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錄 (四部叢刊本)/卷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 金石錄 卷十一
宋 趙明誠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海鹽張氏涉園呂無黨手鈔本
卷十二

金石錄卷苐十一       跋尾一三代

古噐物銘苐一古鍾銘 方𪔂銘 蠆𪔂銘祖丁𢑱銘

古器物銘苐二兄癸𢑱銘

古噐物銘苐三

古器物銘苐四甗銘 秦鍾銘周敦銘

古器物銘苐五文王尊𢑱銘 宋公龻餗𪔂銘寳龢鍾銘 椘鍾銘

古器物銘苐六毛伯敦銘 簠銘 匜銘商洛𪔂銘 周姜敦銘

古噐物銘苐七大夫始𪔂銘季媍𢑱銘

  古器物銘苐一

    古鍾銘

右古鍾銘五十二字蔵宗室仲爰家象形書不可盡識以

其書竒古故列于諸噐銘之首後又淂一鍾銘文正同一

鐸銘字畫亦相䫫皆錄于後

    方𪔂銘

右方𪔂銘蔵岐山馮氏張侍𭅺舜氏云夏時噐也字畫竒

怪不可識

    蠆𪔂銘

右蠆𪔂銘蔵秘閣銘一字象蠆形吕氏考古圖云即古攵

蠆字

    祖丁𢑱銘

右祖丁𢑱銘蔵蔡肇天啓舎人家吕氏攷古圖載李氏錄

云祖丁者商之十四世帝祖丁也余案夏商時人淳質皆

以甲乙為號今世人家𠩄蔵𢑱噐銘文如此𩔗甚衆未必帝

祖丁也李氏名公麟字伯時父有古噐圖一卷行于世云

  古噐物銘苐二

    兄癸𢑱銘

右兄癸𢑱銘蔵頴昌韓氏盖底皆有銘凡商器欵識多者

不過𢾗字而此噐獨二十餘字尤為竒古

  古噐物銘苐四

    甗銘

右甗銘案 真宗皇帝實録咸平三年乹州獻古銅𪔂上

方而四足上有古文二十一字詔儒臣考正而句中正杜

鎬驗其欵識以為史信父甗中正引說文甗甑也又引墨

子夏后鑄𪔂四足而方春秋傳晋矦賜子産二方𪔂云此

其𩔖也余甞見今世人家𠩄蔵古甗形製皆圜而此噐其

下正方故中正等疑為方𪔂之𩔖然方𪔂与甗自是两噐

名今遂以為一物非也楊南仲曰史當讀為中音仲

    秦鍾銘

右秦鐘銘云丕顯朕皇祖受天命奄有下國十有二公歐

陽文忠公集古錄以為太史公史記于秦本紀云襄公始

列為諸矦而諸矦年表則以秦仲為始今據年表始秦仲

則至康公為十二公此鍾為荘公時作也據本紀自襄公

為始則桓公為十二公而銘鍾者為景公也余按秦本紀

自紀非子為周附庸邑于秦至秦仲始為大夫仲死子荘

公伐破西戎于是予之秦仲後及其先大駱地犬丘并有

之為西垂大夫荘公卒子㐮公代立犬戎之難襄公有功

周室于是平王始封㐮公為諸矦賜之以岐西之地曰戎

無道侵奪我岐豊之地秦遂能攻戎即有其地與誓封爵

之襄公于是始國与諸矦通使聘享之礼而詩羙襄公亦

以能取周地始為諸矦受顯服盖秦仲𥘉未甞稱公荘公

雖追稱公然猶為西垂大夫未立國至㐮公始國為諸矦

矣則銘𠩄謂奄有下國十有二公者當自㐮公為始然則

銘斯鍾者其景公欤

    周敦銘

右周敦而下器銘五皆蔵 御府𥘉皇祐間脩大樂有

𭥍付有司攷其聲律製度而模其銘文以賜公卿楊南仲

為圖刻石者也然其噐尋㱕禁中故模本世間絶難得余

𠩄蔵公私古噐欵識略盡盖獨闕此求之久而不𫉬有董

之明子上者家蔵古今石刻甚富適有此銘以遺余之明

云即皇祐賜本也

  古噐物銘苐五

    文王尊𢑴銘

