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录 (四部丛刊本)/卷十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卷十七 金石录 卷十八
宋 赵明诚 撰 张元济 撰校勘记 景海盐张氏涉园吕无党手钞本
卷十九

金石录卷苐十八       䟦尾八

汉成阳令唐君颂

汉唐君碑阴

汉白石神君碑

汉幽州刾史朱龟碑

汉朱龟碑阴

汉都乡正街弹碑

汉太尉刘宽碑

汉刘宽碑阴

汉尉氏令郑君碑

汉赵相刘衡碑

汉陈君碑

汉陈仲弓碑

汉陈仲弓碑阴

汉陈弓坛碑

汉圉令赵君碑

汉周公礼殿记

汉巴郡太守樊君碑

汉绥民校尉熊君碑

汉宗资墓天禄辟邪字

汉司空宗俱碑

汉冯使君墓阙铭

汉高阳令杨君碑阴

汉浚仪令衡立碑

汉光禄勲刘曜碑

    汉成阳令唐君颂

右汉成阳令唐君颂云君讳扶字正南字画尚完而欧阳

公集古录乃云其名残缺何哉碑额题汉故成阳令唐君

之颂在今濮州雷泽县古成阳也

    汉唐君碑阴

右汉唐君碑阴载出钱造碑人有故従事故督邮故吏处

士门生门童䓁姓名按唐君碑云处士闾葵班䓁刻石树

颂而碑阴又有故吏闾葵巴处士闾葵椘闾葵姓不见于

前史而姓苑姓纂之类亦皆不载盖前代氏族或因改易

或寖微不显遂泯没而无传者甚众今世𠩄有姓氏书类

多蕳略不完惟时时见于石刻者余每记之以禆姓氏书

之𨶕云

    汉白石神君碑

右汉白石神君碑其略云白石神君者居九山之数参三

条之一兼将军之号秉斧钺之威体连封龙𰚾通北岳幽

赞天地长育万物触石而𧺫肤寸而合不终朝日而㴻雨

沾洽自前后国县屡有祈请指日刻期应时有验犹自挹

损不求礼秩县界有六名山三公封龙灵山得法食去光

和四年三公守民盖高等始为无极山诣太常求法食相

县以白石神君道德灼然乃具载本末上尚书求依无极

即𮐃听许于是遂开托旧兆改立殿堂其馀首尾尚皆完

好可读文多不备载其曰居九山之数参三条之一莫暁

为何语也

    汉幽州刾史朱龟碑

右汉幽州刺史朱龟碑在今亳州𮠑道元注水经云涡水

东迳朱龟墓北东南流冢南枕道有碑题云汉故幽州刾

史朱君之碑龟字伯灵光和六年卒官今以碑考之与道

元𠩄载皆合欧阳公集古录云龟之事迹不见史传独见

于此碑尔余按后汉书西南夷传熹平五年诸夷及叛执

蜀郡太守雍陟遣御史中丞朱龟讨之不䏻克太尉⿰扌⿱彐𧰨 -- 掾

颙建策讨伐乃以颙为益州太守发板楯蛮击破平之常

据华阳国志亦载其事与史同唯史与华阳国志皆言龟

不䏻克而碑云蛮夷授手乞降二说不同疑碑𠩄书非实

录也

    汉朱龟碑阴

右汉朱龟碑阴文字残缺𥘉余读𮠑道元注水经云朱龟

碑阴故吏名姓多上谷代郡人知此碑有阴因托人就亳

社摸淂之附于碑后

    汉都郷正街弹碑

右汉都郷正街弹碑在汝州界故昆阳城中文字摩㓕不

可考𡧗其岁月略可见盖中平二年正月而其额题都乡

正街弹碑莫知其为何碑也

    汉太尉刘宽碑

右汉太尉刘宽碑宽有两碑皆在洛阳上东门外官道傍

此碑据艺文𩔗聚乃桓麟撰后碑不知何人𠩄为然字体

则同也

    汉刘宽碑阴

右汉刘宽碑阴宽两碑皆有阴此后碑阴也唐咸亨中碑

仆于野其裔孙周王记室参军爽字元爽重为建立宽以

中平二年卒拠𤫊帝纪以光和七年十二月改元中平以

