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錄 (四部叢刊本)/卷二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一 金石錄 卷二十二
宋 趙明誠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海鹽張氏涉園呂無黨手鈔本
卷二十三

金石錄卷 --卷(⿵龹⿱一龴)苐二十二    䟦尾十二後魏 北齊後周 隋

後魏鎮東将軍劉乾碑

後魏汝南王碑

北齊造像記

北齊郁乆閭業碑

後周延夀公碑頌

後周太學拓㧞府君墓誌

北齊華陽公主碑

北齊天柱山銘

後周華嶽庿碑

後周河瀆碑

後周同州刾史普六如忠墓誌

北齊隴東王感孝頌

後周温州刾史烏丸僧脩墓誌

北齊長樂王尉景碑

北齊馮翊王平等寺碑

北齊臨淮王像碑

北齊白長命碑

北齊大安樂寺碑

北齊司空趙起碑

北齊贈司空趙奉碑

北齊宜陽國太妃傅氏碑

北齊赫連子恱清德頌

陏興國寺碑隂

陏齊國太夫人楊氏墓誌

陏化善寺碑

隋願力寺舎利寳塔函銘

陏周羅㬋墓誌

隋禹庿殘碑

隋黄門侍𭅺桞旦墓誌

隋尚書左僕射元夀碑

陏西林道塲碑

    後魏鎮東将軍劉乾碑

右魏鎮東将軍劉乾碑云君諱乾字天自胡夷亂華典章

文物埽地而盡至于名字書畫皆一出其私意而無復稽

考可謂亂矣若劉君者名乾字天自豈不怪哉

    後魏汝南王碑

右後魏汝南王碑王名恱孝文子也爾朱榮之亂奔梁梁

武厚遇之立為魏主後復㱕北據後魏書列傳云出帝時

為大司馬卒而帝紀与北史皆言為出帝𠩄殺盖列傳之

誤而此碑亦不書者諱也

    北齊造像碑

右北齊造像記云天保四年歳次已丑案齊文宣以東魏

武㝎八年受禪改年天保是𡻕庚午至四年當為癸酉而

此記誤書癸為己爾其字畫不工特以甲子差誤𢙢後来

疑焉因錄于此

    北齊郁乆閭業碑

右北齊郁乆閭業碑郁久閭其姓本出東胡見于北朝者

有後魏景穆恭皇后郁乆閭氏云河東王毗之妹今魏書

列傳但有閭毗又有閭大肥皆云蠕蠕人盖同族也大肥

道武時㱕國尚華隂公主以此碑考之業乃大肥之孫魏

書于皇后傳氏姓郁乆閭而于毗与大肥傳止言姓閭毗

于景穆皇后為兄弟其姓不應有異使後嘗更姓史家亦

當具載兼大肥之孫亦不當復用舊姓也盖史之闕漏又

碑云祖名大泥鵲𧺫而史作大肥碑又云業茹茹國王歩

渾之玄孫蠕或稱茹茹見于前史惟魏書蠕蠕列傳自

木骨閭以来叙其世系甚詳無名𡵯渾者亦莫知其為何

人也

    後周延夀公碑頌

右後周延夀公碑頌云勲州刾史延夀郡開國公萬紐于

寔考之于史寔太師燕國公于謹子也謹後魏新安公于

栗磾子洛㧞之後余家有洛㧞子烈碑述其世系甚詳云

逺祖之在幽州世首部落隂山之北有山號萬紐于者公

之奕葉居其原趾遂以為姓暨高祖孝文皇帝時始賜姓

為于氏焉今此碑復稱萬紐于者盖後周時凡孝文賜姓

者皆復改従舊云又姓纂及唐書宰相世系表皆云謹洛

㧞五世孫也以後魏及周書考之洛㧞以大安四年卒年

