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修臺灣縣志/卷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首 重修臺灣縣志
卷一 疆域志
卷二 

縣,限也;限百里而治者也。又懸也;懸法象觀之,俾民不惑者也。故雖要荒萬里,疆域定而民無逸志焉。臺灣遠處海天,近通浙粵;樞辰在望,分野攸同。版圖甫登,沿革易考,而蕞爾一隅,屢煩廟算。蓋奠一邑之井疆,資半壁之保障。則申畫郊圻、慎固封守,使農安於里、商藏於市,聖朝無外之規,於是乎在。志「疆域」。   

星野[编辑]

《周禮》保章氏以星土辨九州之地;地,從乎天也。故封域皆有分星,以觀妖祥、察時政,天人之事胥繫焉。而星家推度,各有異同。即就閩中論之,言人人殊。況臺灣初入版圖,欲遽試其推步,誰為甘石之學也者?新舊《府志》暨《諸羅》、《鳳山縣志》,聚訟紛紛,安所適從?第臺隸於閩,在閩言閩,大抵閩為越地,乃〈禹貢〉揚州之域;諸家多以星紀之次屬之。

按星紀為牽牛、斗、婺女三星。於辰在丑,謂之「赤奮」。若於律為黃鐘。斗建在子,為吳越分野。《晉書》載魏陳卓云:「吳越州郡,九江入斗一度,廬江入斗六度,豫章入斗十度,丹陽入斗十六度;會稽入牛一度,臨淮入牛四度,廣陵入牛八度;泗水入女一度,六安入女六度。」宋《武安志》載鄭宗疆《星經》云:「周天之數,每星一度,轄地一千四百六里有奇。」今考閩中九郡,漢時始隸職方,屬會稽南部。其地西屆樵川,西北盡柘浦,東抵長溪,而清漳襟帶嶺南,距會稽俱不上數百里;故諸家以為並隸會稽牛一度者較多。其人又皆精術數,則從其多且精者推之。臺灣雖隔重洋,而距泉之廈門水程僅十一更、可四百四十里定更計里,說見「海道」;若北路淡水至福州港口,《明史》載水程五更,僅二百里:均在周天分度數一千四百六里之內。況牽牛跨浙、閩、粵三省,臺郡南鄰於粵,北鄰於浙;粵之星分既視閩,即謂臺之星分視九郡焉可耳!若夫附郭百里之間,顧欲求其分秒,則世無周群、吳範,抑亦可以不必也。其占他星者,《府志》已載,不具述。

沿革[编辑]

臺灣古荒服地,未入中國版圖。《明史》載:雞籠山在澎湖嶼東北,故名「北港」,又名「東番」。去泉州甚邇,地多深山大澤,聚落星散,無君長。永樂時,中官鄭和偏歷東西洋,靡不獻琛恐後,獨東番遠避不至。和惡之,家貽一銅鈴,俾挂諸項,其後人反寶之,富者至掇數枚。嘉靖末,倭寇擾閩,大將戚繼光敗之;倭遁居於此,其黨林道乾從之。已,道乾懼為倭所併,又懼官軍追擊,揚帆直抵浡泥,攘其邊地以居;而雞籠遭倭焚掠,國遂殘破。初,悉居海濱,既遭倭難,稍稍避居山後,忽中國漁舟從魍港今作「蚊港」飄至,遂往來通販以為常。至萬曆末,紅毛番即「荷蘭國」泊舟於此,因事耕鑿,設闤闠,稱臺灣焉。

崇禎八年,給事中何楷陳靖海之策,言:「自袁進、李忠、楊祿、楊策、鄭芝龍、李魁奇、鍾斌、劉香相繼為亂,海上歲無寧息,今欲靖寇氛,非墟其窟不可。其窟維何?臺灣是也。臺灣在澎湖島外,距漳泉止兩日夜程,地廣而腴。初,貧民時至其地,規魚鹽之利,後見兵威不及,往往聚而為盜,近則紅毛築城其中, 與奸民互市,屹然一大部落。墟之之計,非可干戈從事,必嚴通海之禁,俾紅毛無從謀利,奸民無從得食,出兵四犯,我師乘其虛而擊之,可大得志;紅毛舍此而去,然後海氛可靖也。」時不能用。

《名山藏》云:乾坤東港華嚴婆娑洋世界,名為「雞籠」。

《文獻通考》云:琉球國在泉州之東,有島曰「澎湖」,煙火相望,旁有毘舍耶一作那國;語言不通,袒裸盱睢。

《海防考》云:隋開皇中,遣虎賁陳棱略澎湖地;其嶼屹立巨浸中,環島三十有六,如排衙。

元末,置巡檢司於澎湖嶼。

明洪武五年,信國公湯和經略海上,以澎湖民叛服難信,議徙近郭。二十一年,盡徙嶼民置漳泉間,廢巡司而墟其地。

嘉靖四十二年,都督俞大猷留偏師駐防澎湖,尋罷;仍設巡檢司,後裁。初,海寇林道乾導倭遁入臺,大猷以港道紆迴,不敢進逼,留偏師守澎,嚴哨鹿耳門外。及道乾遁去,澎之偏師亦罷,餘見上。

萬曆二十年,增設澎湖遊兵。三十五年,復設衝鋒遊兵以備倭《同安志》云:浯銅、澎湖二遊皆駐廈門。澎湖遊冬船五隻,鳥船十四隻,官兵八百一員名。萬曆之季,將脆卒惰,或泊內港,或寄人家;商民劫掠,若罔聞知,甚且以販倭舶為奇貨,何言倭哉

天啟二年,紅毛據澎湖。四年,巡撫南居益遣總兵俞咨臯擒其渠師,獻俘於朝萬曆末,紅毛據臺灣築城;至是復築城於澎湖,既毀復築,詳見「雜紀」

天啟五年,海寇顏思齊入臺灣,鄭芝龍等附之是時,紅毛據臺灣自若;詳見「雜紀」。舊謂芝龍先入臺者,誤也

崇禎三年,紅毛犯廈門,復遁入臺是時,鄭芝龍已歸降,巡撫鄒維璉命為將焚殺紅毛;紅毛遁歸

國朝順治十八年通志作十七年,誤夏五月,鄭芝龍子成功入臺灣。冬十有二月,紅毛歸國詳見「雜紀」

康熙元年春正月,成功改臺灣城為安平鎮、赤嵌城為承天府即今邑治。南北路設縣二:曰天興、曰萬年;總曰東都。夏五月庚辰,成功死,子經嗣。越三年,改東都為東寧,二縣為二州;設安撫司三:南北路、澎湖各一。

二十年春正月壬午,經死,子克塽嗣。是年,福建總督姚啟聖計招偽賓客司傅為霖等,約為內應,垂成事洩,為霖等遇害。啟聖仰遵廟算,定策平臺。

二十二年,水師提督施琅統師專征。

水師提督施琅〈陳海上情形勦撫機宜疏〉

鄭成功倡亂二十餘年,恃海島為險,蔓延鴟張,荼毒生靈;故當時不得不從權拆地,以絕其進取之路。嗣而皇上廣開德意招徠撫綏,漸散其黨;成功疑懼,乃遁據臺灣,以為兔窟。康熙元年間,兵部郎中黨古里至閩,臣備將逆島可取之勢,面乞代奏;復上疏密陳。荷蒙俞旨,仰藉天威,數島果一鼓而平。逆孽鄭經逃竄,負嵎恃固。去歲,朝廷遣官前往招撫,未見實意歸誠。從來順撫逆勦,大關國體,豈容頑抗而止?伏思天下一統,胡為一鄭經殘孽盤踞絕島,而拆五省邊海地方畫為界外,以避其患?況東南膏腴田園及所產漁鹽,最為財賦之藪,可資中國之潤,不可以西北長城塞外風土為比。倘不討平臺灣,匪特賦稅缺減、民困日蹙,即防邊若永為定制,錢糧動費加倍,輸外省有限之餉,年年協濟兵食,何所底止?又使邊防持久,萬一有懼罪弁兵及冒死窮民,以為逃逋之窟,遺害叵測,似非長久之計。且鄭成功之子有十,遲之數年,並皆長成,假有一、二機覺才能,收拾黨類,結連外島,聯絡土番,羽翼復張,終為後患。我邊海各省水師,雖布設周密,以臣觀之,亦僅能自守;若使之出海征勦,擇其精銳習熟將卒,實亦無幾。況後此精銳者老,習熟者疏,何可長恃?臣蒙皇上逾格擢用,荷恩深重,分宜滅賊, 以盡厥職。每細詢各投誠之人及陣獲一二賊夥,備悉賊中情形,審度可破之勢,故敢具疏密將臺灣勦撫機宜,為我皇上陳之。

