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第032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鏡花緣
←上一回 第三十二回 訪籌算暢游智佳國 觀豔妝閑步女兒鄉 下一回→


  話說老者正同林之洋講話,忽聽那邊有人問道:「請教主人:『比肩民』打《孟子》五字,可是『不能以自行』?」主人道:「是的。」唐敖道:「九公,你看:那兩句《滕王閣序》打個藥名,只怕小弟猜著了。」因問道:「請教主人:『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可是『生地』?」主人道:「正是。」林之洋道:「俺又猜著幾個國名。請問老兄:『腿兒相壓』可是『交脛國』?『臉兒相偎』可是『兩面國』?『孩提之童』可是『小人國』?『高郵人』可是『元股國』?」主人應道:「是的。」於是把賜物都送來。唐敖暗暗問道:「請教舅兄:『高郵人』怎麼卻是『元股國』?」林之洋道:「高郵人綽號叫作『黑尻』,妹夫細細摹擬黑尻形狀,就知俺猜的不錯了。」多九公詫異道:「怎麼高郵人的『黑尻』,他們外國也都曉得?卻也奇怪。」林之洋道:「有了若干贈物,俺更高興要打了。請問主人:『遊方僧』打《孟子》四字,可是『到處化緣』?」眾人聽了,哄堂大笑。唐敖羞的滿面通紅道:「這是敝友故意取笑。請問主人,可是『所過者化』?」主人道:「正是。」隨將贈物送過。

  多九公暗暗埋怨道:「林兄書既不熟,何妨問問我們,為何這樣性急?」言還未了,林之洋又說道:「請問主人:『守歲』二字打《孟子》一句,可是『要等新年』?」眾人復又大笑。多九公忙說道:「敝友慣會鬥趣,諸位休得見笑。請教主人:可是『以待來年』?」主人應道:「正是。」多九公向唐敖遞個眼色,一齊起身道:「多承主人厚賜。我門還要趲路,暫且失陪,只好『以待來年』倘到貴邦,再來請教了。」主人送出門外。三人來到鬧市。多九公道:「老夫見他無數燈謎,正想多打幾條,顯顯我們本領;林兄務必兩次三番催我們出來,這是何苦!」林之洋道:「九公這是甚話!俺好好在那裡猜謎,何曾催你出來?俺正怪你打斷俺的高興,九公倒賴起俺來。」唐敖道:「那部《孟子》乃人所共知的,舅兄既不記得,何妨問問我們。你只顧隨口亂謅,他們聽了,都忍不住笑,小弟同九公在旁,如何站得住?豈非舅兄催我們走麼!」

  林之洋道:「俺只圖多打幾個裝些體面,那知反被恥笑。他們也不知俺名姓,由他笑去。今日中秋佳節,幸虧早早回來,若只顧猜謎,還誤俺們飲酒賞月哩。」

  唐敖道:「前在勞民國,九公曾說:『勞民永壽,智佳短年。』既是短年,為何都是老翁呢?」多九公道:「唐兄只見他們鬚髮皆白,那知那些老翁才只三四十歲,他們鬍鬚總是未出土先就白了。」唐敖道:「這卻為何?」多九公道:「此處最好天文、卜筮、勾股算法,諸樣奇巧,百般技藝,無一不精。並且彼此爭強賭勝,用盡心機,苦思惡想,愈出愈奇,必要出人頭地,所以鄰國俱以『智佳』呼之。他們只顧終日構思,久而久之,心血耗盡,不到三十歲,鬢已如霜,到了四十歲,就如我們古稀之外;因此從無長壽之人。話雖如此,若同伯慮比較,此處又算高壽了。」林之洋道:「他們見俺生的少壯,把俺稱作小哥,那知俺還是他老兄哩。」

  唐敖道:「我們雖少猜幾個燈謎,恰好天色尚早,還可盡興暢游。」三人又到各處觀看花燈,訪問籌算。好在此地是金吾不禁,花燈徹夜不絕,足足游了一夜。及至回船,飲了幾杯,天已發曉。林之洋道:「如今月還未賞,倒要賞日了。」

