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第031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鏡花緣
←上一回 第三十一回 談字母妙語指迷團 看花燈戲言猜啞謎 下一回→


  話說林之洋向通使道:「老兄果真捨得令愛教俺妹夫帶去,俺們就替你帶去,把病治好,順便帶來還你。」蘭音向通使垂淚道:「父親說那裡話來!母親既已去世,父親跟前別無兒女,女兒何能拋撇遠去?今雖抱病,不能侍奉,但父女能得團聚,心是安的,豈可一旦分為兩處!」通使道:「話雖如此,吾兒之病,若不投奔他邦,以身就藥,何能脫體?現在病勢已到九分,若再耽擱,一經不起,教為父的何以為情?少不得也是一死!此時父女遠別,雖是下策,吾女倘能病好,便中寄我一信,為父自然心安。以此看來:遠別一層,不但不是下策,竟可保全我們兩命。況天朝為萬邦之首,各國至彼朝覲的甚多,安知日後不可搭了鄰邦船隻來看我哩。你今遠去,雖不能在家侍奉,從此我能多活幾年,也就是你仰體盡孝之處。現在承繼有人,宗祧一事,亦已無虞。你在船上,又有大賢令甥女作伴,我更放心。為父主意已定,吾兒依我,方為孝女。不必猶疑,就拜大賢為父。此去天朝,倘能病痊,將來自有好處。」即攜蘭音向唐敖叩拜,認為義父,並拜多、林及呂氏諸人。通使也與唐敖行禮,再再諄托。唐敖還禮道:「尊駕以兒女大事見委,小弟敢不盡心!誠忍效勞不周,有負所托,甚為惶恐!此去惟有將令愛之恙上緊療治。第我等日後回鄉,能否繞路再到貴處,不能預定。至令愛姻事,亦惟盡心酌辦,以報知己,幸無掛懷!」只見通使僕人取了銀子送來。通使道:「這是白銀一千,內有五百,乃小弟微敬,其餘五百,為小女藥餌及婚嫁之費。至於衣服首飾,小弟均已備辦,不須大賢費心。」眾僕人抬了八隻皮箱上來。

  唐敖道:「令愛衣飾各物既已預備,自應令其帶去;所賜之銀,斷不敢領。至姻嫁之費,亦何須如此之多,仍請尊駕帶回,小弟才能應命。」通使道:「小子跟前別無兒女,留此無用。況家有薄田,足可度日。望大賢帶去,小子才能心安。」多九公道:「通使大人多贈銀兩,無非愛女之意,唐兄莫若權且收下,將來俟小姐婚嫁,盡其所有,多辦妝奩送去,豈不更妙?」唐敖連連點頭,即命來人將銀裝入箱內,抬進後艙。父女灑淚而別。蘭音從此呼呂氏為舅母,呼婉如為表姊;帶著乳母,就與婉如一同居住。

  眾人收拾開船。多九公要到後面看舵,唐敖道:「九公那位高徒向來看舵甚好,何必自去?難道不看字母麼?」多九公笑道:「我倒忘了。」唐敖取出字母,只見上面寫著:

  昌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茫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秧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梯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羌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商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槍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良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囊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杭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批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方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低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姜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妙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桑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郎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康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倉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昂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娘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滂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香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當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湯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瓤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兵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幫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岡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臧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張真中珠招齋知遮詁氈專
             張張張珠珠張珠珠珠珠珠
             鷗婀鴉逶均鶯帆窩窪歪汪
  廂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三人翻來覆去,看了多時,絲毫不懂。林之洋道:「他這許多圈兒,含著甚麼機關?大約他怕俺們學會,故意弄這迷團騙俺們的!」唐敖道:「他為一國之主,豈有騙人之理?據小弟看來:他這張、真、中、珠……十一字,內中必藏奧妙。他若有心騙人,何不寫許多難字,為何單寫這十一字?其中必有道理!」多九公道:「我們何不問問枝小姐?他生長本國,必是知音的。」林之洋把婉如、蘭音喚出,細細詢問。誰知蘭音因自幼多病,雖讀過幾年書,並未學過音韻。三人聽了,不覺興致索然,只得暫且擱起。

  過了幾時,到了智佳國。林之洋上去賣貸,唐敖同多九公上岸尋找雷丸、使君子,此處也無此藥。後來訪到鄰國販貨人家,費了若干唇舌,送了許多藥資,才買了一料,隨即炮制。一連三日,蘭音共吃了六服,打下許多蟲來,登時腹消病癒,飲食陡長,與好人一樣。