查自故明時,原住澎湖百姓有五、六千人,原住臺灣者\有一、二萬:俱係耕漁為生。至順治十八年,鄭成功挈官兵並眷口共三萬有奇,為伍操戈者,不滿二萬。又,康熙三年間,鄭經復挈去偽官兵並眷口約有六、七千,為伍操戈者,不過四千。此數年,彼處不服水土,病故及傷亡者五、六千。歷年渡海窺伺,被我水師擒殺,亦有數千。相繼投誠者,計有數百。今雖稱三十餘鎮,並係新拔,俱非夙練之才。或轄五、六百兵,或轄二、三百兵不等。計賊兵不滿二萬之眾,船隻大小不及二百號,散在南北二路,墾耕而食。上下相去,千有餘里。鄭經承父餘業,智勇不足,戰爭匪長。其各偽鎮亦皆碌碌之流,又且不相聯屬。賊眾耕鑿自給,失於操練,終屬參差不齊;內中無家口者十有五六,豈甘作一世鰥獨,寧無故土之思?但賊多係閩地之人,其間縱使有心投誠,既無陸路可通,又乏舟楫可渡,故不得不相依為命。鄭經得馭數萬之眾,非有威德制服,實賴汪洋大海,為之禁錮。如專一意差官往招,則操縱之權,在乎鄭經一人,恐無率眾歸誠之日。若用大師壓境,則去就之機,在乎賊眾,鄭經安能自主?是為因勦寓撫之法。大師進勦,先取澎湖,以扼其吭,則形勢可見、聲息可通,其利在我。仍先遣幹員往宣朝廷德意。若鄭經勢窮向化,可收全績。倘頑梗不悔,俟風信調順,即率舟師聯直抵臺灣,拋泊港口以牽制之。發輕快船隻,一往南路打鼓港口,一往北路蚊港、海翁窟港口,或用招誘,或圖襲取,使其首尾不得相顧,自相疑惑,疑則其中有變。賊若分則力薄,合則勢蹙,於以用正、用奇,相機調度登岸,次第攻擊。臣知己知彼,料敵頗審;率節制之師,賈勇用命,可取萬全之勝。倘賊踞城固守,則先清勦其村落黨羽,撫輯其各社土番;狹隘孤城,僅容二千餘眾,用得勝之兵而攻無援之城,使不即破,將有垓下之變,賊可計日而平矣。

夫興師所慮,募兵措餉;今沿邊防守經制及駐劄投誠閒曠官兵,皆為臺灣而設,聽臣會同督提諸臣,挑選習熟精銳,用充征旅,無事徵募動費之煩。此等兵餉,征亦用,守亦用,與其束手坐食於本汛,孰若簡練東征於行間?至修整船隻,就於應給大修銀兩領收,可無額外動支。船未足用,則浙、粵二省水師,亦為防海設立,均可選用;仍行該省督提,選配官兵,各舉總兵一員,領駕協勦。每船用慣熟澎湖、臺灣港路柁梢數人,即於福建投誠官兵內挑選分配;不足,則將投誠兵汰其老弱,別募熟於海道之人補額。因此見在額給糧餉,不須分外加增,無煩夫役輓輸。安配定妥,以候風期,毋論時日,風信可渡,立即長驅。利便之舉,誠莫過於此者。但水路行兵,出海水深,利用大船;進港水淺,利用小哨。今當新造小快哨一百隻,以為載兵進港及差撥哨探之用。又當新造小八槳二百隻,每大船各配一隻,到臺灣臨敵登岸之時,可以盤載官兵,蜂擁而上。其小快哨每隻所造,只用價銀四十兩;小八槳每隻所造,只用價銀一十五兩;二項共該用銀七千兩,為費不多。若臺灣一平,則邊疆寧靖,防兵可減,百姓得享昇平,國家獲增餉稅,沿邊文武將吏,得安心供職,可無意外罪累,一時之勞,萬世之逸也。

又〈密陳航海進勦機宜疏〉

臣荷皇上特恩起用,以臣深知水性賊情,專畀進勦海逆之責。受事以來,練兵整船,靡敢刻懈。然用兵之法,不得不熟審詳慎,古者行兵,多用奇計,聲東擊西,兵不厭詐,非可直道而行。去冬具疏,請以今年三、四月微北風進兵,蓋為鄭逆奸細頗多,使賊知我舟師必用北風而進,然後出其不意而收之。臣在在密用間諜,亂其黨羽,自相猜忌。自去年逆艘糾集澎湖,欲抗我師,據險以逸待勞。設我舟師到彼,必由澎湖西嶼頭,然后轉帆向東北而進,正值春夏之交,東北風為多,我船盡是頂風頂流,斷難逆進,賊已先站立外塹內塹,接連娘媽宮,俱居我上風上流,其勢難以衝擊取勝,故不可不慮及此也。所以前議微北風之候,猶恐未能萬全;且水道行兵,專賴風信潮水,非比陸路,任意馳驅,可以計定進止。臣日夜撫心熟籌,莫如就夏至南風成信,連旬盛發,從銅山開駕,順風平浪,船得聯齊行,兵無暈眩之患;逆賊縱有狡謀,斯時反居下風下流,賊進不得戰,退不能守。澎湖一得,更知賊勢虛實,直取臺灣,便可克奏膚功。倘逆孽退守臺灣,死據要口,我師暫屯澎湖,扼其吭、拊其背、逼近巢穴,使其不戰自潰,內謀自應。不然,俟至十月,乘小陽春時候,大舉進勦,立見蕩平。此乃料敵制勝,所當詳細一一披陳者也。

然臣切有請者,督臣姚啟聖,調兵制器,獎勵士卒,精敏整暇,咄嗟立辦;捐造船隻,無所不備;矢志滅賊,國爾忘身;堅圖報稱,非臣所能力止。惟是生長北方,雖有經緯全才,汪洋巨浪之中,恐非所長。矧撫臣吳興祚見在陞任,即有新撫臣初任視事,恐未識閩疆情形。臣之鰓鰓,謂督臣宜駐廈門,居中節制,別有調遣;臣得耑統前進。行間將士知有督臣後趲糧運策應,則糧無匱乏之患,兵有爭先之勇,壯志勝於數萬甲兵。今若與臣偕行,征糧何以催趲?封疆何所仰賴? 安內攘外,非督臣斷難彈壓緩急。臣故密疏入告,使督臣聞知,必以臣阻其滿腔忠藎;仰冀皇上密行溫諭督臣,免其躬親偕行。臣同督臣操練水陸精銳,官兵充足三萬,分配戰艦,儘可破賊。但臣僅掌有水師提督印信,未奉有征勦臺灣之敕諭;伏望迅賜頒發,以副轉睫師期,俾得申嚴號令,用以節制調度。所有督臣題定功罪賞格,賜臣循例而行,則大小將士,咸皆凜遵。

至於師中參酌,見有同安總兵官臣吳英,智勇兼優,竭忠自許,可以為臣之副;尤望恩加獎勵。又有興化總兵官臣林承、金門總兵官臣陳龍、平陽總兵官臣朱天貴、海壇總兵官臣林賢,留閩候補總兵官臣陳昌、江東副將臣詹六奇、隨征左都督臣李日火呈等,俱堪衝風破浪, 勇敢克敵,共勷搗巢。藉我皇上天威丕著,醜類遊魂,何難殄殲?

