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錄 (四部叢刊本)/卷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七 金石錄 卷十八
宋 趙明誠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海鹽張氏涉園呂無黨手鈔本
卷十九

金石録卷苐十八       䟦尾八

漢成陽令唐君頌

漢唐君碑隂

漢白石神君碑

漢幽州刾史朱龜碑

漢朱龜碑隂

漢都鄉正街彈碑

漢太尉劉寛碑

漢劉寛碑隂

漢尉氏令鄭君碑

漢趙相劉衡碑

漢陳君碑

漢陳仲弓碑

漢陳仲弓碑隂

漢陳弓壇碑

漢圉令趙君碑

漢周公禮殿記

漢巴郡太守樊君碑

漢綏民校尉熊君碑

漢宗資墓天祿辟邪字

漢司空宗俱碑

漢馮使君墓闕銘

漢髙陽令楊君碑隂

漢浚儀令衡立碑

漢光祿勲劉曜碑

    漢成陽令唐君頌

右漢成陽令唐君頌云君諱扶字正南字畫尚完而歐陽

公集古錄乃云其名殘缺何哉碑額題漢故成陽令唐君

之頌在今濮州雷澤縣古成陽也

    漢唐君碑隂

右漢唐君碑隂載出錢造碑人有故従事故督郵故吏處

士門生門童䓁姓名按唐君碑云處士閭葵班䓁刻石𣗳

頌而碑隂又有故吏閭葵巴處士閭葵椘閭葵姓不見于

前史而姓苑姓纂之𩔖亦皆不載盖前代氏族或因改易

或寖微不𩔰遂冺沒而無傳者甚衆今世𠩄有姓氏書𩔖

多蕳略不完惟時時見于石刻者余每記之以禆姓氏書

之𨶕云

    漢白石神君碑

右漢白石神君碑其略云白石神君者居九山之数参三

條之一兼将軍之號秉斧鉞之威體連封龍SKchar通北岳幽

賛天地長育萬物觸石而𧺫膚寸而合不終朝日而㴻雨

沾洽自前後國縣屢有祈請指日刻期應時有驗猶自挹

損不求禮秩縣界有六名山三公封龍靈山得法食去光

和四年三公守民盖髙等始為無極山詣太常求法食相

縣以白石神君道德灼然乃具載本末上尚書求依無極

即𮐃聴許于是遂開托舊兆改立殿堂其餘首尾尚皆完

好可讀文多不備載其曰居九山之数参三條之一莫暁

為何語也

    漢幽州刾史朱龜碑

右漢幽州刺史朱龜碑在今亳州𮠑道元注水經云渦水

東逕朱龜墓北東南流冢南枕道有碑題云漢故幽州刾

史朱君之碑龜字伯靈光和六年卒官今以碑考之与道

元𠩄載皆合歐陽公集古錄云龜之事跡不見史傳獨見

于此碑尔余按後漢書西南夷傳熹平五年諸夷及叛執

蜀郡太守雍陟遣御史中丞朱龜討之不䏻克太尉SKchar

顒建筞討伐乃以顒為益州太守發板楯蠻擊破平之常

據華陽國志亦載其事与史同唯史与華陽國志皆言龜

不䏻克而碑云蠻夷授手乞降二說不同疑碑𠩄書非實

錄也

    漢朱龜碑隂

右漢朱龜碑隂文字殘缺𥘉余讀𮠑道元注水經云朱龜

碑隂故吏名姓多上谷代郡人知此碑有隂因託人就亳

社摸淂之附于碑後

    漢都郷正街彈碑

右漢都郷正街弹碑在汝州界故昆陽城中文字摩㓕不

可考𡧗其𡻕月畧可見盖中平二年正月而其額題都鄉

正街弹碑莫知其為何碑也

    漢太尉劉寛碑

右漢太尉劉寛碑寛有两碑皆在洛陽上東門外官道傍

此碑據藝文𩔗聚乃桓麟撰後碑不知何人𠩄為然字體

則同也

    漢劉寛碑隂

右漢劉寛碑隂寛两碑皆有隂此後碑隂也唐咸亨中碑

仆于野其裔孫周王記室參軍爽字元爽重為建立寛以

