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錄 (四部叢刊本)/卷二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八 金石錄 卷二十九
宋 趙明誠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海鹽張氏涉園呂無黨手鈔本
卷三十

金石錄卷 --卷(⿵龹⿱一龴)苐二十九     䟦尾十九

唐義㒷縣重修茶舍記

唐昭義軍節度王䖍休碑

唐顔杲卿碑

唐乘廣禅師碑

唐般舟和尚碑

唐韓退之題名

唐囯子助教薛公逹墓誌

唐虞城令李公去思頌

唐贈吏部尚書武就碑

唐弥陀和尚碑

唐魏慱田緒遺爱碑

唐右僕射裴耀卿碑

唐劉統軍碑

唐興元節度裴玢碑

唐贈司空于夐碑

唐左常侍薛苹碑

唐吕元膺碑

唐檢校太子少保田公碑

唐昭義軍節度辛秘碑

唐黄陵廟碑

唐贈太保李良臣碑

唐絳守居園池記

唐栁州井銘

唐溵州刺史高公德政碑

唐西平王李晟碑

唐烏重㣧碑

唐李祐墓誌

唐令狐公先廟碑

唐殿中侍御史韋翊墓誌

   唐義興縣重脩茶舍記

右唐義興縣新脩茶舍記云義㒷貢茶非舊也前此故

御史大夫李栖筠寔典是邦山僧有献佳茗者㑹客尝

之野人陸羽以為芬香甘辣冠于他境可薦于上栖筠

從之始進萬两此其濫觴也厥後因之徴献䆮廣遂為

任土之貢与常賦之邦侔矣每𡻕選匠徴夫至二千餘

人云尝謂後丗士大夫區區以口腹玩好之献為爱君

此与宦官宫妾之見無異而其貽患百姓有不可勝言

者如貢茶至末事也而調彂之⿰扌⿳丆⺝⿱冖友-- 擾猶如此况其甚者乎

羽盖不𠯁道嗚呼孰謂栖筠之賢而為此乎書之可為

後来之戒且以見唐丗義㒷貢茶自羽与栖筠始也

   唐昭義軍節度王䖍休碑

右唐昭義軍節度王公碑其名已殘缺以事考之盖王

䖍休也与唐書列傳𠩄載官爵行治多同惟碑云贈右

僕射傳為左僕射小失不𠯁道而碑与傳皆云䖍休汝

州梁縣人元和姓纂以為范陽人非也

   唐顔杲卿碑

右唐顔杲卿碑真卿撰元和中舊石刓缺其甥盧佐元

重書而𠜇之舊唐書言杲卿既殺蔣欽湊䓁玄宗知之

加杲卿衞尉卿兼御史大夫以𡊮履謙為常山太守杲

卿為司馬今以碑考之乃進兼中丞赴京而以賈𣸧為

司馬新史新書亦同盖旧史之謬碑又言公𥘉被害揭

首于右金吾街樹有張凑者𭣣其髪玄宗俄見夣云禦

捍処多兵馬少玄宗哭而設祭焉後凑以髪至夫人疑

之慿牀而𡘜忽聞声如鞭牀者髪跳箱而前夫人方駭

信之其事甚恠而舊史而不書新史𠩄載亦簡畧杲卿

忠義之節貫金石其死冝不昧而魯公之語可信不疑

故盡錄其事于此

   唐乘廣禅師碑

右唐乘廣禅師碑劉禹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撰初余為金石錄頗采唐賢

所為碑扳正文集之誤禹錫之文𠩄錄才數篇最後淂

此碑以校集本是正者凢數十字以此知典籍歳乆轉

冩脫誤可勝道哉

   唐般舟和尚碑

右唐般舟和尚碑栁宗元撰并書子厚頗自矝其書然

亦不甚工今見扵丗者惟此尔与弥陀和尚碑尔雖字

畫大小不同然茟法絶相似歐陽公以為不𩔖又疑他

人借子厚之名者非也

   唐韓退之題名

右唐韓退之題名在嵩山天封觀柱盖退之自書又一

本与石洪䓁題名在洛陽福先寺乃同㳺者𠩄書爾丗

間又有退之与大顛書乃國初一學佛者偽作而歐陽

公集古錄以為非偽永叔平生為文宗師退之力詆釋

氏而獨信此書何邪

   唐國子助教薛公逹墓誌

右唐薛公逹墓誌韓退之撰以昌𥠖集本校之頗不同

皆當以石本為是今畧舉數処集本云曽祖曰希荘父

曰播而闕其祖石本乃云祖曰原揮果州流溪縣丞贈

右散騎常侍集本云君執弓𦝫二矢挟一矢以㒷而石本

作指一矢以㒷集本云遺言曰以公儀之子為已後而

