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惺集/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鍾惺集
卷二
卷三 

卷二•五言古一[编辑]

乙巳臥病作[编辑]

【其一】[编辑]

沈屙忘故吾,情形日幾變。
有時如嬰兒,饑寒仰母便。
有時如老人,奄奄息如線。
過去未來身,一日遊屢遍。
真身宛自如,光明時隱見。

【又】[编辑]

周公班爵祿,孔聖立文字。
終古英雄人,老死遭磨勵。
進退類羝觸,前後終狼疐。
窮交思掇汁,妻子望沾溉。
天生七尺軀,豈為爾曹地?
性命徇他人,勞勞成底事!
舍我衣中珠,苦伺驪龍睡。
安得同臭人,親疏走相避。
達哉周太常,不齋時一醉!

邸報[编辑]

曰余生也晚,前事未睹記。
矧乃處下流,朝章非所識。
三十餘年中,局面往往異。
冰山往崔嵬,誰肯施螂臂?
片字犯鱗甲,萬里禦魑魅。
目前禍堪怵,身後名難計。
邇者增諫員,鞀鐸略已備。
褒誅兩不聞,人人爭慕義。
請劍等尋常,折檻何容易!
撩須料不咥,探頷何須睡。
眾響忽如一,一辭申數四。
己酉王正月,郵書前後至。
數十萬餘言,兩三月中事。
野人得寓目,吐舌歎且悸。
耳目化齒牙,世界成罵詈。
嘵嘵自嘵嘵,憒憒終憒憒。
雄主妙伸縮,寬容寓裁制。
並廢或兩存,喧墨無二視。
下亦復何名,上亦復何利?
議異反為同,途開恐成閉。
機彀有倚伏,此患或不細。
遘茲不諱朝,杞人彌憂畏。

遊齊山[编辑]

百里叩九華,齊山未寓目。
歲暮懷冥遊,積陰忽晴燠。
十步識山面,二里躡崖足。
裁形準石隙,避就費紆曲。
戚施忽籧篨,支離頂踵蹙。
蹈虛慮危墮,踐實防掛觸。
步疲手倦扶,日中至朝旭。
不知行幾里,夤緣窮往復。
出洞睇故徑,相去曾幾躅。
隧中靈威行,峰頂長房縮。
總此一齊山,中外異延促。

五月七日吳伯霖要集秦淮水榭。是日雨[编辑]

五日棹秦淮,水閣曾未歷。
頗值風日晴,雨意殊未悉。
我友越宿招,明朝宜小集。
晨枕引簷聲,微茫承霤滴。
快茲煙雨趣,遠山蕩如滌。
畫舫如晨星,簫鼓非前日。
鷁首晚偎倚,鴛鴦戢其翼。
人情自寂囂,景物胡欣戚?
四座三方言,音殊旨或一。
想昔舟行時,樓榭煙外積。
遠近閣中人,指視坐行立。
輕舟疾於鳥,過眼雲煙失。
今茲坐綺閣,閑閱舟遲疾。
從舟視閣中,延望當如昔。

再過燕子磯作[编辑]

夏五戒舟遊,清夜以為期。
豈悟適維揚,停舟踐前辭。
矧乃值清晝,不復睹夕霏。
霽景媚澄瀛,夜光鑒廣陂。
光明應如是,蒼涼乃遜之。
一峰一珊瑚,千波千琉璃。
雜樹緣層壁,點染若苔衣。
岩紆雲度艱,墮地力已微。
及茲毗陵還,已復流火時。
石意本孤峭,不秋森已威。
蒼翠與紺碧,綢繆以參差。
往還閱涼燠,江山變穠淒。
感茲燕子去,再歷燕子磯。
登頓快遐矚,節物翻令悲。

秋日舟中題胡彭舉秋江卷(並序)[编辑]

(己酉秋,予將由金陵還楚,胡彭舉為予寫《秋江》卷為別。衰柳寒汀,遠山細浦,而孤舟片帆,泛泛其景於空青遙碧之間,隱見滅沒,初不見水;覺紙上筆墨所不到處,無非水者,使人常作水想。越數日,舟過三山,天末積水,殘嶼如煙。予指空蒙遠淨者示弟快曰:「是非彭舉卷中所餘一片閑紙乎?」卷首「孤帆遠影碧空盡,惟見長江天際流」,為焦弱侯太史書;彭舉自書七言一律於後。彭舉名宗仁,金陵人。八月晦日,秦淮歸人鍾惺書於采石舟中,仍係以古詩八句。其詩曰:)

澹遠寫秋江,秋意無起止。
何曾見寸波,竟紙皆秋水。
煙中過寒山,江淨翻如紙。
空色有無間,身在秋江裏。

舟中看《邯鄲夢傳奇》,偶題左方[编辑]

局中片時間,世上幾代傳。
爨下片時間,夢中幾十年。
仙齡亦已促,夢境亦已延。
誰明修短故,疇司伸縮權?

