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畢露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野心畢露
《人民日報》評論員
1970年10月24日
本作品收錄於《人民日報

日本佐藤政府的所謂「防衛廳長官」、軍國主義分子中曾根康弘,在「訪問」美國之後不久,得意忘形地發表了一篇關於日本應走什麼「道路」的講話。這是一篇值得一讀的反面材料。中曾根玩弄了種種花言巧語,來掩飾日本軍國主義的復活,但是,欲蓋彌彰,反而更加暴露了日本軍國主義的狂妄野心。

中曾根在講話中極力表白日本軍國主義並未復活。根據何在呢?據說是美國國防部長萊爾德和總統助理基辛格告訴他:

「日本不是軍國主義」。真是滑稽可笑!日本軍國主義本來就是在美帝扶植下復活起來的。中曾根去問他的主子,得到的回答當然是日本軍國主義沒有復活了。美日反動派都需要掩蓋日本軍國主義已經復活的事實,這是不足為奇的。

關於日本應走什麼「道路」,中曾根講了三點。一是「不做國力所不允許的事情」;二是「在外交方面不能冒險」;三是「必須跟上世界潮流」。

這些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不做國力所不允許的事情」。也就是說,要做同目前日本「國力」相適應的事情。在日本統治集團看來,日本的經濟力量已經大大膨脹,而日本的軍事力量同經濟力量還不相「適應」。現在,他們的目標就是要使日本從所謂「經濟大國」進而成為所謂「軍事大國」。中曾根所說的要做同日本「國力」相適應的事情,就是意味着要更大規模地擴軍備戰,以適應日本壟斷資本向外擴張的要求。 中曾根的講話還泄露了日本反動派企圖搞核武裝的野心。他在訪美期間提出了要設立日美「聯合製造濃縮鈾的機構」。本來日本反動派早已從美國得到濃縮鈾,現在它還要從美國得到製造濃縮鈾的允許權,這樣,日本軍國主義在「和平利用」的幌子下生產出來的濃縮鈾,一轉手就可以製造核武器。事實上,日本統治集團一直處心積慮地要實行核武裝。日本政府最近公布的「防衛白皮書」,就一面標榜採取所謂「非核武裝政策」,一面鼓吹說,日本擁有所謂「純粹防衛」的「小型核武器」,在憲法上「是可能的」。這不是明目張胆地為日本實行核武裝製造「合法根據」嗎?什麼「小型」,什麼「防衛」!核武器就是核武器!日本軍國主義如此急不可耐地準備搞核武裝,其目的就是為了向亞洲太平洋地區各國人民進行核威脅和核訛詐,以便更加放肆地進行侵略擴張。

「在外交方面不能冒險」。什麼叫冒險?在日本反動派看來,大概一九四一年日本襲擊珍珠港的事件,是冒險。而日本軍國主義發動的其他許多侵略戰爭,似乎都不是冒險。比如,一八九四年甲午戰爭,佔領了中國的遼東半島,割去了中國的台灣和澎湖列島,這都不算冒險!二十世紀初,日本完全佔領朝鮮,把朝鮮變成殖民地,也不算冒險!一九三一年佔領中國東北,一九三七年侵略中國,也都不算冒險!在日本軍國主義的頭腦里,只有珍珠港事件算是冒險,其他都不算。中曾根說的所謂不搞「冒險」,其真正含意就是不向美國搞珍珠港事件那樣的冒險,而是同美帝國主義勾結起來,對其他國家大搞侵略擴張。近年來出籠的《山本五十六》《啊,海軍!》等等反動影片,不就是公開宣揚日本軍國主義的這種思想嗎?

