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惺集/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 鍾惺集
卷九
卷十 

目录

卷九•五言律四[编辑]

毗陵家慶畢,還白門道中作(正月五日)[编辑]

秣陵雖久住,吾土是邪非?
新歲此初出,征途亦曰歸。
有親仍告別,留弟與相依。
節物家家鼓,郊原人事稀。

瓶中梅影映壁上畫梅影(和葛震甫作)[编辑]

一花分合處,形與影邪神。
雪月來誰識?香光借亦親。
暫依俱幻相,別立是真身。
此際難為喻,羅浮夢里人。

上巳過牛首山莊,看雲池王翁桃花。翁先約往,四年中凡三至此矣[编辑]

其一[编辑]

今日是修禊,山中尋爾家。
何嘗不臨水,況又得看花。
積雨晴朝貴,新煙春事加。(次日清明)
笑他武陵棹,再往失津涯。

[编辑]

高年重光景,隔日約遊人。(翁時年八十有八)
歲作桃花主,天留竹柏身。
紅多成世界,香久結精神。
好待山生月,同時照暮春。

月夜過胡彭舉[编辑]

一春多雨夜,見月好懷生。
未及先相約,遙知亦此情。
素心朝夕近,僻徑往來清。
恰值君無事,開扉如出迎。

月下新桐喜徐元歎至(四月十五夜)[编辑]

是物多妨月,桐陰殊不然。
長如晨露引,不隔晚涼天。
綠滿清虛內,光生幽獨邊。
懷新君亦爾,到在夕陽先。

白門病中送親還毗陵[编辑]

其一[编辑]

客子病猶爾,老親還豈安?
隻堪添一別,卻似未來看。
有手不能執,於心難更酸。
我生非小可,天命足相寬。

[编辑]

去住不由己,難時骨肉牽。
一官天性隔,萬慮旅書連。
遇難思先德,防身悟宿愆。
何時筋力健,歸養學耕田。

病間贈錢振河[编辑]

雖復情相係,呼君君豈知。
無心身到日,有幸我生時。
榮衛因人付,恒奇不自為。
敢云輕性命,小愈忽良規。

感歸詩十首[编辑]

其一[编辑]

微官今日至,萬病一朝來。
罪福誰司計,乘除已致災。
性情良自審,命相久相猜。
不死多時地,行藏聽所裁。

[编辑]

弱骨當綿疾,安危不自知。
客中憂老父,意外賜名醫。
得步庭階日,堪成止足時。
如茲猶過望,幽譴或相隨。

[编辑]

居官頻道去,此語未為新。
事小皆由我,情真豈告人。
暗中營退步,久後信閑身。
猶以貧而仕,無辭對老親。

[编辑]

五載白門客,歸心漸不生。
江山皆識面,童婢亦知名。
住久愆難免,交深怨或輕。
故鄉雖樸略,事少稱孤情。

[编辑]

才入儀曹署,於中處處違。
因之生一悟,過此可成歸。
羅雀心方息,焚魚累始稀。
世人添感慨,翻似悔忘機。

[编辑]

疏僻居鄉井,招尤亦有時。
不因官自護,終免世相持。
催謫豈無已,親朋皆我知。
遠交多復久,恩怨暗中移。

[编辑]

曾作終年想,圖為遍地遊。
豈徒新識樂,欲寡久居尤。
此自快心語,而非著腳謀。
頻來惟一弟,破浪亦堪憂。(五弟又來看)

[编辑]

窮覓歸依路,愁予但口談。(徐元歎書來云云)
得生輕寵辱,用死勝嗔貪。
悟晚終無退,心堅在一慚。
鈍根磨正厚,愛我者相參。

[编辑]

謬云名與實,官不益微躬。
三月一眠後,諸緣皆夢中。
除醫無切用,學道有宗風。
舍宅聞吾友,歸慚尚築宮。(元歎近事。)

[编辑]

文人而學佛,愚哲或相兼。
自有孤軍入,非將結習沾。
寒暄須飲水,夷險在臨岩。
何夜寒河月,金針面語拈。(譚友夏作書,謂予以聰明妨禪,語多影響。)

春日過沈雨若問病,並訪唐宜之[编辑]

其一[编辑]

人事亦云遠,春光非不知。
孤懷如有告,一病豈能為?
梅又待明歲,柳方垂此時。
柔條莫遽長,吾意愛絲絲。

[编辑]

病非難習靜,何以著身心?
幸有友相警,況為予所欽。
讀書賴花鳥,閉戶富登臨。
已愧見時少,幽居莫更深。

夏日遊攝山(同王惟士、徐元歎、胡元振)[编辑]

