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闲老人滏水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一 闲闲老人滏水文集 卷第十二
金 赵秉文 撰 景湘潭袁氏藏汲古阁钞本
卷第十三

闲闲老人滏水文集卷 --卷(⿵龹⿱一龴)第十二

 碑文

  史少中碑

始余闻季宏父名于相知间行髙而学博能文翰

善谈论下至博奕亦绝人逺甚及来京师始识之

温厚谦冲殆过𠩄闻其问学愈叩而愈无穷与人

交愈乆而愈不厌自赵黄山王黄华诸公皆屈已

尊礼之又与其婿陕西东路转运使庞铸才郷有

冰玉之誉观其为人与所交㳺其家世可知矣季

宏又尝语其兄隽能诗洎山东诗人王頥飬道为

唱和友独恨晚生不及陪奉其先大夫杖屦意必

有名儒巨公𤼵其事业苐未之见也一日季宏怅

然曰先大夫之才之行不减古人郷先生张晦尝

志其墓矣崇庆二年公奕任太常丞命子婿庞铸

状其行求翰林学士承㫖前礼部尚书张文正公

为之碑文未成秋八月公奕改签山东东路按察

司事无何中原受兵大河之北莾为盗区銮舆巡

幸陪都百官奔走扈从既而文正公洎庞铸相次

下世求遗文于其家俱无有也公弈亦遭益都之

䘮乱孑身渡河生平𠩄藏书扫地无馀公奕不幸

早世族中老人又皆物故是以无䏻道先君行事

者姑以旧闻粗记竹一恐遂泯㓕无传惟是窀穸

之事𠩄以托不朽者惟子是在敢以为请某与季

宏同寮也其敢以不敏辞谨次而铭之公史氏讳

良臣字舜卿其先洛阳人石晋郑王之后曽祖大

临祖士元皆隠徳不仕父渊徙大名郷人称善人

力教公读书后以公贵赠儒林郎母太夫人蒋

魏之甲族也儒林君既殁躬教以义方公亦卓然

自立文学冨瞻大名李釡名臣之旧馆置公于门

下年二十四登宣和六年苐调主成安簿俄丁太

夫人忧哀毁过礼㑹宋㓕皇朝抚定河朔安抚司

辟举监北京内东仓迁兾州南宫令泾州𮗚察推

官徳顺州节度判官后历清豊濮阳大名三县令

耀州三白渠䂓措以长子公隽之亡也寻医东归

世宗即位复为南乐平阴二县令潞州𮗚察判官

年六十九卒于官大定八年八月也先娶大名俞

氏一男曰公隽妙龄秀𤼵有声场屋间诗笔妙绝

年二十八无禄早世再娶徳顺毛氏亲卫大夫惠

州团练使纬之女贤而有家法二男公彪公奕四

女适毛瑊贾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任祚梁僎公彪武莭将军洪上埽

巡河公奕大中大夫翰林修撰公在新安时李成

帅河南豪縦不法上下莫敢忤其意一日人持府

檄及嚢封至县封有河南印章及成手迹曰府主

湏金如嚢封之重县吏股栗惟命是从公独笑之

命启其封吏皆叩头曰事若寔则吏死无为白公

卒令开之果尽石也其诈乃得居平阴日县豪民

土八十者持吏短长为一邑之害小不如意阴以

法中之县官熟视不敢谁何公至召之庭中训以

义理遂感泣改节卒为善人晚莭居潞州上党一

愚民以财雄一方率数村之民九十人迎西齐王

以赛秋社仪卫之物颇僣制度利其财者构成其

罪县狱具闻于州州将亦武弁有觊觎之心欲尽

诛之公独慷慨别白其事州将不能夺竟全千人

之命公仕宦四十馀年陆沉下僚心安气和无不

遇之叹及其亡也夫人毛氏䕶䘮归葬于大名县

