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花仙史/第24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鐵花仙史
◀上一回 第二十四回 大姨夫先作小姨夫 下一回▶



詩曰;

海棠先放牡丹遲,顛倒韶光不自知。

舊日齊眉人面在,應將薄倖枉相如。

說那瑤枝見秋遴癡情甚切,再三問計,因說道:「妾聞良禽擇木而棲,智士擇主而事。紅拂之於藥師,文君之於司馬,皆此意也。今妾身值其事,感念君情,不得不以肺腑相告。若據妾之愚見,君欲辭舍妹之姻而締盟於妾,事多掣肘,勢必無成。倒不若趁眾人不覺,君竟不別而歸,反是妙策。」秋遴笑道:「不別而歸,事雖極易,於小姐之姻,仍然無益。此策妙在何處?當是小姐誑我之談耳。」瑤枝道:「妾實不敢誑君。但必使妾無白頭之歎,方可明言。」

秋遴見說,忙對月立誓道:「嫦娥作證,星斗主盟,我陳秋遴與蘇小姐,自今夕約為婚姻,永諧連理。如負初心,前途不吉,定落阿鼻地獄。」瑤枝笑道:「要說非難,何必立此大咒。」秋遴道:「此係出自真誠,望小姐速即賜教。」瑤枝說道:「君明早請自先行,妾再捱遲三四日,以釋家父同遁之疑,然後亦逃趕君舟,同歸武林,以畢今後願望,不知君意以為何如?」秋遴不勝欣喜道:「荷蒙小姐垂愛,不嫌庸陋,畫此成全妙計,感佩良深。小生明早當即如教先行,但小姐追舟之言切不可失信,而使小生翹首途次也。」瑤枝道:「一言已定,何必多疑?況歸杭之路,向日曾行,是妾熟徑,決不使君翹首懸望也。但私奔之事,自覺可羞,奈何?」秋遴喜笑道:「才美相逢,何羞之有,但立談已久,玉露金風,恐妨貴體,何不請進書房,償此良宵奇遇。」說罷伸手來拉。瑤枝笑道:「既已經訂終身,則歡娛有日,何必如此性急。」秋遴也笑道:「傾想已久,豈有對瓊漿而更忍渴耶?」瑤枝笑而不答,秋遴越發狂惑,上前挽了瑤枝之手,同入書齋,枕席之事,例不忍縷述。

次早五鼓起身,又叮嚀了幾句,瑤枝自歸內室,秋遴去喚起樵雲,收拾行李,並不驚動蘇衙一人,悄悄的偷開園門,趁著曉星殘月便行,行了數里,東方漸白。埠上岸了一舟,望南進發。秋遴因有瑤枝之約,吩咐船家早泊晚行,又延捱耽擱。不一日,行抵吳門,日未銜山,秋遴就叫停泊,上崖步了一回下來。到得晚間,忽有一舟傍攏問道:「這船可是浙江陳解元相公的麼?」秋遴聽見,不等船家回答,忙叫樵雲出艙應道:「正是。」那船上道:「好了,追著了。」秋遴心心相照。正欲出去探看,只見瑤枝早跨入艙來。二人相見,喜從天降。秋遴便秤了兩許白銀,叫樵雲打發來船回去。樵雲道:「這是誰家的小姐?如此夜靜更深。相公也不問個來歷,於途次並船,孤男寡女,混雜一艙,明日弄出事來,恐有不便。」秋遴笑道:「這是我相公揚州娶來的,是你主母,有甚不便。」樵雲道:「相公娶主母,豈有我樵雲竟不知道的?卻並沒姻家遣送,又不曾見有媒妁來議親,今於遭途猝合,事有可疑。莫不要倒是相公去那裡馬扁來的。」秋遴罵道:「難道我相公做甚事情,倒先要來請教你樵雲不成,要你管甚麼馬扁不馬扁,在這裡亂道,還不快到外艙去睡。」樵雲見說,嘻的笑了一聲,自到前面去宿歇,不提。

次日開船行廣幾日,已抵武林。樵雲先到家報了信,秋遴和瑤枝乘轎回來。陳夫人初聞樵雲之言,心甚不悅,次後見瑤枝一貌如花,果與秋遴是天然佳偶,反增喜悅,因此並不把秋遴埋怨,擇了吉日,便諧花燭。正是:

春光到眼勿生歎,自古情深另感邪。

莫羨鴛鴦花底暖,從來傾國便傾家。

在下為何道此四句?原來陳秋遴所遇這瑤枝,卻是假的,乃秋遴三年前,在埋劍園見了的玉芙蓉之妖,自從被花神責遣,貶置揚州,卻又不甘於竹離茅舍,與眾卉為伍。因見二府後園,人稀地曠,花木成蹊,便托根在那裡。過不年餘,早又十分茂盛,因是露水之緣未遂,懷春之念不死。這日見秋遴對他感念,花心甚喜,不覺前日之興復生,即化作瑤枝迷誘逃歸。秋遴那裡知道,認做真個是絕世佳人,十分愛悅,這總是秋遴邪念所致,而蘇誠齋卻又如何曉得?因怪秋遴心高氣傲,故爾設那圈套,要奚落他一場,方始應允。次日忽見小童走入報道:「陳相公不知何故,竟於昨夜開出園門,悄然不別而去了,特來稟老爺知道。」誠齋見說,忙到東園中探看,又著人四下追尋了一日,卻只不見。誠齋深悔昨日語言太執,想他因此羞愧而逃,與瑤枝等說知了,懼各歎息不提。 再說朝廷因紫宸靖寇之勛,未曾受賞便高隱入山,深嘉其行,因而功及其叔,升授誠齋嘉興府知府之職。誠齋奉命,不日離揭,便道告假回家,耽擱了月餘,便擇日挈家到任,過於數日,因有秋遴之事在心,欲往省下走遭,一來理合參見上司,二來就好訪問秋遴,尋其舊約。

算計定了,次日即起身上省。來至杭州,下了公館,次早先去謁見諸上司官。其時浙江學院成全,亦松江府人,與誠齋鄉榜同年,且係至交好友。誠齋心中暗忖,若得此老作伐,秋遴之事何患其不諧?因即打轎來拜,卻值成學院公出未回,誠齋必欲候歸一面。門卒只得通報內衙。早有成學院之弟成美出來迎入,相見坐定,各敘寒溫,又說了些閒話,卻還不見成學院回荷。正是等人易久,誠齋覺得有些不耐煩,因見科考的文卷滿案,便從裡面抽取一本來消遣。不期展開一看,真乃雕龍繡虎之才,做得十分出色,誠齋驚喜道:「我閱文亦多矣,從未見此佳作,此人疑是錦繡心腸,其才不下於秋遴,但不知年齒老少耳?」卻又想道:「若是老成手筆,具此鬱鬱文才,何至尚淹滯一衿耶?此必少年英俊之士,解狀之器也。」又看他籍貫時,寫著「錢塘縣學生員蔡儒珍」。誠齋想道:「倘果少年,幸奉授室,是馨如之福也。」

正對著這本卷子稱賞,忽報「老爺回衙了」。誠齋向外面一望,早見成全步入。當下見禮,各敘別後懷念之情。誠齋道:「弟有一事拜浼,但不知老年兄肯為一辦否?」成全道:「有何台諭,伏乞見教,無有不盡力之理。」誠齋道:「小弟有一繼女,頗擅才貌,原係此間故兵部夏英之女。因其兄不肖,將妹應嬪娥之詔入都,於金山下遭風覆舟。是小弟救得,因認為女。此女賦性端淑,才貌出群,不欲妄與庸人作婦,昨有前科浙省解元陳秋遴,籍隸錢塘,曾至維揚,作寓於弟同知署內,弟頗欲掃甥館相招,奈值公事他出,渠亦不別自歸。荏苒至今,未賞所願,茲特謹以掌判之任,拜煩年兄,欲得借重台言,一為作合。」成全道:「年兄台命,小弟敢不謹遵?明日既當以一言往訂,但念彼夏氏豈竟無人,而年兄相攸之意,乃若是其殷切耶。」誠齋道:「彼只一兄,因負重入京會試,中途遇盜,溺死長江,故夏族已為烏有。雖名繼女,實親生無二也。」成全見說,歎息道:「原來如此,念夏公亦可謂一代偉人,卻怎使伯道無兒?今猶幸中郎有女,曾聞叩閽扶柩,廬墓守孝,想即此令愛也。似此才能賢淑閨秀,小弟執柯之人,亦自榮幸。」

