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惺集/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 鍾惺集
卷十
卷十一 

卷十•七言律一[编辑]

送人遊匡廬九華[编辑]

晚遊匡嶽亦非遲,囊有真形畫有詩(君善詩畫)
置我一丘差不惡,憐君三絕獨無癡。
心諳勝跡如曾到,山喜清人似故知。
叩罷彭郎逢九子,寄言余欲往從之。

丹陽夜泊,時將過訪張楊二年丈[编辑]

城裏溪橋曲曲源,依稀桃葉渡邊村。
一汀雲影流虛響,半岸蘆花覆夢魂。
江月林風隨去住,蛙聲鳥語自寒溫。
故人儻作臨邛宰,旅況鄉愁與暫論。

江行俳體(並序)[编辑]

(友人譚友夏作《竹枝詞》近百首,余曾賞之,皆舟行詩也,其體則七言絕。其所采民謠土風,自江陵至吾邑,上下二、三百里耳,乃遂能至百首;矧余舟發鄂渚,迄於金陵,歷吳門。荊、吳俗遷,冬春序改,縱其目覽口傳,足涉手書,所得寧當止百首哉!於是難其事,廣以七言,限以四韻,拘以俳比聲偶,要使體諢而響切,事雜而詞整,氣詼而法嚴,令才有不必盡,而意有不得逞,亦蟻封盤馬意也。范蔚宗有言:「吾於音樂,恨不精雅聲,至於一絕處,亦復何異?」此難為拘儒俗子道也。夫「今之樂,猶古之樂」,千古聲詩秘諦,子輿氏一語拈破,妙達此解,可度脫千萬劫詩文苦趣。偶因一端而並及之。)

五載前曾說此遊,問程結伴幾春秋。
艱難水陸千餘里,大小關梁六易舟。
畏路剌船頻裸體,乘流開柁緩梳頭。
順風一日行三日,莫待依灘怨石尤。

[编辑]

虛船也復戒偷關,枉殺西風盡日灣。
舟臥夢歸醒見水,江行怨泊快看山。
弘羊半自儒生出,餒虎空傳稅使還。
近道計臣心轉細,官錢曾未漏漁蠻。

[编辑]

巴舷吳榜簇江干,市儈村娼半倚灘。
係籍慣拻鄉閥閱,投單例辦敝衣冠。
女兒編竹成長纜,乞子施竿覓剩盤。
小釜群炊如候代,奚奴亭午未朝餐。

[编辑]

江鄉漲後指荒郊,木杪魚罾俯雀巢。
處處葑田催種麥,家家竹瓦代誅茅。
岸容霜老菰蒲禿,水氣晴粘草樹交。
快舫蝕波才寸許,急湍底復怨舟膠?

[编辑]

日日移家處處鄰,吳頭楚尾半波臣。
罟師嚼米餐烏鬼,舟僕偷錢買白鱗。
鴉食肉能謀底事,獺銜魚欲祭何神?
黃頭見我詢潮步,笑是潯陽始過人。

[编辑]

羞從狐鼠敘行蹤,隨例輸錢買印封。
半月員程過一月,杪冬孤艇發初冬。
持符官卒尊於吏,附舶儒生賤似傭。
估客孝廉陽不問,胡床指顧太從容。

[编辑]

村煙城樹遠依依,解指青溪與翠微。
風送白魚爭入市,江過黃鵠漸多磯。
家從久念方驚別,地喜初來也似歸。
近日江南新澇後,稻蝦難比往年肥。

[编辑]

小聚星晨屢斷連,山椒一縷露人煙。
土音偏不移雞犬,市暨通行雜鈔錢。
澤國火耕兼水耨,霜林棗地接楓天。
時艱夜禁明書楔,撥刺更更響釣船。

[编辑]

土風何異竟陵城,水代平田網代耕。
放去翳鳧偏認主,教成馴獺聽呼名。
狂書鳥過沙留譜,囈語烏眠夜作聲。
奴子入吳學細唾,儂音傖舌字全生。

[编辑]

千門市火亂漁燈,銜尾官艘也係罾。
崖屋乍隨春漲徙,灘舟專候早潮升。
清時閭左衣形緩,儉歲江東米價增。
從客諱言新入洛,自稱前度到金陵。

[编辑]

潮褪金焦岸稍巉,斷虹嵌壁劍雙椷。
嵐堆積翠深藏壑,雨隔殘紅半露岩。
近海蜃睛朝列市,乘風魚背晝張帆。
新荷香遍吳江水,思製瀟湘隱士衫。

[编辑]

鳴榔打鼓暮乘潮,借得官舟勝客𦨣。
奴子暫時聊意氣,朋從此日也逍遙。
公然躭首橫銀榜,無數漁罾避畫橈。
睡醒卻詢瓜步岸,長年前指廣陵橋。

碧雲寺早起[编辑]

人語翠微聞啟門,離離殘露濕初暾。
行經絕澗數花落,坐見半山孤鳥翻。
月去寒潭林影換,雲依閑砌草頭溫。
與君莫厭頻移榻,晨爽秋陰非一村。

夜坐(與茂之同用起句)[编辑]