先茔之侧礼也累官至中散大夫以子贵赠少中

大夫开国伯在郷里颜色怡然似不能言者及临

事毅然有执其孝友之诚盖天性然自太夫人之

亡家有二寡姊事之如母其月入之廪尽以二姊

主之夫人不与也与二兄居聚族三百指衣食之

如一其用荫也先其侄公眀其仁于亲族乃如此

是冝铭铭曰

  沇之水出为济经浊河不变其泚公之仕当

  宋之季流离乱朝清而不滓如卓宻县遇建

  武则起名闻天下乃一令耳才徳如彼位止

  如此不亡者存必在其子孙

  张左丞碑

大定眀昌间朝廷清眀天下无事上方留意稽古

礼文之事于是御史大夫清献张公𨤲正国朝仪

礼成一代大典润色太平皇矣唐矣然犹削牍大

小九十馀奏若谏田猎巡幸节财用慎法令眀徳

运之非古辨正统之无定议提刑不可罢者三章

救监察SKchar端修不可治罪者累奏其馀随事证諌

殆无虗日其言眀且清正而通虽魏郑公展尽底

蕴陆宣公不负𠩄学未能逺过也其长子翰林学

士承㫖文正以髙文大册佑佐

章宗㤗和南征书诏旁午独当大半以至凾贼臣

之首献犒军之赏量増岁币易叔以伯虽圣谋经

略授之成𥮅盖亦有内相之助焉公其仲子也崇

庆二年公任諌议东海昏将复召用胡沙虎𠫵议

军事公奏言胡沙虎为人逺近之人尽知之前知

大兴府事专任私意枉害良民蔑视省部以示强

梁媚结近习以固称誉及为山西将帅持师无律

民数𬒳害徒能取蔚州官帑杀涞水县令而巳一

朝遇敌引数十𮪍先遁朝廷逾年废而不用众庶

莫不喜悦今若复用惟恐蠹国害民更甚前日一

将之用安危系焉既寝而不用矣至宁元年夏六

月公又奏言朝廷欲起旧臣俾为元帅请以近事

眀之内刺之为晋守袅刺之为元帅非不老且旧

也而不能全辽东之败一文士一贼而能保山

西于屡𢧐人材能否不问新旧眀矣譬之治病一

医不效必更求医多方疗之今正用前日之败将

御前日之勍敌求其成功亦难矣且胡沙虎为人

残忌其相貌凶悖利害之机况有大于此者书奏

不从至八月二十四日胡沙虎以兵围宫禁果有

弑逆之祸信哉不眀乎春秋之义者前有䜛而不

见后有贼而不知春秋书翚帅师削其公子以不

义强君着履霜之渐是以及钟巫之祸也胡沙虎

䟦扈专制盖有渐矣哀哉然而知之非难言之难

言之非难听之又其难也言之于未然之前则不

信言之于已然之后则无及此天下𠩄以多公先

见之眀而公亦不忍天下之𬒳其祸也及至乎

宣宗即位公又首奏言乞正赏刑以顺人心乃者

群臣言东海侯不当立鄯阳石古乃死之非义此

诚有违经㫖不合人心春秋之法国君虽立不以

正但尝与邻国㑹盟列为诸侯𠩄以正君臣之分

也东海在位六年矣为臣子者岂容他议胡沙虎

躬行弑逆当此之时鄯阳石古乃领歩兵五百赴

援力𢧐而死忠义显然今反以为邪党恐非公议

冝先褒显SKchar赠官爵以𭄿忠义此赏之𠩄冝先也

胡沙虎虽有援立之功然聚兵专命侵夺主威皆

非人臣𠩄为况以臣弑君不可以训昔宋徐羡之

傅亮弑营阳王立文帝文帝下诏𭧂羡之䓁罪诛

之以迎奉之诚免其妻子徙之建安今胡沙虎虽

死罪名未正冝令有司𭧂其罪𢙣除名削爵藉没

家产虽妻子合縁坐乞依宋文故事免其妻子徙

之逺方此刑之不可不正也

上以方安反侧未遑也事虽未行公之𠩄言正也

春秋鲁隐公不书即位挕也及其薨不书葬君弑

而臣不讨以为无臣子正其罪可也桓公杀公子

