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錄 (四部叢刊本)/卷二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七 金石錄 卷二十八
宋 趙明誠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海鹽張氏涉園呂無黨手鈔本
卷二十九

金石錄卷 --卷(⿵龹⿱一龴)苐二十八     䟦尾十八

唐𫿞浚碑

唐郭英乂碑

唐潘孝子碑

唐萬年縣令徐昕碑

唐冨平尉顔喬卿碣

唐贈太尉李憕碑

唐麻姑仙壇記

唐凉國夫人李氏碑

唐吕府君敕葬碑

唐高陵令李峴遺爱碑頌

唐宋璟碑

唐宋廣平碑側記

唐放生池碑隂記

唐滑臺新驛記

唐右僕射裴遵慶

唐杜濟墓誌

唐重模延陵季子墓𠜇

唐顔勤礼碑

唐顔黙殘碑

唐開元寺僧殘碑

唐顔魯公与郭僕射書

唐元結碑

唐張九齡碑

唐右神武将軍史⿰糹⿱𢆶匹 -- 繼先墓誌

唐三藏和尚不空碑

唐内侍監魚朝恩碑

唐康日知墓誌

唐工部尚書辛京杲碑

唐茶山詩并詩述

唐崔淙謝廣利方表

   唐𫿞浚碑

右唐𫿞浚碑徐浩書題礼部尚書㐮開國子席某撰而

其名殘缺不可辨按天宝中席豫尝為此官而碑末有

云豫平生交好知其為席豫撰也唐書列傳云浚華州

華隂人而碑言馮翊臨晋人碑文字剥落所存無㡬惟

其首大字十二尚完好茟法奇偉可爱云

   唐郭英乂碑

右唐郭英乂碑元載撰按唐書百官志開元中増集賢

待制官至永㤗時勲臣罷節制無職事皆待制于集賢

門凢十三人今此碑載英乂永㤗元年實領此職余𮗚

𮧯述𠩄撰集賢注記開元天寳間凢𨽾名于集賢者皆

一時文學之選盖官以待制之為名所以偹人主頋問

言語侍從之臣也今乃以武夫庸人參于其間可乎代

宗之政其紀綱廢弛者多矣豈特以此而已哉

   唐潘孝子頌

右唐潘孝頌崔称撰孝子字季通与其父良瑗相⿰糹⿱𢆶匹 -- 繼

至行親丧皆廬墓大暦中宣尉使李季卿以聞有詔褒

羙墳隴在今中牟縣祥符中章聖皇帝西祀汾隂過之

詔有司封其墓且禁撨採云

   唐萬年縣令徐昕碑

右唐徐昕碑韓雲卿撰碑云昕為并州錄事𠫵軍相國

姚元之為法曺笞部人部人誣状反上天后臨朝方樹

刑威詔公見假風憲然後按詰公表直元之則天大怒

将貽𪔂鑊終能犯顔暁辨正刑而出果如雲卿𠩄書昕

可謂賢矣而唐史不載其事因為錄之昕者有功從弟

其忠厚之性固宜異于他人也

   唐冨平尉顔喬卿碣

右唐顔喬卿碣在長安丗頗罕傳或云其石今亾矣有

朝士劉繹如者汶陽人家藏漢唐石刻四百卷 --卷(⿵龹⿱一龴)以余集

錄闕此碣也輒以見贈宣和癸夘中秋在東莱重易装

標因為識之

   唐贈太尉李憕碑

右唐李憕碑李紓撰歐陽公集古錄云新唐書列傳載

憕十餘子江渢㴠瀛䓁同被害惟源彭免拠李紓載憕

子見于碑者十二人未尝有源也然則源者史家何從

淂見之拠史言源為司農主簿以碑考之源當為汶余

按穆宗寔錄載源事首尾甚詳云憕被害源方八歳為

賊𠩄虜流浪南北展轉人家凡七八年洛陽平父之故

