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惺集/4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七 鍾惺集
卷四十八
卷四十九 

卷四十八·說[编辑]

畫龍說贈王生南遊[编辑]

邑子王生畫龍。戊申春,持友人手劄,覓作南中貴人書,為南遊資糧,而以所作畫龍一幅餉余。

客戲語余曰:「生其以子畏真龍,故持其畫者示子耳。」予謂好畫龍亦復不易。昔張僧繇畫龍不點睛,或令點之,疾雷破壁飛去。使葉公見此,能無反走邪?南中人矜尚書畫,工者價或等於詩文。且畫之用或不減於真,甚且過之。今夫一草一木,一花一石,一竹一禽,一魚一蟲,以至竹籬茅舍,斷橋垝垣,草衣芒蹻,人見其真者,如未之或見也。一入名手點染,好事者即成佳觀。以此知真者細,入畫則重;真者恒,入畫則奇;真者近,入畫則遠。子第工其畫者,何必真?

即如今人作詩文,自詫名家,其遠神遠體,時似恒似,寧渠能起古人而肉朽骨,使之言笑步趨?余以為人巧之極,錯以天工,不過如顧、陸寫生止耳。由此觀之,世固鮮有真者,皆畫之類也。子第工其畫者,何必真也!

夏梅說[编辑]

梅之冷,易知也,然亦有極熱之候。冬春冰雪,繁花粲粲,雅俗爭赴,此其極熱時也。三四五月,累累其實,和風甘雨之所加,而梅始冷矣。花實俱往,時維朱夏,葉幹相守,與烈日爭,而梅之冷極矣。

故夫看梅與詠梅者,未有於無花之時者也。張謂《官舍早梅》詩所詠者,花之終、實之始也。詠梅而及於實,斯已難矣,況葉乎?梅至於葉,而過時久矣。廷尉董崇相,官南都在告,有《夏梅》詩,始及於葉。何者?舍葉無所為夏梅也。予為梅感此誼,屬同志者和焉,而為圖卷以贈之。

夫世固有處極冷之時之地,而名實之權在焉。巧者乘間赴之,有名實之得,而又無赴熱之譏。此趨梅於冬春冰雪者之人也,乃真附熱者也。苟真為熱之所在,雖與地之極冷,而有所必辯焉。此詠夏梅意也。

(沈刻《隱秀軒集》文成集止此)

 卷四十七 ↑返回頂部 卷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