紏召忽死之孔子不以加贬况即位逾年得成为

君者乎死之冝矣𫝊曰公家之利知无不为忠也

送往事居耦俱无猜贞也公知无不言可不谓忠

乎引经据正可不谓贞乎此予𠩄以铭公而不愧

也公讳某字信夫莒州日照人世业载清献公文

正公碑苐进士公之任谏诤也

宣宗命尚书省集百官议卫绍王名称先是胡沙

虎谤于庙堂冝降为庶人公与兄行简引昌邑海

西故事冝降为王胡沙虎衔之不屑也又劾内族

讹可以军败乞问状及𥙷外引见言左𠫵政奥屯

牙哥餙诈不忠临事惨刻党胡沙虎乞赐罢其在

泾也上封事言贼犯镇戎女鲁𭭕怯敌不救朝廷

遣使臣赏邉功多受银马馈遗非朝廷体举鄜帅

合答可任大帅自是𫞐贵侧目矣其馀随事证救

多此之𩔗𥘉公𠫵大政也适髙琪𭣄权丑正𢙣不

附已者衣冠之士动遭窘辱公引太平旧制力抵

其非及其大定𠡠㫖省⿰扌⿱彐𧰨 -- 掾等不得𠫵注吏员上为

动容㑹同列激之由是𥙷外任及

上即位驲召𧺫授尚书左丞首言

先帝𥘉即位诏天下刑不上大夫治以廉耻丞相

髙琪奏定职官犯罪的决百馀条乞依旧制咸谓

公首蒙

圣主擢用虽有㫖建眀多不契上㫖何也𥨸谓此

乃吾君之𠩄以圣人也昔汉眀帝听㫁精眀而章

帝济以寛厚眀帝不失为眀君而章帝亦称至孝

其与霍光之辅昭帝相去逺矣方西北鄙用兵髙

琪奏行一切之政𫞐也及于

圣主即位公奏罢之冝矣然宰相藏诸用使斯人

由而不知而吾君亦昭昭然务为新政以𮗚人耳

目哉

圣主之徳天也天何言㦲伏𮗚

圣主即位以来未尝命一诏狱辱一朝士则公之

𠩄奏巳略施行矣何更为哉既谢事与今致政左

丞侯公日以棋酒自适然忧国之心时形于辞色

正大八年二月八日薨享年六十有九是月葬

于开封县仁寿乡西原夫人刘氏封郡公夫人先

公卒子节筦箸仕䇲未仕俱早卒箬前尚书省⿰扌⿱彐𧰨 -- 掾

小徳尚㓜女长适李肯构早卒次适袭封衍圣公

孔元措次适白水令敬铉孙仁达仁荣仁表公性

纯正无城府每奏事

上前旁人为动色公处之坦如也𥘉逰嵩少目之

曰吾意欲主此山果终于此异哉公三转运按察

使历戸礼部贰刺开通镇泾邠鄜𠩄至有声不书

姑录其立朝大莭亦不能殚也铭曰

  杨踵赐彪 石传建庆 奕世载徳

  维公景行 何以治身 曰诚与敬

  何以事君 曰忠与正 进退由义

  得失委命 公自筮仕 勇于敢为

  利害必闻 夷险不辞 上前论事

  洞逹无疑 𮗚者缩项 公独色怡

  王氏世权 禄山逆相 公折其⿱⺾眀

  九龄刘向 孙弘餙诈 梁兾䟦扈

  公斥其非 汲黯李固 徐傅既诛

  巡逺未旌 公于此时 请正赏刑

  身虽在外 心在帝室 惓惓纳忠

  以𬻻时失 帝曰畴咨 汝复相予

  君房入相 奏寛大书 悬车告老

  只童匹马 二老相従 绿野林下

  一日不见 死生遂分 壁水眀月

  嵩山白云 神耶仙耶 则不可知

  有不没者 视予此碑

  故叶令刘君遗爱碑

吾友翰林修撰王君从之有言君子有恵政而无

异政史𫝊循吏而不𫝊能吏吾尝诵之云耳如吾

叶令刘君既有恵政又有才干称可不谓全乎君

讳从益字云卿蔚之浑源人南山翁之胄也苐进

士任监察御史曰知无不言与当途者辨曲直以

罪去

天子怜其才起为叶令下车修学讲义𮋹善抑𢙣

一之日励而教之二之日恵而安之奸吏𢙣少望

