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毕露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野心毕露
《人民日报》评论员
1970年10月24日
本作品收录于《人民日报

日本佐藤政府的所谓“防卫厅长官”、军国主义分子中曾根康弘,在“访问”美国之后不久,得意忘形地发表了一篇关于日本应走什么“道路”的讲话。这是一篇值得一读的反面材料。中曾根玩弄了种种花言巧语,来掩饰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但是,欲盖弥彰,反而更加暴露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狂妄野心。

中曾根在讲话中极力表白日本军国主义并未复活。根据何在呢?据说是美国国防部长莱尔德和总统助理基辛格告诉他:

“日本不是军国主义”。真是滑稽可笑!日本军国主义本来就是在美帝扶植下复活起来的。中曾根去问他的主子,得到的回答当然是日本军国主义没有复活了。美日反动派都需要掩盖日本军国主义已经复活的事实,这是不足为奇的。

关于日本应走什么“道路”,中曾根讲了三点。一是“不做国力所不允许的事情”;二是“在外交方面不能冒险”;三是“必须跟上世界潮流”。

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不做国力所不允许的事情”。也就是说,要做同目前日本“国力”相适应的事情。在日本统治集团看来,日本的经济力量已经大大膨胀,而日本的军事力量同经济力量还不相“适应”。现在,他们的目标就是要使日本从所谓“经济大国”进而成为所谓“军事大国”。中曾根所说的要做同日本“国力”相适应的事情,就是意味着要更大规模地扩军备战,以适应日本垄断资本向外扩张的要求。 中曾根的讲话还泄露了日本反动派企图搞核武装的野心。他在访美期间提出了要设立日美“联合制造浓缩铀的机构”。本来日本反动派早已从美国得到浓缩铀,现在它还要从美国得到制造浓缩铀的允许权,这样,日本军国主义在“和平利用”的幌子下生产出来的浓缩铀,一转手就可以制造核武器。事实上,日本统治集团一直处心积虑地要实行核武装。日本政府最近公布的“防卫白皮书”,就一面标榜采取所谓“非核武装政策”,一面鼓吹说,日本拥有所谓“纯粹防卫”的“小型核武器”,在宪法上“是可能的”。这不是明目张胆地为日本实行核武装制造“合法根据”吗?什么“小型”,什么“防卫”!核武器就是核武器!日本军国主义如此急不可耐地准备搞核武装,其目的就是为了向亚洲太平洋地区各国人民进行核威胁和核讹诈,以便更加放肆地进行侵略扩张。

“在外交方面不能冒险”。什么叫冒险?在日本反动派看来,大概一九四一年日本袭击珍珠港的事件,是冒险。而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其他许多侵略战争,似乎都不是冒险。比如,一八九四年甲午战争,占领了中国的辽东半岛,割去了中国的台湾和澎湖列岛,这都不算冒险!二十世纪初,日本完全占领朝鲜,把朝鲜变成殖民地,也不算冒险!一九三一年占领中国东北,一九三七年侵略中国,也都不算冒险!在日本军国主义的头脑里,只有珍珠港事件算是冒险,其他都不算。中曾根说的所谓不搞“冒险”,其真正含意就是不向美国搞珍珠港事件那样的冒险,而是同美帝国主义勾结起来,对其他国家大搞侵略扩张。近年来出笼的《山本五十六》《啊,海军!》等等反动影片,不就是公开宣扬日本军国主义的这种思想吗?

“必须跟上世界潮流”。日本反动派的脑子里想跟上什么“世界潮流”呢?当代的世界潮流有两种。一种是革命的主流,日本反动派当然不会跟。另一种是反革命的逆流,就是反共、反华、反人民,反对民族解放运动,反对各国人民的革命斗争。中曾根所说的“必须跟上世界潮流”,也就是追随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镇压亚洲各国人民的革命运动,扩张它的殖民势力范围。 中曾根居然说日本反动派对中国抱有什么“善意”,并且标榜说,关于日本“同韩国、台湾的关系,也要明确指出什么是(日本)不可能做的界限”。意思好象是说,日本军国主义不会干帮助南朝鲜傀儡集团进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帮助蒋匪帮进攻中国大陆那样的事情。这完全是骗人的鬼话。日本军国主义势力早就象洪水般地侵入了南朝鲜,并把魔爪伸进了我国领土台湾省。这不是进攻是什么?而且有了第一步,就会有第二步。日本军国主义哪里有什么“善意”?它的侵略野心哪里有什么“界限”?

中曾根极力装出“和平”姿态,要世界各国人民消除对日本反动派的侵略的“担心”,这完全是徒劳的。日本军国主义在亚洲和其他地区的侵略扩张,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日本侵略势力已经打入亚洲广大地区,除了我国台湾省和南朝鲜,还打入了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南越、老挝、印度等国家和地区。据日本报刊报道,从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八年,日本的资本输出累计总额已达四十九亿五千万美元,其中一半以上集中在亚洲。日本的商品出口也猛烈增加。一九六九年日本对东南亚的出口额高达四十四亿六千万美元,比一九六五年增加一倍,一年出超达到二十一亿美元。日本的经济势力还伸入中东、非洲和拉丁美洲。日本垄断资本集团狂妄地叫嚷:“重新分割世界市场的可能性已经存在”,“现在已经到了第二次国际资源重新分配的时代”。由此可见,日本军国主义的所谓“大东亚共荣圈”已经不只是东亚,而是“大亚洲共荣圈”,其野心比战前更大了。

日本垄断资本膨胀到现在这个程度,已经没有法子停下来。它为了掠夺资源,抢占市场,必然要实行对外扩张,并且必然要以武力为后盾,大搞军国主义。

中曾根所谓的日本应走的“道路”,拆穿了说,就是依赖美帝国主义,重走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和扩张的道路,就是充当美帝的亚洲宪兵,妄图通过军事冒险称霸亚洲的道路,也就是把日本民族再一次投入苦难深渊的危险道路。

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美帝国主义和其他一切害人虫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掘墓人,他们被埋葬的日子不会太长了。”

今天的时代,已经不是一九三七年和一九三一年,更不是一八九四年。帝国主义横行霸道的旧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尤其是亚洲形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伟大的社会主义中国巍然屹立。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已经成为东方反美前哨的一个坚强堡垒。越南、柬埔寨、老挝三国人民的抗美救国战争正在胜利发展。日本人民空前觉醒,他们反对美帝侵略和美日反动派复活日本军国主义的斗争日益高涨。日本军国主义与美帝国主义狼狈为奸,在亚洲进行侵略冒险,是日本人民绝对不能允许的,是中国人民、朝鲜人民和亚洲各国人民绝对不能允许的。如果日本军国主义胆敢再一次挑起侵略战争,那末等待着它的只能是不可避免的彻底的覆灭,别的下场是没有的。

Copyright caution.svg 本作品的作者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兩岸四地、馬來西亞以及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但1970年發表時,美國對較短期間規則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在美國仍然足以認爲有版權到發表95年以後,年底截止,也就是2066年1月1日美國進入公有領域。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權在原作地尚未過期進入公有領域。依據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有限例外,本站作消極容忍處理,不鼓勵但也不反對增加與刪改有關内容,除非基金會行動必須回答版權所有者的撤下作品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