中平二年卒拠𤫊帝紀以光和七年十二月改元中平以

暦推之是𡻕甲子至明年當為乙丑而爽書為甲子誤

    漢尉氏令鄭君碑

右漢尉氏令鄭君碑云君字季宣聘君之孫而其名已殘

缺其他字畫時有可識䖏皆断續不成文理略可見者年

五十有七卒于中平二年而碑隂題尉氏故吏處士人名

知其為尉氏令尔

    漢趙相劉衡碑

右漢趙相劉衡碑云君諱衡字元宰濟南東平陵人也厥

先尚矣聖漢龍興下有殘缺又云爰啓兾土遷于岱隂自

康侯以来奕世丕承又云㪍海王帝之冡弟不遵憲典君

以特選為𭅺中令以兄琅邪相SKchar即日輕舉州察茂材除

修令遷張掖属國都尉以病徵拜議𭅺遷東東上阙一字國

都尉不行拜趙相在位三𡻕拜議𭅺年五十有三以中平

四年二月戊午卒其四月己酉塟其餘文字完好者尚多

按後漢書㪍海王名悝桓帝弟也衡墓与碑在今齊州歴

城縣界中古平陵城旁余嘗親至墓下𮗚此碑因摸淂之

墓前有石獸制作甚工云

    漢陳君碑

右漢陳君碑殘缺不完其略可識者云君諱度字妙髙陳

國相人又云武王克商封無代之後以元女大SKchar配胡公

至厲公生公子完奔齊其後断續不復成文而最後題中

平四年九月二十日已丑立云

    漢陳仲弓碑

右漢陳仲弓碑其額題云漢文範先生陳仲弓之碑碑文

字已漫㓕蔡邕字畫見于今者絶少故雖漫㓕之餘尤為

可惜以校集本不同者巳數字惜其不完也按邕集仲弓

三碑皆邕撰其一碑云中平三年秋八月丙子卒而三碑

皆云春秋八十有三後漢書仲弓傳以為中平四年年八

十四卒于家者疑傳誤

    漢陳仲弓碑隂

右陳仲弓碑隂故吏名姓多已刓缺蔡邕小字八分惟此

与石經遺字尔石經字畫謹SKchar而此碑隂尤放逸可𢜤

    漢陳仲弓壇碑

右漢陳仲弓壇碑其額題故太丘長頴川陳君壇其他文

字摩㓕不可盡識按蔡邕集有仲弓三碑以集本校之此

碑非邕撰者然字畫亦竒偉惜其殘缺不完也

    漢圉令趙君碑

右漢圉令趙君碑其額題漢故圉令趙君之碑而㝡後題

𥘉平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立碑己訛缺名字皆不可考

𠩄可見者有云郡仍署五官掾功曺州辟従事司徒陽公

辟遷圉令播德二城風曜穆清𬒳疾去官年六十有八以

中平五年冬十一月卒後有銘詩特完好其辝云天寔髙

惟聖同戯我君羡其𤡆體弘仁蹈中庸𠩄臨歴有休功追

景行亦難雙刋金石示萬邦其詞頗尔雅故錄之

    漢周公禮殿記

右漢周公禮殿記者今成都府學有漢時𠩄建舊屋柱皆

正方上狹下濶此記在柱上刻之靈帝𥘉平五年立距今

盖千年矣而字畫完好可讀當時石刻在者往往摩㓕此

記託于屋楹乃与金石争夀亦異矣記有云甲午年故府

梓潼文君増造吏舎二百餘間按華陽國志有文参字子

竒梓潼人平帝用為益州太守不従王莾公孫述光武嘉

之疑此記𠩄載即其人也盖光武建武十年𡻕次甲午云

    漢巴郡太守樊君碑

右漢巴郡太守樊君碑云君諱敏字昇逹肇祖宓戯遺苗

后稷爲堯種𣗳舎潜于岐天顧亶甫乃萌昌𤼵周室衰微

覇伯匡弼晋爲韓魏魯分爲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充曜封邑厥土河東椘漢

之際或居于椘或集于梁君纘其緒華南西畺又云緫角

好學治SKchar經貫穿道度無文不睹于是國君備礼招請

濯冕題冠傑立忠蹇有夷史之直卓宻之風郷黨見歸察