风革面君曰未也事有大于此者叶邑也路当

要冲岁入七万馀石自扰攘之后戸减三之一田

不毛者千七百顷而赋仍旧可乎请于大司农减

二万石民赖以济流民自归者数千未几𬒳召百

姓诣省请留不果授应奉翰林文字逾月以疾卒

遗民闻之以端午罢酒乐设为位而哭越眀年使

李道人来乞铭呜呼非君之才之羙之恵SKchar能使

民既去而挽留既殁而不忘継之以泣也哉乃为

词以招之命曰悼骚以慰父老之思其词曰

 皇天赋予(⿱艹石)人兮钟南山之粹灵纷吾既有

  此淑质兮又申之以修能撷六艺之英华兮

  袭六桂之芳馨峨予冠之豸如兮胡独罹此

 谪也飞予舄之凫如兮胡遽去此邑也兰秀

  而摧兮玉贞而折也猗才之富兮胡寿之啬

  也噫嘻将𮪍箕尾上比列星乎抑乘白鹤下

 顾遗民乎将为景星鳯凰以瑞斯世乎抑为

 祥风甘雨以济斯人乎维此叶邑君之桐郷

  魂兮归来无去故郷些

 复铭其墓曰

  维南山翁之曽孙以刚直闻百未一见槁死

  空坟二子邪既秀而文将大其门耶噫

  广平郡王完颜公碑

太古之气锺长白山鸿论幽纷为圣为贤蕴蕴隆

𨺚储为皇风权舆帝坟自我圣朝始制文字以代

刻木之政伏羲氏𠩄以造书契立人极也厥亦惟

我世祖肇基王迹

太祖太宗肃将天威燮伐辽宋用集大命于轩辕

氏𠩄以开帝圗也天降时雨山川出云天佑大邦

是生贤佐故其人物沉勇刚决光明魁杰勘功帝

藉圗形麟阁者不可胜纪其在

熙宗时则有若辽王以至公定册周公所以相成

王也其在

世宗 章宗时则有若淄王正色立朝有霍光拥

昭立宣之功焉忠义自将代不乏人谁其継之则

我广平郡王其人矣真祐二年王以都元帅行省

事于中都左丞⿰扌⿱彐𧰨 -- 掾多副之委以军事王镇以徳量

总大纲而已既而援兵不至粮运既竭慨然约彖

多以同死社稷而彖多有异议𥨸欲委城而南王

面责之愧汗浃背经历官完颜师姑左丞腹心也

数其罪立斩之即起谒家庙召左右司郎中赵思

文曰事势至此吾何面目以见主上惟有一死以

报社稷授知𬋩差除师安石遗奏一通归逹朝廷

遂与左右引饮神色自若顷之饮药而死呜呼临

大节而不可夺不济则⿰纟⿱𢆶匹 -- 继之以死古之所谓大臣

者欤王讳承晖字淮眀其先出自

景祖之裔祖郓王八合父郑家从海陵南征死之王

性纯一既长志在行其𠩄学

世宗朝仕近侍局直长谏幸老麋猎非其地巳而

果然

上悔之

章宗朝𨗇近侍局使隆庆宫妹夫吾蓝也得罪先

上夜召之时宫门巳闭王不受诏

上嘉纳之兴陵复土幄次还尝寝王秦宫滥可出

则出之以逺嫌盖意有所在也其因事证救𩔖如

此知大兴府时阉人李新喜有宠借府之声妓王

𨚫之京师大猾争稲田不直系狱走赂宣徽使李

仁恵以书营救即杖杀之卫绍王时驸马都尉谋

烈与其父南平干预朝权大为奸利王面质其罪

其守正不挠又如此故尝试论之孔子称有杀身

以成仁无求生以害仁夫𠩄谓仁者岂特立言践

行循循醇谨而巳哉必将有至诚恻怛忧国之心

遇不可必行其志而巳也夫以仲由之果不免为

具臣周勃之忠不过为忠臣若汉之汲黯萧望之

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震李固杜乔唐之狄仁杰颜真卿段秀寔招之

不来麾之不去生以理全死与义合国存与存国

亡与亡斯可谓社稷之臣矣𥘉王留守北京某时