航勦滅賊,關係臣之一身,承當責任,何等綦重。以故凡賊之形勢、風之順逆、事之區畫,亟當十分詳審,以圖萬全。況出汪洋大海之外,非敢輕舉妄動,苟且從事,致負眷顧之隆。臣當會商將軍合詞具題,而將軍海務情形,非所諳曉,又恐奸細窺探洩漏,是以自將戰略師期,密疏上聞。

又〈請決計進勦疏〉

鄭逆抗拒顏行,深費皇上宵旰南顧之憂。臣茲復荷聖恩起用,非重臣以水師提督之任,實用臣進平臺灣之逆患;兼面奉天語,溫諭勦滅臺灣,以免生靈塗炭。銜命以來,兼程疾趨,即於去歲十月初六日抵廈門視事,點驗船兵,全無頭緒,焉敢妄舉進勦?時欲具疏入告,恐傷寅恭和衷;故日以繼夜,廢忘寢食,一面整船,一面練兵,兼製造器械,躬親挑選整搠。至今年四月終,方稱船堅兵練,事事全備;移請寧海將軍臣喇哈達、侍郎臣吳努春到廈門看閱。此時將士人人思奮,臣即於五月初五日,會同督臣姚啟聖,率舟師開駕至銅山,以俟夏至後南風成信,聯進發。

第督臣以五月初一日准部咨「進勦海賊,關係重大」之旨,隨轉意不前;而三軍側聽,並盡解體。臣自初七日起,日與督臣決計進取,力爭十餘日。至十六日,將軍二臣抵銅山,到臣營所,臣面懇將軍轉勸督臣乘南風進勦,以成摧枯拉朽之勢。奈督臣終執旨意,以督提同心合意為辭;臣故不便違抗,姑聽督臣主疏展期,實非臣之本意。此二將軍臣親到銅山所目擊,而共悉臣衷也。

本月初九日承准兵部劄付內開:「寧海將軍喇哈達等疏稱:總督、提督稱南風不如北風」,臣深為駭異。切思臣當日在銅山,與將軍二臣並無言及南風不如北風之語。日與督臣爭執南風進勦,不惟三軍皆悉其情,即通省士庶亦皆共曉。且督臣日遣各總兵勸臣權依督臣之議。今將軍二臣具疏竟不分晰明白,陷臣推托不前,若非皇上寬置不究,則臣先後疏章自相矛盾,欺誑君父,罪當萬死矣。

夫南風之信,風輕浪平,將士無暈眩之患,且居上風上流,勢如破竹,豈不一鼓而收全勝?臣見督臣堅意難以挽回,故聊遣趕舟曾快船二十三隻, 令隨征總兵臣董義、投誠總兵臣曾成、提標署左營遊擊事臣阮欽為,並各鎮營千把等官,領駕前往澎湖,瞭探賊息。據其回稱:「義等奉令,遵於六月初四日午刻從古雷洲開船,至初五日未時到澎湖猫嶼;時各船未便輕進,灣泊花嶼。初六日黎明,率各船由虎井過西嶼頭,瞭見劉國軒賊艘盡泊於媽宮澳。賊見我船,大船概起頭帆,小船盡起大帆,賊遂出趕繒二十餘隻,駕出西嶼頭;又有八罩賊船十餘隻,由南面而來;我船恐眾寡不敵,本日未時傳砲收回各船;於初七日到大境,初八日到廈門港歸汛」等情。據此,則此行遣發巡哨船隻,來去無阻,見有明據矣。乃坐塘筆帖式譚木哈圖具題「大兵水面度日,逆賊窺望空隙」之疏,殊非真知灼見,臣全不解其故。以臣生長海濱,總角從戎,風波險阻素所經歷;且荷簡命前任水師提督,閱歷至今,豈有海面形勢、風信水性猶不暢熟胸中?而筆帖式乃更勝於臣乎?

蓋賊中情形,臣屢得舊時部曲密信,稱「臺灣人心惶惑,兼以劉國軒恃威妄殺,稍有隙縫,全家屠戮,人人芒剌在背,間有心欲向義,奈隔絕汪洋,難以朝呼夕應,未敢輕舉。」此端便是可破可勦之機。又此六月二十八日,據守口兵丁遞送澎湖長髮賊柳勝、林斗二人赴臣軍前投誠;詢據柳勝等供稱:「原坐杉板頭熕船過 來投誠,澎湖新舊船、鳥船、趕繒、雙帆艍各船有一百一、二十隻,劉國軒、林陞、江欽等賊眾六千餘,內有家口舊賊約二千,其餘俱係無眷口新附之眾;私相偶語,提督不嗜殺人,俟大軍到,便瓦解歸順。有偽蕭一鎮下將領謀議,候出娘媽宮操船,乘勢駕舟投誠;被其知覺,立殺頭目九人。因探問我兵船自銅山撤回歸汛, 彼故調賊二千餘回臺灣耕種,今僅留賊四千在澎湖配船防守」等語。據此,則賊中虛實,又已得其詳矣。且臣更以賊中之情形言之,昔之偽鎮營蟻附脅從,皆受鄭成功、鄭經父子結恩舊人,籠絡相依。今劉國軒暴戾操權,動輒殺戮,以威制人,誰肯甘為几肉?是我舟師未到澎湖,權猶在劉國軒一人之主持;我舟師若抵澎湖,勢難遏各偽鎮偽卒之變亂。則踞守澎湖逆賊縱有萬余,內多思叛;驅萬賊萬心之眾,以抗我精練勇往之師,何足比數!雖劉國軒輕命死敵,於人心猜忌之際,靡不自潰,則可破可勦之機,又無加於是。

今我皇上若以「俟有可破可勦之機」溫旨下頒,則汪洋巨浸之中,誰肯效命七尺之軀,而殫力三窟之險?勢必籍旨意為居奇,遷延歲月,虛糜浩費。所謂築舍道旁,三年不成;是賊終無可破可勦之日矣。矧夫按兵不動,善以撫諭,劉國軒沐猴鴟張,操縱自如,志得意滿,斷無輸誠向化之念。其中有偽鎮營賊有心歸正,而邇來臺灣各港禁錮嚴密,一船不許出港,雖有謀叛隱情,亦難通報。故非聯船進發,疾行撲擊,安有自甘獻俘?坐待賊亡,竟在何時?在督臣滅賊之念實切,惜乎生長北方,水性海務非其所長;登舟之際,心搖嘔吐,所以前疏懇留督臣居中調度,蓋為此也。中有一、二視此畏途,未免低徊,致督臣疑惑不決。臣雖庸愚,料敵頗效。前於康熙二年間,海逆猖獗,皇上特差兵部郎中黨古里到閩,問臣機宜,當即決意進攻廈門。時督臣李率泰亦以臣過於擔當,然兩島竟為臣克平。旋於康熙六年十一月,為邊患宜靖、逆賊難容等事具題,未奉俞旨,乃使逆孽於甲寅年有燎原之變。鄭經雖死,留此餘黨,負踞絕島。臣丁年六十有二,血氣未衰,尚堪報稱。今不使臣乘機撲滅,再加數年,將老無能為;後恐更無擔當之臣,敢肩度海滅賊之任。是以臣鰓鰓,必滅此朝食。

