時獨坐,童仆靜默。

  東風開柳眼,黃鳥罵桃奴。

  晴雪長松,開窗獨坐,恍如身在冰壺;斜陽芳草,攜杖閑吟,信是人行圖畫。

  小窗下修篁蕭瑟,野鳥悲啼;峭壁間醉墨淋漓,山靈呵護。

  霜林之紅樹,秋水之白蘋。

  雲收便悠然共遊,雨滴便冷然俱清;鳥啼便欣然有會,花落便灑然有得。

  千竿修竹,周遭半畝方塘;一片白雲,遮蔽五株垂柳。山館秋深,野鶴唳殘清夜月;江園春暮,杜鵑啼斷落花風。

  青山非僧不致,綠水無舟更幽;朱門有客方尊,緇衣絕糧益韻。

  杏花疏雨,楊柳輕風,興到欣然獨往;村落煙橫,沙灘月印,歌殘倏爾言旋。

  賞花酣酒,酒浮園菊方三盞,睡醒問月,月到庭梧第二枝。此時此興,亦復不淺。

  幾點飛鴉,歸來綠樹;一行征雁,界破青天。

  看山雨後,霽色一新,便覺青山倍秀;玩月江中,波光千頃,頓令明月增輝。

  樓臺落日,山川出雲。

  玉樹之長廊半陰,金陵之倒景猶赤。

  小窗偃臥,月影到床,或逗留於梧桐,或搖亂於楊柳;翠華撲被,神骨俱仙。及從竹裏流來,如自蒼雲吐出。

  清送素蛾之環佩,逸移幽土之羽裳。想思足慰於故人,清嘯自紆於良夜。

  繪雪者,不能繪其清;繪月者,不能繪其明;繪花者,不能繪其香;繪風者,不能繪其聲;繪人者,不能繪其情。

  讀書宜樓,其快有五:無剝啄之驚,一快也;可遠眺,二快也;無濕氣浸床,三快也;木末竹顛,與鳥交語,四快也;雲霞宿高檐,五快也。

  山徑幽深,十里長松引路,不倩金張;俗態糾纏,一編殘卷療人,何須盧扁。

  喜方外之浩蕩,嘆人間之窘束。逢閬苑之逸客,值蓬萊之故人。

  忽據梧而策杖,亦披裘而負薪。

  出芝田而計畝,入桃源而問津。菊花兩岸,松聲一邱。葉動猿來,花驚烏去。閱邱壑之新趣,縱江湖之舊心。

  籬邊杖履送僧,花須列於巾角;石上壺觴坐客,松子落我衣裾。

  遠山宜秋,近山宜春,高山宜雪,平山宜月。

  珠簾蔽月,翻窺窈窕之花;綺幔藏雲,恐礙扶疏之柳。

  松子為餐,蒲根可服。

  煙霞潤色,荃荑結芳。出澗幽而泉冽,入山戶而松涼。

  旭日始暖,蕙草可織;園桃紅點,流水碧色。

  玩飛花之度窗,看春風之入柳,忽翔飛而暫隱,時淩空而更飏。

  竹依窗而弄影,蘭因風而送香。風暫下而將飄,煙才高而不瞑。

  悠揚綠柳,訝合浦之同歸;燎繞青霄,環五星之一氣。

  褥繡起於緹紡,煙霞生於灌莽。

◀上一卷 下一卷▶
醉古堂劍掃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