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林改錯/劉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緣起 醫林改錯
劉序
 

丁未之秋,寄跡吳門,適同鄉焦子濬文來,手執臟腑全圖,乃勳臣王先生《醫林改錯》之稿也。臟腑圖,漢魏以來,醫家所習見,何異乎爾?異乎勳臣先生所繪之圖與古人殊也。臟腑人人皆同,勳臣背古人以傳圖,得毋炫奇立異乎?曰∶「否,不然也。」古人之圖傳其誤,勳臣之圖傳其信。天下物理之是非,聞虛而見實,寡見猶虛,多見爲實。古人竊諸刑餘之一犯,勳臣得諸親見之百人,集數十載之精神,改正乎數千年之遺誤,譬諸清夜鍾鳴,當頭棒喝,夢夢者皆爲之喚醒焉。醫書汗牛充棟,豈盡可徵,然非善讀書者,獨具隻眼,終爲古人所牢籠,而潛受其欺。孟子曰∶「吾於《武成》取二二策。」《武成》,周書也。孟子,周人也。當代之書,猶且不可盡信,况遠者乎?是書繪圖立說,定方救逆,理精識卓,絕後空前,可爲黄帝之功臣,即可爲長沙之畏友。抑又聞之,葉氏《指南》有久病入絡之說,徐氏非之,不知入絡即血瘀也。今勳臣痛快言之,而《指南》入絡之說益明。坊友汪子維之見而悦之,開雕梨棗,以公諸世,斯真能刊錄善書者也。是爲序。

道光戊申中秋日上元後學小窗氏劉必榮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