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卷第二
金 趙秉文 撰 景湘潭袁氏藏汲古閣鈔本
卷第三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卷 --卷(⿵龹⿱一龴)第二

 古賦

  大椿賦

   為黄太守夀公劉相甥

扵此有物焉既澤而堅既蔓而延托根扵無何之

郷垂隂扵不土之田柅日月而共友劵宇宙而争

年歴春秋其幾何羗不知其𡻕之八千 筞筮之

繇曰是以江夏為鼻祖小山之外孫者耶以孝悌

為根本忠信為枝葉者耶有瞱其華冨文𦸼者耶

有駢其寔茂徳業者耶松茂栢恱不𠯁以比其夀


者耶愚惑不知請以椿言


  栖霞賦


   送道人還山


粤有人焉襲芳華跡城郭𠔃志煙霞賦言歸𠔃杳


何許蹇遲廻𠔃徒延佇貝闕𠔃珠宫撫膝上𠔃𢇁


桐髙情𠔃天外歸鴻靈宫𠔃玉紀玄都𠔃寳蔵祝


君王𠔃萬夀侍玉宸𠔃天上辱莫辱𠔃多憂樂莫


樂𠔃無求望白雲𠔃歸休三年胡為𠔃此淹留朝

逰𠔃山南暮逰𠔃山北徙𠋣𠔃亭上聊逍遥以終


日日飛𠔃清暉臨深𠔃翠微西山扶𠔃曉醸秋水


樂𠔃朝饑山近𠔃多雨雲昬昏𠔃承宇烟銷𠔃霧


散見恒茂𠔃逺樹𣗳㫁𠔃天開雁翩翩𠔃南度忽


人歸𠔃鳥盡但空山𠔃日暮日暮𠔃浮雲滋目極


千里𠔃傷心悲山中人𠔃歸来白首不歸𠔃何時


亂曰山中人𠔃煙霞宅翠羽(⿱𥫗亷)-- 簾𠔃白玉額有友麋


鹿𠔃侶猿鶴飲清泉𠔃坐白石山中人𠔃烟霞衣


青天成幄𠔃白露成帷風爲𬓛𠔃月爲佩娱清暉

𠔃𣽃忘歸山中人𠔃烟霞語黒霓落手𠔃醉毫舞


蓬莱山𠔃在何䖏乗清風𠔃欲歸去

  叢⿳亠口⿱冖至 -- 臺


𡻕辛亥之孟冬𠔃余觧印而南歸覧全趙之形勝

𠔃弔荒⿳亠口⿱冖至 -- 臺之故基太行車走以南来𠔃漳水改道


而東馳伊川谷之變易𠔃矧人事之推移獨巋然


其凌空𠔃意神物之𠩄䕶持問父老以陳迹𠔃猶

有雙塔野花之詩也噫七龍擾擾虎𢧐以龍争𠔃


譬事𫝑扵連鷄或争桑而延敵𠔃有以酒薄而召

圍朝膏血扵秦韓之草野𠔃夕𭧂骨扵齊魏之沙


陲翫生靈扵刀几𠔃决一旦之䧺雌得地不𠯁以


贖民之命𠔃忍勞民而築斯方主父變服而事威


武𠔃固一世之䧺才𭣣中山林胡為未⿰𭥯犬𠔃又窺

秦室之狼豺歸来 酒延眺八極𠔃俯不見蕭墻


孕烖噫翟犬之夢兆𠔃䜟百年之厲階何苕華之


新寵𠔃宴安酖毒之可懐⿰𭥯犬離宫別舘之湫隘𠔃

起髙⿳亠口⿱冖至 -- 臺之崔嵬咲章華制度之狭陋𠔃又况采掾


與茅階輦路縈以雲竦閣道行空而飲霓奏金

石扵雲端𠔃怳鈞天之夢未廻下仰望而不聞𠔃


㣲風過而聲哀金輿玉輦君王来其間𠔃左趙女


而右吳娃朝琴夜筑為王歌舞𠔃樂未極而哀随


探雀鷇扵離宫𠔃豈憶㷱蟠與豹胎痛父子斃扵


一朝𠔃人亦念骨肉之瘡痍也古往今来日東月

西驚𡻕律之跳丸悼興亡之奕碁嘆趙國之城郭


