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卷第十一
金 趙秉文 撰 景湘潭袁氏藏汲古閣鈔本
卷第十二

閑閑老人㵚水文集卷 --卷(⿵龹⿱一龴)第十一

 碑文

  梁公墓銘

大定中朝廷清眀四夷賔服上方儲思於穆清講

眀乎蒐狩之制車駕頻年幸金蓮川公以薛王府

⿰扌⿱彐𧰨 -- 掾⿰扌⿱𠂉几 -- 抗章論列以為其地在重山之𡷨積隂之𠩄春

燠不毛夏暑仍纊殆非𠩄以頥飬聖躬也况蕃部

野心難制萬𮪍撤烈信宿可到萬一觧嚴之際奔

突而前卒何以禦至引梁武招納叛亾以為先事

之戒言奏搢紳危之

上曰此愛我也庸何傷詔為止行自是名聞天下

家置一通言正人必曰梁公矣其後公在陕西上

平賦書累數千言其大畧言大定四年行通檢法

是時河南陕西徐海以南屢經兵革人稀地廣蒿

莱滿野則物力少稅賦輕此古𠩄謂寛郷也中都

河北河東山東久𬒳撫寕人稠地窄寸土悉墾則

物力多稅賦重此古𠩄謂狭郷也寛狭郷之地至

有水陸肥瘠等物力相懸不啻數十倍後雖三

經通檢並依舊額臣𢙢瓶罍之詩不獨譏扵古矣

書奏

上深嘉歎命蔵有司将用之𥘉公言蕃部叛服不

常其後果爾及平賦之令未下而宋賊繹騷SKchar

者病焉識者服其有先見之眀𥨸嘗謂士之出䖏

惟𮗚立朝大莭其它可畧也如公以外官散地已

能建白如此使之居侍従之列必有大過人者此

予𠩄以愧公而不愧也公諱㐮字公贊絳州正平

人第進士仕至保大軍莭度使云銘曰

   於皇世宗   百度惟貞   世平講武

   駕言凉𡷨   言言梁公   獨以諫鳴

   儆戒無虞   屢省乃成   謂天盖髙

   胡動以誠   帝曰愛我   詔尼其行

   薄海内外   聞公直聲   匪惟公直

   由天子眀   平賦一書   時其重䡖

   世有主父   不孤賈生   沈史飫經

   褰華摘英   浩浩而博   㴠㴠而渟

   小試𠩄長   風馳霆驚   名聞天朝

  不登公卿  惟皇好直  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寵榮

  尚詒来者  視予此銘

  郭公碣銘

君諱某字某某郡人宋宣和中族子以髙貲聞欲

因𫞐要以貴公公曰請托公行晉𠩄以亡也此言

何為至扵我哉未㡬宋果亂

皇朝第進士仕至某以某年卒嘗試論之人之夀

夭窮逹係扵天而其子孫之賢不肖與其卋數之

逺近則係乎其人𠩄積之有厚薄予扵見聞間以

隂徳有後者得三人焉若王寳父守洛有徳扵洛

人而以横逆𬒳禍其子學士君彦潛以進士甲科

文學名扵卋賈廸功稱爲遺直而子户部尚書執

剛以政事聞扵時君以慈仁孝友䡖財樂施位不

滿徳而轉運使公富貴而好徳康寜而夀考以忠

果强敏聞扵天下天之報施善人果何如也乃爲

之銘銘曰

  不能銳 是以鈍不扵試 以昌其世世

  崔公墓銘

君諱憲字子真涿郡良郷人卋系載先塋幢事業

載壙銘先生賦中庸之正性抱醇懿之休徳不沽

激以忤物不苟合以趋時淹貫六籍兼綜群藝循

循焉彬彬焉善誘善導可謂㳤人君子者矣故能

學為人師行為卋表慈祥孝友篤宻愷悌人無得

而稱焉然天下學士大夫言善人必曰子真云其

醇而不耀陳仲弓黄𠦑度之流乎無何禀命不融