惟是臺灣殘孽未殲,故溢設鎮營官兵,糜費錢糧,貽累民生未甦。況所設水師鎮營,原為航海搗巢之用,今就中挑選精兵二萬有奇、大小戰船三百號,儘堪破賊,可以無用陸師,徒相牽制,卒難成功。若陸師中間有勇敢效忠、熟練海務能將,容臣調選一二,以為臂指,共勷大舉之需。

伏思臣累受國恩,奉召進京,即寵擢內大臣之列,豢養十餘載;今復謬荷起用,寸功未效,又叨更晉官銜,特賜御膳;亙古臣子,未有受君恩如是也。即赴湯蹈火,臣志所不辭。倘荷皇上信臣愚忠,獨任臣以討賊,令督撫二臣,催趲糧餉接應,俾臣整搠官兵,時常在海操演;勿限時日,風利可行,臣即督發進取。出其不意,攻其無備,何難一鼓而下。事若不效,治臣之罪。臣樸質武夫,一片圖報微誠,惟知欽遵天語煌煌,責臣必破臺灣,克奏膚功。臣以君命為重,故當克盡臣職,不禁煩瑣、激切瀝陳,斷不敢以浮言飾辭,冒昧陳於君父之前,伏乞皇上睿鑒。

夏六月癸亥,澎湖平。

水師提督施琅〈報捷疏〉

臣自去年六月同督臣姚啟聖在銅山停師回汛,劉國軒偵知,自回臺灣,留撥偽鎮營等船兵扼守澎湖,不時來往調度。今年四、五月,知臣乘南風決計進勦,就臺灣賊夥選撥精壯敢死者,又抽調草地佃丁民兵,將洋船改為戰船。凡各偽文武等官所有私船,盡行修整,調集來澎湖;大小砲船、鳥船、趕繒船、洋船、雙帆艍船,合計二百餘號,賊夥二萬餘眾。仍將偽鎮營等官兵各眷口監羈臺灣紅毛、赤嵌二城,堅其死戰。劉國軒親統傾巢之眾,復來澎湖,將媽宮嶼頭上下,添築砲城二座,風櫃尾砲城一座,四角山砲城一座,雞籠山砲城一座,東西時內一列砲臺四座,西面內外塹、西嶼頭一列砲臺四座,牛心灣山頭頂砲臺一座;凡沿海之處, 小船可以登岸者,盡行築造短牆,安置腰銃,環繞二十餘里,分遣賊眾死守;星羅碁布,堅如鐵桶。

臣總統鎮營舟師,將各大小戰船風篷上大書將弁姓名,以便備知進退先後,分別賞罰。於六月十四日辰時,由銅山開駕進發。十五日申時,到猫嶼、花嶼。有守汛賊哨數十餘隻,見臣舟師將到,即奔回澎湖。時值天晚,將船灣泊八罩水垵澚,遣官坐小哨到將軍澳、南天嶼等島,安撫島民。十六日早,進攻澎湖,逆賊排列船隻迎敵。臣標署右營遊擊藍理等官兵,配坐鳥船一隻;署後營遊擊曾成等官兵,配坐鳥船一隻;署左營遊擊張勝等官兵,配坐鳥船一隻;二等侍衛吳啟爵等官兵,配坐鳥船一隻;同安城守右營遊擊趙邦試等官兵,配坐鳥船一隻;海壇鎮標中營遊擊許英等官兵,配坐鳥船一隻;銅山鎮標右營遊擊阮欽為等官兵,配坐鳥船一隻;此數船首先衝鋒破敵,直入賊,攻殺賊砲船二隻、趕繒船六隻,賊夥斬殺殆盡。其船放火燒燬。又用砲火攻擊,立刻沉壞賊鳥船一隻、趕繒船二隻。副鋒臣標右營千總鄧高勻配水陸等官兵,坐鳥船一隻;烽火營遊擊王祚昌勻配水陸等官兵,坐鳥船一隻;臣標署右營守備方郤等官兵,配坐鳥船一隻;金門鎮標中營遊擊許應麟等官兵,配坐鳥船一隻;金門鎮標右營守備林芳等官兵,配坐鳥船一隻;臣標隨標功加守備李光琅等官兵,配坐鳥船一隻;用砲火攻擊,打沉賊鳥船一隻、趕繒船二隻,賊夥溺死殆盡。時值南潮正發,前鋒數船,逼近砲城,賊艘齊出合圍。臣恐數船深入難出,自將坐駕船直衝入賊,興化鎮臣吳英繼後夾攻,焚殺偽揚威將軍援勦左鎮沈誠、統轄前鋒鎮姚朝王、義武鎮陳侃,戎旗五鎮陳時雨、偽協將弁大小賊目,計七十餘員。偽水師總督林陞中箭三枝、中鹿銃二門,左腿被大砲打折,立即載回臺灣。賊眾焚殺溺死,計二千餘眾;遂救出數船。臣右眼被銃擊傷,眼睛未壞,因天色將晚,收出西嶼頭洋中拋泊。十七日早,將全舟師復收泊八罩水垵澳,嚴申軍令,查定功罪,賞罰官兵。十八日,進取虎井、桶盤嶼。十九日,臣坐小趕繒船往澎湖內外塹、嵵內,細觀形勢。二十、二十一兩日,故用老弱驕兵之計,用趕繒、雙帆艍船分二股,假攻嵵內、內外塹,以分賊勢。