𠔃變都成邑而變骨成灰慨平原之池舘𠔃髙者


⿰扌𠫵 -- 𢮥丘下者荒陂狐兎穴扵丘陵𠔃草木深扵宫闈


地荒茀而獸聚𠔃天莾蒼而鳥馳沈顧𡨜聼心傷

思摧但聞蕭條之聲非竹非𢇁迫而聼之乃在乎


羽蟲之摩𮜿與衆竅之噏吹也嗚呼⿳亠口⿱冖至 -- 臺向時之⿳亠口⿱冖至 -- 臺


也山川花鳥亦向時之山川花鳥也山川花鳥不


能知此䑓之興廢而⿳亠口⿱冖至 -- 臺亦安能知人之悲𭭕而人


自悲之然則靚粧炫服⿳亠口⿱冖至 -- 臺非以為榮也而荒榛㫁

址䑓又奚以辱為然而文王之𤫊⿳亠口⿱冖至 -- 臺燕昭之黄金


當時稱賢者之樂後世為羙談之資而是䑓也蒙


亡國之恥興山木之歌亦䑓之不幸而堪嗤且夫

今日之悲昔日之樂也騷人懐之而賦詠行客過

之而嘘唏嗟舊物之都盡獨天留𠔃此⿳亠口⿱冖至 -- 臺閱千秋

𠔃萬古作亀鑑乎方来意者使一日之樂易萬世

之譏也而⿳亠口⿱冖至 -- 臺亦負扵後世哉可吊而不咍也亂曰

洪波之䑓傷周舍扵巳死𠔃後世之君不能𧺫亷

頗扵未衰干将之劍忍能誅忠魂扵李牧𠔃不能

㫁䜛舌扵郭開繫梁棟𠔃既折嘻大厦𠔃将頺非

一䑓𠯁悲國無人𠔃吁可悲𨐌亥眀昌二年也

  觧朝醒賦

   少時𠩄作

心怦怦𠔃危 身恍恍𠔃風船頭岑岑其作𢙣神


昬昬其欲眠安得尤物之蕭爽析朝酲為可憐若

夫虀金苞之嫩馨膾玉縷之芳鮮蛤酒熟而口哆


⿱觧虫 -- 蟹糟醉而臍團皆𠯁以扶䔿前之頽玉醒座上之


逃禅自蕭閑五 之外及涪翁與坡仙或耳目𠩄


不際盖亦略得而言焉又(⿱艹石)酪水氷融山𥠖凍


剖西𤓰之蜃𡖉烹北蔡之蛟涎亦𠯁觧五更之渇


梦快一嚼扵氷泉至若辣SKchar之和邪蒿之醤牛魚


之醘鹿尾之漿海東頭鵝正西尾羊雋以太保羮

以秦王殿以紅脂飯以黄粱然後煎以松風⿱觧虫 -- 蟹


之湯燃以清泉黄串之香巳而龍岩雪谿襞烏𢇁


⿰扌𠫵 -- 𢮥翰墨竹溪黄山揮玉麈而談氷霜𨚫弓彎而

謝珠串屏水逺與山長咲五斗扵竹林追獨醒扵


沅湘輾然汗出釋然病巳亦可謂彼此一時跨鶴


扵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者耶

  海青賦


   奉和扈従春水作

霜空蕭條塞草先白海樹無枝海雲寡色黯𠔃遼

逈風悲日匿何鷙鳥之不羣𠔃超翰海而一息爾其


俊氣撗鶩英姿傑立頂摩穹蒼翼迅東極鐵鈎利


觜霜排勁翮角膝挿腦細筋入骨顧盻䧺毅飛騰

滅沒旦𭔃巢扵扶桑夕刷羽扵碣石于是乃命虞


人遡風𫝑繒𥐊設萬里𠯁縶一枝心折遂投軀以

委命耻摧翼以䘮莭奚奴頭千髥官指百時饑飽


以嗾呼謹寒温之調適臂不暇弛鈴不停掣猶恐


懐林丘梦砂磧恨身縶而子留歎䧺孤而雌𨾏也


逮其骨肉融性情習違龍沙入閶闔蒙禁臠之專

寵叨錦韝之前席思報功扵𠩄飬甘賈勇扵一决

既而新陽屆𠉀太蔟司月陽𦦨浮氷澌坼水溶溶

而泛渌鵝翩翩而下唼探使星馳属車雷彂千輿