大定二十九年䘚扵官春秋五十有二官止于

孝義縣丞嗚呼惜哉先生一苐進士甲選以誤黜

再上𣸪中乙選文材之邵猶以行掩之也與同邑

劉器博翟瑜以道義相友善門人前左司郎中劉

昻等僉以有道無命各有譔述勒銘斯表用旌不

朽銘曰

  元氣氤氲  降為仁人   含和韞真

  不淄不磷  介然而石  温然而春

  聲温天下  禄𦂯及身  青雲諸生

  滿其後塵  勒銘貞石  垂聲不冺

  姬平𠦑墓表

㤗和八年冬十有一月丙辰⿱股皿 -- 盤安軍莭度副使姬

公平𠦑以疾䘚扵㤗州官署之正寝何以書皇朝

忠清行義之臣也盡瘁王事故書爵曰字貴之也

禮男子不死扵婦人之手卒扵寝正也今

天子嗣位首詔公赴闕将用矣而公已殁隐之深

故謹而日之也退而𡘜𡘜而誄曰梁木其摧乎正

人其萎乎㣲夫子吾誰歸乎自孔孟之殁㡬二千

年士大夫以種學績文爲進取之計幹辨者稱良

吏趨時者爲通賢而不知治心飬𪫬之術間有眀

仁義之寔以通經學古為髙救時行道為賢者必

恠怒罵笑以為狂愚卋之知平𠦑者見其卓絶之

行忠義之莭臨窮逹䖏禍福無愧扵古君子或以

為勉强自苦或以為蔽窒不通孰知平𠦑之賢凡

以知道故也丗人之𠩄以不食酖毒者以其殺人

孰知酒色之害烈扵酖毒而不知避知之不審耳

生固吾𠩄欲有甚扵生者理義是也死固吾𠩄𢙣

有重扵死者䘮其夲心也大哉心乎脩之可以為

哲飬之可以塞天地人知飬其身而不知飬其

心亦惑矣公嘗語人曰凡聲色𫝑利之属皆客

氣也人能無以客氣害其良心斯㡬矣故余以爲

知道公之鼻祖因官受氏奕卋載徳不忝前人𢧐

國齊大夫樓漢南陽太守資唐宰相椘客之耳孫

宋諌議度大理丞若谷之雲来䖏士尚賢之玄寳

臣之曾公夀之仍傑之子也避簡肅皇帝廟諱改

氏曰姬汝陽人諱端修字伯正一字正𠦑與人交

怡聲下氣恂恂若無能至臨大事遇大患雖頽嵩

岱不吾𡒦也此一反生平不喜讀佛道書拳拳如

奉戒律寡言笑不飲酒屏絶聲色年四十餘䘮其

配遂不𣸪娶終身不蓄媵妾此二反家素殷羡未

甞有綺繡之奉鐘𪔂之食視一物若靳惜至田宅

之劵盡推以與其姪軰而弗子曰吾先兄之𠩄積

也此三反甞語人曰吾有三反一第不𠯁道既第

必樹名莭年六十必致仕人始未之信既而中大

定二十五年進士第調唐州司𠉀太守子不法攝

置扵獄守怒不為屈改鞏州通西㑹以亷外同州

判官𨗇洪洞令𥙷尚書省椽以稱職擢監察御史

首弹張復亨寸勝徳小人也朝廷以小人居諌職

可乎又與拾遺張嘉貞奔赱權貴皆不宜進用又

言樞宻大軍至盧車河敵𫝑窮蹵不即勦絶至有

臨潢之敗其餘将帥 非其人因薦同判樞宻完

顔老同知臨潢紇石烈按出乕等沉勇有謀可任

方面知濟南府張萬公北京㽜守完顔承暉户部

尚書范楫秉志公方可任廊廟其後凡三上書皆

言善善必當用𢙣𢙣必當去在㫁之不疑耳

上問其状曰⿳亠口⿱冖至 -- 臺官近日言𣸪亨承暉尚未行也

上亮其直然奸人自是側目矣竟為有司傅致其

上特宥之改太學博士未㡬黜為彰徳府判官秩

滿除大理司直轉寺丞

上召見宣諭偹至㑹命省讀應詔陳言文字得唐

括合逹一書上之曰時政得失盡扵此矣其造次

不忘悟君如此是時輦轂不雨久係𡨚獄議坐主

者罪反為𠩄擠奪一官歳餘授知盤安軍莭度副

使俄䂓措東北路軍儲臨終嘆曰天不假我數

夀以畢幅巾之願耶享年五十有九配陳氏二子