臣於二十二日再申軍令,分股進發。遣臣標隨征都督陳蟒、魏明、副將鄭元堂,領趕繒、雙帆艍船五十隻為一股,從東畔嵵內直入雞籠嶼四角山,為奇兵夾攻;又遣臣標隨征總兵董義、康玉、外委守備洪天錫,領趕繒、雙帆艍船五十隻為一股,從西畔內塹直入牛心灣,作疑兵牽制。將大鳥船五十六隻居中分為八股;每股七隻,各作三疊。臣居中為一股;興化鎮臣吳英領一股居左;平陽鎮臣朱天貴、臣標前營遊擊何應元合領一股居左;金門鎮臣陳龍領一股在次左;臣標署中營參將羅士鉁、署右營遊擊藍理、署後營遊擊曾成,合領一股在次右之右;署銅山鎮臣陳昌領一股在次左之左;海壇鎮臣林賢領一股在末右;廈門鎮臣楊嘉瑞領一股在末左;尚有船八十餘隻,留為後援。臣督率嚴陣指揮,直向娘媽宮撲勦。賊各處砲城及迎敵砲船、鳥船、趕繒大小各船,四面齊出迎敵。每賊砲船安紅衣大銅砲一位, 重三、四千斤,在船頭兩邊安發熕二十餘門不等,鹿銃一、二百門不等。砲火矢石交攻,有如雨點;煙焰蔽天,咫尺莫辨。首衝破敵陷陣,乃海壇鎮臣林賢、平陽鎮臣朱天貴、前營遊擊何應元、海壇鎮標左營遊擊吳輝、千總蔡琦鳳、海壇鎮標右營守備林正春、副鋒臣標前營千總林鵬、海壇鎮標右營遊擊江新、圍頭營遊擊陳義、平海營遊擊鄭桂、海壇鎮標中營遊擊許英等,其分遣東西二股之官兵船隻繼進,夾擊互攻,自辰至申,我師奮不顧身,抵死擊殺。賊被我師用火桶、火礶焚燬大砲船十八隻,擊沉大砲船八隻,焚燬大鳥船三十六隻、趕繒船六十七隻、洋船改戰船五隻;又被我師火船乘風燒燬鳥船一隻、趕繒船二鳥。逆賊併力死鬥,勢窮難支,用火藥藏於船艙,發衝心砲自焚砲船九隻、鳥船一十三隻。賊驚危勢急跳水,得獲鳥船三隻、趕繒船八隻、雙帆艍船二十五隻。焚者焚、殺者殺,偽征北將軍曾瑞、定北將軍王順、水師副總督左虎衛江欽、統領右先鋒陳諒、戎旗二鎮吳潛、援勦右鎮鄭仁、援勦後鎮陳啟明、宣毅左鎮邱輝、護衛鎮黃聯、後勁鎮劉明、折衝左鎮林順、斗宿鎮施廷、親軍水師三鎮薛衛、水師一鎮蕭武、水師二鎮陳政、水師四鎮陳立、中提督中鎮洪邦桂、中提督右鎮尤俊、中提督後鎮楊文炳、中提督親隨一鎮陳士勳、左龍驤中協黃國助、右龍驤左協莊用、侍衛中鎮黃德、侍衛右協蔡智、侍衛驍翊協蔡添、侍衛領旗協林亮、侍衛左總轄毛興、勇衛中協張顯、勇衛左協林德、勇衛右協陳士勛、勇衛前協曾遂、中提督領兵協吳略、中提督左協林德、中提督前協曾瑞、中提督領旗協吳福、中提督前鋒協陳陞、中提督總理協陳國俊、右武衛右協吳遜、右武衛隨征二營梁麟、水師二鎮前鋒副將李富、水師二鎮左營副將張欽、水師三鎮左營副將許瑞、水師三鎮右營副將林耀、援勦右鎮右營廖義、援勦前鎮前鋒營莊超、折衝鎮左營陳勇、左提督後鎮左營王受等四十七員,其余偽協營、領兵監督、翼將、正副總班、總理、監營、候缺將小頭目,焚殺溺死約計三百余員。焚殺、自焚、跳水溺死賊夥,約計一萬二千有奇,屍浮滿海。總兵朱天貴被砲穿脅立死。遊擊趙邦試亦被砲擊腦立死。總兵林貴被箭輕傷左臂。總兵吳英被鹿銃輕傷右耳。賊止剩有小砲船三隻、小鳥船二隻、趕繒船十一隻、雙帆艍船十五隻,脫出北面吼門遁走。訊知劉國軒乘小快船亦從吼門而逃。時值黃昏,難以追殺。在山偽將軍果毅中鎮楊德、遊兵鎮陳明、果毅後鎮吳祿、中提督前鎮黃球、璧宿鎮楊章、侍衛後鎮顏國祥、中提督中協副總兵張顯、驍翊營副將洪良佐、統領右先鋒領兵副總兵李錫、右先鋒營副總兵黃顯、右虎衛領兵副總兵、左虎副將江篇、遊兵鎮中營周烈、前副將黃豹、左虎副將江篇、遊兵鎮中營周烈、前營副將劉隆、果毅後鎮右營副將林好、旗鼓中軍嚴澤、親隨營正總班阮恢、中提督下副將李芳、管理大砲副將林武、前鎮下隨征副將湯興,前鎮下左營副將蔡穆、戎旗二鎮右營副將吳陞、果毅中鎮正領兵副將曾勝、中營副將楊傑、左營副將吳振,右營副將陳李、隨征營副將黃桂、前鋒營副將張佐春、參將楊彬、偽提督後鎮領兵中軍徐其昌、果毅後鎮左營林和、左翼將廖冬、神威營林啟、后鎮左營楊壯、璧宿鎮隨征參將洪存光、候缺親隨營參將王建、遊兵鎮親隨標參將鄭泗、隨標參將何正,前鎮正領班參將林興、衝鋒正總班參將黃峨、左虎衛正領遊擊林尾、副領都司邱陞、璧宿鎮旗鼓正中軍遊擊林朝輝、宣毅左鎮左營邱睿、果毅中鎮下游擊王壽、吳旋、賴淑、鄭應、一正領遊擊黃壽、二正領遊擊林明、三正領遊擊林暢、陳賢、王招、四正領遊擊陳勝、遊兵鎮中營遊擊陳恕、前營遊擊薛舅、隨標營遊擊施辰、果毅後鎮領兵洪陞、坐營中軍劉斌、翼將楊勝、親隨營將徐秋、隨征營將曾春、遊擊鄭先庚、前鎮隨征遊擊顏潛、左翼遊擊錢孟喬、左副領遊擊方勝、右副領遊擊林盛、掌標遊擊陳奕、小監營遊擊戴耀、左副總班都司黃陞、右副總班都司黃義、侍衛監營林仕、領旗營陳寅、旗鼓中營林贊、果毅中鎮下都司鄭辛、王友順、何榮、黃桂、李陞、吳麟、管砲都司陳鳳、璧宿鎮下正總理候缺都司林英、楊勸、宣令守備林玉、監營守備陳和、副總班守備林麟、副總班守備楊瑞、周明、黃登、中提督下二領林輝明、三領梁三老、果毅中鎮下守備沈雲隆、許福、柯偉、陳仕、陳定、鄭興、陳鑾、林長、 陳德完、蔡興、洪祿、林鳳、林甫、陳萬、蔣鳳、謝吉、康順、張福、王麟、曾良、陳月、陳尾、遊兵鎮中營守備李忠、前營守備朱義、隨標營守備黃二、林彩、許 五、林泰、管砲守備林換、李受、前鎮下守備吳傳、胡哲、龔耀、陳新、提督後鎮衝鋒總班陳斌、候缺親隨營王飛龍、正總班曾道興、副總班歐興、都司高陞、陳進、果毅後鎮下司總陳貴、楊美、陳桂、總班周虎、中提督下司總林愛、都司林三、侍衛下副領陳祺、遊兵鎮下親標營千總胡進、黃璉、隨征千總李四、朱都、王雄、果毅後鎮下都司楊龍、蔡珀、鹽營林龍、璧宿鎮下都司劉明、許佐、總班程雄、趙和、紅旗官沈冬、陳勝、果毅後鎮下司總謝里、蔡明、正總班洪忠柳、賜正總理黃三、副總理許攀、隨征正總班張猛、紅旗官許卯、何煌、陳勝、董興、總司黃貴等,共一百六十五員,帶賊眾四千八百五十三名倒戈投降。臣仰體皇上好生之德,宥其自新。俱已發令薙髮。偽鎮營賞以袍帽,賊眾給以銀米,用彰我朝廷不嗜殺鴻恩,以策後效。

是役也,逆賊盤踞海島四十餘載,荼毒生靈,蹂躝版圖,致廑皇上宵旰之憂。臣體聖衷,誓必滅此淨盡;故雖帶傷負創,賈勇撲勦。舟師自十四日深入汪洋巨浸之中,水天相連;稽古以來,六月時序,澎湖無五日和風,怒濤山高,變幻莫測。今抵澎旬餘日,海不揚波,俾臣得以調度,七日夜破賊;且二十二日進師,午刻潮漲較多四尺,莫非上天垂祐、皇上彌天之福,故使扼守澎湖巨魁、巨鎮精銳、逆賊巨艦,不數日而全軍覆沒。雖各鎮將弁目士卒戮力用命,實賴皇上天威丕振,督臣姚啟聖捐造船隻、捐養水兵,與臣共勷大舉,仍又親來廈門彈壓,殫心催趲糧餉,輓運不匱;加以厚資犒賞將弁,三軍莫不激勵思奮。今日克取澎湖之大 捷,皆督臣賞賫鼓舞之功,乃有此成效也。