  水手收拾開船。枝蘭音因病已好,即寫一封家信,煩九公轉托便船寄去;在船無事,惟有讀書消遣,或同婉如作些詩賦,請唐敖指點。

  行了幾日,到了女兒國,船隻泊岸。多九公來約唐敖上去遊玩。唐敖因聞得太宗命唐三藏西天取經,路過女兒國,幾乎被國王留住,不得出來,所以不敢登岸。多九公笑道:「唐兄慮的固是。但這女兒國非那女兒國可比。若是唐三藏所過女兒國,不獨唐兄不應上去,就是林兄明知貨物得利,也不敢冒昧上去。此地女兒國卻另有不同,歷來本有男子,也是男女配合,與我們一樣。其所異於人的,男子反穿衣裙,作為婦人,以治內事;女子反穿靴帽,作為男人,以治外事。男女雖亦配偶,內外之分,卻與別處不同。」唐敖道:「男為婦人,以治內事,面上可脂粉?兩足可須纏裹?」林之洋道:「聞得他們最喜纏足,無論大家小戶,都以小腳為貴;若講脂粉,更是不能缺的。幸虧俺生天朝,若生這裡,也教俺裹腳,那才坑死人哩!」因從懷中取出一張貨單道:「妹夫,你看:上面貨物就是這裡賣的。」唐敖接過,只見上面所開脂粉、梳篦等類,盡是婦女所用之物。看罷,將單遞還道:「當日我們嶺南起身,查點貨物,小弟見這物件帶的過多,甚覺不解,今日才知卻是為此。單內既將貨物開明,為何不將價錢寫上?」林之洋道:「海外賣貨,怎肯預先開價,須看他缺了那樣,俺就那樣貴。臨時見景生情,卻是俺們飄洋討巧處。」唐敖道:「此處雖有女兒國之名,並非純是婦人,為何要買這些物件?」多九公道:「此地向來風俗,自國王以至庶民,諸事儉樸;就只有個毛病,最喜打扮婦人。無論貧富,一經講到婦人穿戴,莫不興致勃勃,那怕手頭拮據,也要設法購求。林兄素知此處風氣,特帶這些貨物來賣。這個貨單拿到大戶人家,不過三兩日就可批完,臨期兑銀發貨。雖不能如長人國、小人國大獲其利,看來也不止兩三倍利息。」唐敖道:「小弟當日見古人書上有『女治外事,男治內事』一說,以為必無其事;那知今日竟得親到其地。這樣異鄉,定要上去領略領略風景。舅兄今日滿面紅光,必有非常喜事,大約貨物定是十分得彩,我們又要暢飲喜酒了。」林之洋道:「今日有兩隻喜鵲,只管朝俺亂噪;又有一對喜蛛,巧巧落俺腳上,只怕又象燕窩那樣財氣,也不可知。」拿了貨單,滿面笑容去了。

  唐敖同多九公登岸進城,細看那些人,無老無少,並無鬍鬚;雖是男裝,卻是女音;兼之身段瘦小,裊裊婷婷。唐敖道:「九公,你看:他們原是好好婦人,卻要裝作男人,可謂矯揉造作了。」多九公笑道:「唐兄:你是這等說;只怕他們看見我們,也說我們放著好好婦人不做,卻矯揉造作,充作男人哩。」唐敖點頭道:「九公此話不錯。俗話說的:『習慣成自然。』我們看她雖覺異樣,無如她們自古如此;他們看見我們,自然也以我們為非。此地男子如此,不知婦人又是怎樣?」多九公暗向旁邊指道:「唐兄:你看那個中年老嫗,拿著針線做鞋,豈非婦人麼?」唐敖看時,那邊有個小戶人家,門內坐著一個中年婦人:一頭青絲黑髮,油搽的雪亮,真可滑倒蒼蠅,頭上梳一盤龍鬏兒,鬢旁許多珠翠,真是耀花人眼睛;耳墜八寶金環;身穿玫瑰紫的長衫,下穿蔥綠裙兒;裙下露著小小金蓮。穿一雙大紅繡鞋,剛剛只得三寸;伸著一雙玉手,十指尖尖,在那裡繡花;一雙盈盈秀目,兩道高高蛾眉,面上許多脂粉;再朝嘴上一看,原來一部鬍鬚,是個絡腮鬍子!