𢘅應公仕

章宗朝不爲不知遇賴聖㤙全宥亦衆矣其卒𦵏

月日攀龍髯以遡箕尾似非偶然者而道終不克

大施扵天下既而身愈斥志愈不衰名愈重天下

識與不識言正人必曰平𠦑公常奏對以君子小

人爲言

上遣近侍局使李仁惠問小人爲誰以仁恵對

上聞之愕然及公殁而仁𠅤敗天下哀其忠云復

繫之詞曰

  剛爲天徳   無是餒焉   物或蔽之

  人而不天   復情扵性   守動以静

  不戒而剛   無欲以正    惟伯正父

  學先致知   非苟知之   亦信蹈之

  公村小試   于憲于丞    羣瘖側耳

  丹丘鳯鳴   𭠘膠于河   㡬何能

  砥柱矻然    頽波不驚   公命不延

  不登柱石   公在廊廟   孰爲蟊賊

  公能抵之  不能巳之  嗚呼九原

  愛莫𧺫之   交交黄鳥  爰止于𣗥

  天不㥿遺  哀何有極  老聃言夀

  死而不亡  一時之促   萬卋之長

  汝山蒼蒼  汝水逶遲  公今不死

  公墓有碑

  遺安先生言行碣

先生姓王氏諱磵字逸賓其先臨洺人先生寔生

扵汴梁甞以洺川自稱不忘本也自幼頴悟絶群

外䪻如也𥘉學詩扵伯父震落筆驚人震自以為

不及未㡬詩名大振加之孝扵親友扵弟誠扵人

篤扵巳逺近論大行必曰王逸賔矣𥘉孟公宗獻

友之馮公璧𠦑獻趙公渢文孺皆師尊之先生天

性謙至待之反若居巳上及數公相継魁天下直

玉堂然後先生之道益尊名益重朝賢兩薦眀徳

先生以書抵故人之位清要者苦以親老為辭議

遂止眀昌末

聖天子詔舉徳行才能之士郷人𦒿徳諸生五百

餘人薦先生孝義忠信文章為卋師表朝廷以素

知名特賜同進士授亳州鹿邑主簿先生年㡬七

十矣以目苦昏暗即日移文有司以老疾乞致仕

朝廷猶以半俸優之首葺先塋次以分恵親舊計

月而盡㤗和三年八月二十有七日以疾终扵家

臨終神色不變戒其子棺周扵身𠯁矣語畢而逝

𦵏扵祥符縣魏陵郷蕭氏之園先生教人先行後

文與人交終始不易居䘮齋𬞞衰服不去身三年

與二弟同居終身無間言平居循循醇謹視若無

能爲至不義矯如也其詩冲淡簡㓗似韋蘇嘲𭟼

風月一言不及也𠩄與㳺皆卋知名士若文商伯

𧺫張公藥元石及其子𮗚彦國王𤥨景文師拓無

忌酈𫞐元輿髙公振特夫王卋賞彦功王伯温和

父左容無擇㳺道人宗之路鐸宣𠦑右丞唐括文

正公鎮南都以禮致之不能屈及與貧士談饑坐

終日不知誰爲主誰爲客也嘗冬日詣一親知家

㑹坐客滿主人貧寠爲代給𠩄湏坐客疑其寒色

物色𠩄得乃典錦衣以贈也䘮其母郷隣或賻以

布帛拜而受之異日𣸪歸其人曰吾親安吾貧義

不可受也其亷介𩔖此其真純之徳卓絶之才淵

深之學亷正之⿰扌𠫵 -- 𢮥黄𠦑度陶淵眀元紫芝司空表

聖之徒歟以秉文眀昌間轉河南轉運幕過相謁

坡軒居士𮠑元輿居士曰君知王逸賓乎斯人當

今顔子也君不可不掃門求見之既見曰酈公知

人矣自是之後虚徃寔歸及其重来墓木已拱嗚

呼使子云見之不當絶嘆扵李仲元蘇元眀見之

不當見稱扵元子不意千古之下復有斯人乃伐

石樹碣用旌不朽扵是為之銘銘曰

  居今而行古身晦而名章不獨以詩昌

 猗

  東眀令王君雞澤尉楊君死莭銘

貞祐元年秋九月北兵至河朔東眀令王毅之剛

雞澤尉楊君過𠦑黨死之詔褒贈有差甞謂士大