隐鱗萬𮪍飄瞥上将幸乎光春之中𠩄以𮗚民風

而宣欝結龍旂標而殿門敞虎旅圍而皷聲叠忽

水擊而驚飛乍雲翔而成列玉爪翻臂錦絛下紲

𥘉貼水而徐囬倐干雲而上擊雨血紛紜風毛磔

裂象廣寒之舞紛霓裳之囬雪似呉宫之𢧐驚玉

顔之喋血壮如破敵𫝑甚擒賊至如𨵿羽義勇張

綱奮烈取鯨鯢扵堅陣叱豺狼之當轍固亦釋豐

狐之九尾略狡兎之三穴盖猶賞𩦸𠯁之神駿且

以𭄿忠扵英傑也既而夀盃舉臣工說天威暢皇

恩洽背長楊趋京闕

  反小山賦

  無塵道人李天英家海壖得小山寳而字之

  名曰玄峰寝作扵花隂月竇之間適甚為賦

  閑閑老人咲曰是猶有𠩄待也若知天壌間

  皆吾几格間一物又何待輦石扵山凾花扵

  鼎之為適哉乃為賦反之

嗟石来前孰形子鐫匪山而拳玉立竦然匪溜而

消玉痕隐然天⿳亠口⿱冖至 -- 臺卧雲海濵籍烟幾代子寳幾姓

子傳子入吾室吾以子賢瓊花暁醉璧月夕眠我

家我林吾以子便我學我仕吾以子𨗇子豈吾友

吾不子捐󠄂石不能對請以臆宣自我之石幾世㡬

年山非吾名石豈子姸聽其兩忘其樂天也夫鏡

中之象即水中之象瓶中之泉即澗下之泉吾豈

謂宀顧陸之筆不若山林皆吾之𦘕圗悦秦巴之

音不若禽鳥皆吾之筦絃子以心為物𭛠智為象

縁不知無塵塵桎梏扵一𡶶之玄也空花悮大夫

之梦庭柏証祖師之禪無一物之非我 其問諸

屏山之散仙

  琅山賦

   在楊州境俗謂之郎君山𡶶巒秀㧞頗似

   少

尾箕之精琳琅之英鍾竒孕秀琅山播形帝敇六

丁移来玉京六鰲背負三山蓬瀛崪𠔃直上劍㧞

峥嶸表𠔃獨立霜秋氣横骨非肉 𫝑敵天勍呀

然而門繚然而城其門伊何竅鑿巨靈隔山見山

蓊碧紛青素月夕唘白雲晝扄其下雷峡隐隐𡵓

𡵓石崖嵌空龍門天成孰 孰鑿不騫不騰飛泉

中来華擘河傾或遡而流或廻而泓下赴兩洪砯

轟雷霆百歩之外不聞人聲蕰蕰隆隆洞潭𥥆㝠

石席可據窪尊可銘浮雲悠悠千古此情其城伊

何繚以重峌叠嶂環抱中心砥平峨峩而仙岹岹

而亭有駢斯指有植斯屏摩雲障日韜河映星千

態萬状不可殚名李白杜陵巨然道寜九原骨醉

千日詎醒痩武𦘕隐老任墨卿一朝擲筆萬里𮪍

鯨崆峒九華天台四眀逈絶人境虗標仙經神州

粤區燕南福庭可杖可SKchar或仕或耕信宿陟䧏朝

昬送迎春山水流秋空月眀岩泉夜落松風晚清

㳺心太玄何慮何營

 華山懐古賦

有浮而清有濁而寜五岳奠形二華削成是其秉

金天之秀氣奄西土而作鎮包潼関以為門奄奠

乎東井鶉首之分岳之尊惟天之柱岳之作為世

霖雨岳之崇三峰如公阿衡周公承天之功厥掌

伊何兩分其山聖道通塞孟孫楊韓厥蓮伊何療

瘵蠲疴上醫醫國雷扁秦和其肅如霜其髙如秋

戚施伊優為天之羞若夫昔之𠩄謂具臣者都山

岳之𫞐𥨸雷雨之施壌開千里之尊秩視三公之

貴危不持而顛不扶則将焉用彼相矣且夫安昌

胡廣之保禄林甫盧𣏌之𥨸位其餘刀鋸之餘盖

亦未𠯁與議譬猶有干雲遏日之險而不能巳山