石本作公儀之子已已後我盖其小字也如此𩔖甚衆

畧舉數處要知石𠜇可貴尔

   唐虞城令李公去思頌

右唐虞城令李公去思頌李白撰王遹書碑側題云元

和四年二月重篆盖遹不与白同時此碑後来追建尔

歐陽公集古錄云遹在陽冰前者誤也

   唐贈吏部尚書武就碑

右唐武就碑就元衡父也元和姓纂載平一四子集偹

就登偹生元衡今此碑与唐書宰相丗系表皆以元衡

為就子姓纂元和中修是時元衡為宰相不應差其丗

次豈余家𠩄藏本偶尔脫誤乎當俟别本校正

   唐弥陀和尚碑

右唐弥陀和尚碑栁宗元撰并書以集本校之不同者

十餘字皆當以碑為正

   唐魏慱田緒遺爱碑

右唐魏愽田緒遺爱碑裴垍撰張弘靖書政書中与栁

公𫞐所書何進滔德政碑俱為大名尹所毀

   唐右僕射裴耀卿碑

右唐裴耀卿碑許孟容撰宋次道春眀退朝錄載皇祐

中王沂公曽之弟子融侍守河中還以唐眀皇𠩄題裴耀

卿碑額上之仁宗遂御篆賜沂公碑額曰旌賢今此碑

元和中立文与額皆帰登書非眀皇𠩄題疑子融𠩄上

乃眀皇書裴光庭碑耳耀卿光庭二碑皆在絳州也又

按新唐史列傳云耀卿字煥之宰相系表作渙之而碑

乃字子煥傳云耀卿守真次子而碑乃為第三子皆史

家之謬

    唐劉統軍碑

右唐劉統軍字畫雖殘缺猶歴歴可辨以昌𥠖集本校

之時有與集異同皆當以碑為是惟叙其世系不同則

疑碑之誤集本云公曾祖考為朔州守祖令太原再世

𫟪樂其高安棄楚不還逮于公身三丗晋人而墓誌

亦云曽大父諱承慶朔州刺史大父巨敖為太原晋陽

令遂著藉太原之陽曲此碑乃云考令太原又云𠕂丗

晋人且碑既言陽曲之别繇公祖𨗇則其為晋人非𠕂

丗眀矣余故曰石本誤也碑當時𠩄立其諸子皆在不

應差其丗次而錯謬如此莫可攷也

   唐㒷原節度裴玢碑

右唐裴玢碑晋公裴度撰碑已㫁裂其族姓名氏磨滅

不可辨識云公諱玢字連城以事考之盖裴玢也玢元

和中為㒷元節度使以疾㱕朝卒新舊史皆有傳舊史

云五代踈勒囯王綽武德中來朝授鷹揚大将軍天山

郡公因㽜為京兆人而新史乃云名紏今碑𠩄載与旧

史同不知新史何所拠而改為紏乎疑傳冩誤尔又新

旧史皆云綽玢五丗祖而碑云高祖亦當以碑為正

   唐贈司空于夐碑

右唐于夐碑集古錄載夐碑云盧景亮撰今此碑乃張

躬撰疑夐有两碑景亮𠩄撰余錄中無之當俟訪求

   唐左常侍薛苹碑

右唐薛苹碑唐史列傳云苹父順為奉先尉而此碑及

元和姓纂皆云名順先盖史誤

   唐吕元膺碑

右唐吕元膺碑旧唐史云元膺字景文新史云字景夫

而碑乃字孟淳新旧史皆云元膺自御史中丞拜岳鄂

觀察使而碑乃云岳鄂觀察使兼中丞尔其卒也旧史

云謚曰憲而碑作献皆當以碑為拠

   唐檢校太子少保田公碑

右唐太子少保田公碑李宗閔撰文字殘缺以事考之

皆田弘正之兄融碑也弘正帥魏愽詔以融為相州刺

史唐史称弘正㓜孤事融甚謹軍中甞分曺習射弘正

聮中融怒杖之故當田季安猜𭧂時能自全及為軍中

擁廹融不恱曰尔竟不自晦取祸之道也其後弘正与

其子布皆𬒳祸如融言融兄弟父子出于軍旅其智畧

皆𬨨人如弘正布之忠義融之先見真一代豪傑也碑

篆字題西嵩山布衣書而姓名磨㓕不可識其筆蹟

頗佳

    唐昭義軍節度辛秘碑

右唐辛秘碑与新史所載亊蹟大畧皆同惟碑与旧史

皆云登五經開元禮科而新史云舉眀經碑云其卒贈

右僕射而新旧史皆作左僕射尔又旧史云謚曰昭而

新史云謚曰肅後更謚懿碑不載之其謚莫知孰是也

   唐黄陵庿碑

右唐黄陵庙碑碑四面皆有字今其两面字多処已磨

滅不可讀此本盖七八十年前舊物字畫完好可宝也

今丗所𫝊退之集多為人𡚶加詶校而此碑人家尚時

有之故訛謬為少然退自潮移𡊮入為國子祭酒實三

年而碑云三十年盖書者誤耳

   唐贈太保李良臣碑

右唐李良臣碑良臣李光顔之父也碑李宗閔撰文詞

尔雅可喜宗閔牛僧孺皆一代奇才而自䧟朋黨惜哉

   唐綘守居園池記

右唐綘守居園池記樊宗師撰昔之為文者雖務為新