  看罷,忍不住撲嗤笑了一聲。那婦人停了針線,望著唐敖喊道:「你這婦人,敢是笑我麼?」這個聲音,老聲老氣,倒像破鑼一般,把唐敖嚇的拉著多九公朝前飛跑。那婦人還在那裡大聲說道:「你面上有鬚,明明是個婦人;你卻穿衣戴帽,混充男人!你也不管男女混雜!你明雖偷看婦女,你其實要偷看男人。你這臊貨!你去照照鏡子,你把本來面目都忘了!你這蹄子,也不怕羞!你今日幸虧遇見老娘;你若遇見別人,把你當作男人偷看婦女,只怕打個半死哩!」

  唐敖聽了,見離婦人已遠,因向九公道:「原來此處語音卻還易懂。聽他所言,果然竟把我們當作婦人,他才罵我『蹄子』:大約自有男子以來,未有如此奇罵,這可算得『千古第一罵』。我那舅兄上去,但願他們把他當作男人才好。」多九公道:「此話怎講?」唐敖道:「舅兄本來生的面如傅粉;前在厭火國,又將鬍鬚燒去,更顯少壯,他們要把他當作婦人,豈不耽心麼?」多九公道:「此地國人向待鄰邦最是和睦,何況我們又從天朝來的,更要格外尊敬。唐兄只管放心。」唐敖道:「你看路旁掛著一道榜文,圍著許多人在那裡高聲朗誦,我們何不前去看看?」

  走近聽時,原來是為河道壅塞之事。唐敖意欲擠進觀看。多九公道:「此處河道與我們何干,唐兄看他怎麼?莫非要替他挑河,想酬勞麼?」唐敖道:「九公休得取笑。小弟素於河道絲毫不諳。適因此榜,偶然想起桂海地方每每寫字都寫本處俗字,即如『囗(上大下坐)』字就是我們所讀『穩』字,『囗(上不下生)』字就是『終』字,諸如此類,取義也還有些意思,所以小弟要去看看,不知此處文字怎樣。看在眼內,雖算不得學問,廣廣見識,也是好的。」分開眾人進去,看畢,出來道:「上面文理倒也通順,書法也好;就只有個『囗(上不下長)』字,不知怎講。」多九公道:「老夫記得桂海等處都以此字讀作『矮』字,想來必是高矮之義。」唐敖道:「他那榜上講的果是『堤岸高囗(上不下長)』之話,大約必是『矮』字無疑。今日又識一字,卻是女兒國長的學問,也不虛此一行了。」

  又朝前走,街上也有婦人在內,舉止光景,同別處一樣,裙下都露小小金蓮,行動時腰肢顫顫巍巍;一時走到人煙叢雜處,也是躲躲閃閃,遮遮掩掩,那種嬌羞樣子,令人看著也覺生憐,也有懷抱小兒的,也有領著小兒同行的。內中許多中年婦人,也有鬍鬚多的,也有鬍鬚少的,還有沒鬚的,及至細看,那中年鬚的,因為要充少婦,惟恐有鬚顯老,所以撥的一毛不存。唐敖道:「九公,你看,這些拔鬚婦人,面上鬚孔猶存,倒也好看。但這人中下巴,被他拔的一乾二淨,可謂寸草不留,未免失了本來面目,必須另起一個新奇名字才好。」多九公道:「老夫記得《論語》有句『虎豹之鞟』。他這人中下巴,都拔的光光,莫若就叫『人鞟』罷。」唐敖笑道:「『鞟』是『皮去毛者也』。這『人鞟』二字,倒也確切。」多九公道:「老夫才見幾個有鬚婦人,那部鬍鬚都似銀針一般,他卻用藥染黑,面上微微還有墨痕,這人中下巴,被他塗的失了本來面目。唐兄何不也起一個新奇名字呢?」唐敖道:「小弟記得衛夫人講究書法,曾有『墨豬』之說。他們既是用墨塗的,莫若就叫『墨豬』罷。」多九公笑道:「唐兄這個名字不獨別緻,並且很得『墨』字『豬』字之神。」二人說笑,又到各處游了多時。

  回到船上,林之洋尚未回來;用過晚飯,等到二鼓,仍無消息。呂氏甚覺著慌。唐敖同多九公提著燈籠,上岸找尋。走到城邊,城門已閉,只得回船,次日又去尋訪。仍無蹤影。至第三日,又帶幾個水手,分頭尋找,也是枉然。一連找了數日,竟似石沉大海。呂氏同婉如只哭的死去活來,唐、多二人仍是日日找尋,各處探信。

  誰知那日林之洋帶著貨單,走進城去,到了幾個行店,恰好此地正在缺貨。及至批貨,因價錢過少,又將貨單拿到大戶人家。那大戶批了貨物,因指引道:「我們這裡有個國舅府,他家人眾,須用貨物必多,你到那裡賣去,必定得利。」隨即問明路徑,來到國舅府,果然高大門第,景象非凡。

  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鏡花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