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六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卷第十七
金 趙秉文 撰 景湘潭袁氏藏汲古閣鈔本
卷第十八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卷第十七

 箴

  御史箴

太㣲執法御史象之周官小宰則維其司耳目之

𭔃綱之紀之爲其舉措戚休係之爲其邪正善敗

隨之抑濁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清時汝之休吐剛茹柔時汝之羞無

玩法以偷無怙𫝑以仇斁我彛憲時汝之尤無皦

皦沽名無容容保禄無毛舉細事無蝟興大獄剛

果正直神介爾福隂賊狡險天厚其毒于氏父子

世象其賢尔有延年盖父之愆持斧作威幸寵一

時𡨚魂塞路持此安歸有鉄斯冠有朱斯衣徳不

稱服中心耍而神草指佞神羊觸邪頋忌畏避汝

之職邪勁松不屈鷙鳥無朋如霜之清如䋲之平

萬𦍒遇患亦全令名既銘汝前寔銘汝心敢告司

僕敬服斯箴

  驪山銘

驪山之𫝑其址不大其禍則大驪山之泉其流不

長其禍則長嗚呼周秦暨唐兮相與垂戒于不忘

  少華崩石銘

有夏之季兮漦流于唐三川皆震兮基周之亡

熈豊之間兮變亂舊章少華崩石兮兆宋之亡

  時習齋

朝乎則習夕乎則習惟學之日益惟道徳之日積

  日省齋銘

言得無有非耶行得無有違耶君子之棄小人之

歸耶

  習齋銘

御習則惟慣射習則惟貫學者之習君子之所選

  思齋銘

金惟錬乃精水惟澄則清克之又克則天理自眀

  誠齋銘

惟學乃明兮惟明乃誠匪顔則曽兮是謂坐右銘

  冨義堂銘

冨于利者惟日不足冨于義者尔惟日不足不足

于利者多辱不足于義者無欲多辱之辱其禍常

酷無欲之欲其樂也獨是謂不亀而卜

  娱室銘

外樂者逐物而䘮氣内樂者㤀已而無累逐物之

積至于與禽獸無擇㤀已之積至于與天地相侣

然則可以擇所嗜矣故曰少年娱于酒色冨者娱

于利仕者娱于禄而君子娱乎徳與義道不同則

従其志飬心以淡泊之樂飬口以淳和之味夫

是以謂為名教之樂地

 賛

  東坡真賛

坡仙西来自峨⿱山眉 -- 𭗙手抉雲漢披虹霓天庭射策如

孤羆奔走魍魎號狐狸大儒彂𫎇揮金鎚要𮗚赤

壁窺九嶷南宫玉堂鬂成絲鴻文大册帝載熈入

海簸弄明月璣歸来貌悴文益竒荒坟不朽骨興

皮何况問望江河馳壁間倐睹軒鬚眉無乃示吾

横氣機褁粮問道徃従之人言画圗君絶

  闕里升堂圗賛

大哉聖人之道天麗且彌地溥而深形容頌嘆非

愚則狂七十子之徒髙者臻堂奥下者及門墻譬

猶㤗山之髙滄海之深魚龍禽獸紛錯以披猖其

俯㐲駭汗不敢以盻視者但望見其蒼然之色淵

然之光然皆自以為天池之冨地媪之藏盖其一

氣之所春大地時至莫不奮迅而𤼵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倬乎其明

如引星辰而上也𥥆然而幽如窺鬼神之情状也

根而幹之為徳行政事枝而葉之為言語文章其

精神為道徳性命之説其教人有序不外起居飲

食之間進退洒掃之末及其仰之而彌髙測之而

益深然後知可不量也嗚呼七十子之後曰况曰

愈曰孟曰楊淂十一于千百猶自以為比肩而相

望攀龍鱗附鳳翼何闕望之洋洋至今讀其書拜

其像尚想遺風餘韵如在乎洙泗之郷也

  張清獻公賛

治身以敬無欲以静此清獻公之素行也事君以

誠立朝以正此公之見于臨政也兩朝人物之清

選一代典章之詳訂此公家之青毡而朝廷之亀

鏡也至于伯承帝㫖仲貳國柄則又公之餘慶也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卷第十七