四十五謹以正光四年為廣陽王元深長流𠫵軍年三十

一洛㧞之卒距謹之為𠫵軍盖六十四年矣洛㧞既早世

應六十四年已有五世孫年三十一也以此知言謹為

洛㧞五世孫者盖未可信又周書稱謹祖名安定而唐書

表作子安亦莫究其孰失也

    後周太學生拓㧞府君墓誌

右後周太學生拓㧞府君墓誌陳使周弘正撰云君諱吐

度真魏昭成皇帝之後也夷虜以三字為名者甚衆拓㧞

君為書生尚仍舊俗何哉盖自魏孝文帝𢙣夷虜姓氏盡

易之至後周一切復改従舊故當時士人名字亦皆用虜

語無𠯁怪也

    北齊華陽公主碑

右北齊華陽公主碑云公主諱季艶盖魏孝文帝之孫廣

平王懐之女北齊趙郡王叡之母也按北史叡列傳其前

云母華山公主而其後乃作華陽今此碑及北齊書皆正

言封華陽盖北史誤也

    北齊天柱山銘

右北齊天柱山銘在今莱州膠水縣𥘉後魏永平中鄭道

昭為郡守名此山為天柱刻銘其上至北齊天統元年

子述祖継守此邦復刻銘焉案後魏書道昭之父羲謚文

𤫊而道昭𠩄立羲碑乃云謚為文今此碑又云謚文貞皆

莫可考

    後周華嶽庿碑

右後周華嶽庿碑萬紐于瑾撰趙文渊字德本書按後周

書列傳有趙文深字德本盖唐𥘉史官避高祖諱故改淵

為深爾萬紐于瑾者唐瑾也周文帝時賜姓字文後以于

謹請與同姓更為萬紐于云

    後周河瀆碑

右河瀆碑後周天和二年建内使大夫琅邪王褒字子渊

造文趙興郡守趙文渊字德本奉𠡠書余嘗讀楊大年談

苑云千字文題𠡠貟外散𮪍侍𭅺周興嗣次韵𠡠字乃梁

字傳冩誤尔當時帝王命令尚未稱𠡠至唐顯慶中始云

不經鳳閣鸞䑓不得稱𠡠𠡠之名始定于此案此碑及唐

瑾撰華嶽庿碑皆文淵奉𠡠書後周距梁時未逺又陏薛

道衡撰老子碑唐𥘉虞丗南撰孔子廟堂杜如晦軰歐陽

詢書昭𨹧九成宫碑皆作奉𠡠如此𩔗甚衆略舉一二要

知不獨始于顕慶大年之論非也然則唐人𠩄謂不經鳯

閣鵉臺不謂之𠡠者盖言命令當繇庿堂出非謂𠡠之名

始于此也然文渊奉𠡠書碑而自著其字何哉

    後周同州刺史普六如忠墓誌

右普六如忠墓誌普六如者楊忠隋髙祖父也後魏時賜

姓以誌考傳其事皆合惟其為都SKchar涇豳雲顕鹽𤫊䓁六

州諸軍事而傅以豳為幽者盖傳冩誤尔

    北齊隴東王感孝頌

右北齊隴東王感孝頌隴東王者胡長仁也武平中為齊

州刾史道經平隂有古冢詢訪𦒿舊以為郭巨之墓遂命

僚佐刻此頌焉墓在今平隂縣東北官道𠊓小山頂上隧

道尚存惟塞其後而空其前与杜預𠩄見邢山上鄭大夫

冡無異冢上有石室制作工巧其内鐫人物車馬似是後

漢時人𠩄為余自青社如京師徃還過之屡登其上按劉

向孝子圖云郭巨河内温人而𮠑道元注水經云平隂東

北巫山之上有石室世謂之孝子堂亦不SKchar言何人之冡

不知長仁何𠩄據遂以為巨墓乎按頌有孝子堂之語故知即水經𠩄載也

    後周温州刾史烏丸僧脩墓誌

右後周烏丸僧脩墓誌僧脩本姓王氏梁南城矦神念之

子太尉僧辨之弟歸後周仕為温州刾史卒元和姓纂及

唐宰相世系表皆云神念父囧為䕶烏丸校尉因𭈹烏九

王氏今墓誌乃云僧修歸周賜姓烏丸又諸書皆云神念

謚壮而墓誌作荘唐表云僧修生景孝而墓誌云名詳字

景孝皆當以墓誌為正

