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惺集/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 鍾惺集
卷三
卷四 

卷三•五言古二[编辑]

秋晚荊門道中抵泉寺宿[编辑]

向晚秋如何?輿馬行鴻蒙。
動植猶在野,未落氣先空。
平楚遠難靜,秋聲當在中。
烏歸赴殘霽,千山紅未終。
洞岩寂寂後,威蕤生眾容。
戒徒息泉寺,喜與泉徑通。
水木為秋天,至夜同一風。
二水無靈昧,焉分惠與蒙?
此時無聽睹,孤磬發深衷。

再過夷陵,為諸同門視雷先生後事,題其閣上[编辑]

夫子意豁如,細故不肯著。
後事聽其徒,彌見子落落。
山水翰墨事,一過情自若。
矧乃前與後,足嬰子寥廓。
獨念子純孝,拜母五情鑠。
百足仗群力,是予心所怍。
哀肅動門生,子神所磅礴。
祭養答眾心,營營子所薄。
存亡聊復爾,意或別有托。
誌曰神歆類,類豈必同膜?
與子兼師友,形氣久已略。
三年訪精神,夫子在斯閣。

輿夢[编辑]

衾枕寡寧寐,輿寢何翹翹。
微息寄肩項,數動魂亦勞。
平陂在其趾,神與之低高。
因想失次第,耿耿隨所遭。
草樹拂油衣,耳根行風濤。
頗記常舟臥,鄉夢多招搖。

蔡敬夫仲冬書至,云「辰州十月已見梅花」,寄詩三首,予未之答。及茲再遣書使,已是獻歲三日,此地梅放未匝,輒書所見以報前詩[编辑]

君使發冬仲,已寄早梅詩。
此地未見花,以何發清思?
低徊不成報,待此花之期。
再辱驛使至,獻歲春前時。
是時閱園梅,珍重不數枝。
何為共歲寒,寒花獨參差?
君言辰酉暖,花亦有所私。
天疏地則親,花時聽土宜。
有似我與爾,同枝而早遲。
計予花粲粲,是子葉紛披。
花葉不相及,又若同心睽。
以此早春秀,答君晚歲遺。
凡物貴相代,豈在同榮衰?
與君為久要,共此實累累。

飛雲岩[编辑]

吾聞山出雲,岩則雲之室。
茲岩雲所為,雲與山為一。
山雲老亦堅,浮者化而實。
初至怯空遊,梯磴乃歷歷。
下上於其間,步步可遊息。
石以雲為神,雲以石為質。
石飛雲或住,動定理難詰。
草樹過泉聲,尋之莫可覿。

黔還至辰溪,懷蔡敬夫既見贈詩[编辑]

【其一】[编辑]

去子不百里,我懷彌鬱紆。
川陸莫適從,顛倒問舟車。
五載別何易,一日苦難需。
不知此五載,為心當何如?
祗役過子部,心跡多所拘。
此時不悵然,明知有歸途。
歸途未即見,離緒劇於初。
萬慮閑乃生,情事方崎嶇。

【又】[编辑]

去冬予家食,寄我早梅篇。
今來屬秋殘,乃在梅花前。
沅江多芙蓉,遲暮非其年。
芙蓉不肯後,梅花不肯先。
今子欲贈我,何枝可折焉?
每得君所寄,思理如雲泉。
及茲獲言面,意滿俱默然。
吾寧相對默,不願頻寄宣。

欽山漁仙洞尋龍君御所住,觀其刊鑿之跡[编辑]

楚人事黔役,能無山水情?
所得乃在楚,特以黔為名。
如彼蜀三峽,其險半於荊。
陸行問桃源,靈奧寄水程。
所以起辰州,三日聊舟行。
穿石望而足,水心恨未停。
晚泊欽山下,獲與幽願並。
靜者領斯山,意匠妙經營。
搜抉畢智勇,虎穴不得寧。
頗負康樂才,要與陵谷爭。
靈怪為之遜,吏民乃不驚。
停舟山雨內,舟停山亦晴。
榱桷與岩巒,左右煙中生。
屈曲行螺中,子所謂甕城。
往往意所息,輒值隙之平。
數折聖珠洞,獸跡所縱橫。
如何有宋刻,筆體老而清。
可見虎穴先,禪者之戶庭。
古來幽奇地,人獸居相更。
冥心觀去住,鳩鵲開其明。

贈別朱無易郡侯,計事畢暫還成都,並答前見贈之作[编辑]