「必須跟上世界潮流」。日本反動派的腦子裡想跟上什麼「世界潮流」呢?當代的世界潮流有兩種。一種是革命的主流,日本反動派當然不會跟。另一種是反革命的逆流,就是反共、反華、反人民,反對民族解放運動,反對各國人民的革命鬥爭。中曾根所說的「必須跟上世界潮流」,也就是追隨美帝國主義的侵略政策和戰爭政策,鎮壓亞洲各國人民的革命運動,擴張它的殖民勢力範圍。 中曾根居然說日本反動派對中國抱有什麼「善意」,並且標榜說,關於日本「同韓國、台灣的關係,也要明確指出什麼是(日本)不可能做的界限」。意思好象是說,日本軍國主義不會幹幫助南朝鮮傀儡集團進攻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幫助蔣匪幫進攻中國大陸那樣的事情。這完全是騙人的鬼話。日本軍國主義勢力早就象洪水般地侵入了南朝鮮,並把魔爪伸進了我國領土台灣省。這不是進攻是什麼?而且有了第一步,就會有第二步。日本軍國主義哪裡有什麼「善意」?它的侵略野心哪裡有什麼「界限」?

中曾根極力裝出「和平」姿態,要世界各國人民消除對日本反動派的侵略的「擔心」,這完全是徒勞的。日本軍國主義在亞洲和其他地區的侵略擴張,是有目共睹的事實。日本侵略勢力已經打入亞洲廣大地區,除了我國台灣省和南朝鮮,還打入了菲律賓、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南越、老撾、印度等國家和地區。據日本報刊報道,從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八年,日本的資本輸出累計總額已達四十九億五千萬美元,其中一半以上集中在亞洲。日本的商品出口也猛烈增加。一九六九年日本對東南亞的出口額高達四十四億六千萬美元,比一九六五年增加一倍,一年出超達到二十一億美元。日本的經濟勢力還伸入中東、非洲和拉丁美洲。日本壟斷資本集團狂妄地叫嚷:「重新分割世界市場的可能性已經存在」,「現在已經到了第二次國際資源重新分配的時代」。由此可見,日本軍國主義的所謂「大東亞共榮圈」已經不只是東亞,而是「大亞洲共榮圈」,其野心比戰前更大了。

日本壟斷資本膨脹到現在這個程度,已經沒有法子停下來。它為了掠奪資源,搶佔市場,必然要實行對外擴張,並且必然要以武力為後盾,大搞軍國主義。

中曾根所謂的日本應走的「道路」,拆穿了說,就是依賴美帝國主義,重走日本軍國主義侵略和擴張的道路,就是充當美帝的亞洲憲兵,妄圖通過軍事冒險稱霸亞洲的道路,也就是把日本民族再一次投入苦難深淵的危險道路。

偉大領袖毛主席指出:「美帝國主義和其他一切害人蟲已經準備好了自己的掘墓人,他們被埋葬的日子不會太長了。」

今天的時代,已經不是一九三七年和一九三一年,更不是一八九四年。帝國主義橫行霸道的舊時代早已一去不復返了。尤其是亞洲形勢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偉大的社會主義中國巍然屹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已經成為東方反美前哨的一個堅強堡壘。越南、柬埔寨、老撾三國人民的抗美救國戰爭正在勝利發展。日本人民空前覺醒,他們反對美帝侵略和美日反動派復活日本軍國主義的鬥爭日益高漲。日本軍國主義與美帝國主義狼狽為奸,在亞洲進行侵略冒險,是日本人民絕對不能允許的,是中國人民、朝鮮人民和亞洲各國人民絕對不能允許的。如果日本軍國主義膽敢再一次挑起侵略戰爭,那末等待着它的只能是不可避免的徹底的覆滅,別的下場是沒有的。

Copyright caution.svg 本作品的作者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兩岸四地、馬來西亞以及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但1970年發表時,美國對較短期間規則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在美國仍然足以認爲有版權到發表95年以後,年底截止,也就是2066年1月1日美國進入公有領域。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權在原作地尚未過期進入公有領域。依據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有限例外,本站作消極容忍處理,不鼓勵但也不反對增加與刪改有關內容,除非基金會行動必須回答版權所有者的撤下作品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