吏以金帛贖之帰于近親代宗聞之授河南府叅軍自

司農主簿棄官寓居洛陽恵林佛寺垂五十年至長慶

中御史中丞李徳𥙿表薦拜諫議大天時八十年餘矣

竟辤不受又李德𥙿㑹昌一品集載薦源表其事皆同

然則史不為無拠盖疑其初名汶後改為源耳又唐人

𡊮郊撰甘澤謡載源𨼆居拜官皆同惟書僧𡊮澤事頗

恠誕難信然至其名亦不應謬誤也

   唐麻姑仙壇記

右唐麻姑仙壇記顔魯公撰并書在撫州又有一本字

絶小丗亦以為魯公書騐其茟法殊不𩔖故正字陳無

已謂余嘗見黄魯直言乃慶暦中一學佛者𠩄書魯直

猶能道其姓名無已不能記也小字本今錄于後使覧

者詳其真偽云

   唐源國夫人李氏碑

右唐源國夫人李氏碑李郭子儀夫人也碑韓雲卿撰

史惟則八分書并篆額文詞頗簡古而字畫工妙可喜

或云碑今亾矣故世罕傳雲卿乃退之叔父科斗書後

記𠩄謂大暦中以文詞獨行中朝者

   唐吕府君敕葬碑

右唐吕府君敕葬碑吕府君者名恵恭僧大濟之父代

宗朝元載王縉用事宗尚浮屠之法大濟為帝常修功

德使殿中監故褒贈其父為兖州刺史官為營辦葬事

爵賞之濫一至于此

   唐高陵李峴遺爱頌

右唐李峴遺爱頌峴尝任髙陵縣令後為宰相以歿歿

後縣令蘓端𠜇此頌焉碑云曽祖恪封吴王祖崐嗣吴

王父禕信安郡王元和姓纂𠩄載亦同而唐書列傳以

為恪之孫誤矣

   唐宋璟碑

右唐宋璟碑顔真卿撰并書唐書廣平六子曰昇尚渾

恕蕐衡今此碑言公有七子曰復昇尚渾恕延蕐衡乃

八子也魯公𠩄撰廣平碑側記亦曰公之苐八子衡謫

官沙州盖廣平寔有八子唐闕𣸪延二人而此碑魯公

誤書八字為七尔又碑云廣平自吏部侍𭅺兼攝尚書

左丞而史不載後自楚州刺史厯魏兖兾三州兼河北

按察使𨗇幽州都督𣸪為魏州而史但言厯兖兾魏三

州刺史河北按察使進幽州都督而已史又載廣平為

廣州都督時郡人為璟立遺爱頌璟上疏辤譲有詔許

停而碑乃云燕公張說尝為碑頌今燕公集中寔有此

文豈已為文而未尝𠜇石欤

   唐宋廣平碑側記

右唐宋廣平碑側記顔魯撰載廣平任御史時持服于

沙河縣属突厥㓂趙㝎州河朔𠒋惧邢州刺史黄文𮜿

投艱于公公以父母之邦金革無避及賊至城下公為

暁陳祸福其徒有素聞公威名者相率而去之開元末

安西都濩趙含章冐于貨賂多以金帛賂朝廷之士九

品以上悉皆有名後節度范陽事覺有司以聞玄宗将

加黜責公一無所受乃進諌焉玄宗納之遂御花蕚樓

一切釋放舉朝皆謝公衣冠𫤌然獨立不拜翌日玄宗

謂公曰古人以清白遺子孫今卿一人而已公曰含章

之賄偶不及臣門非不受也玄宗深嘉之又云公第八

子衡因謫居沙州叅佐戎幕土畨入宼䧟于賊庭素聞

太尉名德曰唐天子我之舅衡之父舊賢相也其可㽜

乎大暦十一年以三百騎盡室護㱕此皆廣平逸事有

以見其清德冠當丗威名動夷狄如此而新旧史皆不

載故併錄之于此俾覧者傳焉

   唐放生池碑隂記

右唐放生池碑隂記唐自天宝以後紀綱廢壊職官之

濫不可勝載此記具列當時僚属名氏凢團練副使别

駕四人同圑練副使一人長史三人司馬三人錄事叅

軍三人司功司倉司兵皆一人司法司户皆三人司田

司士皆二人叅軍四人烏程縣令一人丞三人主簿一

