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一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卷第十二
金 趙秉文 撰 景湘潭袁氏藏汲古閣鈔本
卷第十三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卷 --卷(⿵龹⿱一龴)第十二

 碑文

  史少中碑

始余聞季宏父名于相知間行髙而學愽能文翰

善談論下至博奕亦絶人逺甚及来京師始識之

温厚謙冲殆過𠩄聞其問學愈叩而愈無窮與人

交愈乆而愈不厭自趙黄山王黄華諸公皆屈已

尊禮之又與其婿陕西東路轉運使龎鑄才郷有

氷玉之譽觀其為人與所交㳺其家世可知矣季

宏又嘗語其兄雋能詩洎山東詩人王頥飬道爲

唱和友獨恨晚生不及陪奉其先大夫杖屦意必

有名儒鉅公𤼵其事業苐未之見也一日季宏悵

然曰先大夫之才之行不减古人郷先生張晦嘗

志其墓矣崇慶二年公奕任太常丞命子壻龎鑄

状其行求翰林學士承㫖前禮部尚書張文正公

爲之碑文未成秋八月公奕改簽山東東路按察

司事無何中原受兵大河之北莾爲盗區鑾輿廵

幸陪都百官奔走扈從旣而文正公洎龎鑄相次

下世求遺文于其家俱無有也公弈亦遭益都之

䘮亂孑身渡河生平𠩄藏書掃地無餘公奕不幸

早世族中老人又皆物故是以無䏻道先君行事

者姑以舊聞粗記竹一恐遂冺㓕無傳惟是窀穸

之事𠩄以托不朽者惟子是在敢以為請某與季

宏同寮也其敢以不敏辭謹次而銘之公史氏諱

良臣字舜卿其先洛陽人石晋鄭王之後曽祖大

臨祖士元皆隠徳不仕父淵徙大名郷人稱善人

力教公讀書後以公貴贈儒林郎母太夫人蔣

魏之甲族也儒林君旣殁躬教以義方公亦卓然

自立文學冨瞻大名李釡名臣之舊舘置公于門

下年二十四登宣和六年苐調主成安簿俄丁太

夫人憂哀毁過禮㑹宋㓕皇朝撫定河朔安撫司

辟舉監北京内東倉迁兾州南宫令涇州𮗚察推

官徳順州節度判官後歴清豊濮陽大名三縣令

耀州三白渠䂓措以長子公雋之亡也尋醫東歸

世宗即位復為南樂平隂二縣令潞州𮗚察判官

年六十九卒于官大定八年八月也先娶大名俞

氏一男曰公雋妙齡秀𤼵有聲塲屋間詩筆妙絶

年二十八無禄早世再娶徳順毛氏親衛大夫惠

州團練使緯之女賢而有家法二男公彪公奕四

女適毛瑊賈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任祚梁僎公彪武莭将軍洪上埽

廵河公奕大中大夫翰林修撰公在新安時李成

帥河南豪縦不法上下莫敢忤其意一日人持府

檄及嚢封至縣封有河南印章及成手迹曰府主

湏金如嚢封之重縣吏股栗惟命是從公獨笑之

命啓其封吏皆叩頭曰事若寔則吏死無為白公

卒令開之果盡石也其詐乃得居平隂日縣豪民

土八十者持吏短長為一邑之害小不如意隂以

法中之縣官熟視不敢誰何公至召之庭中訓以

義理遂感泣改節卒為善人晚莭居潞州上黨一

愚民以財雄一方率数村之民九十人迎西齊王

以賽秋社儀衛之物頗僣制度利其財者搆成其

罪縣獄具聞于州州将亦武弁有覬覦之心欲盡

誅之公獨慷慨别白其事州将不能奪竟全千人