徂夏成茲往,入春同此心。
鶯花相待滿,林壑至今深。
宿處逢山雨,歸時記澗音。
連朝陰霽裏,有意便棲尋。

題畫送沈朗臒入廬山,兼寄憨公[编辑]

其一[编辑]

猶未除鬚髮,先能斷肉妻。
晨星驚老宿,秋色引遐棲。
瀑過層層樹,橋藏曲曲溪。
杳然雲樹裏,奔悅漫成迷。

[编辑]

泉石冥遊跡,幽明默護身。
出家超將相,度世答君親。
水觀神三界,山行影一人。
遠公迎汝處,寒月石門新。

(沈刻《隱秀軒集》詩黃集五言律四止此)

九江阻風,示陸君啟年丈[编辑]

何以潯陽泊?依然前日風。
歸途原未改,轉境不相同。
訪舊逢佳地,懷新愛遠空。
無窮奔悅意,身隻在舟中。

題秋山讀書圖[编辑]

中歲知名久,於今思讀書。
捫心時自愧,屈指歲無餘。
圖史空成架,溪山未定居。
何人秋色裏,懷抱古今如?

別閩士二首(為許玉史、韓晉之、齊望子)[编辑]

其一[编辑]

多生為學究,官不脫諸生。
斟酌隨群品,寬嚴在一誠。
未能期月化,聊復此時情。
但勿相浮慕,空留師友名。

[编辑]

別事閩偏早,交情楚最悲。
江帆猶未掛,岸柳已先垂。
此去吾將隱,君歸自有師。
維舟無限意,端在執經時。

過溪至萬年宮,舟歷六曲上天遊觀宿[编辑]

其一[编辑]

丘壑最深處,不離衢路間。
靜喧爭一渡,次第入諸山。
流去峰相顧,舟停石所攀。
回看溪未遠,車馬幾曾閑。

其二[编辑]

登山從水始,此理有難言。
一棹聲將沒,孤峰影若存。
不須將某處,定以屬何源。
曲直成單復,牽攀變客魂。

其三(臥龍潭)[编辑]

武夷溪妙處,不以淺深求。
山勢有時止,潭聲至此幽。
魚龍千古夜,陵谷一隅秋。
卻自能衝照,燃犀無可搜。

其四(雲窩,陳少司馬幼溪所住)[编辑]

溪山將半處,止此意何如?
早入高人眼,先成靜者廬。
筍茶隨所取,妻子可同居。
井灶猶堪問,鳩巢借鵲餘。

其五[编辑]

莫謂看山便,於茲幾度行。
歸途才信宿,遊事亦經營。
不雨兼能月,方春恰又晴。
蒼蒼煙杳外,下視候分明。

宿天遊觀。已是第六曲,初由五曲舍舟至此。次日將入舟,終九曲之遊。輿行里許,已至七曲,詩紀往還所歷。[编辑]

武夷源九曲,上下以舟從。
舍棹無三里,過溪第七重。
前途猶未定,來路卻相逢。
隻似遊方始,新看昨日峰。

其二(下城高岩,一僧所止)[编辑]

名山何所憾?遊半未逢僧。
照水憐孤影,懸岩占一層。
威儀粗已具,燈缽果誰承?
送我前溪去,依依別未能。

其三(小桃源)[编辑]

仙源一以閉,雞犬去悠哉。
山徑偶然盡,水聲何自來?
暫因人未識,聊許洞猶開。
豈復如秦隱,頻為漁子猜。

其四(仰接筍峰不得上)[编辑]

亦識險將盡,到時心目寬。
斷連無百尺,俯仰若千盤。
自歎來偏晚,非關上獨難。
卻思登岱日,垂手步層巒。

其五(三曲舍舟行七里,尋靈岩、一線天、風洞諸處)[编辑]

歸舟溪且盡,中止亦何心?
清泛所不到,幽棲聞更深。
天分岩一寸,月半壁千尋。
斟酌今宵宿,應逢光滿林。

其六(宿虎嘯岩)[编辑]

若比天遊宿,高深漸不同。
置身星月上,濯魄水煙中。
登涉頻勞目,眠餐可息躬。
明朝仍理楫,往返此山中。

其七(玉女峰)[编辑]

脈脈盈盈處,行行止止時。
變如頻作態,靜不可求思。
影好禽魚悅,神寒水月知。
分形垂顧眄,迎送意無疲。

別元歎(與孟和送至無錫)[编辑]

同送歸閩客,送君猶未遑。
誰知停棹近,已是別途長。
去去皆良友,遙遙尚故鄉。
明年春草日,此地莫相忘。

答韓晉之秀才詩並書[编辑]

憐君冰鐵骨,風雅又多情。
古學煩相守,高懷從此生。
窮常欣創獲,孤不廢浮名。
斟酌清和理,相期德有成。

九日集謝彥甫吉甫陸舟亭賦贈[编辑]

