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惺集/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鍾惺集
卷一
卷二 

卷一•四言[编辑]

維東有阜十章(有序)[编辑]

(壬子閏十有一月,予與商子之燕,譚子送之以詩,予作此答別譚子也。)

其一[编辑]

維東有阜,維南有湖。
阜則我宅,湖則我居。
子無所往,我無所徂。
我室子室,子廬我廬。

其二[编辑]

予歸自官,子南斯行。
子歸自客,予北斯征。
聚散無言,舟車有聲。
維此舟車,爾獨何情。

其三[编辑]

自南爾歸,有懷不一。
子三適我,我不子即。
子之適矣,如予之即矣。

其四[编辑]

自南爾歸,有言不同。
子三逢我,我不子從。
子之逢矣,如予之從矣。

其五[编辑]

駕我四牡,肅我衣裳。
彼其之子,不與我偕行。
惠我良朋,共此雪霜。
維子心則臧。

其六[编辑]

肅我衣裳,駕我四駱。
彼其之子,不與我偕作。
惠我良朋,共此饑渴。
維子心則若。

其七[编辑]

我之雲邁,念子無儔,亦莫我留。
昔子之南,予其敢曰無儔,挽子之舟?

其八[编辑]

我之雲邁,念子無依,亦莫我追。
昔子之南,予其敢曰無依,反子之綏?

其九[编辑]

自南自北,莫同匪天。
各處其末,中有山川。
山川何有?蒼蒼淵淵。
瞻言共之,心目其間。

其十[编辑]

勿曰我出,勿曰子處。
各有朋友,各有言語。
及彼威儀,爰各有所。
庶幾夙夜,惟予與女。

憫溺五章(章六句,並序)[编辑]

(甲寅正月二十七日,舟泊濡須口,大風。江中小舟渡者覆焉,可二十人,皆南岸窶人,過江傭作。舟子以風故,索加錢,人一文,不可得,因守至多人。時久舟重,風益張而致溺也。急揮官舟救之,從者數舟,得十四人而還,餘莫及矣。予與林子見之憫焉,各作詩。)

其一[编辑]

山鳴江怒,渡於何所?
我食焉取,彼君子兮我阻。
亦莫我予兮,斯豆斯簠。

其二[编辑]

招招舟子,取盈則那。
從其匪盈,糈則我多。
糈不我多,舟中人兮奈我何!

其三[编辑]

維其多矣,烝沒於波矣。
沒匪不出,伊誰何矣?
立而聽之,家滂沱矣。

其四[编辑]

索糈沒之,犯死出之。
同茲舟人,孰罪福之?
孰罪福之,暇之卒之。

其五[编辑]

有邏者舟,泄泄偃仰。
溺者已歸,救者徐往。
敢告津吏,厥有刑賞。


水簾題石聯句(遊太山作)[编辑]

晴雨所覆(惺)
白雲之上(吳惟明)
冬愛其原(林古度)
厥流斯養(惺)
石穹其中(惟明)
俟時而響(古度)
岱實為之(惺)
勸登弘獎(惟明)

(沈刻《隱秀軒集·詩天集》止此)

自題深山圖[编辑]

爭日分煙,草木昭晦。
寒吹暄肅,風泉斯籟。
壁岸無階,衡廬若對。
石走波停,緩急時會。
崎嶇抵觸,兩存無礙。
尋梁契集,坦步人外。
誰謂山空?中有嘯咳。
往來非無,滅跡輕靄。
辟彼禽魚,蕞淵之內。
匪莫能圖,恥躬不逮。

(以上一首錄自《鍾伯敬先生遺稿》卷一)

  ↑返回頂部 卷二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