  唐敖歡喜非常,因同多、林二人商議道:「通使跟前別無兒女,此女病既脫體,又常思親;好在此地離歧舌不遠,莫若送他回去,使他骨肉團圓,豈不是件好事!」二人都以為然。蘭音聞知甚喜。林之洋道:「這裡賣貨還有耽擱。據俺主意:索性把他送去,俺們再到智佳賣貨也好。」唐敖道:「如此更妙。」隨即開船。走了幾日,這日剛到歧舌交界,蘭音忽然霍亂嘔吐不止;吐到後來,竟至人事不知,滿口譫語,十分沉重。林之洋道:「這個甥女,據俺看來:只怕是個『離鄉病』。」唐敖道:「何謂『離鄉病』?」林之洋道:「一經患病,離了本鄉,登時就安,就叫『離鄉病』。這個怪症,雖是俺新謅的,但他父親曾說此女必須投奔外邦,方能有命。果然到了智佳,病就好了;如今送他回來,才到他國交界,就患這個怪症。看這光景,他生成是個離鄉命。俺們何苦送他回去,枉送性命?據俺主意:快離此地罷。」即命水手掉轉船頭,仍向智佳而來。剛出歧舌交界,蘭音之病,果然痊癒。蘭音聞知這個詳細,只好把思親之心,暫且收了。

  唐敖在船無事,又同多、林二人觀看字母,揣摹多時。唐敖道:「古人云:『書讀千遍,其義自見。』我們既不懂得,何不將這十一字讀的爛熟?今日也讀,明日也讀,少不得嚼些滋味出來。」多九公道:「唐兄所言甚是。況字句無多,我們又閑在這裡,借此也可消遣。且讀兩日,看是如何。但這十一字,必須分句,方能順口。據老夫愚見:首句派他四字,次句也是四字,末句三字,不知可好?」林之洋道:「句子越短,越對俺心路,那怕兩字一句,俺更歡喜。就請九公教俺幾遍,俺好照著讀去。」多九公道:「首句是『張真中珠』,次句『招齋知遮』,三句『詁氈專』,這樣明明白白。還要教麼?你真變成小學生了。」二人讀到夜晚,各去安歇。林之洋惟恐他們學會,自已不會,被人恥笑;把這十一字高聲朗誦,如念咒一般,足足讀了一夜。

  次日,三人又聚一處,講來講去,仍是不懂。多九公道:「枝小姐既不曉得音韻,我想婉如姪女他最心靈,或者教他幾遍,她能領略,也未可知。」林之洋將婉如喚出,蘭音也隨出來,唐敖把這緣故說了,婉如也把「張真中珠」讀了兩遍,拿著那張字母同蘭音看了多時。蘭音猛然說道:「寄父請看上面第六行『商』字,若照『張真中珠』一例讀去,豈非『商申樁書』麼?」唐、多二人聽了,茫然不解。林之洋點頭道:「這句『商申樁書』,俺細聽去,狠有意味。甥女為甚道恁四字?莫非曾見韻書麼?」蘭音道:「甥女何嘗見過韻書。想是連日聽舅舅時常讀他,把耳聽滑了,不因不由說出這四字。其實甥女也不知此句從何而來。」多九公道:「請教小姐:若照『張真中珠』,那個『香』字怎樣讀?」蘭音正要回答。林之洋道:「據俺看來:是『香欣胸虛』。」蘭音道:「舅舅說的是。」唐敖道:「九公不必談了。俗語說的:『熟能生巧。』舅兄昨日讀了一夜,不但他已嚼出此中意味,並且連寄女也都聽會,所以隨問隨答,毫不費事。我們別無良法,惟有再去狠讀,自然也就會了。」多九公連連點頭。