人尉四人長城縣令一人丞三人主簿一人尉五人安

吉縣令一人攝令一人丞二人主簿一人尉六人武康

縣令一人丞三人主簿二人尉四人德清縣令一人丞

二人主簿一人尉三人一郡而吏貟猥多如此然史不

能盡記故詳錄之于此焉

   唐滑䑓新驛記

右唐滑臺新馹記李勉撰李陽氷篆其隂有銘歐陽公

云不知作者為誰余尝孜之乃舒元輿玉筋篆志後賛也

其文載于唐文粹及元輿集中歐陽公偶未嘗見之尔

   唐右僕射裴遵慶

右唐裴遵慶碑唐書列傳載遵慶𠩄厯官甚簡畧以碑

考之其尤著自吏部𭅺出為𪷟陽太守貶符陽郡徴拜

礼部𭅺中而史不載肃宗朝拜給亊中累𨗇尚書右丞

兵部侍𭅺𠕂授吏部而史但言為吏部侍𭅺而已又史

云遵慶薨時年九十餘碑云年八十五碑云遵慶謚貞

孝而史無之皆其闕誤也

   唐杜濟墓誌

右唐杜濟墓誌但云顔真卿撰而不云書歐陽文忠公

以謂非魯公不能為也盖丗頗以為非顔氏書更俟識

者辨之余𮗚此誌字畫奇偉决非他人可到歐陽公信

小字麻姑仙壇記以為真蹟而尚疑此誌何哉

   唐重摹延陵季子墓𠜇

右唐吴季子墓刻自唐以来相傳為孔子書大暦中萧

㝎𠕂模而刻之余覧史記家語及秦漢以前諸子凢孔

子与學者談議問答是非褒貶纎悉必載其間荒誕之

說實非出于聖人而附託書之者固有之矣况于季子

之賢孔子親銘其墓不應畧不見称于世至唐而始傳

也又碑銘始于東漢孔子時所未有而其字畫乃故為

奇恠以欺眩丗俗者非孔子書無疑盖好事者偽為尔

故余特為錄之以觧来者之惑後有慱識之士當以余

言為然

   唐顔勤礼碑

右唐顔勤礼碑魯公撰并書元祐間有守長安者後圃

建亭榭多輦取境内古石𠜇以為基址此碑㡬毁而存

然已磨去其銘文可惜也

   唐顔黙殘碑

右唐顔黙殘碑者初頴川人家以其石為馬臺皇祐中

王囬𣸧父之弟冏容季見而識其為魯公書因摸本以

傳深父為文以記之黙仕𣈆為汝隂太守故大暦中魯

公追建此碑于汝隂焉

   唐開元寺僧殘碑

右唐開元寺僧殘碑雖書撰人姓名殘缺然以字畫考

之為顔魯書無疑也初仁宗朝吴長文叅政在京師僦

居治地淂之當時文士皆為詩今其石尚藏汶上長文

家云

   唐顔魯公与郭僕射書

右唐顔魯公与郭僕射書僕射郭英乂也魯公于座位

高下小有失當猶力争如此使之立朝其肯逢君之惡

   唐元結碑

右唐元結碑顔魯公撰并書按唐書列傳結後魏常山

王遵十五丗孫而碑与元氏家錄序皆云十二丗盖史

之誤又碑与元和姓纂云結高祖名善禕而家錄作善

禘未知孰是也

   唐張九齡碑

右唐張九齡碑徐浩撰并書歐陽公集古錄云按唐書

列傳𠩄載大節多同而時時小異碑長慶中立而公薨

開元二十八年至長慶三年寔八十四年𠩄傳或有

同異至于年夀官爵子孫冝不謬當以碑為是今考之

浩撰碑時為嶺南節度使在大暦間距曲江之卒未逺

至長慶中其家始𠜇石尔劉禹錫讀曲江集詩序以謂

曲江燕翼無似終為餒魂而碑載公嗣子拯孫藏器碑

後又載曽孫敦慶玄孫景新景重然則曲江為有後矣

不知禹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何所拠乎又云公一名愽物而史不載