六月初五夜月(示茂之)[编辑]

長夏不肯晚,既晚亦蒼涼。
涼色已堪悅,況此纖月光。
初生如新水,清淺半東牆。
尋常如乍見,悲喜觸中腸。
對月本佳況,鄉思亦無方。
且復共明月,無為念故鄉。

夜閱杜詩[编辑]

束髮誦少陵,抄記百相續。
閑中一流覽,忽忽如未讀。
向所覿面過,今焉警心目。
雙眸燈燭下,炯炯向我矚。
雲波變其前,後先相委屬。
淺深在所會,新舊各有觸。
一語落終古,縱橫散屢足。

六月十五夜[编辑]

明月眷幽人,夜久光不減。
良夜妮佳月,月殘漏愈緩。
未秋已高寒,秋至更清遠。
逝將齎幽魄,照此夢魂淺。

七夕雨,次夕復雨[编辑]

秋來一夜雨,耽卻一夜月。
乍喜滌煩蒸,久乃成淒絕。
前期自宜雨,胡為值令節?
矧乃過此夕,連綿猶未歇。
秋月亦易悲,吾意賞高潔。
儻能破晦慘,予寧耐殘熱。

經觀音岩[编辑]

洞岩但如此,今來較不同。
泉石稍差次,遽覺心目通。
峰氣值殘霽,往往變蒼紅。
曲屈失故徑,層深翻得窮。
向者攀援處,乃在俯視中。
安知所蹈歷,其下非嵌空?
何心覓前源,徑盡忽以逢。
水木發秋籟,而非谷中風。
憫默觀因應,恍焉如發蒙。

九灣[编辑]

若非蹈今塗,昨日險亦足。
果然備層峻,蛇鬼猶躑躅。
兩崖窮登頓,相對不去矚。
稍焉歷其巔,許身已平陸。
俯仰前後視,乃知多岸谷。
足跡信延袤,目境自蹙縮。
鴻飛已青冥,背翮猶遭觸。
深薄警營魄,幽幻豁心目。

雨發九灣至歸州[编辑]

亂山無清曉,雲水但稠濁。
累日行重嵐,叢密何由豁。
安知茲壁外,不有朝暾躍?
頹雲初離洞,流止將焉托?
嶺半一人家,如鳥巢阿閣。
人語響空蒙,煙火出冥漠。
隔江望秭歸,殘陽見井郭。
胡為既濟後,昏暮猶墟落?

雨行巫山[编辑]

我行近巫山,欲識巫山面。
此峰名十二,一峰了不見。
白雲如積水,懷山浩以瀚。
雲滿谷皆波,兩崖才若岸。

[编辑]

蓐食初戒徒,新暘淡寒岫。
光薄始著林,映帶自先後。
日盛宿煙避,遠見山水候。
我行久出峽,始得睹清晝。

瞿唐[编辑]

至此始稱峽,岸束江齟齬。
江勢有往還,前山幾茹吐。
兩崖何所爭,終古常相拒。
水石日夜戛,無所觸而怒。
灩澦根孤危,悍流不能去。
立石如堵牆,中劈才一縷。
岸回不見江,舟行無乃迕。
舟過其隙中,乃知此其戶。
還顧始自失,憮然警徒旅。

巫峽[编辑]

瞿唐隘已甚,而匪三峽列。
不知三峽者,當何如峻迫?
舟經巫山下,川谷信軋茁。
仰眺已恍然,矧敢言登躡?
巫山峰十二,歷歷在眉睫。
猿鳥向人言,雲煙影已滅。
急岸辭迅流,如矢離弦決。
異哉江如豎,灘下已數折。
視前歷歷峰,忽復逢岩缺。

歸州峽[编辑]

茲峽乃名歸,歸期諒非遠。
誰知下峽途,自茲始云險。
蜀江不愁風,風立水亦卷。
石逼櫓觸實,湍仄舟過淺。
向歷虎鬚危(虎鬚,灘名,在夔州),未覺精魂斂。
長年至茲戒,心手目俱勉。
水舟細意嘗,稍肆俄焉舛。
曲巷夾我舟,戈鋋立剡剡。
怒濤跳臼中,倒石日夜碾。
努力過新灘,前期自可展。

新灘[编辑]

三峽險匪今,茲灘成近世。
所以名新灘,舟楫往往躓。
伏石激橫流,以待舟相值。
天意非人力,工亦有鈍利。
利者每批隙,審擇而趨避。
其間不容髪,失非惟恐泥。
三峽歸峽劇,三灘茲灘厲。
巍巍神禹後,鑿山有望帝。
連亙七百里,疏決成既濟。
片石距通津,智勇莫能計。
籲嗟平陂理,真宰難思議!