愁裏不知秋淺深,高城幾處密清砧。
悲愉未敢開鄉信,榮落徒能感客心。
永夜鍾聲非遠寺,空天霜氣況衰林。
砌蛩籬竹皆情性,咽露搖風各自吟。

辛亥元日早朝[编辑]

火城漸簇大明宮,隨例嵩呼歲歲同。
殘雪在簾如落月,輕煙半樹信柔風。
金支縹緲春陰外,碧落參差夜氣中。
卻憶庚寅元日事,廿年天語不曾通。

白沙驛[编辑]

鳥墮猿回半楚關,卻云蜀道古來艱。
高源頫盡仍逢水,絕壁攀窮始見山。
天缺似多青嶂累,岩空長待白雲還。
盤旋恐亦無過此,不信前途更九灣。

合江舟中早發[编辑]

日疊寒流次第明,開窗剛見半江晴。
迎舟亂渚如還往,隔水群峰互避爭。
不覺鳴榔先午夜,怪無擊柝續殘更。
披衣驚失舟棲處,百五飛湍夢裏行。

忠州霧泊[编辑]

漁艇官舟曉泊同,蜀江愁霧不愁風。
煙生野聚汀寒外,雲滿山城水氣中。
曲岸川回翻似盡,遙天峰沒卻如空。
依稀往日丹楓路,稍見霜前遠近紅。

還至歸州[编辑]

最喜茲州喚秭歸,歸舟聞此各依依。
不辭過峽三聲苦,且與征途九折違。
問答漸聽鄉語近,逢迎寧計主人非。
獨餘一副酬知淚,忍向西陵道上揮。

寄答尤時純[编辑]

宦邸家居數見貽,三年千里夢相隨。
高情恕我嗣音少,畏路憂君作事奇。
滿腹精神堪獨往,半生氣俠諱人知。
行藏亦自超流俗,士所當為未止斯。

寄譚友夏,復招之[编辑]

也知物論乍難平,素負高懷諒不驚。
如子自無煩富貴,旁人未免重科名。
暫因意外升沈事,默證胸中靜躁情。
遙想扁舟當此際,出門無累往還輕。

復雨和友夏,仍留之[编辑]

冬雨連宵亦不時,當茲欲別卻相宜。
留經幾度辭彌拙,聽過三更意漸移。
夕吹聲中殘葉怯,山寒來處客衣知。
看君原不勞維縶,又借愁霖自改期。

山夜聞鴉,同諸子分韻即成(得明字)[编辑]

亂處高飛每易驚,出林誰是最初鳴?
幾千萬點孤村遠,過兩三聲片月明。
山晚後棲須好侶,天寒群影見慈情。
閑聞亦復關何事?能使空齋客思生。

友夏再至晤商林二丈與予兄弟,山居旬餘將歸[编辑]

計爾南歸三月餘,十之五六住吾廬。
此回良晤尤非偶,前度奇談亦不虛。
賓主豈能同世法,眠餐直欲作家居。
頻來久聚渾忘卻,只記明朝又別予。

孟和茂之將過友夏湖上[编辑]

與共經旬住小園,何須更往扣渠門。
義宜拜母兼兄弟,趣必由山及水村。
縱去猶當寬信宿,即留寧得幾朝昏。
行行予欲之官矣,此際情辭不可言。

至真定[编辑]

偶隨計吏北之官,一月嚴程七日殘。
文物清時王事易,風霜遠道客身難。
每來幽薊多逢臘,此度滹沱獨不寒。
朔氣最高冬未雪,豈宜春近土猶乾。

暫駐涿州抵良鄉再宿[编辑]

長安近在舉頭邊,何以逡巡屢不前?
百里情多難九十,半冬途未了三千。
憐茲驛路寬朝夕,幸我程期可後先。
京邑故人相待滿,轉於將至意紛然。

丘長孺宅看暖室梅花(同馬時良、仲良、商孟和)[编辑]

臘盡寒花未可尋,見花偏不必寒林。
移當密坐人同邇,開值他鄉意獨深。
一室冬春俱在眼,數枝遲速頗經心。
冰霜只隔軒窗外,似惜幽貞不忍侵。

早秋[编辑]

次第高城生遠音,離離清露報疏林。
微涼不待晚先至,積雨能令秋易深。
數載獄魂惟有夜,九邊兵氣半為陰。
悲哉觸目多情事,漫道徒驚楚客心。

秋曉[编辑]

清秋但覺曉尤清,起趁空明繞砌行。
在竹露沾星下影,出林鴉帶夜來聲。
煙隨歷亂孤光去,人語稀微眾動生。
高枕倒衣皆此際,紛然喧靜各為情。

泛江尋三遊洞降觀於峽[编辑]

漸上西陵江不開,棹隨高急去疑回。
灘聲過洞杳無見,峽影銜天皆欲來。
古壁蒼沈非草樹,寒岩秘密或風雷。
潦收石出才如袱,看作瞿唐五月堆。

雨發裕州[编辑]