與公同北首,雁行略參差。
公不廢餞送,贈以孔碩詩。
不自恤霜雪,念我行冰澌。
執殳備前驅,我先公則隨。
玉帛太平色,車閑馬既馳。
藹藹王吉士,胡不呼載之(指友夏之不得計偕也)
時哉有難言,與公同腹悲。
先至即居者,主人焉復疑?
佳山與佳士,用為餉客資。
往往無意逅,能豁夙所思。
感公好士意,輒敢舉所知。
諒公慎交心,雜客為公辭。
王郎與馬子,文其不在茲!
輪蹄酒食場,良晤稀復稀。
胡公獨無冗,宴詠頻相追?
唯公不泛愛,所以多暇時。
甚愧主人禮,猶愆西山期。
今遂出都去,暫取棧道歸。
棧道勝峽中,見聞多所怡。
青山無冬春,非以竹柏為。
矧茲二三月,鶯花方離離。
送者二三人,不似諸侯儀。
所送則朱公,二三人亦宜。

四月三日楊修齡侍御遊宴海淀園[编辑]

燕地三四月,江南二月時。
物色淹春寒,此時方妍淒。
豈曰桃李後,遂無鶯花期?
所以臨眺事,首夏正攸宜。
郭外自多勝,城居豈得知?
泉石雖云借,盡日君有茲。
一座四方人,趣不甚參差。
能使孤衷士,酬對亦不疲。
則知不草草,於物有調劑。
流峙周結構,為君娛客資。
物力苟據勝,山水亦聽之。
舟席斁則代,苔石凡屢移。
清泛隨孤光,動植沐晨羲。
籲嗟綺麗地,情理生幽奇。

七月十五夜月同茂之賦[编辑]

首秋夜十五,是為月之時。
暑退猶有存,頗與風露宜。
置身此光上,不能添我衣。
廣庭化為月,何者中間之?
衰枝作庭影,影反妍於枝。
虛懷侍清光,魂夢亦相隨。

南歸柬別劉貞一侍御獄中[编辑]

古無三十年,地天成扃鑰。
神龍寄高深,聲臭不可度。
理數俱無權,莫能使鳴躍。
天其垂異象,皇心喻而作。
都哉御慈寧,外斷中斟酌。
天日既已睹,巷牖非不豁。
妄意諸小臣,聖衷疑且薄。
其於所尊戚,體貌自溫恪。
苟能中機宜,匡順固綽綽。
籲嗟失斯時,何由更納約?
侍御班雖後,於義忝鞀鐸。
四顧既無望,直前安敢卻!
微官易得罪,倉卒風霆落。
致君有今日,實以盈庭諾。
謂宜面引咎,後言胡救藥?
匪唯語默乖,已失後先著。
終始揆斯事,誰其司鬥杓?
於君獨嚴譴,猶知君謇諤。
差賢於泛泛,誅褒兩寂若。
君曰是何言,徒增中懼怍。
有言恨未申,何取身囚縛!
看君負茲意,空名恥為博。
吾聞古直臣,退居皆閉閣。
頃來嗚立仗,夫豈不嶽嶽?
中情既難言,末路別有泊。
或使忠諫途,反為世所托。
區區抱幽憤,待君一灑濯。

觀朱叔熙所藏唐拓雲麾二碑、顏柳白傅諸帖及米書[编辑]

人情固貴遠,魏晉猶下風。
紙墨出三唐,已與金石同。
借觀廢寢食,心目行鴻蒙。
物苟詣其至,中古具羲農。
一字一氣運,道從而汙隆。
節義與風雅,顏面見數公。

入舟(八月廿五日)[编辑]

勞勞人我際,歸路即休期。
所畏更車馬,風雨以驅馳。
川途聞屈曲,行止安能知?
周身天與水,物役不我隨。
而我此心目,又能閱四維。
秋深氣苦肅,太暄亦失時。
涼雨未至寒,適與動息宜。
夫既利其暇,焉敢復憚遲?
楓橘與煙霜,所至非有差。
努力及前路,齎意欲何施?
矧茲歲月內,不能無所為。
此中苟有獲,即我性情資。

舟月[编辑]

【其一】[编辑]

秋深夜苦多,月與之終始。
萬情俱願息,流光獨不已。
夜亦有盡時,波間方屢起。

【又】[编辑]

水月非不接,煙乃在其間。
非惟無所累,孤光如更閑。
共此一秋色,以類相往還。

【又】[编辑]

水夜獨有月,秋亦難為清。
光輝積而盛,眾有莫能爭。
夜亦自有色,非皆因月生。

贈徐象一年丈並索其畫[编辑]