    北齊長楽王尉景碑

右北齊長楽王尉景碑按北齊書景字士真而碑云字副

羽盖傳之誤

    北齊馮翊王平等寺碑

右北齊平等寺碑題太宰馮翊王㝎光像寳殿碑馮翊王

者名潤齊神武子也碑云寺魏廣平王懐𠩄立永平中造

㝎光銅像一區髙二丈八尺属魏季像在寺外未果移入

其後齊髙祖過洛始遷像入寺至潤又増修殿宇焉據楊

衍之洛陽伽藍記云孝昌三年十二月中此像靣有悲容

両目垂淚三日而止其後尔朱榮北海王尔朱兆入洛陽

像皆悲泣如𥘉每經神騐朝野惶懼其事甚異而此碑不

    北齊臨淮王像碑

右北齊臨淮王像碑臨淮王者婁定遠也此北齊書和士

開傳定逺与趙郡王叡謀出士開為兖州刾史未行士開

納賂定逺得留復出定逺為青州刾史責叡以不臣之罪

而殺之定逺歸士開𠩄遺加以餘珍賂之乃免如史𠩄書

定逺可謂小人矣㝎逺本傳但云封臨淮郡王而不書其

為青州者𨶕也又定逺従弟叡既附見定逺傳而于外戚

傳又重出南北朝諸史猥并𩔗如此可𥬇也

    北齊白長命碑

右北齊白長命碑云公字長命而其名己殘缺長命白建

之父也北齊書及北史建傳皆云父名長命者盖齊魏間

人多以字為名耳

    北齊大安楽寺碑

右北齊大安楽寺碑其頞題廣業王大安樂寺碑廣業王

者尉萇命之子破矦也碑云魏末離亂萇命嘗營䕶此寺

其後破矦与其弟興敬復加營葺故立此碑按北史及北

齊書有尉長命傳今碑乃作萇命又史云其卒謚武壮而

碑乃作武荘當以碑為正破矦嘗仕為中書令尚書左僕

射尚書令錄尚書亊封廣業王官甚𩔰而史無傳

    北齊司空趙𧺫碑

右北齊趙𧺫碑按北齊書列傳云𧺫天統二年除滄州刺

史武 中卒于官今以碑考之𧺫自滄州還𨶕除吏部尚

書判外兵省事遷光祿大夫以本官兼尚書左㒒射出行

懐州事轉膠州刾史封南泉郡王乃卒史皆不書而云卒

于滄州誤矣

    北齊贈司空趙奉碑

右北齊趙奉碑奉彦深父也碑云父諱奉字奉伯而北齊

書及北史但云名奉伯而己碑又云父清河府君剖符東

秦著績齊土久于其職遂即家焉今為平原貝丘人也而

史乃云彦深髙祖父難為清河太守遂家清河清河後改

為平原二事不同皆當以碑為正惟史以謂彦𭰹本名𨼆

避齊庿諱故以字行而碑直書為𨼆何哉

    北齊冝陽國太妃傅氏碑

右北齊冝陽國太妃傅氏碑其額題故女侍中宜陽國

穆太妃傅氏碑碑云太妃諱華清河貝丘人也按北史後

魏置女侍中視二品然本後宫嬪御之軄今以宰相母為

之惟見于此傅氏趙彦深之母有賢操事載于史

    北齊赫連子恱清德頌

右北齊赫連子恱清德頌據北史列傳子恱為鄭州刾史

郡人請為立碑詔許之碑𠩄載亦同而碑乃在今許昌者

按隋書地里志穎川郡舊置潁州東魏改曰鄭州後周改

曰許州又傅云子恱天保中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刺史而碑作陽州者

按地里志東魏于冝陽置陽州後周改為熊州云

    隋興國寺碑隂

右隋興國寺碑隂丁道䕶書道䕶𠩄書興國啓法両寺碑

皆在襄陽歐陽公嘗淂啓法寺碑列于集古錄中而于大

學官楊襃䖏見興國寺碑以不得入錄為恨今碑隂又有

襄州鎮副揔𬋩栁止戈以下十八人姓名字畫尤完好歐