之命公仕宦四十餘年陸沉下僚心安氣和無不

遇之嘆及其亡也夫人毛氏䕶䘮歸𦵏于大名縣

先塋之側禮也累官至中散大夫以子貴贈少中

大夫開國伯在郷里顏色怡然似不能言者及臨

事毅然有執其孝友之誠盖天性然自太夫人之

亡家有二寡姊事之如母其月入之廪盡以二姊

主之夫人不與也與二兄居聚族三百指衣食之

如一其用廕也先其姪公眀其仁于親族乃如此

是冝銘銘曰

  沇之水出為濟經濁河不變其泚公之仕當

  宋之季流離亂朝清而不滓如卓宻縣遇建

  武則起名聞天下乃一令耳才徳如彼位止

  如此不亡者存必在其子孫

  張左丞碑

大定眀昌間朝廷清眀天下無事上方留意稽古

禮文之事于是御史大夫清獻張公𨤲正國朝儀

禮成一代大典潤色太平皇矣唐矣然猶削牘大

小九十餘奏若諫田獵廵幸節財用慎法令眀徳

運之非古辨正統之無定議提刑不可罷者三章

救監察SKchar端修不可治罪者累奏其餘隨事証諌

殆無虗日其言眀且清正而通雖魏鄭公展盡底

藴陸宣公不負𠩄學未能逺過也其長子翰林學

士承㫖文正以髙文大冊佑佐

章宗㤗和南征書詔旁午獨當大半以至凾賊臣

之首獻犒軍之賞量増𡻕幣易叔以伯雖聖謀經

畧授之成𥮅盖亦有内相之助焉公其仲子也崇

慶二年公任諌議東海昬将復召用胡沙虎𠫵議

軍事公奏言胡沙虎爲人逺近之人盡知之前知

大興府事專任私意枉害良民蔑視省部以示强

梁媚結近習以固稱譽及爲山西将帥持師無律

民数𬒳害徒能取蔚州官帑殺涞水縣令而巳一

朝遇敵引數十𮪍先遁朝廷踰年廢而不用衆庶

莫不喜悦今若復用惟恐蠧國害民更甚前日一

将之用安危繫焉既寝而不用矣至寕元年夏六

月公又奏言朝廷欲起舊臣俾爲元帥請以近事

眀之内刺之爲晉守裊刺之爲元帥非不老且舊

也而不能全遼東之敗一文士一賊而能保山

西于屢𢧐人材能否不問新舊眀矣譬之治病一

醫不効必更求醫多方療之今正用前日之敗将

禦前日之勍敵求其成功亦難矣且胡沙虎為人

殘忌其相貌凶悖利害之機况有大于此者書奏

不從至八月二十四日胡沙虎以兵圍宫禁果有

弑逆之禍信哉不眀乎春秋之義者前有䜛而不

見後有賊而不知春秋書翬帥師削其公子以不

義强君着履霜之漸是以及鐘巫之禍也胡沙虎

䟦扈專制盖有漸矣哀哉然而知之非難言之難

言之非難聽之又其難也言之于未然之前則不

信言之于已然之後則無及此天下𠩄以多公先

見之眀而公亦不忍天下之𬒳其禍也及至乎

宣宗即位公又首奏言乞正賞刑以順人心乃者

群臣言東海侯不當立鄯陽石古乃死之非義此

誠有違經㫖不合人心春秋之法國君雖立不以

正但甞與隣國㑹盟列為諸侯𠩄以正君臣之分

也東海在位六年矣為臣子者豈容他議胡沙虎

躬行弑逆當此之時鄯陽石古乃領歩兵五百赴

援力𢧐而死忠義顯然今反以為邪黨恐非公議

冝先褒顯SKchar贈官爵以𭄿忠義此賞之𠩄冝先也

胡沙虎雖有援立之功然聚兵專命侵奪主威皆

非人臣𠩄為况以臣弑君不可以訓昔宋徐羡之

傅亮弑营陽王立文帝文帝下詔𭧂羡之䓁罪誅

之以迎奉之誠免其妻子徙之建安今胡沙虎雖

死罪名未正冝令有司𭧂其罪𢙣除名削爵藉没

家産雖妻子合縁坐乞依宋文故事免其妻子徙

之逺方此刑之不可不正也

上以方安反側未遑也事雖未行公之𠩄言正也