東之亂有擘山導河之力而不能障漁陽之𮪍也

向者嬴顛劉蹶天崩地坼九廟灰燼萬里喋血陳


吳一呼殽凾瓦裂莾卓盗國内訌外掣楊李擅權

幽陵竊發僖昭播𨗇朱李猖獗而是山也萃冦盗

之淵藪為豺狼之窟宅墜生𤫊扵𡍼炭𭔃性命于

鋒鏑與獸為群以巢為室以木為衣以橡為食身

為心𬽦形為影絶𢙣聞人聲愁見曰月何辜扵天


使至此極或曰子知其一未知其二向者子房運

籌霍光謨謀或啟其心或甚其謀祿産擅權扵吕

其劉我命平勃反正而旒二䜿嘯㓙既唐而周我

命五龍夹日而輈潼関之敗翳尚父是頼奉天之

逼惟西平之力奮然大臣力争而活國屹然如天

柱之承西極奈何以人事之一跌而為山林之責

有秦川胡老啟齒而咲曰日有中昃月有SKchar盈凡

一治一亂乃一昬一眀福生有基禍生有萌山有

朽壌故崩木有䖝故 生謂山盖髙浮雲翳之不

見其形謂心至靈有物蔽之不見其情夫𢙣直為

求䜛之媒喜譽為招倿之旌驕奢為重歛之階好

大為興戎之徴是以古之眀王棄是而不營扵以

忠直是旌抑䜛佞之萌土木不餙杜非議之徴平


刑息𡨚釋吁嗟之聲𠲒垢忍恥絶忿怒之兵夫然

故心定神休嗜慾不生禍亂不作而天下和平矣

故亡漢者漢也非莾卓也亂唐者唐也非安史也

使漢以秦為鍳自無兩京之亂使唐以漢為鍳又


安有蜀道之竄如何以一餉之樂而忘累世之患

也斯言懐古非止一時往者不可及来者猶可期

  攓蓬賦

釋世累而逺逰𠔃聊逍遥以徜徉行乎莾渺之野

𠔃厯榛蕪之蒼蒼攓髑髏以睨視𠔃嗟逰魂之何

方貴賤榮辱杳莫訊𠔃奚氏族之能詳豈結纓齒

劍以身殉難𠔃将嬰疾之適當寕正身守道𪫬宫

庭𠔃抑貪生狥欲以自𢦤以天地為衾枕𠔃豈必

厚蝼蟻而薄豺狼上無君長下無臣僕𠔃豈必賤

奴𨽾而尊侯王将蟲臂鼠肝無不可𠔃抑一氣頓

盡死灰之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萬物皆出入機𠔃其孰為之主張

聞風仙之髙論𠔃曰死生之未常噫造化之無窮

𠔃何大塊之茫茫千變萬化未始有極𠔃如宿債


之湏償老裁松而柤忍𠔃李探環而姓羊指後期


于源澤𠔃悮前生扵邪房曾易世而不知𠔃矧億


刼之能量厯萬世而一遇大聖𠔃然後知大夢之


何傷黄帝孔子不可問𠔃将質之扵玉皇溘哀風

予上征𠔃覲金闕而朝⿳宀羽尒 -- 𡪹陽紅雲蓊其嬰音𠔃聞

天語之琅琅曰道非有物𠔃物物以彰其上無始


𠔃其大無旁無汩而真𠔃道将汝昌吾以為道𠔃

𭔃浩刼扵延康聞至言而遂徂𠔃蹇予将造乎中

黄仍羽人扵丹丘𠔃留不死之異郷聆古先王之


髙風𠔃屹法海之津梁促千刼扵一念𠔃統萬有


扵毫⿱⺾⿰氵亾渉流沙而經西極𠔃尋白毫之相光曰五


藴非汝宅𠔃四大非汝床母棄溟勃𠔃認一浮嚢


𮗚恒河之不變𠔃知見性之不亡逮皮膚之脫落


𠔃露法身之堂堂根塵盡而性空𠔃冺知見而無


體常悮形骸之非我𠔃中有不化其存者長惟至


人之逹𮗚𠔃超宇宙而髙𩦪以隂陽為晝夜𠔃以