孝除郎永昌長史遷宕渠令大将軍辟光和之末京師SKchar

攘雄SKchar綏綏冠履同囊投劾長驅畢志枕丘國復重察辝

病不就再奉朝聘七辟外䑓常爲治中諸部従事又云季

世不祥米巫𣧑瘧姦狡並𧺫䧟附者衆君執一心頼無汚

耻復辟司徒道隔不往牧伯劉公表授巴郡以助義都尉

飬疾閭里又行褒義校尉年八十有四歳在汁洽紀驗期

臻奄忽蔵形其後有銘㝡後題建安十年二月上旬造他

漢碑𩔖多刓缺而此碑獨首尾完好故載其大略于此𠩄

謂米巫凶瘧者謂張角也

    漢綏民挍尉熊君碑

右漢熊君碑其名字皆殘缺其額題故綏民挍尉𮪍都尉

桂陽曲紅灌陽長熊君之碑𥘉余淂桂陽太守周君碑隂

㩀水經注以為曲江漢時本名曲紅今此碑及額亦皆作

紅乃知𮠑道元為有據也

    漢宗資墓天祿辟邪字

右漢天祿辟邪字在南陽宗資墓前石獸SKchar上歐陽公集

古錄按黨錮傳云資祖均自有傳見章懐太子注今後漢書有宋

均傳云南陽安衆人而無宗均傳疑黨錮傳轉冩宋為宗

尔蜀志有宗預南陽安衆人豈安衆當漢時有宗宋二族

而字与音皆相近遂至訛謬耶此説非是余按後漢書均

族子意傳云意孫俱靈帝時為司空而靈帝紀建寕四年

書太常宗俱為司空注云俱字伯儷南陽安衆人延熹二

年書司空宗俱薨又姓苑載南陽安衆宗氏云後漢五官

中𭅺将伯伯子司𨽾挍尉河内太守均均族兄遼東京京

子司𨽾挍尉意意孫司空俱元和姓纂𠩄書亦同則均姓

為宗可無疑者當章懐太子為注及林寶撰姓纂時尚未

差謬至後耒始轉冩為宋尔余既援據詳審遂扵家蔵後

漢書均列傳用此說改定云

    漢司空宗俱碑

右漢司空宗俱碑云公諱俱字伯儷南陽安衆人也而其

額題漢故司空宗公之碑按後漢書宋均傳均族子意意

孫俱靈帝時為司空余嘗得宗資墓前石獸SKchar上刻字因

以後漢帝紀及姓苑姓纂䓁諸書參考以謂自均而下其

姓皆當作宗而列傳轉冩為宋誤也後淂此碑益知前言

之不謬碑已殘缺不成文理而官秩姓名郷里特完可考

故詳著之

    漢馮使君墓闕銘

右漢馮使君墓𨶕銘云故尚書侍𭅺河南京令豫州刾史

馮使君神道按後漢書馮緄傳緄父煥安帝時為幽州刾

史而緄碑亦云幽州君之元子此字在宕渠緄墓前雙石

闕上知其為煥闕也

    漢髙陽令楊君碑隂

右漢髙陽令楊君碑隂歐陽公集右錄云余家集錄淂楊

震墓域中漢碑四震及沛相繁陽髙陽令碑并得碑隂題

名然得時参錯不知為何碑之隂也集古𠩄有余盡淂之

又各以碑隂附于碑後其曰懐陵圉令蒋禧字武仲者沛

相碑隂也其曰故吏故民故功曺史故門下佐者繁陽令

碑隂也其曰右後公門生右沛君生者髙陽令碑隂也

    漢浚儀令衡立碑

右漢浚儀令衡立碑云君諱立字元節其先出自伊尹而

其銘曰於穆従事歐陽公集古錄𭈹為元莭碑且云疑其

姓伊而為従事也今碑首尚完題浚儀令衡君之碑盖漢

時石刻其官爵姓氏既載于額則其下不復更著茍文已

殘缺又不見其額則遂難考究矣立与衛尉卿衡方墓皆

在今鄆州中衡方碑亦云其先伊尹號稱阿衡因以氏焉

    漢光禄勲劉曜碑

右漢光祿勲劉曜碑集古錄云君諱曜字季尼年七十三

其餘爵里官閥卒塟𡻕月皆不可見今此碑雖殘缺然尚

有可考處盖孝文之裔又嘗為太官令𭅺中居延都尉大宗

正衛尉遂為光禄勲至于卒塟年月則断續不可考矣



金石錄卷苐十八

          癸未十二月廿七日燈下錄畢是日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