   唐右神武将軍史⿰糹⿱𢆶匹 -- 繼先墓誌

右唐史⿰糹⿱𢆶匹 -- 繼先墓誌徐浩撰云公諱⿰糹⿱𢆶匹 -- 繼先字⿰糹⿱𢆶匹 -- 繼先夏后氏

之苗裔殷時𨗇于此土曽祖牟雨可汗祖墨啜可汗諱

⿰王⿱亠𭾱父墨特勒諱逾輪肇帰皇化封右賢王又云⿰糹⿱𢆶匹 -- 繼先玄

宗時為左金吾衞大将軍酒泉郡太守河西節度副使

肃宗初知神武軍士賜姓史氏其後為右神武将軍封

國公卒於建中元年按唐書突厥傳載墨啜子孫事

甚畧粗可見者云命墨啜子左賢王墨特勒討毗伽可

汗其㱕朝及⿰糹⿱𢆶匹 -- 繼先賜姓䓁事史皆無之又史云墨啜而

墓誌作墨史云墨特勒為左賢王而墓誌作右賢王皆

當以墓誌為據元和姓纂紀史氏亦不載継先名姓故

詳錄之以禆唐史及姓纂之闕漏云

   唐三藏和尚不空碑

右唐不空碑自眀皇以後職官不勝其濫下至佛氏老

子之徒亦皆享高爵厚禄故不空始為特進大鴻臚封

肃國公既歿又贈司空嗚呼名器之䡖一至于此昔舜

命伯禹作司空異于是矣

   唐内侍監魚朝恩碑

右唐魚朝恩碑吴通玄撰通微書朝恩雖以譴死然其

徒如竇文塲焦奉超者犹居中用事故德宗朝詔為立

碑通玄兄弟于陸贄謗毁抵排無𠩄不至至為朝恩碑

則称頌功德如此可以見其為人矣

   唐康日和墓誌

右唐康日知墓誌李紓撰唐書日知傳云祖植開元中

為左武威大将軍而誌云祖禕石生傳云日知終晋絳

節度使而誌云卒于左威衞上将軍傳云累加檢校尚

書左僕射贈太子太師而誌云為檢校兵部尚書其卒

乃贈僕射紓与日知同時人墓誌所書冝淂其寔也

   唐工部尚書辛京杲碑

右唐辛京杲碑按元和姓纂載辛氏云懐節生言為都

水使者言生雲京京杲而碑乃云懷節生思㢘為左驍

衞大将軍公即大将軍之爱子金城郡王之從父弟新

史所書亦同金城郡王即雲京也然則姓纂以京杲為

言之子雲京之同父弟誤矣

   唐茶山詩并詩述

右唐𡊮高茶山詩并于頔撰詩述李吉甫撰碑隂記共

卷 --卷(⿵龹⿱一龴)湖州𡻕貢茶高為刺史作此詩以諷高恕已孫也

貞元中德宗将起盧𣏌為饒州刺史高任給事中争甚

力扵是止用杞為上佐徳宗猜忌𠜇薄出于天資信任

盧杞㡬亡天下奉天之圍賴陸贄之謀以濟𣏌之貶黜

廹于公議然終身眷眷不能㤀于贄則一斥不復其奔

走播𨗇而不亾者豈非幸欤非高䓁力排其姦則𣸪任

用杞未可知也唐史称高代宗時累𨗇給亊中建中中

拜京畿𮗚察使坐累貶韶州長史𣸪拜給事中吉甫為

碑隂記述所厯官甚詳云大曆中從其父賛皇公辟為

丹陽令𠕂表為監察御史浙江圑練判官德宗嗣位累

𨗇尚書金部貟外𭅺右司𭅺中擢御史中丞為杞𠩄忌

貶韶州長史尋刺湖州𭣣𣸪之𡻕徴拜給事中以卒然

則高代宗朝未尝為給事中德宗朝未尝拜京畿𮗚察

使其貶韶州寔為中丞而其為中丞与湖州傳皆不載

今并著之以證唐史之誤

   唐崖淙謝廣利方表

右唐崖淙謝廣利方表德宗貞元中自著方書𭈹貞元

廣利方頒之郡國淙時為同州上表称謝德宗信任奸

臣毒流天下而區區欲以醫方救民疾苦可謂婦人之

仁矣


金石錄卷 --卷(⿵龹⿱一龴)苐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