  二人復又讀了多時,唐敖不覺點頭道:「此時我也有點意思了。」林之洋道:「妹夫果真領會?俺考你一考:若照『張真中珠』,『岡』字怎讀?」唐敖道:「自然是『岡根公孤』了。」林之洋道:「『秧』字呢?」婉如接著道:「『秧因雍淤』。」多九公聽了,只管望著發愣。想了多時,忽然冷笑道:「老夫曉得了:你們在歧舌國不知怎樣騙了一部韻書,夜間暗暗讀熟,此時卻來作弄老夫。這如何使得?快些取出給我看看!」林之洋道:「俺們何曾見過甚麼韻書。如欺九公,教俺日後遇見黑女,也象你們那樣受罪。」多九公道:「既無韻書,為何你們說的,老夫都不懂呢?」唐敖道:「其實並無韻書,焉敢欺瞞。此時縱讓分辯,九公也不肯信;若教小弟講他所以然之故,卻又講不出。九公惟有將這『張真中珠』再讀半日,把舌尖練熟,得了此中意味,那時才知我們並非作弄哩。」多九公沒法,只得高聲朗誦,又讀起來。讀了多時,忽聽婉如問道:「請問姑夫:若照『張真中珠』,不知『方』字怎樣讀?」唐敖道:「若論『方』字……」話未說完,多九公接著道:「自然是『方分風夫』了。」唐敖拍手笑道:「如今九公可明白了。這『方分風夫』四字,難道九公也從甚麼韻書看出麼?」多九公不覺點頭道:「原來讀熟卻有這些好處。」大家彼此又問幾句,都是對答如流。林之洋道:「俺們只讀得張、真、中、珠……十一字,怎麼忽然生出許多文法?這是甚麼緣故?」唐敖道:「據小弟看來:即如五聲『通、同、桶、痛、禿』之類,只要略明大義,其餘即可類推。今日大家糊裡糊塗把字母學會,已算奇了;寄女同姪女並不習學,竟能聽會,可謂奇而又奇。而且習學之人還未學會,旁聽之人倒先聽會,若不虧寄女道破迷團,只怕我們還要亂猜哩。但張、真、中、珠……十一字之下還有許多小字,不知是何機關?」

  蘭音道:「據女兒看來:下面那些小字,大約都是反切,即如『張鷗』二字,口中急急呼出,耳中細細聽去,是個『周』字;又如『珠汪』二字,急急呼出,是個『莊』字。下面各字,以『周、莊』二音而論,無非也是同母之字,想來自有用處。」唐敖道:「讀熟上段,既學會字母,何必又加下段?豈非蛇足麼?」多九公道:「老夫聞得近日有『空谷傳聲』之說,大約下段就是為此而設。若不如此,內中缺了許多聲音,何能傳響呢?」唐敖道:「我因寄女說『珠汪』是個『莊』字;忽然想起上面『珠窪』二字,昔以『珠汪』一例推去,豈非『撾』字麼?」蘭音點頭道:「寄父說的是。」林之洋道:「這樣說來:『珠翁』二字,是個『中』字,原來俺也曉得反切了。妹夫:俺拍『空谷傳聲』,內中有個故典,不知可是?」說罷,用手拍了十二拍;略停一停,又拍一拍;少停,又拍四拍。唐、多二人聽了茫然不解。婉如道:「爹爹拍的大約是個『放』字。」林之洋聽了,喜的眉開眼笑,不住點頭道:「將來再到黑齒,倘遇國母再考才女,俺將女兒送去,怕不奪個頭名狀元回來。」唐敖道:「請教姪女:何以見得是個『放』字?」婉如道:「先拍十二拍,按這單字順數是第十二行;又拍一拍,是第十二行第一字。」唐敖道:「既是十二行第一字,自然該是『方』字,為何卻是『放』字?」婉如道:「雖是『方』字,內中含著『方、房、倣、放、佛』,陰、陽、上、去、入五聲,所以第三次又拍四拍,才歸到去聲『放』字。」林之洋道:「你們慢講,俺這故典,還未拍完哩。」於是又拍十一拍,次拍七拍,後拍四拍。唐敖道:「昔照姪女所說一例推去,是個『屁』字。」多九公道:「請教林兄是何故典?」林之洋道:「這是當日吃了朱草濁氣下降的故典。」多九公道:「兩位姪女在此,不該說這頑話。而且音韻一道,亦莫非學問,今林兄以屁夾雜在學問裡,豈不近於褻瀆麼?」林之洋道:「若說屁與學問夾雜就算褻瀆,只怕還不止俺一人哩。」唐敖道:「怪不得古人講韻學,說是天籟,果然不錯。今日小弟學會反切,也不在歧舌辛苦一場。」林之洋道:「日後到了黑齒,再與黑女談論,他也不敢再說『問道於盲』了。」唐敖道:「前在巫咸,九公曾言要將祖傳秘方刊刻濟世,小弟彼時就說:『人有善念,天必從之。』果然到了歧舌,就有世子王妃這些病症,不但我們叨光學會字母,九公還發一注大財。可見人若存了善念,不因不由就有許多好事湊來。」