陽公𠩄未見也蔡君謨題其後云在杭州日坐有客曰小

說稱丁真永草永固知名丁何人也予謂道䕶豈其人耶

按法書要錄丁覘与智永同時人善𨽻書世稱丁真永草

非道䕶也

    隋齊國太夫人楊氏墓誌

右隋齊國太夫人楊氏墓誌云夫人字季姜僕射髙頴母

也隋書頴傳云頴以母SKchar去軄開皇二年伐陳詔穎莭度

諸軍據此頴之丁内艱盖在開皇𥘉今以墓誌考之楊氏

之卒乃在十年傳稱頴既貴其母常誡以逺禍後頴竟以

危言為煬帝𠩄誅如其言可謂賢母矣常恨不著其姓氏

今乃見于此云

    隋化善寺碑

右隋化善寺碑在徐州碑隂有𭅺餘令題記云隋尹式撰

余元祐間侍親官彭門時為兒童淂此碑今三十餘年矣

    隋願力寺舎利寶塔函銘

右隋願力寺舎利寳塔函銘仁夀三年相州刺史薛胄建

唐劉禹錫集載僧𤫊澈詩有云經来白馬寺僧到赤烏年

禹錫稱其工因讀此銘序亦以白馬之寺對赤烏之年乃

知前人己有此語盖隋間文體大率以偶儷為工雖格力

卑弱然用事親切時有可喜也

    隋周羅㬋墓誌

右隋周羅㬋墓誌無書人姓名而歐陽率更在大業中𠩄

書姚辨墓誌元長夀碑与此碑字體正同盖率更書也往

時書學博士米芾善書尤精于鍳裁亦以余言為然羅㬋

名将隋史有傳今以墓誌考之羅㬋在陳自鍾離太守𨗇

秦郡而史不載又史云開皇中自豳州刾史轉涇州母SKchar

去軄復𧺫授豳州遼東之役徴為水軍縂管進為上将軍

而墓誌自豳州為水軍縂管進上将軍然後為涇州其遷

拜次苐皆不同又史云拜東宫右虞𠉀率而墓誌為左監

門率史云轉右衛率而墓誌為右監門武候率史云自右

武候大将軍進授上将軍而墓誌不載盖未嘗拜此官也

皆當以墓誌為據

    隋禹廟殘碑

右隋禹庿殘碑其文字磨㓕十五六而其末𨼆𨼆可辨云

㑹稽郡下缺三字史陵書筆法精妙不减歐虞案張懐瓘書断

云禇遂良嘗師史陵盖當時名茟也今此碑摩㓕而僅存

世之蔵書者皆未嘗有非余収錄之冨則遂不復見于世

    隋黄門侍𭅺桞旦墓誌

右隋栁旦墓誌以考隋史列傳其始終事跡皆同惟傳云

攝判黄门侍𭅺而墓誌云檢校黄門侍𭅺小異尔又墓誌

載旦六子燮則綽楷濬亨而元和姓纂与唐史宰相世系

表皆云旦五子而𨶕其苐五子濬亦當以墓誌為是也

    隋尚書左僕射元夀碑

右隋元夀碑虞世基撰歐陽詢書按隋史夀開皇中為尚

書主爵侍郎而碑云主爵郎碑云従晋王伐陳時兼楊州

長史授行軍縂𬋩長史平陳遂為楊州縂管府長史遷尚

書左丞而史但云自元帥府屬平陳入為左丞尔又為太

常少卿時兼雍州司馬史亦不載其卒贈尚書左㒒射光

祿大夫封博平矦而史但云贈右僕射皆其闕誤史云夀

在周封儀隴縣矦而碑作儀龍矦今按隋書地里志有儀

隴縣属巴西郡而無儀龍未知孰失也

    隋西林道塲碑

右隋西林道塲碑題太常博士歐陽詢撰而不著書人名

氏余家蔵隋姚辨墓誌元夀碑皆率更在大業中為愽士

時𠩄書与此碑字體絶不𩔖知其非率更書也




金石錄卷苐二十二


        癸未十二月十三日命工吕建矦造日離海研成試茟書此甚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