西陵峽[编辑]

過此即大江,峽亦終於此。
前途豈不夷,未達一間耳。
辟入大都城,而門不容軌。
虎方錯其牙,黃牛喘未已。
舟進卻湍中,如狼疐其尾(虎牙、狼尾,灘名)
當其險夷交,跳伏正相踦。
回首黃陵沒,此身才出匭。
不知何心魂,禁此七百里。
夢者入鐵圍,醒猶忘在幾。
賴茲歷奇奧,得悟垂堂理。

出郊[编辑]

閉戶成窮冬,出郊知有春。
耳目久不接,熟境亦覺新。
芳草如欲暮,桃花忽以晨。
偏何多氣候,物色紛然陳。
春雖深未闌,動植方怡神。

識譚友夏所寄書語[编辑]

遠遊接新知,新者難遽陳。
乍歸逢故識,故者番然新。
耳目善自易,庸人亦異人。
嵇公通此術,可不厭囂塵。
有何七不堪,而為時所嗔。

贈羅童子國香[编辑]

流水無巨細,所貴者清深。
羅郎互鄉產,眉宇乃蕭森。
賴無師與友,宿物未入心。
發語自空靈,時時出妙音。
辟彼湜湜沚,安流石澗陰。
對之悅心目,其源不必尋。
東西在所決,勖哉須酌斟。

蔡敬夫自澧州以詩見寄,和之[编辑]

【其一】[编辑]

每一接君詩,知君愧不盡。
往往定慧心,見之賦比興。
劄云苦吏牘,俗與勞相並。
何以塵務中,穆如清風詠?
乃知寄托殊,形神本淵淨。
以茲絺整情,何紛不可定!

【又】[编辑]

俗本非一情,復何關吏牘。
俗亦不必逃,君情豈易俗!
盤錯煉神明,往來彌幽獨。
出茲慧寂心,恤此一路哭。
朝廷與四方,標本相離屬。
急則治其標,標潤本亦沃。
民矧邦之本,易動患遲速。
厝火積薪下,徙之賴良牧。
素食長安中,手口皆拘束。
豈如當一面,猶可舒臂足。
賤子本薄劣,斟酌才與福。
調燮力不勝,樞衡年已促。
矢心在一麾,犬馬猶堪服。
君才難如此,矧乃予樸樕。
諒秉翼翼心,如臨淵集木。

夜坐[编辑]

闔門月自遠,未見神先清。
況復已秋盡,寒意不我驚。
微風交庭影,偃仰以逢迎。
忘與二三子,共坐至深更。
鐺爐靜夜語,悄然作秋聲。

讀豫約[编辑]

李老未忘骸,死前營夜壑。
自謂出家兒,身世了無縛。
灌灌身後謀,一塔申豫約。
色身委圜扉,子神竟焉托?
世無知我者,能殺亦云樂。
偏逢高趣人,焚琴而煮鶴。

山月[编辑]

山於月何與?靜觀忽焉通。
孤煙出其外,相與成寒空。
清輝所積處,餘寒一以窮。
萬情盡歸夜,動息此光中。

送鄒臣虎年丈南歸[编辑]

天淵亂魚鳥,不待虞羅施。
四牡雖蹙蹙,不容不驅馳。
何必求其故,世久欲君歸。
寂寞嘗才士,恬躁自茲時。
周防亦已晚,矜忿非所宜。
辭榮蹈刃易,中庸不可幾。
天人方未定,君子敬其儀。

送馬仲良榷吳關(時孟和別予從行)[编辑]

燕地信風塵,俱留反成趣。
吳門自清華,獨往意反忤。
以茲分素交,征途共朝暮。
維夏發春明,舟車何時駐?
荷蕩千人觀,楓橋六月路。
同遊景事佳,俳徊中反顧。
兩度居燕中,君皆先我去。
此行別兩人,悄然生百慮。

廬江訪章甫親家翁感贈[编辑]