擬即乘勝進勦;但臺灣港道紆迴,南風狂湧,深淺莫辨,似應待八月或十月利在北風,進取萬全。倘有機會可破,臣立即進師。三軍關係綦重,尤當倍加慎毖,不敢輕舉妄動。澎湖為臺灣咽喉,今澎湖既已克取,臺灣殘賊,必自驚潰膽落,可以相機掃蕩矣。但二穴克掃之後,或去或留,臣不敢自專,合請皇上睿奪。 或遴差內大臣一員來閩,與督臣裔酌主裁,或諭督撫二臣會議,俾臣得以遵行。

更有請者,臣奉有欽頒功罪格例,賞罰期必嚴明。行間將士,首先衝鋒破敵,自當題敘;如逡巡不前,法豈容寬?必宜分別依格究處。惟賞功一項,臣前題明暫取二萬五千兩,布政司纔發一萬六千兩,尚少九千兩。此番官兵用命血戰者多,必須從優獎勵,仰候銀兩遵照格例賞賫。又見在進勦臺灣,尤切需賞功銀兩,以昭信賞,用鼓士氣。伏祈敕部移咨督臣,迅行酌給。如投誠官兵中有自顧歸農者,臣查其原籍,即行該府縣安插;老弱者亦在點汰。若欲入伍者,糧餉在所必需,應動何項錢糧?並乞敕部咨會督臣撥給策應,使投誠之眾,各得其所,而無流離之嘆;臺灣逆孽,勢必望風歸附。蕩平之後,仍遵旨裁汰。此十六、二十二等日,水陸官兵攻殺賊眾,死亡者計三百二十九員名,帶傷者計一千八百餘員名,悉被砲火攻擊,以致傷亡甚多。臣將被傷官兵,按其輕重,一等傷每名給銀三兩,二等傷每名給銀二兩,三等傷每名給銀一兩,以資藥費。死亡者酌給銀兩,以備殯殮。此項銀兩,臣暫為挪應,容備造發給數目細冊,送部稽核發給還項。至於格外優卹,出自皇仁,其重傷官兵不能荷戈者,臣俱已撥船載回廈門,延醫調治。其所少兵額,另咨督臣,就於陸師挑選前來,補足精兵實數,時常操演,剋期合進發。至於分派衝鋒,副鋒,鎮營將弁配坐鳥船、趕繒船,鳥船每船或配大小將弁閒員及外委弁員二、三十員不等,趕繒船每船或配十員八員不等。又如鎮將所領一股,每股鳥船七隻,其中分配水陸將弁,首先跳船焚船者尚多其人,疏內未得逐一概列,容臣蕩平臺灣、奏凱之日,擬定功罪,臚列在事文武官兵員名,備造清冊, 開報請敘。

其投誠偽鎮營繳到偽關防、牌劄,與夫得獲船隻、大砲、甲器、旗幟等項:查所獲紅衣大銅砲十二位,每位重有四、五千斤,砲子大者二十二、三斤,中者十七、八斤,次者十四、五斤;鉎鐵大砲二位,每位重七千餘斤,用砲子三十餘斤。尚焚燬砲船所配之砲,俱已沉落在海,見在尋撈。其餘大小發熕砲火甲器等物,容查明一併造冊繳部,以聽查察。

秋七月丙申,鄭克塽降。

降表

伏以論域中有常尊,歷代紹百王為得統;觀天意有攸屬,興朝宅九土以受符。誠五德之推移,為萬彙所瞻仰者也。伏念先世,自矢愚忠,追懷前代之恩,未沾盛朝之澤。是以臣祖鄭成功,篳路以闢東土;臣父經,靺韋而雜文身。寧敢負固重險,自擬夜郎?抑亦保全遺黎,孤棲海角而已。迨至先人弛擔,稚子承祧,常思畏天之威,莫求縮地之術。

茲蓋伏遇皇帝陛下高覆厚載,仁育義懷。底定中邦,如旭日升而普照,掃擴六宇,雖浮雲翳而乍消。苟修文德以來遠人,寧事勝心而焚海內?乃者舳艫西下,自揣履蹈之獲愆;念此血氣東來,無非霜露之所墜。顏行何敢再逆,革心以表後誠。昔也威未見德,無怪烏駭於虞機;今也悟已知迷,敢後麟遊於仁圃。伏願視天地萬物為一體,合象胥寄棘為大同。遠柔而邇寧,形民固無心於醉飽;貳討而服舍,依魚自適性於淵泓。夫且問黃耇之海波,豈特誓丹誠以皦日焉已哉?

又上降表

竊惟臣生自海邦,穉懵無識;謬繼創垂之事,有乖傾向之誠。邇者樓船西來,旌旗東指,簞壺緩迎於周旅,干羽煩舞於虞階。自省重愆,致勞薄伐。仰睹聖靈之赫濯,信知天命有攸歸。逆者亡,順者昌,乃覆載待物之廣大;貳而討,服而舍,諒聖主與人之甚寬。用遵往時之成命,爰邀此日之殊恩;冀守宗祧以勿失,永作屏翰於東方。業已修表具奏外,及接提督臣施琅來書,示以復居故土,不敢主張。臣思既傾心而向化,何難納土以輸誠。茲特繕具本章,並延平王印一顆、冊一副及 武平侯臣劉國軒印一顆、忠誠伯馮錫範印一顆,敬遣副使劉國昌、馮錫韓齎赴軍前繳奏;謹籍土地、人民待命境上。數千里之封疆,悉歸土宇;百餘萬之戶口,並屬版圖。遵海而南,永息波濤之警;普天之下,均沾雨露之濡。實聖德之漸被無方,斯遐陬之襁負恐後。

獨念臣全家骨肉,強半孺呱;本係南人,不諳北土。合無乞就近閩地方,撥賜田莊廬屋,俾免流移之苦,且獲養贍之資;則蒙高厚之生成,當誓丹青以啣結。至明室宗親,格外優待;通邦士庶,軫念綏柔;文武諸官,加恩遷擢;前附將領,一體垂仁;夙昔仇怨,盡與蠲除;籍沒產業,俱行賜復。尤期廣推寬大之仁,明布維新之令,使夫群情允洽,共鼓舞於春風;萬彙熙恬,同詠遊於化日。斯又微臣無厭之請,徼望朝廷不次之恩者也。

八月壬子,王師至於臺灣;提督施琅具疏奏聞。上諭吏、兵二部:「向來海寇竄踞臺灣,出沒島嶼,窺伺內地,擾害生民;雖屢經勦撫,餘孽猶存,沿海地方,烽煙時警。邇者滇黔底定,逆賊削平;惟海外一隅,尚梗王化。爰以進勦方略,咨詢廷議。咸謂:『海洋險遠,風濤莫測;長驅制勝,難計萬全』。朕念海氛不靖,則沿海兵民弗獲休息,特簡施琅為福建水師提督,前往相度機宜,整兵進征。該提督忠勇性成,韜鈐夙裕,兼能洞悉海外形勢,力任剋期可奏蕩平;遂訓練水師,整頓戰艦,揚帆冒險,直抵澎湖,鏖戰力攻,大敗賊眾,克取要地,立奏膚功。餘眾潰遁臺灣,讋服兵威,乞降請命,已經納土聽候安插。自明朝以來,逋誅賊寇,始克殄除;瀕海遠疆,自茲寧謐。此皆該提督矢心報國,大展壯猷,籌畫周詳,布置允當;建茲偉伐,宜沛殊恩。施琅著加授靖海將軍,封為靖海侯,世襲罔替,以示酬庸。前進勦雲南官員,各加一級,兵丁賞賫一次。頃因該提督所統官兵,出海進勦,勤勞堪念,已經照雲南例加級賞賫。復思官兵遠抵臺疆,冒險勦寇, 非滇黔陸地用兵可比,在事官員,著再各加一級,兵丁再賞一次,以示特加優渥至意。」