死生為康荘知身外之有身𠔃亦芒中之不芒混

墻壁與瓦礫𠔃遍法界而不蔵扵是體妙心玄辭

䘮慮 充以法喜之食薫以知見之香散以象外

說暢以聲前之章逍遥乎無為之業㳺𭟼乎𡨜

滅之塲普天壌以遐𮗚吾又安知大小之與彭殤

也亂曰是身虛空以為量𠔃堅固不壊如金剛𠔃

孰為夭夀孰否臧𠔃翠竹真如非青黄𠔃枯木龍

吟非宫啇𠔃眼如鼻口道乃将𠔃

  逰懸泉賦

庚午之𡻕九月旣望趙子與客逰扵承天之廢関

置酒乎妬女祠之側千山暮蒼素月如拭形與影

嬉谷響互荅一談一咲超然自淂既而嘆曰泉不


飛則無聲石不𮋹則無骨山以秋而殺痩境以夜


而増𡨜四者偹矣而無勝具以文之境雖竒而不


即扵是刳蛇腹之枝以為琴窽鳯膺之管以為笛


誦王摩詰韋蘇州之詩𠩄以侑此觴而永今夕少


焉動乎動息乎息鳴乎鳴嘿乎嘿入吾耳者瀏以


清厯乎目者森以屹金鼓半空聲在峡中道娘子

之関潘羙𠩄以下河東者耶旗幟盡㧞春染木末

突井陘之口韓信𠩄以破趙璧者耶迨而察之風


落山而泉鳴石也二客曰未也向者泉出祠下大


如車輪下赴絶澗懸流千尺殷晴空之雷霆飛炎


天之氷雪六年于兹而閟其澤子能酹而出之亦


一叚之竒突趙子曰泉有時而通亦有時而塞豈


我見聞有通有塞而此見聞復有何物鳩林道人


曰物我同源動静𦤺一反聞聞䖏聞𠩄不及無聞


之聞聞性不絶離見見䖏見亦不立無見之見見

亦不滅今子以耳聼聲未能眼䖏聞聲以眼𮗚色

能耳䖏𮗚色故一泉之見為之惑也歸語同僚


曰此殆維摩詰也𮗜而賦之但山髙水深風清月


  無盡蔵賦

出國門而南騖𠔃並瀘水以西馳枕房山之東麓


𠔃面萬頃之蒼陂得孤亭之爽塏𠔃納萬象而君


之月娟姢而照席𠔃風飄飄而吹衣悵今夕之何

夕𠔃得二友之追随扵是主詫客曰自有天地有


此江山如我與君與人往還向者與子仰㸔山俯

聽泉眀月侍右清風侍前侯何啻扵萬户買不費

扵一錢但恐造物者之恠多取不憂他人之我先

若乃秋方半夜既𡨜流光潑水素彩沉璧玉虬騰

舞金波的皪披蘭泛芷紛紅獵碧送漁舟扵天末

飄鄰笛扵日夕洗耳盪目清魂凉魄忽然不知風

乗我而我乗風客爲主而主爲客也且子以爲其

樂何如也雖然世有汚𨺚物有成毁向也蕪今也

芷向也亭今也圯何變化之無常而人事之不𠯁恃

也客曰自俗觀之有代有謝自道𮗚之無成無毁

君亦知夫物無常時無止乎自有𮗚成則有成自

未有觀成則成亦壊矣自今望昔則有昔以来望

今則今亦昔矣由是𮗚之方成方壊方生方死雖

然此猶有心扵去来現在也若其無心則無此矣

且夫水不與風期風来而水波山不與月期月照

而山白庸知夫性空真風性空真月是尚有極耶

然則聲塵有盡𠩄以聲聲者無盡也色塵有盡𠩄

以色色者無盡也主人喜曰今而後知乾坤一亭

萬物一蔵吾廬尚無恙也

  拙軒賦

宣撫移刺公築室扵私第榜之曰拙軒以告閑閑

居士曰余有拙病似愚而强矯矯亢亢踽踽凉凉