其一[编辑]

生來同水國,安可暫忘舟。
所以城中舫,常依天際流。
秋清表星月,煙遠見鳧鷗。
況值登高日,蒼然眺聽周。

[编辑]

湖煙綠不已,渺若萬波然。
近卜城頭宅,頻登屋裏船。
潤流書畫外,光在足纓前。
君自乘驄去,閑齋借坐眠。(時彥甫將北上就臺班)

送譚友夏里選北上應京兆試[编辑]

其一[编辑]

老至畏分手,送君觀國光。
如何征路苦,翻願別時長?
坦步高文售,加餐病母康。
緣茲寬內顧,留滯亦嘉祥。

[编辑]

我遊君獨處,君出我端居。
家國分身是,升沉易地如。
友朋咸勸往,車乘莫教虛。
況值鶯花月,沿途似故廬。

[编辑]

少予年一紀,猶作後時看。
自是知名早,非關待價難。
弟兄分筆墨,鄉國換衣冠。
莫羨王陽綬,相期路正寬。

孫女詩(二月初七周歲)[编辑]

其一[编辑]

生女嬌於子,尤憐是女孫。
禮無妨一抱,慧豈在多言。
周歲添新事,他生種愛根。
目前稱大父,貽厥不須論。

[编辑]

陶公本多子,猶作慰情言。
梨栗兼分女,箕裘不責孫。
強存三世數,難記一年恩。
亦是詩書種,何須出相門。

送謝吉甫入都,兼寄彥甫[编辑]

年少稱同學,鄉書附令兄。
一雙仍待價,第五本齊名。
我病宜先老,君才見晚成。
作賓今上國,即此是家聲。

初聞鶯(三月初一日)[编辑]

鶯聲與山色,不以閉門無。
空外來誰觸,閑中取自娛。
始驚三月至,深念一春徂。
此際能先覺,虛懷領納殊。

驚聞岳季有年丈解官歸,詩以問之[编辑]

經旬不相見,忽道具歸舟。
未敢遽言送,猶疑庶可留。
出疆應有故,接淅向誰謀?
人作蓴鱸想,傍觀多隱憂。

寄懷沈雨若病[编辑]

年年聞爾病,即以病為醫。
養嗇今何地,工文亦此時。
閑來應有得,習久反相宜。
茲意人難告,身經處始知。

僧開子南遊贈詩答送[编辑]

我已斷文字,師方損贈言。
猶將今愧悔,謬作昔推尊。
六代津梁地,諸緣悟入門。
從茲深道力,不復患名根。

七月十五日試岕茶(徐元歎寄到)二首[编辑]

其一[编辑]

江南秋岕日,此地試春茶。
致遠良非易,懷新若有加。
咄嗟人器換,驚怪色香差。
所賴微禁老,經時保靜嘉。

[编辑]

千里封題秘,單辭品目忘。(元歎未答予《茶詩》)
在君惟遠寄,聽我自親嘗。
曾歷中泠水,當添顧渚香。
病脾秋貴暖,啜苦獨無傷。

喜袁述之舉孝廉二首[编辑]

其一[编辑]

文士肯登第,高人偏動情。
誼何關世講,價匪藉時名。
落羽堪相慰,懷珠必見明。
一身通塞事,觀望亦非輕。

[编辑]

豈真須一第,用以托吾躬?
羔雁時難免,弓旌世與同。
門風騷雅外,道氣寵榮中。
喜說君先子(謂中郎先生),賢賢俗論公。

贈陳翁七十[编辑]

七十尋常事,如君可曰希。
直心能入世,古道本忘機。
賢貴多分席,官私少叩扉。
高年叨賜爵,無改舊冠衣。

寄懷表兄王幼振,兼要枉過[编辑]

病來疏舊友,老至念周親。
五十餘中表,存亡凡幾人?
回頭梨栗日,彈指杖輿身。
莫悔前時闊,從今相過頻。

送可上暫還永新,訂明年之約二首[编辑]

其一[编辑]

只如行腳者,瓢笠孑然來。
為許予重到,因寬爾暫回。
友朋容易散,生死默相催。
最是蹉跎處,離群眼倦開。

[编辑]

近家偏不問,到此卻思歸。
往教誠為幸,相辭未必非。
翻因回棹速,深悟現身希。
自有當機日,逢君再叩扉。

元夕舟中雨[编辑]

此夕豈煩雨,佳時偏在舟。
家居元未樂,途次復何尤?
歲儉燈難接,村荒月不留。
張皇今歲事,土鼓報前頭。

(以上三十九首錄自《鍾伯敬先生遺稿》卷一)


 卷八 ↑返回頂部 卷十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