夫髙爵厚禄平居左䋲右凖以功名自許一旦仗

莭死義顧出扵簿領之卑彼區區一令尉乃能

立如此庸詎知名為主知寵光身後也哉誠義激

扵中不忍偷一巳之安而 百姓之患非剛眀者

其孰能之乎銘曰

  𫟪臣失機  竟速抵巇   来亦不麾

  去亦不追  坐視穴陴  反棄其師

  令尉之卑  而能死之噫

  張文正公碑

貞祐三年冬十二月十六日翰林學士承㫖張公

以疾薨扵正寝訃聞

上為輟朝命勅𥙊勅𦵏贈金紫光祿大夫謚曰文

正前代謚文正者不過三數人夲朝惟唐括丞相

與公二人而已嗚呼亦可謂榮矣𥘉眀昌㤗和間

眀天子勵精政事脩餙治具典章文物髙出近古

公之父清獻公任奉常春官朝廷典憲皆其討定

修國朝儀禮完然為一代法其後公⿰糹⿱𢆶匹 -- 繼之前後垂

三十年凡朝廷有大制度大典冊大號令至扵紀

卋宗 顯宗 章宗三朝之宏休偉烈未甞不經

公之手𥘉宋人㓂邉南鄙用兵書詔旁午公獨任

其責沛然有餘朝廷以平章政事僕散揆軍囬石

副元帥完顔𬻻等圍㐮陽又賊帥丘崈遣人告和

或議乞以㤙㫖許将士囘俘掠公言君人者與為

将帥不同君道以仁義為主吊民伐罪而已将在

閫外𫞐其事宜可也借如軍士應湏俘略與出其

自上不若出扵帥臣之為愈也其論㐮陽可攻圍

與否及欲分淮南之半為界公言向者大舉夲朝

平蕩江漢今平章軍囘𥨸意在彼事𫝑或有未得

如吾意者但随𠩄得郡縣撫而有之彼必以我圗

久駐之計方事進取震懾畏亡求成不暇矣不必

以淮南逺近為㫁其後張巖書来以朝廷𠩄湏五

事但欲量增𡻕幣歸泗洲俘略朝議以面奉聖㫖

必以割地稱臣使得贖罪為辭公又言有司之事

 可擬議至扵聖訓理難中止大定𥘉盖度偽宋

能遵禀故令帥府開示聖訓報諭今既聖度包

荒𥨸恐宋人以要約重難怠扵求請不若使其易

従然後示之聖訓重以生𤫊之故曲從来請庶㡬

兵革早息其後以𠦑易伯重增𡻕幣凾賊臣之首

獻犒軍之賞公在翰苑籌畫為多南𫟪底定固賴

眀天子與大臣協謀盖亦有内相之助焉𥘉清獻

公由禮部郎中出守林棣代為郎中及以尚書𨗇

亞相公𣸪為侍郎及清獻公致政之後公又有御

史之拜衣冠𫝊為榮事故其誥命有鄭之桓公代

為周司徒韋之賢成⿰糹⿱𢆶匹 -- 繼作漢丞相之語公之 朝

廷以公家傳禮學𣸪命其弟行信為禮部尚書自

非學問該博議論篤正而濟之以深醇之行勤敏

⿰扌𠫵 -- 𢮥何以有此公諱行簡字敬甫莒州日照人祖

莘卿以醇儒碩學顯名當卋仕至鎮西軍莭度副

使父暐經眀行修甞任御史大夫公大定十九年

擢詞賦進士第一時年二十四云云公性純厚端

慤謹慎周宻口無擇言而為善不近名修道不求

容惟以公勤忠直自結人主之知是以厯仕累朝

俱䝉寵遇平生少交逰寡言𥬇甞以謙敬自持待

人以誠而與物無忤故薨之日朝士大夫𡘜之哀

焉曰卋不𣸪有斯人也云云其家風醇謹則似萬

石君通逹典故似虞祕書經學論議似陸宣公詔

誥典冊似李賛皇人得其一已獨⿰𭥯犬餘不㡬扵全

乎銘曰

  天地元醇   降爲仁人   含和醖真

  不淄不磷   行爲丗表   文演帝綸

  家𫝊禮樂   載筆終身   敢有二事

  墜其清芬   歴事四朝   寵數益新

  何以致之   惟敬與勤   緇衣美鄭

  徳星聚陳   顧後絶配   瞻前無隣

  惟清獻公   如萬石君    𡻕時問勞