春秋魯隐公不書即位挕也及其薨不書𦵏君弑

而臣不討以為無臣子正其罪可也桓公殺公子

紏召忽死之孔子不以加貶况即位踰年得成為

君者乎死之冝矣𫝊曰公家之利知無不為忠也

送往事居耦俱無猜貞也公知無不言可不謂忠

乎引經據正可不謂貞乎此予𠩄以銘公而不愧

也公諱某字信夫莒州日照人世業載清獻公文

正公碑苐進士公之任諫諍也

宣宗命尚書省集百官議衛紹王名稱先是胡沙

虎謗于廟堂冝降爲庶人公與兄行簡引昌邑海

西故事冝降爲王胡沙虎啣之不屑也又劾内族

訛可以軍敗乞問状及𥙷外引見言左𠫵政奥屯

牙哥餙詐不忠臨事惨刻党胡沙虎乞賜罷其在

涇也上封事言賊犯鎮戎女魯𭭕怯敵不救朝廷

遣使臣賞邉功多受銀馬饋遺非朝廷体舉鄜帥

合荅可任大帥自是𫞐貴側目矣其餘隨事証救

多此之𩔗𥘉公𠫵大政也適髙琪𭣄權醜正𢙣不

附已者衣冠之士動遭窘辱公引太平舊制力抵

其非及其大定𠡠㫖省⿰扌⿱彐𧰨 -- 掾等不得𠫵注吏員上為

動容㑹同列激之由是𥙷外任及

上即位馹召𧺫授尚書左丞首言

先帝𥘉即位詔天下刑不上大夫治以亷恥丞相

髙琪奏定職官犯罪的决百餘條乞依舊制咸謂

公首蒙

聖主擢用雖有㫖建眀多不契上㫖何也𥨸謂此

乃吾君之𠩄以聖人也昔漢眀帝聽㫁精眀而章

帝濟以寛厚眀帝不失為眀君而章帝亦稱至孝

其與霍光之輔昭帝相去逺矣方西北鄙用兵髙

琪奏行一切之政𫞐也及于

聖主即位公奏罷之冝矣然宰相藏諸用使斯人

由而不知而吾君亦昭昭然務為新政以𮗚人耳

目哉

聖主之徳天也天何言㦲伏𮗚

聖主即位以来未甞命一詔獄辱一朝士則公之

𠩄奏巳畧施行矣何更為哉既謝事與今致政左

丞侯公日以棊酒自適然憂國之心時形于辭色

正大八年二月八日薨享年六十有九是月𦵏

于開封縣仁夀鄉西原夫人劉氏封郡公夫人先

公卒子節筦箸仕筴未仕俱早卒箬前尚書省⿰扌⿱彐𧰨 -- 掾

小徳尚㓜女長適李肯搆早卒次適襲封衍聖公

孔元措次適白水令敬鉉孫仁達仁荣仁表公性

純正無城府每奏事

上前旁人為動色公處之坦如也𥘉逰嵩少目之

曰吾意欲主此山果終于此異哉公三轉運按察

使歴戸禮部貳刺開通鎮涇邠鄜𠩄至有聲不書

姑録其立朝大莭亦不能殚也銘曰

  楊踵賜彪 石傳建慶 奕世載徳

  維公景行 何以治身 曰誠與敬

  何以事君 曰忠與正 進退由義

  得失委命 公自筮仕 勇于敢為

  利害必聞 夷險不辭 上前論事

  洞逹無疑 𮗚者縮項 公獨色怡

  王氏世權 祿山逆相 公折其⿱⺾眀

  九齡劉向 孫弘餙詐 梁兾䟦扈

  公斥其非 汲黯李固 徐傅既誅

  廵逺未旌 公于此時 請正賞刑

  身雖在外 心在帝室 惓惓納忠

  以𬻻時失 帝曰疇咨 汝復相予

  君房入相 奏寛大書 懸車告老

  隻童匹馬 二老相従 緑野林下

  一日不見 死生遂分 壁水眀月

  嵩山白雲 神耶仙耶 則不可知

  有不没者 視予此碑

  故葉令劉君遺愛碑

吾友翰林修撰王君從之有言君子有恵政而無

異政史𫝊循吏而不𫝊能吏吾甞誦之云耳如吾

葉令劉君既有恵政又有才幹稱可不謂全乎君

諱從益字雲卿蔚之渾源人南山翁之胄也苐進

士任監察御史曰知無不言與當途者辨曲直以

罪去

天子怜其才起為葉令下車修學講義𮋹善抑𢙣