为运幕熟王之为人自以托肺肝之亲以刘向抑

王氏为忠以李世𪟝䛕武氏为不忠又师司马光

而友苏轼喜左靥张万公张𬀩与之相友善醉则

⿰⿱亚⿰口亅欠 -- 𰙔伊吕两㐮公词其志为何如决非偶然者故

独着其大莭而系之以铭将以志不朽非予言之

重也铭曰

  维长白山  肇发金源 他山遥尊

  精灵气奔 如彼枝叶 附其本根

  其胤维何 郓王之孙 惟王广平

  奕世载徳 父殁王事 勲在王室

  帝曰俞㦲 纉戎世职 敢有不恪

  以玷前烈 自始之学 勇于必行

  刚而无欲 公则生眀  莅官事君

  惟敬与诚 力竭股肱 加以忠贞

  不畏疆御 好是正直 力抗黄门

  面斥贵戚 平昔喜怒 不形于色

  一旦遇患 乃见大莭 翠华南渡

  留镇京城 势穷力蹙 义重身轻

  谈笑而绝 如唐真卿 王虽云亡

  凛凛犹生 一时之酷 万世之荣

  惟帝念功 命秩是旌 配食𢑱𪔂

  颜假齐声 凡百有位 视予此铭

  祁忠毅公传

公讳宰字彦辅江淮人宋季以医术𥙷官王师破

沐得之后𨽾大医海陵朝椟𨗇通奉大夫大医使

自以数𬒳恩遇欲自效㑹后宫有疾召宰诊视既

入见即上言谏南伐其略言国朝之𥘉祖宗有道

伐无道曽不十年荡辽㓕宋当此之时上有

武元文烈英武之君下有崇翰崇雄威谋之臣然犹

能混一区宇举江淮巴蜀之地以遗宋人况今

谋臣猛将异于𭧽时且宋人无罪师出无名加以

大起徭役首营中都民巳罢困兴功未几复建南

京缮治甲兵调𤼵军旅赋役烦重民人嗟怨此人

事不修也间者昼星见于牛斗荧惑伏于翼轸巳

岁自刑害在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大白未出进兵者败此天时不

顺也舟师水涸舳舻不継而江湖岛渚之间吾虽

有士马之众恐无所施是地利不便也言甚激切

海陵怒命戮之于市藉其家产天下哀之强兵以

逞诛戮諌臣固天所以开圣人也越眀年

世宗即位于辽东四年诏赠公资徳复其田产泰

和诏定大臣谥尚书省⿰扌⿱彐𧰨 -- 掾李秉钓上言事有冝缓

而急若轻而重者名教是也伏见故赠资徳祁宰

以忠言𬒳诛至今天下慕义之士尽伤厥心是以

世宗即位首赠之以官陛下仍录用其子甚大惠

也虽武王封比干之墓孔子誉夷齐之仁何以异

此而有司拘文以职非三品不在谥议之列臣𥨸

疑之若职至三品方得请谥当时居髙官食厚禄

者不为无人皆畏罪淟认曽不敢申一喙画一策

以为社稷计卒使立名死莭之士顾出于医卜之

流亦少愧矣臣以谓非常之人当以非常之礼待

之乞诏有司特赐谥以旌其忠斯亦𦔳名教之一

端也制曰可下太常谥曰忠毅医师之职视疾疚

谨药石以决死生可也至于諌诤辅拂不济则⿰纟⿱𢆶匹 -- 继

之以死此公卿大臣之𠩄难能而公以一身易天

下之患功虽不成亦志士仁人之用心噫非烈丈

夫畴克臻此赞曰

  孔子称有杀身以成仁如公者可谓近之矣

  方海陵猜虐自用忍𢦤其母何爱于公而公

  区区纳忠以下劘上卒饵虎口身虽殁而名

  不朽谥曰忠毅不亦冝乎







闲闲老人滏水文集卷 --卷(⿵龹⿱一龴)第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