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廟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野廟碑
作者:陸龜蒙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01

碑者,悲也,古者懸而窆,用木。後人書之以表其功德。因留之不忍去,碑之名由是而得。自秦漢以降,生而有功德政事者,亦碑之,而又易之以石,失其稱矣。余之碑野廟也,非有功德政事可紀,直悲夫甿竭其力,以奉無名之土木而已矣!
甌粵間好事鬼,山椒水濱多淫祀。其廟貌有雄而毅黝而碩者,則曰將軍;有溫而愿皙而少者,則曰某郎;有媼而尊嚴者,則曰姥;有婦而容豔者,則曰姑。其居處則敞之以庭堂,峻之以陛級。左右老木,攢植森拱。蔦蘿翳於上,鴟鴞室其間。車馬徒隸,叢雜怪狀,甿作之,甿怖之,走畏恐後。大者椎牛,次者擊豕,小不下犬雞魚菽之薦。牲酒之奠,缺於家可也,缺於神不可也。一日懈怠,禍亦隨作,耄孺畜牧慄慄然。疾病死喪,甿不曰適丁其時耶!而自惑其生,悉歸之於神。
雖然,若以古言之,則戾;以今言之,則庶乎神之不足過也。何者?豈不以生能禦大災捍大患,其死也則血食於生人,無名之土木,不當與禦災捍患者為比,是戾於古也明矣。今之雄毅而碩者有之,溫愿而少者有之,升階級,坐堂筵,耳弦匏,口粱肉,載車馬,擁徒隸者,皆是也。解民之懸,清民之暍,未嘗怵於胸中。民之當奉者,一日懈怠,則發悍吏,肆淫刑,驅之以就事。較神之禍福,孰為輕重哉?平居無事,指為賢良,一旦有天下之憂,當報國之日,則恇撓脆怯,顛躓竄踣,乞為囚虜之不暇。此乃纓弁言語之土木耳,又何責其真土木耶?故曰:以今言之,則庶乎神之不足過也。
既而為詩,以紀其末:土木其形,竊吾民之酒牲,固無以名;土木其智,竊吾君之祿位,如何可儀!祿位頎頎,酒牲甚微,神之享也,孰云其非!視吾之碑,知斯文之孔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