一之日勵而教之二之日恵而安之奸吏𢙣少望

風革面君曰未也事有大于此者葉邑也路當

要衝𡻕入七萬餘石自擾攘之後戸减三之一田

不毛者千七百頃而賦仍舊可乎請于大司農减

二萬石民頼以濟流民自歸者數千未幾𬒳召百

姓詣省請留不果授應奉翰林文字踰月以疾卒

遺民聞之以端午罷酒樂設為位而哭越眀年使

李道人来乞銘嗚呼非君之才之羙之恵SKchar能使

民既去而挽留既殁而不忘継之以泣也哉乃為

詞以招之命曰悼騷以慰父老之思其詞曰

 皇天賦予(⿱艹石)人兮鍾南山之粹靈紛吾既有

  此淑質兮又申之以修能擷六藝之英華兮

  襲六桂之芳馨峩予冠之豸如兮胡獨罹此

 謫也飛予舄之鳬如兮胡遽去此邑也蘭秀

  而摧兮玉貞而折也猗才之富兮胡夀之嗇

  也噫嘻将𮪍箕尾上比列星乎抑乗白鶴下

 顧遺民乎将為景星鳯凰以瑞斯世乎抑為

 祥風甘雨以濟斯人乎維此葉邑君之桐郷

  魂兮歸来無去故郷些

 復銘其墓曰

  維南山翁之曽孫以剛直聞百未一見槁死

  空坟二子邪既秀而文将大其門耶噫

  廣平郡王完顔公碑

太古之氣鍾長白山鴻論幽紛為聖為賢藴藴隆

𨺚儲為皇風權輿帝坟自我聖朝始制文字以代

刻木之政伏羲氏𠩄以造書契立人極也厥亦惟

我世祖肇基王迹

太祖太宗肅将天威爕伐遼宋用集大命於軒轅

氏𠩄以開帝圗也天降時雨山川出雲天佑大邦

是生賢佐故其人物沉勇剛决光明魁傑勘功帝

藉圗形麟閣者不可勝紀其在

熈宗時則有若遼王以至公定冊周公所以相成

王也其在

世宗 章宗時則有若淄王正色立朝有霍光擁

昭立宣之功焉忠義自将代不乏人誰其継之則

我廣平郡王其人矣真祐二年王以都元帥行省

事于中都左丞⿰扌⿱彐𧰨 -- 掾多副之委以軍事王鎮以徳量

縂大綱而已旣而援兵不至粮運既竭慨然約彖

多以同死社稷而彖多有異議𥨸欲委城而南王

面責之愧汗浃背經歴官完顔師姑左丞腹心也

数其罪立斬之即起謁家廟召左右司郎中趙思

文曰事势至此吾何面目以見主上惟有一死以

報社稷授知𬋩差除師安石遺奏一通歸逹朝廷

遂與左右引飲神色自若頃之飲藥而死嗚呼臨

大節而不可奪不濟則⿰糹⿱𢆶匹 -- 繼之以死古之所謂大臣

者歟王諱承暉字淮眀其先出自

景祖之裔祖鄆王八合父鄭家從海陵南征死之王

性純一既長志在行其𠩄學

世宗朝仕近侍局直長諫幸老麋獵非其地巳而

果然

上悔之

章宗朝𨗇近侍局使隆慶宫妹夫吾藍也得罪先

上夜召之時宫門巳閉王不受詔

上嘉納之興陵復土幄次還嘗寝王秦宫濫可出

則出之以逺嫌盖意有所在也其囙事証救𩔖如

此知大興府時閹人李新喜有寵借府之聲妓王

𨚫之京師大猾争稲田不直繫獄走賂宣徽使李

仁恵以書营救即杖殺之衛紹王時駙馬都尉謀

烈與其父南平干預朝權大爲奸利王面質其罪

其守正不撓又如此故嘗試論之孔子稱有殺身

以成仁無求生以害仁夫𠩄謂仁者豈特立言踐

行循循醇謹而巳哉必将有至誠惻怛憂國之心

遇不可必行其志而巳也夫以仲由之果不免為

具臣周勃之忠不過為忠臣若漢之汲黯蕭望之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震李固杜喬唐之狄仁傑顔真卿段秀寔招之