己酉秋還楚,是君之官期。
甲寅春還楚,是君政成時。
別君戊申歲,七載迄於斯。
人生幾七載?運事不密移!
計茲官始終,聚散時可知。
兩過君土地,何有不相思!
昔苦客路晚,今幸王程遲。
不忍見君面,其如久別離。
抑情回我舟,行行繡溪涯。
相違朋友戀,相見兒女悲。
人吏睹歡宴,寧知心所淒?
冠蓋日趨榮,鬚髮日趨衰。
迨茲皆未老,乘暇視光儀。
久聚歡怨多,吞聲似欲辭。
子非不慰留,意滿拙言詞。
天人多舛迕,盟好空爾為。
林泉取無禁,區區當翽遺。
少同筆硯苦,老共丘壑怡。
恐子懷遠略,白首忘所歸。

題茂之所書劉泬虛詩冊(並序)[编辑]

(每見古人終身於詩,究其所存,不過一帙,或至數章,則心甚畏之,貴裁也。精於裁,必審於作,慎於示人,乃其高於自處。此予所謂「選而後作,勿作而聽人選」者也。甲寅早春,舟中閱唐人全詩,畏杜審言之少,而摐虛止十四首,其嚴冷之意尤肅如不可犯。篋中有高麗妙繭八紙,將索茂之小楷,偶閱此,遂以授之。其紙不浮於字,意似皆有所裁,紀之以詩。)

隻茲十四章,煉氣已成液。
如何平生勤,一字勿苟益。
陶公坐高秋,俗士不敢入。
不受人去取,孤意自先立。
何以莊嚴之?妙繭與良筆。
何以展對之?新柳及初日。
所貴如其詩,意皆存簡寂。

雨宿會聖岩(遊浮渡山作)[编辑]

燈光入幽薄,金碧照石土。
夜雨間流泉,風竹連晨鼓。
意象了不關,相與無相與。
空山獨臥人,虛懷而聽睹。

宵步石廊燭觀於岩壁(遊浮渡山作)[编辑]

古人負奇情,題岩必幽獨。
豈以山水心,取供人耳目?
眾遊或失之,冥討須執燭。
天風醉花鳥(雷鯉句),此語無人讀。

總岩(方廣才數尺,縣孔甚多,每孔刻岩名一,按浮山之數)[编辑]

須彌無邊際,有時藏芥子。
所以一卷石,具三十六體。
六王入秦後,宮闕彈丸裏。
孔以寫真形,刻以著經紀。
尺寸山始終,圖經備於此。
予請易其名,其名曰石史。

予有古鼎,茂之賞而賦焉,和之[编辑]

土花壓火光,誰辨鼎湖液。
雖已滅爐錘,隱然見心力。
情文無所苟,彌想人心質。
神理驚幽昧,魑魅不能立。
今人耳目玩,古人充飲食。
意惟不近人,予益與之習。

省鶴(示茂之和)[编辑]

物生既孤遠,秉尚必落落。
意不可食飲,肯輕訴饑渴?
雙鶴亦何期,忽焉於我托。
暫籠置舟中,羈爾良自怍。
恥受世人寬,寧為曠士縛!
終知得所歸,形拘神或豁。
性情忝夙知,倉卒不可奪。
魚匪不在水,有口不苟攫。
水匪不近舟,有羽不苟濯。
釜庾全志士,多寡須斟酌。
夫苟傷其心,居食徒為虐。
辭受視其人,臧獲手難著。
呴沫近小仁,懼為此物愕。
所以躬撫視,旦暮仍審度。

潯陽經曹能始廬下懷寄,兼貽梅子庾[编辑]

我北雁南來,我南雁北歸。
有似所期者,後先與我違。
築室匡廬側,舟往返由之。
入室見茲山,其人則遠而。
山水存乎人,匡廬空爾為。
匡廬邇不至,而非心所悲。
梅生從子處,六載今乖睽。
寄書有無間,雁途矧參差。
且更作一想,以豁今所思。
如我在燕楚,曾未至於斯。
如子在閩蜀,尚未卜居時。

到家二首[编辑]

【其一】[编辑]

舟行起秋末,到家維夏初。
雖未遂林壑,暫喜見里閭。
嚴親暮遠適,入門悵焉如。
弟侄守園徑,猶未甚荒蕪。
埸鹿識故主,籠鶴欣新廬。
開篋檢故帙,如獲未讀書。
故人驚顏面,不與新知殊。
攜幼慰幽獨,尊酒適有餘。

【其二】[编辑]

所親自去年,已望行子反。
今雖期逝歸,情言亦款款。
既皆惠然來,報之寧可緩?
始歸惡聞出,雖近意亦懶。
骨肉易邅延,不覺為日遠。
不自責其踈,頻望恕我簡。
反訝我密交,偏何來甚晚?


[编辑]

下闕六首

 卷一 ↑返回頂部 卷三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