誠齋再三致謝了,因又問道:「小弟方才因年兄未歸,偶閱此卷試作,真乃出色當行,可稱造五鳳樓手,但不知此生之年貌何如耳?」成全接卷一看,道:「此乃蔡其志齒郎蔡儒珍之作,年齒未足二十,文才可冠三千,是小弟極得意之卷,故已取他第一名科舉。不期年兄眼力,與弟相同。」誠齋見說,心喜道:「但還未知曾杏授室?小弟弱息馨如,待字閨中,每思覓一快婿。今閱此生之卷,私心甚愜,如其紅絲未有所係,更欲仗年兄鼎力,一為月老也。」成全笑道:「聞蔡生尚未有室,小弟作伐,當無不諧。但年兄得隴望蜀,浙地奇才,竟欲一網打盡,亦不免太狠心些。」誠齋笑道:「倘二姻俱諧,自不敢忘年兄斧柯之力,但弟與年兄原係至交,小弟得此快婿,年兄亦可稱於湯有光矣。」說罷,大家都笑。正是:

不問藍田求種玉,笑從冰語覓東牀。

不說誠齋別去,且講成全,於次日特設一席,邀請秋遴、儒珍。儒珍見學院相招,欣然而至。只有那秋遴,一自揚州歸後,日日和這假瑤枝洞房春色,足不出戶,後來探知誠齋升任嘉興知府,又聞得這兩日在杭參竭上司,越發斂跡深藏,連堂前也不出來步步。成學院差人下柬來邀,家中只是「遊學未歸」這句話辭了去。

再說儒珍,拜見成學院道:「門生深荷大宗師培植之恩,方切銘感,今者又蒙寵召,只覺益抱不安。」成學院笑道:「茲有一件喜事相聞,故設杯茗奉迓,且待陳秋遴到來。一總言之。」儒珍聞言」心中想道:「不知是甚喜事,卻要秋遴來才說,正在猜疑,只見差去邀請陳秋遴的,早回來稟復道:「陳相公因遊學未歸,故爾不到。」成全道:「既不在家,且俟改日面談,也不必再候了。」當下酒肴齊備,成學院便邀儒珍入席。儒珍遜謝道:「既有台命,即此宜示可也,何必又叨賜宴?況大宗師在上,門生亦怎敢安坐持杯,肆然罔忌?」成學院道:「師生一脈相承,正該合歡杯酒,賢契慎勿拘牽俗套,致老夫莫伸繾綣之懷。」儒珍只得告坐了。 

酒至半酣,成學院笑道:「書中有女顏如玉,信是不誣。昨有本院同年至契,嘉興太守蘇公過蔽署,因閱賢契佳作,十分欣羨。蘇公有位令愛,芳字馨如,夙稱金閨之秀,欲屈賢契作東牀佳客,央本院作伐,不知賢契尊意如何?」儒珍正苦馨如姻事誠齋不允,欲再浼冰往議,今聞成學院語,恰中下懷,那有不然之理?便深深打一恭道:「蒙蘇大人不棄寒素,又大宗師辱為執柯,門生敢不遵依?但念一介孤寒,愧乏白璧為聘耳。」成學院大喜道:「既是如此,一言已定,百年不易的了。但令尊翁處尚未走啟,望代奉院致意。」儒珍道:「謹領鈞命,門生亦本當即稟家君也,但適才聞約陳秋遴,未識是何台意?」成學院笑道:「因蘇公還有一位繼女,亦浼本院作伐,欲與秋遴訂姻,故並招之。原欲一舉而兩得,不意秋遴遊學未回。此亦不妨,於異日另議耳。但如今秋闈伊邇,賢契宜益加淬礪之功。方才所云,既已訂定,且俟撤棘之後,以便作兩登科耳。」儒珍致謝道:「仰承台論,敢不承教?」正是:

細看月輪如有意,定教丹桂傍嫦娥。

當下儒珍別了成學院,一路回來,好不欣然自得。與其志說了,亦甚喜歡。擇定吉日,先下聘到誠齋任所。合巹之期,自待場後,不提。

且說馨如,知父親與他受了蔡宅之聘,雖是聞得才貌俱優,但固有續詩一段幽情,心中頗不悅懌,事到無可如何,惟有付諸長歎。而瑤枝聞秋遴之事,未曾得諧,亦甚愁悶,又兼誠齋回衙說知自己家內,片瓦無存,更覺十分傷感,不在話下。