暦推之是岁甲子至明年当为乙丑而爽书为甲子误

    汉尉氏令郑君碑

右汉尉氏令郑君碑云君字季宣聘君之孙而其名已残

缺其他字画时有可识处皆断续不成文理略可见者年

五十有七卒于中平二年而碑阴题尉氏故吏处士人名

知其为尉氏令尔

    汉赵相刘衡碑

右汉赵相刘衡碑云君讳衡字元宰济南东平陵人也厥

先尚矣圣汉龙兴下有残缺又云爰启兾土迁于岱阴自

康侯以来奕世丕承又云㪍海王帝之冡弟不遵宪典君

以特选为𭅺中令以兄琅邪相忧即日轻举州察茂材除

修令迁张掖属国都尉以病征拜议𭅺迁东东上阙一字国

都尉不行拜赵相在位三岁拜议𭅺年五十有三以中平

四年二月戊午卒其四月己酉葬其馀文字完好者尚多

按后汉书㪍海王名悝桓帝弟也衡墓与碑在今齐州历

城县界中古平陵城旁余尝亲至墓下𮗚此碑因摸淂之

墓前有石兽制作甚工云

    汉陈君碑

右汉陈君碑残缺不完其略可识者云君讳度字妙高陈

国相人又云武王克商封无代之后以元女大SKchar配胡公

至厉公生公子完奔齐其后断续不复成文而最后题中

平四年九月二十日已丑立云

    汉陈仲弓碑

右汉陈仲弓碑其额题云汉文范先生陈仲弓之碑碑文

字已漫㓕蔡邕字画见于今者绝少故虽漫㓕之馀尤为

可惜以校集本不同者巳数字惜其不完也按邕集仲弓

三碑皆邕撰其一碑云中平三年秋八月丙子卒而三碑

皆云春秋八十有三后汉书仲弓传以为中平四年年八

十四卒于家者疑传误

    汉陈仲弓碑阴

右陈仲弓碑阴故吏名姓多已刓缺蔡邕小字八分惟此

与石经遗字尔石经字画谨严而此碑阴尤放逸可𢜤

    汉陈仲弓坛碑

右汉陈仲弓坛碑其额题故太丘长颕川陈君坛其他文

字摩㓕不可尽识按蔡邕集有仲弓三碑以集本校之此

碑非邕撰者然字画亦竒伟惜其残缺不完也

    汉圉令赵君碑

右汉圉令赵君碑其额题汉故圉令赵君之碑而㝡后题

𥘉平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立碑己讹缺名字皆不可考

𠩄可见者有云郡仍署五官掾功曺州辟従事司徒阳公

辟迁圉令播德二城风曜穆清𬒳疾去官年六十有八以

中平五年冬十一月卒后有铭诗特完好其辝云天寔高

惟圣同戏我君羡其𤡆体弘仁蹈中庸𠩄临历有休功追

景行亦难双刊金石示万邦其词颇尔雅故录之

    汉周公礼殿记

右汉周公礼殿记者今成都府学有汉时𠩄建旧屋柱皆

正方上狭下阔此记在柱上刻之灵帝𥘉平五年立距今

盖千年矣而字画完好可读当时石刻在者往往摩㓕此

记托于屋楹乃与金石争夀亦异矣记有云甲午年故府

梓潼文君増造吏舎二百馀间按华阳国志有文参字子

竒梓潼人平帝用为益州太守不従王莾公孙述光武嘉

之疑此记𠩄载即其人也盖光武建武十年岁次甲午云

    汉巴郡太守樊君碑

右汉巴郡太守樊君碑云君讳敏字昇逹肇祖宓戏遗苗

后稷为尧种树舎潜于岐天顾亶甫乃萌昌发周室衰微

霸伯匡弼晋为韩魏鲁分为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充曜封邑厥土河东椘汉

之际或居于椘或集于梁君缵其绪华南西畺又云緫角

好学治严氏经贯穿道度无文不睹于是国君备礼招请

濯冕题冠杰立忠蹇有夷史之直卓密之风郷党见归察

孝除郎永昌长史迁宕渠令大将军辟光和之末京师⿰扌⿳丆⺝⿱冖友-- 扰