語然未尝有意于求奇也宗師之文乃故為險怪必使

人不可暁而後已此豈作者之体哉

   唐栁州井銘

右唐栁州井銘栁宗元撰沈傳師書字畫頗不工疑後

人偽為然以子厚集本校之不同者數字此本為善又

𢙢工人模𠜇不甚精好耳更俟識者辨之

   唐溵州刺史高公德政碑

右唐溵州刺史高公德政碑王起撰按唐書地里志元

和十二年以郾城上蔡西平遂平四縣置溵州長慶

年州廢今碑後題長慶而其下殘缺當為元年盖是年

州遂廢矣高公者名承簡崇文之子為裴度牙将後至

邠寕節度唐史有傳

   唐西平王李晟碑

右唐李晟碑裴度撰碑載西平子十二人愿聰揔愻慿

恕憲愬懿𦗟惎慇唐史宰相丗系表𠩄書亦同而新旧

史列傳皆云晟有十五子旧史云侗伷皆無祿早丗豈

以侗䓁早丗故碑不載欤又李石撰李𦗟碑云西平有

子十六人疑更未名而卒者爾元和姓纂載西平子十

人以碑校之姓纂缺聰㧾慿懿四人而怤應二子墓碑

旧史皆無之又其倫次差謬亦當以碑為正

   唐烏重㣧

右唐烏重㣧碑新唐史列傳云重㣧為横海節度使討

王廷凑乆不進兵穆宗以為𮗚望詔杜叔良代之以重

㣧為太子太保長慶末以檢校司徒中書門下平章事

為山南西道節度使召至京師改節天平軍文宗初真

拜司徒今以碑考之重㣧為横海節度也長慶元年徙

為山南西道周𡻕徴入改天平軍四年就拜太子太保

文宗踐極真拜門下平章事頃之同中書為司徒餘如

故盖重㣧之罷横海即移鎮㒷元未嘗拜太子太保而

其為太保寔帥天平又其帥㒷元時未尝兼宰相至文

宗即位乃拜尔旧史与文宗寔錄所書畧同皆可以正

新史之失

   唐李祐墓誌

右唐李祐墓誌𢈔敬休撰新唐書祐列傳云祐為夏綏

銀節度徙涇原討李同㨗也改滄德景節度累檢校尚

書左僕射董重質之貶未㡬轉太子少詹事𨽾武寕軍

𨗇左神武将軍擢累左右神䇿行營劔南西川節度使

復云厯帥夏綏銀終右龍武統軍贈尚書右僕射其𠩄

書首尾顛倒今以墓誌考之祐以平蔡功超授左神武

将軍從李愬平李師道𨗇左金吾衞大将軍帥綏銀夏𨗇

户部尚書兼左金吾衞大将軍遂為齊德滄景等州節

度使以卒其𠩄厯官止此矣盖未甞為少詹事帥涇原

領劔南節制也不知史何所拠又誌云卒于滄景而傳

言終龍武統軍誌云贈司徒而傳言贈僕射亦當以誌

為是祐之為吴元濟将也拠李愬傳言吴秀琳之䧏為

愬䇿曰必破賊非李祐不可祐賊健将也守㒷橋柵其

𢧐常易官軍愬𠉀祐護穫于野遣史用誠以壮騎三百

伏其旁祐果䡖出遂為𠩄擒今誌乃言祐潜布欵誠于

愬曰某以某日㱕命其就執也願淂傷一支以為觧不

然妻之子在賊城無遺𩔖矣愬許之迨至唐州同執者

十二人命斬于牙門外次至祐大呌謂愬曰公背初約

耶今淮蔡未平不宜誅壮士愬乃釋之自取其藥封其

臂分衣服飲食与語終日即署為都知兵馬使二說

同未知孰是也

   唐令狐公先庙碑

右唐令狐公先庙碑劉禹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撰集本云躬若奉盈而碑

本躬作匔按史記周公丗家云匔匔然如畏徐廣曰匔

匔謹敬皃也出三蒼後人不知匔字所出遂改為躬誤

矣其他異同尚多不盡錄也

   唐殿中侍御史𮧯翃墓誌

右唐𮧯翃墓誌劉禹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撰丗所傳禹錫文集無此誌盖

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集本四十卷 --卷(⿵龹⿱一龴)今亾其十卷 --卷(⿵龹⿱一龴)墓誌皆闕非獨此一篇

也翃有子詢仕為湖南觀察使旧史有傳新史無之墓

誌云翃父卿而𫝊作名卿墓誌云翃官終殿中侍御史

而傳作侍御史皆非也




金石錄卷 --卷(⿵龹⿱一龴)苐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