吾友徐水部,文心本塞淵。
比來於畫理,自言心力專。
文事子處後,孰能為之先?
乃知文章道,世多草草焉。
精神久寂寞,盤薄見其天。
以此悟為文,瞻之已在前。
能使今文士,內省思其愆。
許我作數筆,鄭重至經年。
知子不宿諾,以待神之全。
古之耽畫人,宿生山水緣。
胸中有高深,子筆我則弦。
臥遊在爪指,意各不能傳。
有時四壁響,峨峨泱泱然。

登岱[编辑]

茫茫何所祖?先物而稱宗。
眾靈果奔赴,如水無不東。
似已見太始,猶疑不鴻蒙。
形氣錯人鬼,結構未免工。
日月生沒際,金火光熊熊。
是諸種種象,煴然熔其中。
暫時觀混沌,下上歸一風。
天非但蒼蒼,無故生眾容。
我處元氣上,玄黃反莫窮。

無字碑[编辑]

如何季世事,反近結繩初?
民不可使知,亟亟欲其愚。
隱然示來者,此意即焚書。

尋西天門[编辑]

石何時起立?中闕為雙閽。
人力所不與,因而曰天門。
石勢如風雨,內外相崩奔。
虛無才倚墜,煙日以為根。
籲嗟不自必,落落幸而存。
吾欲鑿越觀,以達龍峪源。
夫惟或隔之,所以幻心魂。

宿頂候日出[编辑]

朝旭不待朝,來宜先於旭。
去地四十里,曜靈異所燭。
不應此天海,如是近而促。
一嶽隔元化,日月有淹速。
至此已無山,此物冀先矚。
托宿最高寒,神魄始曠肅。
風霆搖夜夜,下方人事闃。
吾聞登岱人,奇光有時縮。
根或有靈鈍,志氣各感觸。
居處敢不變,亦以告虔篤。

降自孔子崖,循黃華洞止焉[编辑]

山有挾而勝,不專在高寒。
粲粲黃華洞,聲光夕陽間。
萬松裹泉石,往復多其端。
泉不壁而瀑,松不風而湍。
層巒或漾之,偃仰生微瀾。
岩壁不自主,煙日靜而安。
蘿石相磴棧,屈曲自糾蟠。
雖無人上下,其勢若牽攀。
以其處山半,末力厥維艱。
遊者曰登岱,遂不復降觀。

傲來山[编辑]

望者遠而略,然得山之全。
近郭岱已具,人馬欣雲煙。
牒牒達天門,天門非一天。
向所指為岱,岱曾不與焉。
乃知是傲來,相顧而爽然。
察所由起止,與岱相周旋。
扶侍效媚茲,詭激而便娟。
雖為岱疏附,其它不苟連。
升降殊所睹,去來情屢遷。
於維岱曰宗,理氣資節宣。

再憩朝陽洞泉上[编辑]

吾觀岱前後,泉石相循環。
聲情蓄幽阻,人所不往還。
茲得再眺聽,以處嶽路間。
昨登後石屋,視此邃而寬。
低佪欲居之,惜茲眾妙殘。
其實不甚隔,揆勢皆半山。
水木風同響,孰先發其端?

岱草既定,讀友夏《南嶽記》及詩[编辑]

曰共作嵾遊,諾諾歲月內。
子之南嶽心,猶我視東岱。
真遊良有關,焉保無拘礙?
我岱子則衡,豈云非意外?
文章山運數,天人有所愛。
自子記南嶽,嶽不自靈昧。
我未登岱時,讀之神內戒。
今自省所為,視子猶未憊。
妙言生興願,深淺機緣會。
勿各矜所獲,且用交慰快。
同遊古不無,未聞由預待。

三月三日新晴,與客步看所在桃花[编辑]

所寓在郭外,出入難一城。
意但取居止,頗為花鳥營。
花辰多在雨,春亦莫能爭。
恒恐桃與李,汶汶過此生。
何意留佳霽,上巳連清明。
數步即花事,聲香中外行。
始悟居近郊,有遊人我輕。
花開無先後,貴與遊事並。
出門花未落,今日看花情。

牛首道中看人家桃花[编辑]

桃花沒人事,青山又周之。
花能紅幾日,春山青無時。
恒暫雖異數,幽豔理相宜。
亭檻聽林水,高下不難施。
繁花裹心目,形神無以為。
感彼榮落候,同茲風日期。
竹柏風前後,謖謖晨夕吹。

舟過郭聖僕、范漫翁二居士[编辑]

輕舟隨風日,吾意有所尋。
眺聽在其內,林水方蔚森。
沿洄凡屢變,所至為霽陰。
新流周我舫,不必廣且深。
伊人寄靜外,奇尚而素心。
衡宇異郊郭,雲煙接一林。

宿烏龍潭[编辑]

淵靜息群有,孤月無聲入。
冥漠抱天光,吾見晦明一。
寒影何默然,守此如恐失。
空翠潤飛潛,中宵萬象濕。
損益難致思,徒然勤風日。
籲嗟靈昧前,欽哉久行立!