靖海將軍侯施琅〈陳臺灣棄留利害疏〉

臺灣,北連吳會,南接越嶠,延袤數千里;山川峻峭,港道紆迴,乃江、浙、閩、粵四省之左護。隔離澎湖一大洋,水道四更。明季設水師標於金門所,出汛至澎湖而止,水道亦有七更。臺灣一地,原屬化外,土番雜處,未入版圖也。然其時中國之民潛至,生聚其間者,已不下萬人。鄭芝龍為海寇時,以為巢穴。及崇 禎元年,鄭芝龍就撫,將此地稅與紅毛為互市之所。紅毛遂聯絡土番,招納內地人民,成一海外之國,漸作邊患。至順治十八年,為海逆鄭成功所攻破,盤踞其地,糾集亡命,挾誘土番,荼毒海疆,窺伺南北,侵犯江、浙;傳及其孫克塽,六十餘年間,無時不仰廑宸衷。

臣奉旨征討,親歷其地,備見野沃土膏,物產利溥,耕桑並耦,漁鹽滋生;滿山皆屬茂樹,遍處俱植修竹;硫磺、水籐、糖蔗、鹿皮以及一切日用之需,無所不有。向之所少者,布帛耳;茲則木棉盛出,經織不乏。且舟帆四達,絲縷踵至;飭禁雖嚴,終難杜絕;實肥饒之區、險阻之域。逆孽乃一旦凜天威、懷聖德,納土歸命,此誠天以未闢之方輿,資皇上東南之保障,永絕邊海之禍患,豈人力所能致?

夫地方既入版圖,土番人民均屬赤子,善後之計,尤宜周詳。此地若棄為荒陬,復置度外,則今臺灣人居稠密,戶口繁息,農工商賈各遂其生,一行徙棄,安土重遷,失業流離,殊費經營,實非長策。況以有限之船,渡無限之民,非閱數年,難以報竣。使渡載不盡,苟且塞責,則該地之深山窮榖,竄伏潛匿者,實繁有徒,和同土番,從而嘯聚,假以內地之逃軍流民,急則走險,糾黨為祟,造舟制器,剽掠濱海;此所謂藉寇兵而齎盜糧,固昭然較著者。

甚至此地原為紅毛住處,無時不在涎貪,亦必乘隙以圖。一為紅毛所有,則彼性狡黠,所到之處,善為蠱惑人心。重以夾板船隻,制作精堅,從來無敵於海外,未有土地可以托足,尚無伎倆;若既得數千里之膏腴有以依泊,必倡合黨夥竊窺邊場,逼近門庭。此乃種禍後來,沿邊諸省,斷難晏然無虞。 至時復勤師遠征,兩涉大洋,波濤不測,恐未易再建成效。

如僅守澎湖而棄臺灣,則澎湖孤懸汪洋之中,土地單薄,界於臺灣,遠隔金廈,豈不受制於彼?是守臺灣即所以固澎湖。臺灣、澎湖聯為臂指,沿邊水師汛防嚴密,各相犄角,聲氣關通,應援易及,可以寧息。況昔日偽鄭所以得負抗逋誅者,以臺灣為老巢,以澎湖為門戶,四通八達,游移肆虐,任其所之;我之舟師,往來有阻。今地方既為我得,在在官兵星羅碁布,風期順利,片帆可至,雖有奸萌,不敢復發。臣業與部臣、撫臣會議,部臣、撫臣未履其地,去留未敢懸決。臣閱歷周詳,不敢遽議輕棄者也。

伏思我皇上建極以來,仁風遐暢,威聲遠播,四海賓貢,萬國咸寧;日月所照,霜露所墜,凡有血氣,莫不臣服。以斯方拓之土,奚難設守,以為東南數省之藩籬?且海氛既靖,內地溢設之官兵,盡可陸續汰減,以之分防臺澎兩處。臺灣設總兵一員、水師副將一員、陸師參將二員、兵八千名;澎湖設水師副將一員、 兵二千名。通計兵一萬名,足以固守,又無添兵增餉之費。其防守總兵、副、參、遊等官,定以三年或二年轉陞內地,無致久任,永為成例。在我皇上優爵重祿,推心置腹,大小將弁,誰不勉勵竭忠?然當此地方初闢,該地正賦、雜餉,殊宜蠲豁。現在一萬之兵食,權行全給。三年後開徵,可以佐需。抑且寓兵於農,亦能濟用,可以減省,無庸盡資內地之轉輸也。

蓋籌天下之形勢,必求萬全。臺灣一地,雖屬外島,實關四省之要害。無論彼中耕種猶能少資兵食,固當議留;即為不毛荒壤,必藉內地輓運,亦斷斷乎其不可棄。惟去留之際,利害攸係。我朝兵力,比於前代,何等強盛!當時封疆大臣,狃於目前苟安為計,畫遷五省邊地以備寇患,致賊勢愈熾,而民生顛沛。往事不臧,禍延及今,致遺朝廷宵旰之憂。

臣仰荷洪恩,天高地厚,行年六十有餘,衰老浮生,頻虞報稱末由,熟審該地形勢,而不敢不言。蓋臣今日知而不言,至於後來,萬或滋蔓圖,竊恐皇上責臣以緘默之罪,臣又焉所自逭?故當此地方削平,定計去留,莫敢擔承;臣思棄之必釀成大禍,留之誠永固邊圉。會議之際,臣雖諄諄極道,難盡其詞。在部臣、撫臣等耳目未經,又不能盡悉其概,是以臣於會議具疏之外,不避冒瀆,以其利害自行詳細披陳,伏祈睿鑒。

二十三年,廷議設臺灣縣,隸臺灣府為附郭南路設鳳山縣,北路設諸羅縣。雍正元年,北路增設彰化縣

靖海將軍侯〈請蠲減租賦疏〉

臺灣沃野千里,則壤成賦,因地為糧,宜稱富足。但地處汪洋之中,化阻聲教之外,彌山遍谷,多屬土番;雖知懷服,習性未訓,射獵是事,徵供無幾。 所安於耕漁、可得按戶而問賦者,皆中國之人,於數十年前,生聚乎其間。及鄭逆擁眾盤踞,兵即為農,農即為兵,兼沿海數省之地方人民,有為其所掠而去者,有趨而附者,非習於漁,則與為佃。自臣去歲奉旨蕩平偽藩,偽文武官員丁卒,與各省難民,相率還籍,近有其半。人去業荒,勢所必有。今部臣蘇拜等所議錢糧數目,較偽藩鄭克塽所報之額,相去不遠。在鄭逆當日,僭稱一國,自為一國之用度。因其人地,取其餉賦,未免重科。茲部臣等奉有再議之旨,不得不就此數目議覆。

臣竊見此地自天地開闢以來,未入版圖。今其人民既歸天朝,均屬赤子。以我皇上視民如傷,率土咸被,伏乞沛以格外之澤,蠲減租賦。則恩出自皇上,不在臣 下,使海外諸國,向聞天威而懾服。茲輕賦薄斂,益慕聖德而引領。如以會議既定,當按數而徵,在道、府、縣,責成所係,必奉行催科。兼以鄭逆向時所徵者乃時銀,我之所定者乃紋銀;紋之與時,更有加等。茲劉國軒、馮錫範見在京師,乞敕部就近訊詢而知。彼夫遐陬初化之人,非孝子順孫,苟或以繁重為苦,輸將不前, 保無釀成地方之禍階乎?至時蠢動,為費更甚,何惜減此一、二萬之錢糧哉?且臣前之所以議守此土者,非以因其地而可以加賦也。蓋熟察該地,屬在東南險遠海外之區,關係數省地方安危,既設官分治,撥兵汛防,則善後之計,宜加周詳。今所調守兵一萬,乃屬閩省經制水陸兵丁六萬五千七百五十名數內抽調。兵無廣額,餉無加增。就此議定錢糧數目,蠲減於寇虐之後,使有司得以仰體皇上德意,留心安集撫綏,俾四民樂業,億兆歡戴。至數年後,人戶盛繁,田疇悉易,賦稅自爾充益。斯時有增無減,豈待按數而徵哉?