攘雄⿰犭? -- 狐绥绥冠履同囊投劾长驱毕志枕丘国复重察辝

病不就再奉朝聘七辟外䑓常为治中诸部従事又云季

世不祥米巫𣧑疟奸狡并𧺫䧟附者众君执一心赖无污

耻复辟司徒道隔不往牧伯刘公表授巴郡以助义都尉

飬疾闾里又行褒义校尉年八十有四岁在汁洽纪验期

臻奄忽蔵形其后有铭㝡后题建安十年二月上旬造他

汉碑类多刓缺而此碑独首尾完好故载其大略于此𠩄

谓米巫凶疟者谓张角也

    汉绥民挍尉熊君碑

右汉熊君碑其名字皆残缺其额题故绥民挍尉骑都尉

桂阳曲红灌阳长熊君之碑𥘉余淂桂阳太守周君碑阴

㩀水经注以为曲江汉时本名曲红今此碑及额亦皆作

红乃知𮠑道元为有据也

    汉宗资墓天禄辟邪字

右汉天禄辟邪字在南阳宗资墓前石兽膊上欧阳公集

古录按党锢传云资祖均自有传见章怀太子注今后汉书有宋

均传云南阳安众人而无宗均传疑党锢传转写宋为宗

尔蜀志有宗预南阳安众人岂安众当汉时有宗宋二族

而字与音皆相近遂至讹谬耶此说非是余按后汉书均

族子意传云意孙俱灵帝时为司空而灵帝纪建寕四年

书太常宗俱为司空注云俱字伯俪南阳安众人延熹二

年书司空宗俱薨又姓苑载南阳安众宗氏云后汉五官

中𭅺将伯伯子司𨽾挍尉河内太守均均族兄辽东京京

子司𨽾挍尉意意孙司空俱元和姓纂𠩄书亦同则均姓

为宗可无疑者当章怀太子为注及林宝撰姓纂时尚未

差谬至后耒始转写为宋尔余既援据详审遂扵家蔵后

汉书均列传用此说改定云

    汉司空宗俱碑

右汉司空宗俱碑云公讳俱字伯俪南阳安众人也而其

额题汉故司空宗公之碑按后汉书宋均传均族子意意

孙俱灵帝时为司空余尝得宗资墓前石兽膊上刻字因

以后汉帝纪及姓苑姓纂䓁诸书参考以谓自均而下其

姓皆当作宗而列传转写为宋误也后淂此碑益知前言

之不谬碑已残缺不成文理而官秩姓名郷里特完可考

故详著之

    汉冯使君墓阙铭

右汉冯使君墓𨶕铭云故尚书侍𭅺河南京令豫州刾史

冯使君神道按后汉书冯绲传绲父焕安帝时为幽州刾

史而绲碑亦云幽州君之元子此字在宕渠绲墓前双石

阙上知其为焕阙也

    汉高阳令杨君碑阴

右汉高阳令杨君碑阴欧阳公集右录云余家集录淂杨

震墓域中汉碑四震及沛相繁阳高阳令碑并得碑阴题

名然得时参错不知为何碑之阴也集古𠩄有余尽淂之

又各以碑阴附于碑后其曰怀陵圉令蒋禧字武仲者沛

相碑阴也其曰故吏故民故功曺史故门下佐者繁阳令

碑阴也其曰右后公门生右沛君生者高阳令碑阴也

    汉浚仪令衡立碑

右汉浚仪令衡立碑云君讳立字元节其先出自伊尹而

其铭曰于穆従事欧阳公集古录𭈹为元莭碑且云疑其

姓伊而为従事也今碑首尚完题浚仪令衡君之碑盖汉

时石刻其官爵姓氏既载于额则其下不复更著茍文已

残缺又不见其额则遂难考究矣立与卫尉卿衡方墓皆

在今郓州中衡方碑亦云其先伊尹号称阿衡因以氏焉

    汉光禄勲刘曜碑

右汉光禄勲刘曜碑集古录云君讳曜字季尼年七十三

其馀爵里官阀卒葬岁月皆不可见今此碑虽残缺然尚

有可考处盖孝文之裔又尝为太官令𭅺中居延都尉大宗

正卫尉遂为光禄勲至于卒葬年月则断续不可考矣



金石录卷苐十八

          癸未十二月廿七日灯下录毕是日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