不来麾之不去生以理全死與義合國存與存國

亡與亡斯可謂社稷之臣矣𥘉王留守北京某時

為運幕熟王之為人自以託肺肝之親以劉向抑

王氏為忠以李世勣䛕武氏為不忠又師司馬光

而友蘓軾喜左靨張萬公張暐與之相友善醉則

⿰⿱亚⿰口亅欠 -- 𰙔伊吕両㐮公詞其志為何如决非偶然者故

獨著其大莭而系之以銘将以志不朽非予言之

重也銘曰

  維長白山  肇發金源 他山遥尊

  精靈氣奔 如彼枝葉 附其本根

  其胤維何 鄆王之孫 惟王廣平

  奕世載徳 父殁王事 勲在王室

  帝曰俞㦲 纉戎世職 敢有不恪

  以玷前烈 自始之學 勇于必行

  剛而無欲 公則生眀  蒞官事君

  惟敬與誠 力竭股肱 加以忠貞

  不畏疆禦 好是正直 力抗黄門

  面斥貴戚 平昔喜怒 不形于色

  一旦遇患 乃見大莭 翠華南渡

  留鎮京城 势窮力蹙 義重身輕

  談笑而絶 如唐真卿 王雖云亡

  凛凛猶生 一時之酷 萬世之榮

  惟帝念功 命秩是旌 配食𢑱𪔂

  顔叚齊聲 凡百有位 視予此銘

  祁忠毅公傳

公諱宰字彦輔江淮人宋季以醫術𥙷官王師破

沐得之後𨽾大醫海陵朝櫝𨗇通奉大夫大醫使

自以数𬒳恩遇欲自効㑹後宫有疾召宰診視旣

入見即上言諫南伐其畧言國朝之𥘉祖宗有道

伐無道曽不十年蕩遼㓕宋當此之時上有

武元文烈英武之君下有崇翰崇雄威謀之臣然猶

能混一區宇舉江淮巴蜀之地以遺宋人况今

謀臣猛将異于𭧽時且宋人無罪師出無名加以

大起徭役首營中都民巳罷困興功未幾復建南

京繕治甲兵調𤼵軍旅賦役煩重民人嗟怨此人

事不修也間者晝星見于牛斗熒惑伏于翼軫巳

𡻕自刑害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大白未出進兵者敗此天時不

順也舟師水涸舳艫不継而江湖島渚之間吾雖

有士馬之衆恐無所施是地利不便也言甚激切

海陵怒命戮之于市藉其家産天下哀之强兵以

逞誅戮諌臣固天所以開聖人也越眀年

世宗即位于遼東四年詔贈公資徳復其田産泰

和詔定大臣謚尚書省⿰扌⿱彐𧰨 -- 掾李秉釣上言事有冝緩

而急若輕而重者名教是也伏見故贈資徳祁宰

以忠言𬒳誅至今天下慕義之士盡傷厥心是以

世宗即位首贈之以官陛下仍録用其子甚大惠

也雖武王封比干之墓孔子譽夷齊之仁何以異

此而有司拘文以職非三品不在謚議之列臣𥨸

疑之若職至三品方得請謚當時居髙官食厚禄

者不為無人皆畏罪淟認曽不敢申一喙畫一策

以為社稷計卒使立名死莭之士顧出于醫卜之

流亦少愧矣臣以謂非常之人當以非常之禮待

之乞詔有司特賜謚以旌其忠斯亦𦔳名教之一

端也制曰可下太常謚曰忠毅醫師之職視疾疚

謹藥石以决死生可也至于諌諍輔拂不濟則⿰糹⿱𢆶匹 -- 繼

之以死此公卿大臣之𠩄難能而公以一身易天

下之患功雖不成亦志士仁人之用心噫非烈丈

夫疇克臻此賛曰

  孔子稱有殺身以成仁如公者可謂近之矣

  方海陵猜虐自用忍𢦤其母何愛于公而公

  區區納忠以下劘上卒餌虎口身雖殁而名

  不朽謚曰忠毅不亦冝乎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卷 --卷(⿵龹⿱一龴)第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