再講若蘭,在蘇衙聞說馨如所諧之配,卻是蔡其志的兒於,名喚儒珍,吃了一驚,好生疑惑不定,便與紅渠私議道:「我家那曾有什麼公子?卻來與馨如小姐聯姻,況儒珍之名,又恰與王生同喚,這事好不奇怪?」紅渠道:「據小婢看來,當是另有一蔡家,偶然名姓雷同。若是老爺時,即或承嗣那房接續香火,豈不知王相公名字,卻也喚作儒珍耶?」若蘭道:「我也是這般想,但我和你雖蒙蘇老爺恩養在此已是三年了,不知何日才得出頭,算來也終非了局,又無處可通信息,不知近來老爺可得康健,又不知王生行止何如?此心一轉,愁悶欲死。」紅渠道:「愁悶卻也何益?方今大比之年,有心耐至場後,再看光景。倘上天憐憫節義,使王相公鄉榜題名,那時向蘇老爺說知,便是會合之期,亦不枉爭這一口氣。若今日回去,王相公仍是個窮秀才,老爺仍然不悅。況去年在揚州,那個陳秋遴,不知是嬌綃嫁去的這個陳秋遴不是。倘或就是他,蘇老爺說他尚未曾有姻。故欲將瑤枝小姐配他,豈不是嬌綃之去,必有甚的敗露,不知老爺怎地一個挽回在那裡的。小姐如今回去,豈非自入於阱?卻有許多不妙哩。」若蘭道:「汝言雖亦有理,倘王相公今科又不中,卻將奈何?」紅渠道:「中與不中,且待場後再作計較。若再不中時,竟向蘇老爺說出真情。要他訪問王相公消息,將小姐認蘇宅出嫁。難道陳家再來爭得?這個就是一條活路了。」若蘭見說;不覺轉愁作喜道:「汝言有理,且再等看秋榜也。」

不說若蘭主婢閨中談論,再表儒珍,自訂姻之後,心中十分得意。到了試期入場,真乃人逢喜氣精神爽。三場文字,都做得錦繡相似,高高的中了第一名解元。報到家中,蔡其志與儒珍十分喜悅。原來其年主司因這王字犯了聖諱,故榜上惟有姓王者,一個也不中。儒珍卻幸而改姓了蔡。成學院深喜自己眼力不差,因催儒珍畢姻,以應兩登科之語。其志擇定吉日,不消儒珍費心,早巳諸色齊備。到了佳期,新人已娶入門,笙簫奏曲,蘭麝飄香。一個絳服烏紗,如潛安再世。一個金裝玉裹,若仙子臨凡。果然一對美貌夫妻。甫完花燭,送入洞房,外面優人演戲,自款待那諸親百眷,不必細表。

且說二位新人在洞房中,彼此覿面,一驚一喜。驚的是,馨如暗詫,今夕之蔡解元,為何與昔日之王先生面貌無二?心下好生疑惑。喜的是儒珍得對著楊柳樓頭一面、不夏亭內重逢的蘇小姐,迫念昔日之相思,竟有今宵之配合」心中十分如願,喜極欲狂。雖侍妾滿前,竟有些顧不得體面。見馨如低首沉吟,料是疑我人是姓非之故。便微吟他前日所續的兩句詩道:「仔細因知春自在,憑君莫認並頭蓮。」吟畢,笑道:「蒙續半章佳句,果成紅葉良媒。」馨如見說,方知就是昔日的王先生,心下卻才快活了,微笑不言。儒珍那時,意愜神飛,因又笑道:「曾憶昔時,於不夏亭中,月夜相逢,蒙小姐有媒妁可通之諭,因令表兄楊君執柯,豈期令尊不允,遂致轉切相思,已自分斷無今夕。若非三生有幸,焉能終附絲蘿耶?」馨如聽了那一段話,忽然花容發怒起來。正是;

書齋偶爾續新詩,尚是文人遊戲時。

若說荷亭曾夜遇,宛然密約與私期。

只固這一發怒,有分教:雪隱鷺鸞飛自見,柳藏鴨鵡語終知。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返回頂部 下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