至於興販東洋白糖一項,歲定二萬石;不足之數,聽其在本省之內採買。夫本省之去臺灣,已隔兩重汪洋,以臺灣所產白糖,配臺灣興販船數,固為妥便。若就本省湊買白糖,涉重洋而至臺灣,方興販東洋;則今四方蕩定,六合為一,在臺灣可以興販東洋,何本省而不可興販,必藉臺灣之名,買白糖赴彼興販?此皆部臣蘇拜等慮彼中之錢糧不敷,婉為籌度湊足良法。可知臺灣錢糧,一時未能裕足故也。然在部臣及督撫二臣,未至其地,不知該地情形,雖留心區畫,難以曲盡。以臣躬親履歷,其於民風土俗,安危利害,無不詳悉。

天下事言之於已然之後,不若言之於未然之前。臣荷恩深重,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如今不言,至於後來或有禍患,咎臣以緘默之罪,臣又安所自逭?況臣叨有會議之旨,故不得不盡披陳。

雍正五年,增設澎湖廳北路增設淡水廳

封圻[编辑]

臺灣縣在福建省布政使司東南大海中,水程一十五更可至由北路淡水廳至省,水程五更至福州港口,又二更至閩安鎮。屬臺灣府附郭。

邑治:坐東向西。

闤闠之境:東至山川臺,西至海岸,南至下林仔,北至烏鬼井;相距各五里許。分四坊:東曰東安,西曰西定,南曰寧南,北曰鎮北。

提封之境:東至羅漢門莊外門六十五里,西至海旱程三里,水程見下,南至文賢里、二贊行溪鳳山縣交界二十一里,北至新港社、新港溪諸羅縣交界二十里。廣六十八里,袤四十一里。西南至安平鎮,水程七里,旱程二十里。西北自鹿耳門至澎湖,水程四更。自澎湖至同安縣廈門,水程七更。大洋中有黑水溝,為臺、廈交界。

澎湖廳雍正元年增設東至東吉嶼六十里,西至草嶼五十里,南至南天嶼八十里,北至目嶼六十里;俱係水程,不計廣袤。東南距邑治水程四更。

形勝[编辑]

邑治東倚層巒,西迫巨浸《島上附傳》。木岡山高聳特拔,羅漢門局勢宏敞《臺灣志略》。外環大海,雲漲霞平;內阻重山,沙迷霧列《客問》。極東南之奧《諸羅雜記》,扼鳳、諸之沖《臺灣風土記》。控南澳,阻銅山《蓉州文稿》,四省藩屏,諸島往來之要會《澄臺記》。澎湖澳嶼,巨細相間,坡隴相望《舊志》;險口不得方舟,內溪可容千艘《方輿紀要》。為漳泉南戶海防志,誠天設之險《方輿紀要》

邑治八景,曰:鹿耳連帆、鯤身集網、赤嵌夕照、金雞曉霞、鯽潭霽月、雁門煙雨、香洋春耨、旗尾秋蒐。

里社[编辑]

  • 永康里在邑治東附郭,距城計一十五里
  • 長興里在邑治東,離城二十里
  • 新豐里離城四十里
  • 保大西里離城三十里
  • 保大東里離城四十里。俱在邑治東
  • 歸仁南里在邑治東南,離城二十里
  • 歸仁北里離城二十五里
  • 崇德里離城二十六里。俱在邑治東南
  • 新昌里在邑治南,離城 五里。原屬鳳山縣,雍正十二年改歸
  • 永寧里離城十里。原屬鳳山縣,雍正十二年改歸
  • 依仁里離城十五里。原屬鳳山縣,雍正十二年改歸
  • 永豐里離城二十五里。原屬鳳山縣,雍正十二年改歸
  • 仁和里離城十五里
  • 仁德南里離城十五里
  • 仁德北里離城二十里
  • 文賢里離城二十里。俱在邑治南
  • 效忠里即「安平鎮」,廣半里,袤十里,在邑治西南。離城水程七里,旱程二十里。康熙六十一年改今名
  • 廣儲東里在邑治東北,離城四十里
  • 廣儲西里 離城三十里
  • 武定里在邑治北,離城二十里
  • 新化里在邑治北,離城二十里。原屬諸羅縣,雍正十二年割其半歸邑轄
  • 土墼埕保在邑治南附郭。原屬鳳山縣,雍正十二年改歸
  • 大目降莊在邑治東北,離城三十五里
  • 羅漢門莊在邑治極東,離城六十五里。原屬鳳山縣,雍正十二年改歸

澎湖九澳

  • 東西衛「嵵裏澳」附
  • 林投澳
  • 奎壁澳
  • 鼎灣澳「通梁澳」附
  • 鎮海澳「吉貝澳」附
  • 瓦硐澳
  • 赤嵌澳
  • 西嶼澳
  • 網垵澳「水垵澳」附

番社

  • 大傑巔社離城六十五里。原隸鳳山縣,雍正九年改歸
  • 新港社離城三十里。與卓猴社原俱隸諸羅縣,雍正九年改歸
  • 卓猴社以上三社,俱係熟番

街市[编辑]

  • 十字街在郡城四坊之中
  • 花街
  • 真武廟街
  • 枋橋頭街
  • 嶺後街
  • 嶽帝廟街
  • 山川臺街
  • 經廳巷
  • 大埔街
  • 油行尾街以上俱東安坊
  • 帽仔街
  • 大井頭街
  • 南濠街
  • 看西街
  • 新街即魚市
  • 暗街
  • 下橫街
  • 武館街
  • 水仙宮後街
  • 南勢街
  • 打棕街
  • 鎮渡頭街
  • 北勢街
  • 佛頭港街以上俱西定坊
  • 打石街
  • 菜市街
  • 柱仔行街
  • 安海街
  • 糖仔街
  • 道口街以上俱寧南坊
  • 竹仔街
  • 禾寮港街
  • 總爺街
  • 竹仔行街
  • 故衣街
  • 針街
  • 關廟口街
  • 媽祖港街
  • 關帝港街
  • 王宮港街
  • 新大道街
  • 水仔尾街
  • 草仔寮街
  • 媽祖樓街
  • 𥕍嘓石街以上俱鎮北坊
  • 市仔街在效忠里,即「安平鎮街」
  • 舊社街在歸仁北里,離城三十里,係中路
  • 陴頭街在文賢里,離城十里,係南路
  • 蔦松街在武定里,離城十里,係北路

澎湖

  • 媽宮街

論曰:春秋時,縣大而郡小;上大夫受縣,下大夫受郡。晉稱曰大夫,魯、衛曰宰,楚曰令尹:其職均也。自奏置三十六郡,以監天下之縣,至今仍之。臺處附郭,舟車輻輳,物力稱富庶焉。司政教者,誠慮周於下而計其蓋藏,行修於身而示之禮節。則海濱鄒魯,旦暮遇之矣。夫移風易俗,誠非俗吏所能為;然有居民之責者,政未可諉為異人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