七月十五夜登雞鳴寺觀懺度[编辑]

地高秋不測,悠悠但一光。
不須借風露,自然生微涼。
陰物乍離暗,視明猶彷徨。
戒僧登座說,此是日月鄉。
皎然聲影下,悲歡如迪嘗。
湖山一以去,天野何荒唐!

歸至雪浪庵看紅樹(是恩公故居)[编辑]

年貌已云晚,起止亦有涯。
有情念其盡,何異惜春華!
客言此中勝,一歲在桃花。
寒紅破浪出,三月秦人家。
不作榮衰想,春夏何以加?
登涉誠有際,棲息則幽遐。
歸途有如此,所得非不奢。
僧寂留生具,我見不谘嗟。
學徒幾人是?威儀蔬與茶。
何年霜露裏,紅影不橫斜!

贈曾伯陽母[编辑]

歷觀真佛子,誰非慈孝人?
悲哉為法故,乃以憂其親。
所賴母有誌,明信同宿因。
斷臂獲法寶,此真不失身。
何況戀甘脆,區區菽水仁。
多生固眷屬,斯須作天倫。
婆羅有此母,三途免苦辛。

正月初五日冶城看殘雪作[编辑]

積雪何所似?白地一明光。
於何見剪繪?落落綻微陽。
存者去者半,鱗次表低昂。
存者反作質,去者錯為章。
質文難思議,高處辨其方。
是時尚冬序,春物猶蓋藏。
人意有所向,岸草與堤楊。
已覺耳目際,先有一青黃。
白寒在林壑,不以為冰霜。

採雨詩[编辑]

(雨連日夕,忽忽無春。採之瀹茗,色香可奪惠泉。其法用白布,方五六尺,係其四角,而石壓其中央,以收四至之水;而置甕中庭受之,避霤者,惡其不潔也。終夕偲偲焉,慮水之不至,則亦不復知有雨之苦矣。以欣代厭,亦居心轉境之一道也。作《採雨》詩。)

連雨無一可,不獨梅柳厄。
可助茶神理,此事差有益。
置甕必中庭,義不傍簷隙。
豈不速且多,汙濫亦堪擲。
志士羞捷取,先難而後獲。
網羅仗匹素,承藉敢言窄。
取盈亦人情,反喜溜聲積。
遣婢數持燈,驗其所受跡。
用蠲苦雨情,聽之遂終夕。

丙辰江西大水,故憲副太和臨皋楊公在殯,其弟貞叔負其棺與水出入得免。予友楊武部邦隆,憲副公之子也,泣道其事。鄒爾瞻先生作《風木樓紀》,述其事親始末。鍾子讀而歎曰:「貞叔之為此有本也!」紀之以詩。[编辑]

屺岵思父母,末乃及於兄。
固知至性人,孝友同一情。
古有伏棺者,入火神不驚。
彼子君則弟,易地無重輕。
籲嗟誌之壹,乃與水火爭。
竟亦獲既濟,智勇根於誠。
備觀君本末,純孝通神明。
存沒急難誼,一一由此生。
世皆誦奇烈,君視實平平。
移此於君友,豈曰非艱貞!
再拜書於策,人倫著紀經。

歲暮送姪昭夏還家,兼示弟恮等[编辑]

汝父齎志日,汝生四月餘。
今見汝作父,予身爲獨夫。
嗣衰覩子姪,敢復問賢愚。
況汝能念我,至性輕長途。
久待忽言別,情劇未來初。
此時吾念汝,不獨爲孤癯。
問予此二載,何以處南都?
憫默不能視,中懷各焚如。
亦知汝有母,不敢言倚閭。
恐傷遠人意,予懷彌崎嶇。
官無九里潤,子母猶饑劬。
親見我近狀,不嗔薄且迂。
共茲秋冬內,愛掩督課疎。
廣汝以山水,𤫊汝以圖書。
此事勝誦讀,有所開悟無?
以此爲實歸,此來亦不虛。
汝叔近落羽,文字又失圖。
榮利鑿忠厚,䆠路與鬼俱。
但令各有子,耕學親可娛。
豫營人外計,饑寒不暇虞。
兄弟息俱晚,家督則在渠。
富貴不敢覬,要爲幼者模。
爾勿恃周親,悠悠忘爾孤。


 卷二 ↑返回頂部 卷四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