歇馬驅車每夜分,關雞曾未夢中聞。
雨餘殘月去塵久,露下寒星照客勤。
蟲自亂鳴非屬和,鷗於相值偶為群。
生來澤國安卑濕,連日南行皆水雲。

丙辰聖節前東宮出講,蓋八月初四日也,恭撰二律[编辑]

儲幄塵封十四年,人人測海與窺天。
嚴慈要使群情豁,講讀須教盛事傳。
意定宮庭宣諭後,禮逢中外祝釐前。
竟從攀檻累臣語,難道皇心不曠然。

(乙卯五月,上御慈寧,劉侍御以奏對失次,下詔獄。)

[编辑]

師儒圖史立森森,可但三餘自討尋。
溫室晨昏知有寄,廣庭耳目貴常臨。
皇家絳帳書生事,父道斑衣赤子心。
無數孝慈難出此,前王作法意高深。

十五夜同林茂之過俞仲茅步月[编辑]

每有佳期共亦艱,屢邀真自見君閑。
孤光多在煙霜後,積氣如行天水間。
是夜於秋偏易好,何人與月最相關?
殘砧步步不知處,能帶寒聲隨我還。

九月五日,天津舟泊,和茂之見岸女簪菊之作[编辑]

常時九月上旬前,未必寒花在酒邊。
插鬢想他開已久,驚心羨爾見能先。
數枝紅似沾霜氣,一路香應照水天。
買置舟中伴蠻素,欲成三婦各嫣然。

泊頭逢虞伯醇孝廉,同康虞茂之過飲常充符孝廉水樓留贈[编辑]

偶爾停舟道姓名,遊棲事事若先成。
主賓妙在無因合,歌舞初非有意生。
月與水煙秋一魄,花添樓榭夜多情。
知君別後思今夕,愁見他帆煙外行。

岱遊告成示康虞茂之[编辑]

岱於五嶽領圖經,雍穆無言具典刑。
灝氣自然歸一樸,虛懷隨處見群靈。
眾中耳目尋常過,理外情文咫尺扃。
深感同來俱靜慧,能將願力答真形。

贈焦弱侯太史[编辑]

始見圖書鍾鼎人,後來典則古精神。
惟予敢謂尋常事,在爾行將八十身。
學禮於周兼杞宋,垂文自魯逮關閩。
不須更問蒼生意,要使清時有鳳麟。

宿浦口周茂才池館[编辑]

江邊事事作山家,復有山齋著水涯。
一壑陰晴生草樹,六時喧寂在鶯花。
潮尋故步沙頻失,煙疊新痕嶺若加。
信宿也知酬對淺,暫將心跡借幽遐。

訪陳眉公於舟,因共集俞園[编辑]

相逢各不愧聞聲,一揖舟中見一生。
名士去來關耳目,高人語默遠機情。
禽魚於我心無隔,筆墨窺君道甚平。
自是出山時最少,閑遊未免致將迎。

九月七日蘇弘家符卿要集靈應觀[编辑]

節物催人昨夜霜,先來高處待重陽。
深秋欲盡偏能好,積水無他但有涼。
草樹層層生晚霽,亭臺步步上清光。
歸途不定風煙外,初菊殘荷共一香。

秋夜集俞伯彭園池[编辑]

閑園無意作衰天,水氣花陰事事然。
霜後芙蓉猶有露,冬前楊柳暫為煙。
魚龍夜惜殘秋去,烏鵲寒驚片月遷。
四序棲尋吾欲遍,愛君不獨在林泉。

花山禮銅殿(是僧妙峰造)[编辑]

一路陰晴屢不分,山中風候易紛紜。
村過數日無紅葉,江近雙峰似白雲。
蛇虎夜深求懺度,鼓鍾人定示聲聞。
可憐世外僧經濟,金火須臾歷劫勳。

歲暮喜董崇相大理至白門[编辑]

舟車多故敢為期,相見雖遲勝遠思。
蓄意欲浮成塞默,作書未寄恐參差。
對君又在佳山水,幸我兼當暇歲時。
可謂此番非望外,幾人有約尚天涯。

夜詠彭舉燈下水仙花[编辑]

紙窗花石自層層,香色團欒共一燈。
不欲上天聊在水(《水經注》:方丈在海中,群仙不欲升天者處之),只愁經雪乍為冰。
先春似避寒梅妒,入夜如嫌素月增。
道是洛川神未信,火邊波影有誰能?

臘月十五夜,攜酒資約茂之過集彭舉齋中[编辑]

斗酒家中自不無,就君但覺主賓殊。
歲過此夜誰能再?月比常時欲更孤。
燈火半窗年事在,圖書一室古人俱。
出門看共閑行地,盡是明朝車馬途。

董崇相要過金陵寺,登所構遂有亭(同許伯倫、林茂之)[编辑]

金陵面面蔣山靈,偶爾孤峰直此亭。
數笏軒楹廉所積,一窗林水靜堪停。
稍離耳目曾經處,但覺煙霜亦異形。
歸路卻尋殘照下,回看鍾梵在青青。

(沈刻《隱秀軒集·詩宇集·七言律一》止此)


 卷九 ↑返回頂部 卷十一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