锺惺集/48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七 锺惺集
卷四十八
卷四十九 

卷四十八·说[编辑]

画龙说赠王生南游[编辑]

邑子王生画龙。戊申春,持友人手札,觅作南中贵人书,为南游资粮,而以所作画龙一幅饷余。

客戏语余曰:“生其以子畏真龙,故持其画者示子耳。”予谓好画龙亦复不易。昔张僧繇画龙不点睛,或令点之,疾雷破壁飞去。使叶公见此,能无反走邪?南中人矜尚书画,工者价或等于诗文。且画之用或不减于真,甚且过之。今夫一草一木,一花一石,一竹一禽,一鱼一虫,以至竹篱茅舍,断桥垝垣,草衣芒𫏋,人见其真者,如未之或见也。一入名手点染,好事者即成佳观。以此知真者细,入画则重;真者恒,入画则奇;真者近,入画则远。子第工其画者,何必真?

即如今人作诗文,自诧名家,其远神远体,时似恒似,宁渠能起古人而肉朽骨,使之言笑步趋?余以为人巧之极,错以天工,不过如顾、陆写生止耳。由此观之,世固鲜有真者,皆画之类也。子第工其画者,何必真也!

夏梅说[编辑]

梅之冷,易知也,然亦有极热之候。冬春冰雪,繁花粲粲,雅俗争赴,此其极热时也。三四五月,累累其实,和风甘雨之所加,而梅始冷矣。花实俱往,时维朱夏,叶干相守,与烈日争,而梅之冷极矣。

故夫看梅与咏梅者,未有于无花之时者也。张谓《官舍早梅》诗所咏者,花之终、实之始也。咏梅而及于实,斯已难矣,况叶乎?梅至于叶,而过时久矣。廷尉董崇相,官南都在告,有《夏梅》诗,始及于叶。何者?舍叶无所为夏梅也。予为梅感此谊,属同志者和焉,而为图卷以赠之。

夫世固有处极冷之时之地,而名实之权在焉。巧者乘间赴之,有名实之得,而又无赴热之讥。此趋梅于冬春冰雪者之人也,乃真附热者也。苟真为热之所在,虽与地之极冷,而有所必辩焉。此咏夏梅意也。

(沈刻《隐秀轩集》文成集止此)

 卷四十七 ↑返回顶部 卷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