人皆喜圎已獨喜方将適東溟顧登太行将之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谷反走寒郷鬼咲揶揄人怒中傷神醫不能療蓍

察不能詳且子以為何如可愈而康也居士曰拙

者自拙吾不知其短巧者自巧吾不知其長或善

宦而九卿或白首而潜郎以俗觀之有窳有良以

道𮗚之孰否孰臧 榮枯扵瞬息等一夢扵黄粱

神龜曵尾大勝刳腸漢隂抱瓮焉知氵湯蜂以蜜

而割蚌以珠而𢦤錮桓山之石豈若鶉衣之負朝

陽憶上蔡之犬何如半裘之釣滄浪天道⿱⺾⿰氵亾茫何

有何亡老龜不爛禍延枯桑魯酒味薄邯郸𬒳

𠮷㓙無朕知不能量鄙夫自𥝠虱䖏裩襠逹人大

觀物我兩㤀縦心浩然與道翺翔言未旣公咲曰

余病良巳謝夫子之愈膏盲也

 逰西園賦

九日令辰衆賔皆醉趙子獨逰西園盖故𫟍同樂

之地扵時天髙氣清風物凄厲草緑惨以㫁蔓果


紅蔫而脫蒂若乃𦸼扃黼閣簷摧檻圯曲池荒而


飛螢灌木老而雊雉嗟物是而人非何昔榮而今

悴既而登髙⿳亠口⿱冖至 -- 臺俯清泚天落鏡中水㴠空際物無


倒影之心水無㴠空之意心與境忘境融神㑹先


生一笑而作渺歸鴻扵天外


  心静天地之鑑賦

塵静萬慮心㴠太空廓聖賢之鑑别際天地以融


通湛一意之虗凝不膠扵外極両間而照燭盡在

其中夫静為躁之君心者形之主無營則萬境俱

逹有蔽則纎毫莫覩鑑眀則塵垢不生心則喻如

心静則天地流通鑑斯有取若乃宇有㤗定神無

坐馳是非不得以塵累利害不能以物移眀則逺

矣鑑無近斯艮以止之鍵五基而不亂復其見也

洞萬象以無遺由是照燭無𭛌眇綿作 造化無

以遁其跡洪纎無以迯其景良由體道之冲宅心

以静何思何慮守一性之宫廷不将不迎納萬殊

之光景今夫五色亂目不見㤗華之形五音亂耳

不聞雷霆之聲我是以神宇定𠔃虗而不屈心源

㵸𠔃静之徐清天地不能外其照日月不𠯁况其

眀不然SKchar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著書云潜則神眀可測荘周抗

論謂虗則純白自生豈非心本一源事周萬變定

能慮則慮乃有得静而後應則應不能眩今也

守一真扵不動之宅閉六欲扵不関之鍵自然不

慮而知不窺而見夫智與故始符顔氏之齋知徳

與言終契孟軻之好辨既而觧物之懸淵之又淵

心虗則萬象皆靈欲冺則百感無朕可與逰扵太

始可以陶乎徳元可以盪吾神扵八荒之表可以

約吾身扵一掬之前滌玄覧扵心地開虗眀扵性

天故得其粗則可以窮事物形名之理得其精亦

有以識道徳性命之𫝊矣夫然物来自能順受事

至不為束纒彂為用智之權救測扵未形作研㡬

之妙見𠮷扵𠩄先別有不定不亂而心恒如不皦

不昧而用自在以虗為有對也致虗極則無其對

以静為有待也守静則絶其待功之化機之純及

其至也𡨜然不𠯁以名之超入圎通之至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