右文王尊𢑴銘紹聖間宗宝仲忽獲此噐以獻有 𭥍下

秘閣考騐而館中諸人皆以爲後甘詐譌之物不進扵

御府扵是仲忽坐罸金然其器猶蔵秘閣𥘉仲忽以噐銘

上一字與小篆鹵字相類遂讀爲魯因以文王爲周之文

王曰此魯公伯禽享文王庿噐也其言頗近乎夸故當時

疑以爲僞然兹噐製作精妙文字竒古决非僞物識者當

能辨之惟遂以爲魯公噐者𥘉無𠩄據尒

    宋公龻餗鼎銘

右宗公龻餗鼎銘元祐間得扵南都蔵秘閣底盖皆有銘

按史記丗家宋公無名龻者莫知其爲何人也

    寶龢鐘銘

右寳龢鐘銘藏太常凡四鐘𣢾識並同𥘉景祐間李照脩

雅樂𠩄鑄鐘其形皆圜與古制頗異時又别詔胡瑗自以

管法製鐘磬㑹官帑中獲此鐘其形如鈴而不圜馮元䓁

按其款識以爲漢魏時噐于是令瑗仿其狀作新鐘一縣

十六枚然不獲奏御但藏諸栾府而巳今按此銘文字

皆古文爲周以前𠩄作無疑而元以爲漢魏時噐盖失之

    椘鍾銘

右椘鍾銘政和三年𫉬于鄂州嘉魚縣以獻字畫竒怪友

人王壽卿魯翁得其墨本見遺按銘文云楚公下一字不可識必其

自作按椘自周成王時封熊繹以子男田居椘至熊渠

乃立其三子為王後復去其王號至熊通始自立為椘武

王則是椘未甞稱公不知此鍾為何人作也

  古器物銘苐六

    毛伯敦銘

右毛伯敦銘凡四其一惟盖存蔵劉原父家其一底盖具

蔵京兆孫氏其一不知𠩄従得銘文皆同原父釋祝下一

字為鄭遂以為司馬遷史記𠩄載毛叔鄭噐曰武公王克

商尚父牽牲毛叔鄭奉明水銘稱伯者爵也史稱叔者字

也敦乃文武時噐也今究其㸃畫殊不𩔖鄭字而吕氏考

古圖釋為𨚕皆莫可考

    簠銘

右簠銘本两噐底盖皆有銘文悉同其一原父以遺歐陽

公按集古錄以中上一字為張字引詩六月篇侯誰在矣

張仲孝友曰此周宣王時張仲器也吕大臨考古圖以偏

𠊓推之其字従巨不従長以𨽻字釋之當為弡弡字雖見

正篇然古文与𨽻書多不合未知果是否

    匜銘

右匜銘劉原父既以前一簠為張仲𠩄作又以此匜為張

伯器曰仲之兄也尤無𠩄據原父于是正之學𭈹称精博

惟以意推之故不能無失尔

    商雒𪔂銘

古𪔂銘劉原父得于商雒銘云維十有四月蔡君謨甞問

原父十有四月者何原父不能對吕氏考古圖云古噐銘

多有是語或云十三月或云十九月疑人君即位居𬽐踰

年未改元故以月數余甞考之古人君即位明年稱元年

盖無踰年不改元之事又余𠩄蔵牧敦銘有云惟王十年

十有三月以此知吕氏之說非是盖古語有不可曉者闕

之可也

    周姜敦銘

右周姜敦銘本二器其一原父以遺歐陽公伯下一字集

古録讀爲囧曰此書𠩄載伯囧穆王時人也而吕氏考古

圖訓作百皆未詳

  古噐物銘苐七

    大夫始𪔂銘

右大夫始𪔂銘案說文對字本従口漢文帝以爲責對而

為言多非誠對故去其口以従士今驗兹𪔂銘及周以後

諸器欵識對字㝡多皆無従口者然則古文大篆固已不

従口矣又疑李斯變古法作小篆對字始従口至文帝復

改之耳然書傳不載未敢遂以為然也

    季㜏𢑱銘

右季㜏𢑱銘蔵洛陽趙氏銘字畫与大篆小異盖古文也

當是周𥘉接商時器余遍閱商周諸噐銘𠩄謂古文者大

率如此而唐人𠩄書皆别作一體筆畫踈瘦与𢑱𪔂間字

絶異雖李陽氷亦為之不知何𠩄依據余以謂學古文當

以𢑱𪔂間字為法




金石錄卷苐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