  這日到了智佳國,正是中秋佳節,眾水手都要飲酒過節,把船早早停泊。唐敖因此處風景語言與君子國相倣,約了多、林二人要看此地過節是何光景。又因向聞此地素精籌算,要去訪訪來歷,不多時,進了城,只聽炮竹聲喧,市中擺列許多花燈,作買作賣,人聲喧嘩,極真熱鬧。林之洋道:「看這花燈,倒像俺們元宵節了。」多九公道:「卻也奇怪!」於是找人訪問。原來此處風俗,因正月甚冷,過年無趣,不如八月天高氣爽,不冷不熱,正好過年,因此把八月初一日改為元旦,中秋改為上元。此時正是元宵佳節,所以熱鬧。三人觀看花燈,就便訪問素精籌算之人。訪來訪去,雖有幾人,不過略知大概,都不甚精。只有一個姓米的精於此技。及至訪到米家,誰知此人已於上年中秋帶著女兒米蘭芬往天朝投奔親戚去了。又到四處訪問。

  訪了多時,忽見一家門首貼著一個紙條,上寫「春社候教」。唐敖不覺歡喜道:「不意此地竟有燈謎,我們何不進去一看?或者機緣湊巧,遇見善曉籌算之人,也未可知。」多九公道:「如此甚好。」三人一齊舉步,剛進大門,那二門上貼著「學館」兩個大字,唐、多二人不覺吃了一嚇,意欲退轉,奈捨不得燈謎。林之洋道:「你們只管大膽進去。他們如要談文,俺的『鳥槍打』,當日在淑士國也曾有人佩服的,怕他怎的!」二人只得跟著到了廳堂,壁上貼著各色紙條,上面寫著無數燈謎,兩旁圍著多人在那裡觀看,個個儒巾素服,斯文一脈,並且都是白髮老翁,並無少年在內,這才略略放心。主人讓坐。三人進前細看,只見內有一條,寫著:「『萬國咸寧』,打《孟子》六字,贈萬壽香一束。」多九公道:「請教主人:『萬國咸寧』,可是『天下之民舉安』?」有位老者應道:「老丈猜的不錯。」於是把紙條同贈物送來。多九公道:「偶爾遊戲,如何就要叨賜?」老者道:「承老丈高興賜教,些須微物,不過略助雅興,敝處歷來猜謎都是如此。秀才人情,休要見笑。」多九公連道:「豈敢!……」把香收了。唐敖道:「請教九公:前在途中所見眼生手掌之上,是何國名?」多九公道:「那是深目國。」唐敖聽了,因高聲問道:「請教主人:『分明眼底人千里』,打個國名,可是『深目』?」老者道:「老丈猜的正是。」也把贈物送來。旁邊看的人齊聲贊道:「以『千里』刻劃『深』字,真是絕好心思!做的也好,猜的也好!」林之洋道:「請問九公,俺聽有人把女兒叫作『千金』,想來『千金』就是女兒了?」多九公連連點頭。林之洋道:「如果這樣,他那壁上貼著一條『千金之子』,打個國名,敢是『女兒國』了?俺去問他一聲。」誰知林之洋說話聲音甚大,那個老者久已聽見,連忙答道:「小哥猜的正是。」唐敖道:「這個『兒』字做的倒也有趣。」林之洋道:「那『永賜難老』打個國名……」老者笑道:「此間所貼級條,只有『永錫難老』,並無『永賜難老』。」林之洋忙改口道:「俺說錯了。那『永錫難老』,可是『不死國』?上面畫的那只螃蟹,可是『無腸國』?」老者道:「不錯。」也把贈物送來,林之洋道:「可惜俺滿腹詩書,還有許多『老子、少子」,奈俺記性不好,想他不出。」旁邊有位老翁道:「請教小哥:這部『少子』是何書名?」唐敖聽了,不覺暗暗著急。林之洋道:「你問『少子』麼?就是『張真中珠』。」老翁道:「請教小哥:「何謂『張真中珠』?」林之洋道:「俺對你說,這個『張真中珠』,就是那個『方分風夫』。」老翁道:「請問『方分風夫』又是怎講?」林之洋道:「『方分風夫』,便是『岡根分孤』。」老翁笑道:「尊兄忽然打起鄉談,這比燈謎還覺難猜。與其同兄閑談,到不如猜謎了。」

  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鏡花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