  寝膳以聞   慶建白首   朝服事親

  眀星忽逝  孤月獨晨  永懐道陵

  𪔂湖上賔  金鑾舊梦  玉樓斯文

  忠厚之氣  歿為眀神  公薨汴陽

  而𦵏南原  過者必式  惟文正之

  墳

  任子山壙銘

予甞恠太史公𫝊扁鵲倉公行事并載其治法之

詳如此而王公大夫功業無聞者畧而不及一言

何也既而嘆曰此後卋作史冗長無法徒為紛紛

而太史之書言簡而事核獨為良史之法者也有

一人之人有百 千萬之一人有百卋一人有千

萬世之一人之二人亘千百卋千萬人之一人者

非耶可以其方技使無聞也哉漢書不𫝊張仲景

唐書不𫝊王砅識者尚有遺恨其偶遺之耶抑削

而不録之𫆀賴其遺書𫝊扵後丗使其書併亾則

治人之功無乃闕乎此予𠩄以銘公而不辭也公

履貞子山其字也以醫聞許州長葛人銘曰

  不緇而僧  不官而儒  顧以醫鳴

  不求嬴餘  其四休居士之徒歟

  翰林學士承㫖文獻黨公碑

先秦古文篆籕淳古簡嚴後卋邈乎不可及已漢

之文章温醇深厚如折枯繇以為眀堂之楹駕騄

駬以遵五逹之衢不憂傾覆使人暁然知治道之

歸韓文公之文汪洋大肆如長江大河渾浩運轉

不見涯涘使人愕然不敢睨視歐陽公之文如春

風和氣皷舞動盪了無痕迹使讀之亹亹不厭凡

此皆文章之正也至扵書亦然秦相李監之篆

魏之八分虞禇魯公之楷見者莫不歛祍而敬其

下作者如零珠片王非無可喜要非書法之正也

夲朝百餘年間以文章見稱者皇統間宇文公大

定間無可蔡公眀昌間則党公扵時趙黄山王黄

華俱以詩翰名丗至論得古文之正脉者獨以公

為稱首公諱懐英字卋傑㤗安州奉符人十一卋

祖宋太尉進公少頴悟曰誦千餘言及壮以文名

天下取東府魁大定十年中進士優等調城陽軍

事判官𨗇汝隂令十八年充史舘編修應奉翰林

文字翰林修撰翰林待制眀昌元年𨗇直學士六

年預修

世宗實録及遼史改翰林學士承安二年出知兖

州㤗定軍莭度使為政寛簡不嚴而人自服化三

年入為翰林學士承㫖致仕大安二年九月以夀

終享年七十有八是夕有大星隕扵家居之階上

衆視之公已逝矣官至中大夫公性寛和容衆犯

而不校未第時樂山水不以卋務嬰懐簞瓢屢空

晏如也夫人石氏徂徕先生之後亦能安貧守分

母始娠夢唐道士吳筠来託宿既而公始生及長

儀𮗚偉異若仙然其文章字畫盖天𪫬儒道釋諸

子百家之說乃至圗緯篆籕之學無不淹貫文似

歐陽公不為尖新竒險之語詩似陶謝奄有魏晉

篆籕入神李陽冰之後一人而巳嘗謂唐人韓蔡

不通字學八分自篆籕中来故公書上軋鍾蔡其

下不論也小楷如虞禇亦當為中朝第一書法以魯

公為正栁誠懸以下不論也古人名一藝公獨兼

之可謂全矣銘曰

 文章非能為之為工乃不能不為之為工也

  非要之必竒要之不得不然之為竒也譬如

  山水之状烟雲之姿風皷石⿲氵身攵然後千變萬

  化不可端倪此先生之文與先生之詩也至

  扵篆籕之妙後數百歳𣸪有一陽氷則不可

 知後數百歳無復一陽氷則書止扵斯噫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卷 --卷(⿵龹⿱一龴)第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